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运的性质和历史地位

共产主义入门网    ——   中文左翼文库 ——   向青文集

 

本文出自《从官僚社会主义到官僚资本主义的中国》

八九民运的性质和历史地位


向 青
1989年9月11日



  六四大屠杀一百周日这天,世界各地都会有群众性的哀悼表示。最近几个月,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谴责中共的血腥镇压,全球华人表现了极大的一致性,但是在怎样了解这次民主运动的意义方面,却有重大的分歧。为了促进民主运动的继续发展和最后胜利,我们必须承认这种分歧的存在,并且通过探讨找出正确的结论。

八九民运是革命运动


  有不少人认为这次民主运动纯粹是和平的请愿和示威;它最可贵的特色也在于始终坚持和平手段,不使用暴力去对抗暴力;而中共当局主要的罪恶是镇压过火,造成不必要的大量流血。我们觉得这种看法是不正确的。这看法最明显的错误,当然是它暗示着:如果中共的镇压手段“文明”一点,就不值得谴责了。但错误不限于这一点。我们认为,它对八九年民运性质的判断也不正确。不错,在这次运动中,群众没有主动地采用暴力手段,一百几十万人的大游行等等都秩序好得令人惊叹。但是,曾有个别参与屠杀人民的兵士被激于义愤的北京市民打死,上海有一列火车在压死卧轨市民后被市民烧毁,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难道这种激烈行动不是整个群众运动的一部份吗?难道这部份行动是不正当,不值得同情的吗?难道中共当局把“反革命暴乱”的罪名加在这些行动者头上,残酷地施行报复,反而是正当的吗?世界历史告诉我们:从专制统治过渡到民主政治,中间没有不经过人民暴力革命的。因此,人民在受到专制统治者暴力镇压的时候,不应该拒绝使用暴力反抗的手段。人民的民主权利里面,应包括革命权。作为八九年中国民主运动主力的北京学生,虽然没有采取革命起义的行动,却在六四屠杀开始后,以北京高自联的名义,在告全国同胞书中发出了打倒邓李杨反动政府的革命号召。我们今天纪念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不应该抹煞北京高自联这个最后宣言的重大意义。

  其实,六月三日以前的北京的群众行动已经不是普通的请愿、示威和抗议,实际上已经带有革命的意味了。拿运动的目标来说,如果以为学生只不过要求对话而已,这种看法是不够全面的。不但打倒总理李鹏的口号一再呼喊出来,而且学生领袖们屡次说明,他们所要求的不是撤换政府里个别人物,而是建立民主的政治制度。这不是属于革命性的要求吗?再看运动的方式。中共官方说什么“暴乱”、“阴谋”,当然是诬蔑之词。但群众公然蔑视中共政府的禁令,一再举行示威游行,长期占据天安门广场,这种做法使群众行动带上了和政府激烈对抗的性质,这点是不能否认的。这些行动隐含着否认政府权威,群众自己要掌握社会的最高权力的意义,也就是带有革命意义了。什么叫做革命呢?不正是人民群众否认原有政府的权威,把维持社会秩序的最高权力强行夺取过来吗?到了李鹏宣布戒严以后,群众阻止军队入城,劝说军队不执行上级的命令,那革命意味就更明显了。所以,我们认为,八九年的中国群众运动已经不是普通的请愿和示威一类,而是革命性的运动。说得准确一点,是初期阶段(没有充分发展)的,而且没有充分自觉,尤其是还没有抛弃和平幻想的革命运动。

中国革命新时代的开始


  今年的民主运动是一场震动全国甚至震动全世界的巨大的群众运动,中共既不肯接受它的合理要求,又不能把它控制住,最后只能用大屠杀来把它镇压下去。这明显不过地表明,中共已经不是革命党,不是代表进步的力量,而是阻碍中国进步的力量了。同时也表明,中共原先所具有的对中国群众运动的支配力量已经丧失了。这个转变有划时代的意义。

