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文集·2006年全集(63)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红草文集

2009-全集     2008-全集     2007-全集     2006-全集     2005-全集

毛左派红草-全集   朝鲜派红草-全集 (2002.后期.——2003.秋.——2005.6.夏.  ※朝鲜派与毛派兼容)
少年红草-全集 (1998——2002)

空白页

向奥威尔们致敬——读《向加泰罗尼亚致敬》后记
作者署名:黔进派 & 无名苦力
2006年12月21日
主要内容:根据一个战地作家的记述,对西班牙革命内战的细节描写,具有独具只眼的历史视角,表现了作者对工人革命的若干新理解。本文可以作为对乔治·奥威尔的这本传世名作的一个革命性的导读。

对长沙女大学生李爱娟故意杀人案的分析
黔进派   2006年11月19日作   原文实为犯罪心理学课的作业论文
※后附对马加爵事件的简要评论

恐怖小说的社会心理学
红草   2006年11月5日   一篇短文

(贵阳)花溪几处街景点评
红草   2006年11月3日  日志

————————————————————————————————————

2006年秋季·声援西安整流变压器厂工人斗争事件

编者简介:

2006年10月12日,红草开始签名声援西安整流变压器厂(简称西整厂)工人斗争的网络运动。尽管此次活动比声援工人网时更为缓和(革马网只参与签名和动员联署,不发表抗争性的激烈文字),但红草仍对此次活动能够持续下去抱有很大幻想,这部分还因为曾经声援郑州四君和呼吁赦免王斌余、但并未遭到钳制的经历。当时我编制了西整厂斗争宣传网页(先驱劳动民主网完全复制了革马网的这一网页,标题是红草拟就的)。此后直到11月初,当局突然通过红草家庭向其施加压力(之前当局没有一丝一毫预示和招呼)。为平息事态,红草发声明退出声援,并在给施晓渝的私人信件中表达了转型想法。这个转型的确在红草近几年生活中成为一个重要标志,不久后革马网改名叫共产主义入门网与此有直接关联。并不像外界所说的,这种转型只是一种糊弄人的权宜伎俩,或竟是一种政治妥协;它是经过挫折、经验与深思后的决定。在声援期间,红草写了给西整厂工人师傅的一封恳谈信,此公开信实际上并未发挥预期影响;但作为一个思想标记,立此存照。

2008年11月

———————————————————————————————————— 

是劳动者民主,还是有产者民主?——回复汪红雨先生
红草   2006年10月24日  发表在四海论坛上

穷苦人的行为艺术——贵阳街头惊现毛主义流浪者
红草   2006年10月13日   社会见闻

摘抄与札记——革命领导集团的迟钝性
作者:黔进派   2006年9月15日。以及若干讨论

——————————————

2006年9月在贵州大学的反限电斗争

2006年9月初新学期伊始,学校单方面专断采取限电措施,引发众怒。晚间熄灯后发生大规模的“宿舍楼骚动”(往楼下砸各种能发出响声的东西,例如啤酒瓶、水桶,并且大呼小叫),以发泄不满和亢奋。共网编辑红草,作为贵大在校学生,立时发起了有组织的反限电斗争集体行动的活动,包括在校园内张贴倡议公告和在贵大学生论坛上发表致全体师生的公开信。学生群众的消极冷漠,使斗争活动无疾而终。

关于斗争的历史记录(文章都由红草撰写):
红草:就反对限电,致贵大校长(2006-9-7)             反限电斗争的文件集(2006-9)

(2008年11月收录)
——————————————

中越先进工人和进步青年应如何看待越南民主化进程?(简要提纲)
红草    2006年8月28日

胡绩伟揭发中共核心篡改毛著内幕的意义 ——兼探讨1956—1957年双百运动的实质
红草    2006年8月8日   在编辑共网“毛思想以及未经篡改的毛著”时所写

马克思主义观点看《西游记》末集(关于佛教)
红草   2006年8月8日
对电视剧《西游记》最后一集的“佛门传经竟然索要贿赂”的看法

金正日的命运
黔进派     2006年7月20日
比较有系统的分析。首发于天益马克思主义

西方新左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读瑞典经济学家阿萨·林德贝克的《新左派政治经济学》的后记
黔进派     2006年7月8日
中心思想:通过阅读学习一本在评论新左派方面较有代表性的评介,对20世纪60、70年代的西方新左派的简要介绍,指出当时多数新左派是真正的左派,而今天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韩德强教授鼓吹的那号“新左派”却只是中华资产阶级的自强派。

