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文集·2005年全集(托派时期.27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红草文集

2009-全集     2008-全集     2007-全集     2006-全集     2005-全集

毛左派红草-全集   朝鲜派红草-全集 (2002.后期.——2003.秋.——2005.6.夏.  ※朝鲜派与毛派兼容)
少年红草-全集 (1998——2002)

新左派的红色神话被他们自己揭穿了——围绕‘新左派’的一场辩论”读后感
红草   2005年12月26日   对国内新左派代表人物、北航教授韩德强的抨击
韩后来发了一个有关文章:《在托派眼中,谁不是资本家的走狗?——回答一些朋友的质疑 》(2006-1-8)。
不过,韩也遭到了不少站在工农劳动阶级一边的毛左派的抨击

香港泛民主派的伟大胜利与劳动大众的前途
署名:陆枫   2005年12月25日   对12月21日香港立法会泛民主派否决曾荫权政府议案的评论 

关于生命和自由(未完稿)
红草  2005年12月8日    一篇未完的日记文稿

革马网 致香港十二月反全球化运动的公开声援信
红草   2005年12月4日

革命左派(托派)的历史命运
红草  2005年12月2日

回复test(国安分子)
红草    2005年11月21日  在当时革马网上的公开回复

——————————————————————————

2005年秋季·调查并参与重庆特种钢厂工人斗争事件


编者简介:

2005年10月国庆七天假期间,红草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准备,只身前往重庆,调查特种钢厂工人斗争。作者10月1、3、4、5日四次进入工人斗争现场,其间发表了通讯稿三则(原文曾刊发于共网,后被迫撤下)。期间我与身在浙江的重庆籍人士施晓渝一直保持联系,协调“作战”。
10月5日遭到安全部门拘捕,审讯数小时后释放(因为本人大量撒谎和隐瞒情况,这是为了争得喘息时间,回到网上以及学校里处理掉一批资料。正如当时一些自由派批评的[但我07年才偶然看到这些批评],本人当时的确故意把责任都推到施晓渝身上,但需要明白的是,本人和施先生迟早都要被抓起来,因为我和他都直接涉及到了海外媒体的问题,“里通外国”的嫌疑大大地有,问题只在于先抓哪个以及时间早晚。外人有所不知的是,我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赢得时间去处理一些重要信息,避免更大损失。在我第二次被捕时,即10月20日在学校被捕时,我丝毫没打算逃跑或顽抗。因为那时我已经把该烧掉的东西都烧掉了,该转移的信息都转移了。)而且在我被释放后立即在网上将有关情况通知施晓渝,要求其采取措施紧急避险,例如更换手机号(这玩意可以GPS定位)。
10月7日至10月20日被捕这段时期,以及被捕后,我写过一些所谓保证书。有关情况只留有一份历史记录
10月20日至11月20日,我度过了一个月的审讯和囚禁生活。其中开始的四天三夜是在重庆市国安局审讯室度过(连睡觉都在审讯室打地铺),10月24日上午至11月19日上午呆在重庆市第一看守所(重庆市渝中区石板坡北里15号南1-4舍)。期间我甚至还写过几首诗和一篇长篇的读书笔记(路遥《平凡的世界》读后感,我在看守所利用每天两个小时守夜时间看完这本朴实的小说,读后感带有鲜明的观点,这个阅读和写作给我精神很大影响),遗憾的是,这些都在出狱时被发现并被没收。不过,12月初又有幸回忆重写了11月5日在看守所内做的诗《坐牢》
11月20日白天,我被重庆市国安局特务送回在贵州的学校。11月27日,我写了出狱后第一篇文章,并由此又引起了一阵小风波(包括我的两篇文章)。11月28日我写了出狱后第一份寄给国安的例行思想汇报,详情见此。第二份写于2006年1月27日,见此

2008年11月

 

————————————————————————

联署声援中国内地民工王斌余:我们要求重审王斌余案的公开信
红草 参与发起,主要执笔,并负责征集汇编网友意见  2005年9月下旬

第四轮六方会谈:朝鲜为什么妥协了?
红草    2005年9月20日

空白页

关于当代美国农业问题的评论
红草   2008年9月4、5日  就一则新闻报道与网友的讨论

时评一则:无产阶级的利益与中外贸易争端
红草   2005年8月30日

2005年8月:关注厄瓜多尔的阶级斗争
红草    2005年8月22日

对《建立新型国家的问题》的分析提纲
红草   2008年7月28日   分析对象是尼泊尔革命者巴塔拉伊的一篇代表作

看东民之文 也谈我的理想(同日即创办共网-革马网)
红草   2005年7月28日

朝鲜半岛:核阴云下的真相
红草    2005年7月27日    转向托派后第一篇有关朝鲜的时政评论

列宁-布尔什维克时代(1917——1926年)的苏维埃民主和国际主义略谈
红草   2005年6月28日发表于天涯若比邻论坛  是在毛泽东旗帜网上的系列辩论的一个延伸

越南官僚政权阔步走向资本主义
红草   2005年6月22日

关于农村土地生产关系问题的研讨
红草   2005年6月19日

我的宣言书:为共产主义而献身!
红草   2005年6月10日  “宣告转向托派”(在经过几个月的思考和激烈辩论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