有中共专政就没有社会主义

共产主义入门网    ——   中文左翼文库 ——   向青文集

 

本文出自《从官僚社会主义到官僚资本主义的中国》

有中共专政就没有社会主义


向 青
1990年4月2日



  中共血腥镇压八九民运,而且在民主浪潮横扫东欧之后仍旧死硬抗拒任何民主改革,自称这一切都是为了保卫社会主义、为了保卫无产阶级专政。这是最无耻的谎话,好比当年希特勒的纳粹党自称为“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一样。事实上,中共早已彻底背叛了社会主义、背叛了工人阶级,变成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的死敌。六•四大屠杀正是它们的背叛的一个鲜明标志。

官僚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


  凡对已有400多年历史的社会主义思想稍有认识的人,都可以看出中共所实行的那种制度大大违背了传统的社会主义思想。传统的社会主义理想,是一种最自由、最平等、最民主的社会。马克思主义认为将来通过工人阶级革命和工人阶级专政所建立起来的那种新社会正是这样的。这样的社会一定要实行财产公有制,而从大规模企业国有化开始。但仅仅实行全面国有化并不等于实现了社会主义。在毛泽东时代中国实行了全面的产业国有化,把资本主义企业和资产阶级都消灭了,在这方面具有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个特征。但是中国社会上仍有很大的不平等(整个共产党是个骑在人民身上的贵族等级,党内也等级森严),而人民完全没有自由和民主的权利,那情形至少同封建时代或者法西斯统治下一样坏,倘若不是更坏的话。如果要承认毛泽东和斯大林之流所建立和维持的那种制度也算是一种社会主义的话,我觉得,最好称它为官僚社会主义(就是官僚专制的社会主义)。大家知道,社会主义思想有数不清的许多派别。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经根据各派思想的社会基础把它们分为几大类: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封建的社会主义、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马克思自己那一派自然是无产阶级(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斯大林和毛泽东的那一派,因为代表国有财产制度上面的官僚统治者,所以适宜称为官僚的社会主义。

  在官僚社会主义制度下,官僚统治者和工人阶级之间的利害关系是相当复杂的,既有对抗性,又有一致性。官僚们经常压迫着工人,吮食民脂民膏,把社会经济和一切国家大事搞坏,尤其是阻碍着真正朝向社会主义前进,所以官僚和工人双方的利害是冲突的,永远是在或明或暗的斗争中,那情形仿佛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劳资关系一样。但是,在维持国有财产制度,防止资产阶级复辟(连防止帝国主义入侵也包括在内)这方面,工人和官僚的利害是一致的。正因为是这样,所以坚持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立场的托洛茨基和他的同志们,虽然极力反对官僚的统治,却始终承认这种以国有财产为基础的官僚统治还算是工人政权,把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称为堕落的、变态的工人国家。后来的托派看待东欧各国和毛泽东的中国也是一样。

中共政权已经蜕化变质


  自从毛泽东死掉,邓小平上台,实行他那套“改革开放”政策以来,中国的情况大大改变了。“改革开放”自然有进步的一面,例如,对人民的思想、言论和出版事业的控制都稍微放松了,闭关自守政策也放弃了,农民和城市的个体户都得到相当的经营自由。但是另方面,资本主义企业也得到越来越大的生存空间。1988年初,中共修改宪法,正式保障资本主义企业和资产阶级的存在权利了。据今年2月27日大公报摘录内地刊物《探索与争鸣》一篇文章的报导,“私营企业主利益集团已经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具备了形成阶级的数量条件。全国现有私营企业四十多万家,按工商局统计平均每家雇工十六人计算,当有雇工六百万以上。”所谓“私营企业主”,不过是资本家的别名而已。中国的资产阶级已经在大陆重新出现,而且获得宪法的保障了。以前,由于中共政权维持国有财产制度,根本不容许有资产阶级存在,所以,不管中共怎样压迫工人,工人群众怎样没有政治权利,在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对立关系上,你总不得不承认中共政权是站在工人阶级方面,而不是站在资产阶级方面。现在,既然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重新出现了资产阶级,中共究竟代表哪个阶级,就成为值得重新研究的问题了。