在理论与毛主义划清界限,在行动上向底层斗争靠拢
红草   2006年7月1日    该网页加有一个“编按”,详情点击之

空白页

方法的困惑
红草   2006年6月16日   焦虑下的杂想

在先驱的足迹中寻找未来的身影——对托洛茨基《我的生平》的摘抄和散记(未完稿)
红草     2006年6月15日 
中心思想:从共产主义革命角度对个人在社会历史中的地位的深思以及相关经典的读书札记

*花絮:由于本文是未完稿,且包含了许多问题,所以作者一直未发表,直到2007年初才在左畔学社和新青年论坛上公布(文章没有做过任何修改)。这篇文章及其发表过程表明了作者其间思想的艰难转变以及思想尚未寻找到归宿的困顿境遇

关于马克思主义者的思想体系
红草    2006年6月14日    极度焦虑和思考下的一篇探索

自觉地生活,自觉地选择问题
红草   2006年6月14日

自由派,新左派与革命左派
红草     2006年6月11日做、12日修订。
本文是对施晓渝新左派思想的一个尖锐的批判

关于社会主义与文化的演讲
红草    2006年6月7日  在“邓论”课上即兴起草并发挥的一个演讲

“买进→卖出”的差额利润从哪里来?——读《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札记之一
作者:黔进派 2006年6月5日

国际共运的左中右
黔进派   2006年6月3日

拉美托派史笔记一·玻利维亚托派成长轨迹,以及1952年工人革命的缺席
拉美托派史笔记二·拉美资产阶级的红外衣与拉美左派的空想症
拉美托派史笔记三·1960年代秘鲁左翼农运干部——第四国际党员乌戈·布兰科
拉美托派史四·第十一章《古巴托派》提要
上述笔记系列作者:黔进派  2006年5月至6月

《震撼世界的十天》代序——致当代中国的泛左翼青年朋友们的一封信
红草     2006年5月30日
中心思想:从当代中国资本主义现实切入,谈及各种意识形态和政治派别,转入关于十月革命的历史思考,篇幅不大,但实现了很大的跨度和一定深度,可谓一篇跨越古今的“散谈”。从今天看来,最大缺点在于对工人阶级革命有狭隘机械认识之嫌,即,并没有把工人革命看做是现实生活中可以有机地相对独立存在的活的一部分,而是仅仅将之看做就那几个月的阶级决战。红草的这个认知缺陷直到2006年底之后对西班牙革命的深入研究与对俄国革命工运模式的研究后才得到了初步克服,在《读<巴布石金回忆录>后记》中有所反映。

“左畔”博客开篇辞两则
红草  分别写于2006年5月22日和6月2日

有志的年轻人们:为工农劳动大众的自我解放而斗争——公开回复汪红雨先生
红草  2006年5月27日   文章发表在社民派主持的四海论坛上
答复自由派人士汪红雨的批判《年轻人,走出皇帝的阴影吧!》

写给还徘徊在十字路口处的我
红草   2006年5月21日

我的生活理想(2006年)
红草   2006年5月19日

重读梅斯纳的《毛的中国及其之后》后记
作者:红草 2006年5月12日 全文上传     相当庞杂的长篇读书笔记 这本书对我影响很大

工人的思想意识(两件小事)
红草日记   2006年5月11日  日记原题“工人阶级的价值观和社会现实”

年轻左翼分子的思想诊疗报告(兼自我诊疗)
作者:红草   2006年5月10日  未完的手稿提纲

读陈泰《巴西左翼报告:工人党神话的终结》所做的标记
黔进派   2006年5月10日于继圣学社

“革马的前途是光明的。黑夜总会过去的。”
作者:红草   2006年4月20日   当时红草大力声援工人网,但实质观点已与工人网的毛左编辑渐行渐远,所以是一种“同床异梦”的盟友关系。不管分歧如何,都应该承认,这些斗争的盟友关系曾极大鼓舞了当时年轻的红草

回忆在看守所战斗的日子
红草日记    2006年4月17日

真正使人心灵颤抖的是什么?
红草     2006年4月10日
原载于红草的一个博客。真实的内心流露和感怀。

空白页

一次农村调查的小结
红草   2006年4月初  当时笔者积极参与了一次有组织的贵州乡村调查
这篇调查报告当时并未取得任何地位和影响,两年半后才首次从私人储存空间里转移到网上来

