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斗争文化”搜集的目的、作用和后果

☆※共网栏目※☆

首页 │泛左翼网站参考中文左翼大学习堂及左翼读书笔记网站:左畔学社
工人革命高峰史专栏

相关琏接:

致一切愿为无产者解放事业效力的人:
马列文化(左翼资料)的公共储备需要你的一份力量!

 

共产主义左翼入门网 宣

“阶级斗争文化”搜集的目的、作用和后果

 

 

作者:李星
2007-12-14原发表于新青年论坛

 

 



什么是“阶级斗争文化”?

简单说,即为阶级斗争各方的巨细实践与思想的记录总结分析评价。它们包括文件、回忆、报道、理论阐述以及文艺作品等等,有多种存在形式(纸版、影视、电子文件)。它们不仅包括无产阶级的反抗实践,也包括统治者一方的声音、记述和解释。此外还包括大量对理解斗争原因及背景十分必要的社会经济文化发展资料。对它们的收集、挖掘,出于便利流通的考虑,目前以电子版制作(翻译劳动的成果也首先考虑放上网络)和系统化为阶段性标志。

收集整理、引进并力所能及地消化(作出分析、在已有资料基础上编写通俗读物)“阶级斗争文化”,对共产主义群众运动十分有益。它帮助工农先进分子尽量系统地了解以前(时间)和其他地区人们(空间)对类似任务——已经有过哪些——理解、尝试、经验教训和思想结晶,提前向先进分子预警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并提供了曾有的各方反应、对策及相应后果。它使先进分子及影响的反抗群众能直接利用——至少尝试利用——现成答案或避免已暴露的实践弯路、有产者布下的政治陷阱、幼稚者常入的思想误区。至少,类似工作向群运的先进核心提供了节省巨量时间、踩在前辈同道肩膀上加速前进减少偏差的潜在机会。而时间在阶级斗争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催化角色,适当或不适当的觉悟+经验份额/单位时间以及催生的先锋领导核心的状态,可能在阶级决战中分别起到巨大的促进、牵制或误导作用。


收集工作是长期任务


上面开出的定义,使我们能明白这一收集整理工作的长期性。只要共运的战略目标——建立工人政权——尚未出现突破,各地共运分子就有义务最大深度和广度地收集引进全部实践的至少精华部分(无论经验是正是反)。此外,具体的共运分子同样有极大必要及时搜集整理分析传播当前实践的有代表性部分,尤其是基层反抗分子的自我组织、取得经验的过程、所获经验的细节再现以及相应的思想变化。捕捉阶级斗争深处的细微变化,并及时从无产立场给予相应的评价预测,是类似收集工作的一个主要目的。当然,类似的搜集必须以不危害实践为前提(一定时间段内对某些资料的适当保密)。



收集工作与左青的自我定位和现实锻炼



初步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左青,在这一工作中能得到什么?新丁大都富有热情,但在“为……事业奉献终生”的口号与日常实践之间,还有一个过渡阶段有待经历。收集“阶级文化”是一个不错的过渡桥梁。新人将有可能获得一个共运干部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耐心、责任感、对所担工作的“按期完成”意识、面对无穷琐碎事务的意志和处理能力、使个人生活与共运工作相协调、养成如何更有效完成所负份额的思考习惯。他们将有机会学习如何与其他同志求同存异、在一个有机集体里完成各自任务并互相扶持。他们将尝试着具备全局观,学会开发并合理运用圈内及周边同情分子的潜在人力、物力技术资源为总目标服务。他们将了解如何在与同志的日常互动中学会如何把个人份额融入、影响和带动整体工作。他们将初步理解共运分子的彼此关系,远非是指挥者与服从者的机械单向关系。

初步掌握上述素质,对左青们顺利介入共运其它工作领域,将有很大的助力。同时,这个过程也是一个顺时针淘汰过程,过分浮躁、或自我期许太高、或有较明确时限考虑的投机家、或不把共运真当回事的嬉戏分子将被逐渐过滤。这种温和的、较少惨痛后果以及大震荡的过滤,对整体事业、较坚韧分子和他们的轻浮伙伴来说,都不是坏事,并可能把部分“不可靠分子”的少量有益热能也及时发挥出来。