  七十年前的五四运动,开创了中国群众运动大发展的时代,使中国革命运动成为群众运动(以前的革命运动只是少数人的阴谋活动),同时也促成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当时的群众运动很快就同中共牢不可分地结合起来,终于使中共获得政权(一九四九)。可以说,五四以后的差不多七十年,是中国群众运动受中共支配的时代。大约前三十五年,中共以领导者的身份支配着群众运动,以后是以统治者的身份支配着(操纵,利用,限制)。今年四月至六月的民主运动标志着中国群众运动受中共支配的时代确定地结束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八九年的群众运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可以同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相比。

  本来,中共丧失了革命党的性质,再不能领导中国革命向上发展,反而成为进步改革在政治上的主要障碍物,成为群众运动的压迫者,很久以前已经是事实了。那个转折点是在一九五七年,就是中共发动“反右”运动,压制“大鸣大放”的时候。不过,这个转变并没有马上让群众了解,能够很快了解的只有极少数人。群众的了解,在六四大屠杀之后才终于达到。群众的认识这样远远落后于现实,原因在于中共过去长期领导革命运动而且得到巨大的胜利,在群众的意识上形成非常强大的权威。一九四九年新中国的成立,实现了一百多年中国人民摆脱外国压迫的渴望。中国一方面成为全世界被压迫民族解放运动的指路明星,另方面与苏联并列,成为世界帝国主义最畏惧的敌人。中国人民失去了一百多年的自豪感,这时恢复了。中共政府所推行的土地改革和其它改革,大大提高了工农群众的社会地位,改善了劳苦大众的生活,并且让人民看到一个光明的前途。同过去中国的实际状况比较起来,大多数人民觉得中共是为人民服务的统治者,也承认现实的制度是民主制度(新政府主动地邀请劳苦大众参与公共事务和提出意见,大众觉得这就是民主了)。当时的世界形势也让中国人民相信社会主义代表世界上新生的力量,而资本主义是腐朽没落的力量。总而言之,群众相信中共是工农阶级的领导者,看到中共某些不好的表现也不至于根本动摇这种信仰,甚至连中共某些实际上是反动的价值标准也接受了,例如对一党专政的评价。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不难利用革命和工农阶级的旗号去欺骗群众,达到继续操纵群众运动而维护官僚特权的目的。五七年的“反右”运动就是这样轻易取胜的。“文化大革命”更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欺骗,假革命,真反动。

  物极必反。文化大革命期间毛派欺骗群众的手段发挥到顶点,同时也促成了文革末期群众的觉悟。于是有一九七六年四•五的天安门行动。群众摆脱了对毛泽东和四人帮的迷信,却没有摆脱周恩来和邓小平所代表的中共传统的束缚。邓小平重新上台,提出改革路线后,厌倦于动乱的群众更对中共新路线产生了很大的新的幻想。最近三四年,这种幻想逐渐被现实打破,于是民主潮流或明或暗地不断增长。今年四月至六月的群众运动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涌现的。参加这次运动的群众起初还以为强大的和平示威和绝食之类的行动可以迫使中共实行政治改革。等到看出镇压不可避免的时候,也以为镇压的程度大概同八七年或七九年差不多。六四大屠杀和至今仍在进行的大搜捕、大迫害,给群众一次宝贵的教训。中共的反动面目在全国人民面前彻底暴露了。即使它可以掩饰屠杀的真相,把数字低折到几千几万分之一,也绝对无法掩饰它自己死硬拒绝政治改革的真相,无法再使任何人相信它是革命或者改革的领导者。它甚至比几十年前的国民党政府或北洋军阀政府更公然地、不以为耻地宣告决不把政权交给人民。这等于向人民提供最好的清除改良主义思想的教育,主动教导人民必须用革命来推翻它。不管那些胡涂的理论家怎样继续说梦话,我们相信中国的工农和知识分子群众会不难接受这个十分明显的真理。无论如何,中共过去控制群众的特异功能已经丧失了,它阻止中国革命再向上发展的神秘武器失灵了。中国革命的新时代已经开始,人民民主的胜利之期当在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