关于“三农”问题的社会调查(问卷)
红草    2006年3月31日保存备份 原稿和正式稿各一份

[一个全面的简答]到底什么是托派?
红草
2006年4月初在继圣论坛上对ID“摩萨德精英”的全面回复。这是红草2005年6月转向托派后一个最全面的相关论述。

日记:软禁虚荣,继续前进
红草   2006年3月25日  谈虚荣和虚名

对《切·格瓦拉的悲剧》的评价
黔进派   2006年3月20日  原发于继圣论坛

坚决地改造自己
红草   2006年3月11日

写给看守所的朋友们
红草   2006年3月8日

反驳萧武的官僚空想社会主义
红草   2006年3月6日   发表在主人公论坛上的跟帖

回复崇毛派们:你们的问题出在哪里?
红草    2006年3月5日

——————————————————————————

2006年春季·声援中国工人网事件


编者简介:

2006年2月22日毛左派严元章主办的中国工人网等左派网站,被北京网管当局无理关闭。红草及其共网(当时叫革马网)采取了全力声援的姿态,当日即写了中国工人网为什么被扼杀了——强烈抗议中共当局扼杀中国工人网!,文章迅即被转载到海外自由派的门户网站“博讯”首页上,引起亚太地区一些舆论的关注。几天后,红草又写了再评工人网为什么会被扼杀以及我为工人网的辩护,以进一步说明问题,澄清一些舆论的“误导”,以把握导向。很快,红草由此遭到了极端保守的校方的不断升级的压力。但他顶住压力继续撑了两个月,并曾接受知名的英国有产杂志《经济学家》记者的电话采访,4月27日该刊发表相关社论。5月1日,工人网租用台湾服务器继续办站,并发表五一节启事,其中提及了相关事件。
几乎与校方第一次警告(见2006年3月2日日记)同时,革马网(原地址)遭到封杀。2006年3月下旬第二个地址又遭封杀(这次当局的粗暴打压导致服务商当天营业中断,服务商无奈之下把怨气发泄到革马网身上)。目前建基于googlepages的共网乃是第三个地址,从2006年3月下旬算起。

※今天再回过头来看,本人依然认为声援行为本身是正确合理的。作为政治自由-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在网上发表异议的自由应当得到保障,才能够维护工农斗争的利益。但是本人当时并没能够区分“支持自由权利”与“支持权利主体”。换句话说,一般地支持自由权利是恰当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要支持被专制打压的组织/舆论/事物。而当时本人采取了力挺中国工人网编辑(毛左派)的姿态,甚至本人把工人网编辑说成是“真正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者”,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幼稚病。在一定程度上,这与本人05年11月支持施晓渝并称其为左派一样,是思想认识水平低和政治盲目的表现。但根本上也与当时本人政治立场的发展程度有关。最后,整个事件带有内在的心理报复(因为05年重特钢事件遭到的迫害带来的愤懑仇恨情绪,可参见这个)和冒险试探(走一步算一步)的性质,或者说这清晰理性的斗争脉络中有些“潜意识暴动”的非理性元素。政治自由的严重缺乏反倒使我被迫沉默下来,并由此加快了我的思想深化、觉醒和趋向成熟。

(2008.11.编辑.12.初略补.)

 

 

——————————————————————

朝鲜金家王朝:将社会主义踩在脚底下
红草   2006年2月21日  一篇清算朝鲜和自己过去拥朝立场的文章

[ABC系列]共产主义社会是什么样的
红草   2006年2月16日  未完稿

写给我的小站——革命马克思主义网站
红草   2006年2月15日

要左派的联盟还是要无产阶级革命党?
红草   2006年初   对2005年11月伦敦的“欧洲反资本主义左派大会宣言”的评论
这篇文章反映了作者在当时已具有鲜明的“阶级直觉”,而不是仅仅满足于“左派联盟”

《韩国工人斗争简史》读后记
红草   2006年1月14日  对夏楚《韩国工人阶级的成长与抗争简史》的读后感

我对列宁《论高喊统一而实则破坏统一的行为》的说明
红草  2006年1月8日

要做站在工农大众立场上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者——兼回复(毛派)lypg同志的若干善意忠告
红草    2006年1月8日   自2005年7月退出毛圈“论坛斗争”声明后第一篇圈内公开说明

2005年中国盛世哀鸣:矿难、矿工与煤老板、官僚
红草    2006年1月7日  副题是“一名大学生为我们的矿工兄弟写的一点点文字
文章最后附带对自由派刘晓波相关批判的阶级批判

对xss5171网友《谋生论》的彻底批判
红草   2006年1月6日    若干基本原则认识  文中把《谋生论》作者认定为瞎编滥造、贩卖私货的社民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