收集工作与具体现阶段的和谐左青



那么是否左青只能依靠文字搜集的枯燥技术工作来锻炼自己?显然,共运多少有些起色——存在成规模的左翼工农学生社会基础、有若干具备稳定核心与行动能量的先锋团体、一定的反资本主义文化土壤——的地区,左青有多种选择。那些地区,他们有机会更快接触劳资对抗实践,并积累直接行动的经验和常识。但以当前和谐的左青而言,他们缺乏一个能引领自己往前走的斗争环境或说运动小气候。扮慈祥状、李玉和大义布道姿态或打出仙山来客名头的各派“导师”,多为皮包公司的小投机商,盘算着如何用青年的汗水、期望甚至人头支付写字间下个季度的房租、夜宵和车马费。和谐左青本质上是一群政治孤儿,主要得依靠自己的摸索,而黑暗中摸索通常难免付出不少本可避免的代价。“阶级斗争文化”的收集,在这一不美妙之时代上下文中,算是一个有助左青多多少少平稳落地的减震器。它一面提供了相对的——注意是相对的,东厂找茬是永远找得到的——合法性工作平台,同时约束了左青的没头苍蝇乱闯或无休止口水互喷,使他们不致于完全虚度光阴。


“阶级文化收集”的特殊优势


那么,是否大力鼓吹阶级文化收集,仅是和谐左青当前尴尬处境的一个临时舒缓动作?不全是。即便在共运有点起色的假定地区,运动的长期性必然带来思想活性的逐步风干、组织僵化与官僚化的趋势抬头。甚至那些并不以运动为饭碗或爬入上层为目标的真诚分子,也存在着“昏聩化”、小圈子自相包庇化与热情消散的趋势。日复一日的琐碎劳资对抗与思想宣传,不仅给积极分子带来经验,也在降低他们的敏感度与灵气。一时的成功也常常难以激起许多干部的往日干劲——今天赢了,明天恐怕多半要输;今天涌来了新鲜血液,过些日子总要慢慢离去。再真诚的积极分子也有承受压力的极限,也需要一个稳固的成功结果或群运大高潮给自己打气而不倒退立场。可惜,这样的机遇一般可遇、可预但不可求。阶级文化的收集,在这方面展示着自己的特殊优势。每一份收集都是一个长久的存在,都将发挥长期的、几乎注定越来越大的作用。每结束一份工作,你会确切知道这不是惆怅的结束,而是令人兴奋的开始……

和谐本地的特色,是文化搜集现状的惊人空白,也提供了所谓的“滞后优势”,为左青们“建功立业”提供了不少便宜空间。一本小册子将激起无数人的思想火花;一篇提供准确答案的文件将让无数人及时找到方向。从事文化搜集的左青们像战线后方的游击队员,肆意焚烧、爆破和拆毁帝国的军事机器,区别是基本没有失手的风险,只要去做就好!



文化收集与“下一步”(为什么鼓吹走向工厂区)


无论国内国外、和谐的第一波左翼或近两年的革马ID,左青的主要长处永远是自己的诚意和献身精神。但主观诚意不代表对阶级斗争的主要问题都能自动取得共识。必须认清一点:大家早晚总要分化的。文化搜集确实一定时期内能抑制过于零碎的纠纷(常是政治分歧与个人好恶的搀杂),并使每个人有机会观察到其他同志的不同方面(从立场、能力到个性)并及时调整自己的合作方式、方向、伙伴和预期,从而把不多的力量较合理化地用于建设性事业。这也是不可缺少的经验,稍加改造即可用于共运内许多其它领域。

就现阶段和谐左青来说,从事了或长或短的文化搜集后,随着单纯热情的消退、个人困难或本位利益考虑开始占据首位(在左圈内寻找可依傍的大树山头、以削弱搞垮对立面为首要前提等等常见的左翼干部生存模式)以及毕业谋生的考虑,使搜集工作的队伍不可能、也不必强求维持在非常稳定的水平上。那些较坚韧、决心较大的认真分子,在多少掌握了些共运集体协作的起码经验后,应设法走向工厂,在身心上进一步成为无产阶级一分子。这一鼓吹既带有普遍意义(无论共运是否低落,左青应靠拢无产者),也很大程度来自和谐左翼阵营的悲惨现状:迟迟未能形成一个可以带动左青快速、多领域同时接触斗争实践的活生生的革命工运,连最低规模的也没有。因此,ID们只好暂且以个人生活的变化为活动主线,或说线型活动模式:空闲较多的学生时期侧重文化搜集,随着毕业谋生的时间段到来,寻找机会靠拢工厂区。至少,这是一条继续为共运目标服务的正道。能否坚持则基本取决于ID自己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