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文集(全集)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红草文集

2009-全集     2008-全集     2007-全集     2006-全集     2005-全集

毛左派红草-全集   朝鲜派红草-全集 (2002.后期.——2003.秋.——2005.6.夏.  ※朝鲜派与毛派兼容)
少年红草-全集 (1998——2002)

文集(全)篇数基本统计(同步更新):

2009——→20
2008——→30
2007——→28
2006——→63

【Ⅰ】.2006—09合计:141
————
T2005—→27
M:30(2003—05)
————
朝鲜派时期(2002—2005):13
少年时期(1998—2002):13

【Ⅱ】.1998—2005合计:83

本文集目前总计:141+83=224篇

——————————————————————

 

共产主义入门网·红草·思想简历:



青年托派共产主义者,目前主要致力于学研、整理阶级斗争文化资料,并立足现实。

20世纪80年代中期生于内地一城市职工家庭。90年代末期在简单辩论和自学下,思想迅而“赤化”。部分出于对“China特色社会主义”失望(但仍抱幻想),2002年末开始在中文朝鲜网络上发表大量支持朝鲜党国和两金的文章、诗词(笔名西南朔)。2003年秋首次接触毛左网络,并部分因此从“左翼保皇派”转向毛左派。2004年9月以后活跃于毛泽东旗帜网,在继续正面宣传朝鲜的同时,发表了大量左翼评论和时政分析。2005年初由于一场争论开始对“托派”感兴趣,初次搜寻和了解托派信息。经探索和论争,于05年6月“宣布转向托派”。7月,成立了共产主义入门网(原名革马网)。2005年10月国庆期间只身前往重庆参与特种钢厂工人反私有化的街头抗争运动,遂被安全部门拘禁一个月。06年始至今集中学研并参与集体整理阶级斗争文化资料,08年后进而探索靠拢大工业、融入阶级的人生道路。


[※1997年受爱国小册子影响、1998年受Chn驻南使馆被炸事件影响,开始成为爱国者。后又受斯毛传统的左翼民族主义影响。05年6月转托后,逐步开始反思、批判、摒弃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上述思想简历于2009年2月13日略补)

 

关于红草文集的一些说明:

暂缺,待写。

 

——————————

 

 

共网的简要自述

 

 

作者:红草

 

 

共产主义入门网(2005.7.——今)是中文左翼网络上具有强烈阶级倾向、又极具个性的一个公共左翼网站,它的主站编辑只我一人,长期承担着这个文化传播兼政治网站的重责。尽管我一直竭力设法使共网具有公共性和某种典型性,但共网的编排风格显然散发着“红草气味”,共网的沿革建制转型都不可避免地与红草个人的思想成长史息息相关,无疑,主编我最终也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必要的。

 

自从2005年上半年的大转变之后,我从不讳言自己是一个托派共产主义者,这种说法并非简单贴标签标榜派性(当然我的确是有过这样的幼稚),而是鲜明地标识自己的思想政治取向,以利于认识、定位和斗争。但这还不是定位本身。自我定位不是一个思想问题,更不是按表面字义做庸俗理解的名誉功利问题,而是一个与实践有机结合、在社会历史中确定关系的问题,取决于思想方式背后的生活逻辑和内在矛盾。自我定位问题是我及共网在过去四年里的成长史的核心问题。最终,共网得出的结论是融入工人阶级,在当前与将来的阶级斗争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使无产者独立的历史利益和阶级自主信念回炉生活,从而取得它的血肉和生命力。我现在能够清楚地认识到:对自我定位的焦虑和痛苦探索,是一个不论年龄、身心还是立场都在成长中的青年的必经之路,而不能简单扣上“极度膨胀的自我中心主义(或虚荣心)”的大盖帽予以挖苦嘲讽。

 

共产主义入门网是一个青年人创办的网站,即使它不再像三年前那样高调和难掩浮躁,但依然是一个有着年轻朝气的网站。我有过某些错误导致了越发严重的退化:在大学的死水般的最后两年生活及对未来的过度焦虑,增长了我不自觉的盲从迷信、惰性和某些条条框框的束缚,在相当程度上削弱了独立思考精神、大胆积极的主动性和革命理想主义的激情——而这些曾经一直是我及共网的优点所在。幸而今日幡然醒悟且这些精神并未完全沦丧,在新的条件下共网将积极促进这些精神的复兴和发展。正如托洛茨基所说,“独立的性格和独立的思想一样,没有批评是不能得到发展的”,青年人需要有“最起码的机会来交流思想,犯错误,进行尝试以及改正自己和别人的错误”(《被背叛的革命》第七章)。

 

按老张的观点,共运分子的年龄为:8-15岁青少年;15-25岁青年;25-35岁中年。从年龄和对政治观点的自我认识来看,我认为我的风格、气质和立场正在接近于大体定型的阶段。共网的成长期也将要过去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共网将变成一个安于重复教条的中年老油条网站,但也并非打算矫情假扮奶油小生靠肉麻的政治广告为生,而是如前所述对过去的反思意味着共网将复兴发展独立思考、积极主动和斗争激情。虽然我对中国老托派的派别本位意识和许多政治观点都持有相当大的批判、保留态度,但是他们也有些突出优点,例如许多老托派深受迫害和长达二十几年牢狱之苦还被株连亲友,却一直心平气和,真正是革命硬汉陈独秀所言的“行无愧怍心常坦,身处艰难气若虹”,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还有着年轻人气质的敏感、灵活、锐利特点(经过五四文化运动及其余波的人就是不一样!)。

 

“每个革命政党都主要从新兴阶级的年轻一代中寻求支持”。十月革命的成功经验证明,当无产阶级承担起自我解放的历史使命时,也将锻炼成为全社会各个被压迫阶层的领袖阶级,而这个阶级首先将由它的青年先锋部分引领(老托曾谈到地下状态的布尔什维克“一直是一个青年工人的政党”,而孟什维克“依靠的是更为可敬的工人阶级上层熟练工人”。此段引号部分出处同上)。这些今已零散的古稀、耋耄老人年轻的心,以及老一代无产阶级奋斗者永葆青春的坚定信念,与正在冒头的进步无产青年形成一种奇妙的历史对照;而共产主义入门网正是在过去和未来之间的那枚传承动力、推进历史的小小齿轮。这枚齿轮本身仍是薄弱和渺小的,但它同它的时代和环境一起,正在作为当今中国无产阶级之中的、或趋向和围绕着这个阶级的新青年群体之一分子共同成长。

 

我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共产主义入门网将无愧于这样的伟大理想。

 

 

 

2009年7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