  由于中国根本没有民主,中共依仗武力,专横跋扈到极点,而无论资产阶级还是工人阶级目前的力量都还很弱,所以任何阶级都不能控制中共,反而被它任意欺压和控制。但是,在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这两个根本对立的阶级之间,中共到底同哪个阶级比较亲近、友好,而同哪个更疏远、敌对呢?毫无疑问,是亲近资产阶级而疏远无产阶级。内地的工人群众早已根据生活体验找到这个答案,他们传播着两句歌谣:“辛辛苦苦几十年,一觉回到解放前。”香港的工人凭着阶级的本能,也不难从中共钦定的基本法上面看出这点。如果一定要见到惊天动地的大事变才能够承认国家政权的蜕化变质,那么,六•四大屠杀也应该足以使人们惊觉了。中共一面屠杀人民,特别残暴对待工厂工人,一面再三宣布对资本主义开放的政策决不改变,这还不够表明它的阶级立场吗?中共还不是资产阶级的良好和可靠的代表,当然更不是驯服的工具,资产阶级在中国的复辟还没有完成,更没有巩固。但是,在八八年修改宪法之后,尤其是六•四屠杀之后,任何社会主义者如果还把中共政权当作任何意义的工人阶级政权,那无论在理论上还是政治上都是极端严重的大错。资产阶级作出这样的错误判断是不要紧的,因为这种理论上的错误可以给他们带来政治上的利益,在客观上可以成为迫使中共更进一步向他们靠拢和讨好的手段。工人阶级如果犯了这种判断错误,就难免迷失方向和踏入陷阱了。

  工人阶级需要认清一个政权代表哪个阶级,为的是确定自己对它的态度。当中共政权还算是代表工人阶级的时候,尽管它有许多坏处,但是每逢它同资产阶级斗争的时候,尤其是遇到有资产阶级复辟威胁的时候,工人阶级都应该保卫它,支持它,免使资产阶级胜利。因为资产阶级一旦胜利,失败者不仅是中共,还有中国工人阶级。在毛泽东时代如果中共同台湾政权之间重新爆发战争,情形就是这样。但是,今天邓小平政权已经在任何意义上都不是代表工人阶级的了,它已经开始变成一个极端反动、极端专制的资产阶级政权,所以,当它陷入危机的时候,工人就再不应该保卫它。工人不但要避免受它欺骗,要拒绝支持它对抗内地的自由民主运动,甚至如果它同台湾政权打起仗来,也没有义务支持它。因为现在是两个资产阶级政权之间打仗,而不是一个工人政权同一个资产阶级政权打。

  有人怀疑中共政权已经蜕化变质的看法。他们觉得,现在私人资本虽然重新出现了,但是在中国国民经济中只占很小的部分,国营企业仍占主导地位,而且最近中共对经济实行“治理整顿”,已经重新强调坚持社会主义的计划性了,所以,他们认为,中共政权的本质并没有改变,所改变的只是某些经济政策而已。既然过去承认它是官僚主义变态的工人政权,现在仍旧应该承认。

  这种观点把政权的阶级性质问题转化为经济制度问题。这两个问题虽然有密切的关联,但并不是同一个问题。为了解答一个政权究竟代表哪个阶级的问题,固然要注意这个政权的经济基础(因为各阶级在社会上的地位是由经济制度决定的,例如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资产阶级处于支配地位、工人阶级处于被支配地位),但是更重要的是那政权机关同各阶级的政治关系:执政党派由哪个阶级推举出来、在最重大的利害问题上代表哪个阶级。如果一个国家根本不允许有私人资本,它的政权当然不可能代表资产阶级。那政权所维持的国有财产制度正是工人阶级政权所需要的。所以,根据这种经济制度,就可以推断那政权是代表工人阶级的,尽管工人群众也许实际上并不能控制那政权机关,像过去长期间中国和苏联等国的情形那样。现在中国已经重新出现资产阶级(虽然国营企业仍占支配地位),就没有理由说那个掌握住庞大的国营企业的中共政权不可能代表资产阶级,一定是代表工人阶级了。现在必须考察政权机关同两大阶级的实际关系,并且考察国营企业是怎样经营管理的,然后才能够解决政权究竟代表哪个阶级的问题。

  在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下,中国的工人阶级仍和过去一样地没有政治权利,在企业单位里也没有管理权。由于社会上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工人阶级相对的经济地位反而更降低了。自从争取自由民主的运动兴起以来,工人阶级越来越成为中共政权主要的压制和防犯的对象。另方面,中共政权越来越讨好华洋资本家,中共官僚的生活方式越来越趋向与资本家同化。所谓改革派的理论家,在思想上越来越以资产阶级为师。国营企业管理方法上的改革,主要是扩大经理人员的权力,使他们的地位和利益都接近于资本主义的企业家,而更加不是向劳动人民负责的管理人。久已拟议的国营企业的股份化和私营化(包括私人承包和卖给私人的办法)虽然暂停实行了,但是中共十三大把社会主义经济界定为“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这点仍旧维持不变。这就确定了国营企业的指导方针是追求利润、是供应市场需求,而不是满足人民的消费需要;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方向不是社会主义,而是资本主义的统制经济。总而言之,无论政权机关还是国营经济,在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下,都更加远离工人阶级的立场而资产阶级化了。最引人注目和反感的“官倒”现象,最明显不过地表明中共统治者和他们的家族已经直接具有资产者的身份了,而且是寄生性最大、最敌视人民的那种资产者呢。如果敢于正视现实,就必须承认现在的中共政权代表最反动、最丑恶的重新诞生的中国官僚资产阶级,也就是官倒资产阶级。人们早已普遍看出,所谓坚持四项原则,实际上只有坚持中共一党专政这条是真的。现在应该进一步指出,坚持中共专政,已经变成了坚持官僚资产阶级专政,所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所反的只是自由化,并不反资产阶级。

  有人觉得,六•四以后,中共为了避免剌激工人阶级起来造反,至少暂时不敢在国营企业里大批裁减职工和折扣发薪了,这总可以算是迁就工人阶级利益的做法吧?我们的回答是这样,迁就一点自然比一点也不迁就好,但是,这并不能证明中共还没有脱离工人阶级的立场。在形势险恶的时候,资产阶级政权也会采取某些避免剌激工人起来造反的办法。

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道路


  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道路主要是这样一条路:最高权力属于工人阶级和一切劳动人民(包括非剥削者的知识分子在内),实行最高度的民主,除了剥削别人和损害社会利益的自由以外不限制任何自由,把一切人力和自然资源作最优良的利用,不让社会财富和社会权力受少数人(资本家或官僚等)控制和滥用,真正按劳取酬,尊重专家和各种有特高才能的人,让他们有最好的机会发挥才能贡献于社会,但避免给他们太突出的高于一般人的物质待遇,避免使他们成为贵族等级,这样尽可能迅速而和谐地发展物质建设和精神文明,创造条件在将来(可能在若干代人之后)实行“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理想制度。

  即使在中共政权的黄金时代,在它最亲近人民、起着进步作用的时候,它也没有真正实行过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路线,而只实行着带有许多官僚主义污点的反资本主义路线,也就是官僚社会主义路线。到了今天,中共政权已经彻底堕落变质,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承认它代表无产阶级或者社会主义了。相反,它已成为社会主义道路上最大的障碍物,中国无产阶级最大的敌人。

  在纪念八九民运一周年的时刻,人们正在进行各方面的反思。这种反思的重要内容之一,应该是对中共政权的重新认识。只有在这方面得到正确的认识,才可以定出继续奋斗的正确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