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入门网对朝鲜与古巴的评论
(中国托派中的一家之见)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① 2006年10月12日、10月15日,根据zhangmingzhao同志意见,声明更新。

② 2007年9月22日增加一评论。与此前观点有较大变化。

 

关于朝鲜和古巴、前苏联东欧各国等畸形的工人阶级国家的网站,参见泛左翼网站参考

朝鲜与古巴正在从官僚社会主义转向官僚资本主义。以及我们共产主义者应如何看待它们的。

作者:共产主义入门网
(2007-9-22)

朝鲜与古巴是世界上仅存的两个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国家,作为十月革命之世界革命浪潮最后的物质因素,它们正在国际资本主义的客观压力与国内官僚特权阶层的反动倾向作用下表现出越来越大的资本复辟可能性。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另一方面,最大的国际资产阶级(以美国为首)主观上却不给它们发展资本主义的机会,而是试图将这些官僚化的工人阶级国家扼死,以便使朝鲜和古巴变成国际资本的完全殖民地。目前两国官僚层都处于边观望边“摸石头过河”的走资进程中,不同的是,古巴正在较快地资本主义化(卡斯特罗死后很可能会加快),而朝鲜仍处于重重包围下,但不排除国际军事封锁解除后大踏步走资甚至引起社会大混乱的可能。

中国有的泛左翼分子认为古巴是政治比较民主、反帝十分坚决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完全反对这种观点。首先在政治上,古巴自从1961年彻底清除所有持不同政见的左翼工农党派以后就一直禁止劳动阶级的一切政治自由权利(古巴所有的大规模群众集会都是在官方严格领导下进行的),并且一贯奉行“党外无党、党内无派”的一党专制,古巴官僚层近些年的自律行为例如倡导政府节俭清廉、政务一定程度的公开等只是对其改革开放战略带来的大范围资本主义化的一种成效甚微的限制和在新形势下挽救自己专权统治的反动努力。卡斯特罗官僚政权的国际政策是亲资的,它多次高度赞扬东亚某国的特色资本主义,而且与之、还与欧洲各国大力发展贸易交往,它在政治上更是坚决支持利比亚(卡扎菲)、伊朗(内贾德)、委内瑞拉(查韦斯)、玻利维亚(莫拉莱斯)、巴西(卢拉)等资本主义社会改良政权(其中不少具有极权色彩),如此亲资的古巴政权,在反帝上必定不是坚决的。值得注意的是,古巴虽然在政治上与美国对抗,但实际上与美国资本已达成相当的默契,在欧美大老板的赞助下,古巴走资的大趋势已成定局,更有人说“古巴已成为美资的妓院”。有人辩称古巴的上层建筑仍保持着“红色”,但实际上古共名号及其意识形态——与东亚某国一样——其保持存在完全是为了保证现政权的历史连贯性与政治合法性,而古巴早已号称在法律方面是世界上对外资最开放的国家之一(据东亚某国驻古巴的某外交官语)。

朝鲜的走资进程是官僚社会主义阵营中最晚的,从经济基础上看它仍属于一个比较典型的后资本主义国家,但其最核心的领导层(以金正日为首)又极其亲资——自从苏联解体后朝鲜就一直表现出尝试实行市场经济、设立沿海资本主义经济特区的政策动态,但既苦于国际军事封锁和自身军力相对薄弱,又苦于官僚社会主义阵营大解体对朝鲜的经济危机影响。直到2002年朝鲜经济开始初步恢复性发展、核武器研制进入最后阶段时,朝鲜才开始(7月份)市场化的大规模尝试(效仿它的邻国在八十年代那样首先实行双轨制、设立经济特区以及实行亲美亲日政策)。这个尝试以新义州特区(得意洋洋地自称“比当年深圳还要开放”“未来的小香港”)的破产与美日国家对其的持续顽固扼杀政策而失败,设立新义州特区的失败从某种意义上也表明了东亚某国的官方态度(该特区紧邻辽宁省的丹东,一些国际资本媒体评论说这是“挖东亚某国的墙角”“和东亚某国的振兴东北计划对着干”,有一定道理;顺便一提所谓“振兴东北计划”就是针对大型国有企业的第二轮私有化浪潮殃及东北)。实际上,朝鲜是否走资更取决于国际资本主义对朝鲜各种资源及市场的需求和有利程度,朝鲜官僚阶层唯一力图保证的是把它们的特权利益通过资产阶级法权兑换为能稳定地继承相传的资本,即私有化、市场化了的工厂、股票、地产、矿山等,加之朝鲜官僚层的惊人集中(据逃亡海外的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之一黄长烨说,金正日的实际权力只及金字塔顶上的120个高干),以及朝鲜的特殊地缘政治利益(处于美、日、中、俄、韩的角力核心),因而它们有可能比90年代俄罗斯和东欧官僚更大方地出让部分权力以换取走资红利。

2006年10月9日,朝鲜第一次试爆了它自主研发的原子弹并取得成功。当时有的中国左翼分子一开始就错误地采取了完全批判的态度,其部分理由就是朝鲜官僚正在不可逆转地把朝鲜引向资本主义(共产主义入门网的编辑红草当时正是如此态度,参见当时的评论,马来西亚托派网站转载过这一评论)。一些BBS讨论以及在现实生活中与左右派分子关于朝鲜的大量辩论使红草逐渐意识到自己逻辑的矛盾性:朝鲜本质上仍是属于工人阶级历史前途的产业公有制国家,尽管朝鲜极度官僚专权畸形化,但在堕落的工人国家与国际资本的对抗中,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者决不可能采取对双方都同等批判的超然立场;朝鲜是工人国家一天,“保卫朝鲜”的至上原则就适用一天(用什么武器保卫是技术上的事),共网观点从而发生戏剧性的变化:转而支持朝鲜以核武器进行自卫的权利。共网的批判性在于:共网反对朝鲜官僚层保持对朝鲜工农的统治,核武器及一切军事武器乃至整个政治统治权及社会管理权应该掌握在朝鲜工农的手中,实现真正的无产阶级民主。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必须给予朝鲜劳动大众以政治自由,特别是思想言论、游行集会罢工及结社的自由,还要通过劳动者民主使劳动者获得实实在在的物质好处和社会地位、政治宽松,并且必须在这些基础上使朝鲜工人自下而上地自觉武装起来并逐步扩大为全民武装以反对帝国主义包围、保卫社会主义基础(这样做不仅不会使朝鲜内乱,而且能使朝鲜拥有比原子弹强一万倍的物质保障)。尽管目前朝鲜也有官方自上而下地严格控制组织的数百万民兵,但连朝鲜高干也意识到这些民兵甚至110万人民军在保卫国家方面并不很可靠,只好转而极力进行愚忠式洗脑、并长期勒紧裤袋投入巨资发展起高度武装的特种部队(据说有5万人,实际上是金正日的近卫军)。另外,官僚特权阶层很有可能把保卫朝鲜的力量转而用于帮助实现资本主义复辟。这不仅仅是指传闻金正日曾计划新义州一旦成功,将拨出30万人民军士兵专门做该特区新兴资本的有纪律的听话且廉价的劳动力,更是指拥有原子弹保卫工人国家的权利可能被官僚层用于兑换朝鲜进入国际资本俱乐部入场券的冒险赌博。实际上,朝鲜官僚集团被国际资本唾弃得越久,它就越卑躬屈膝地渴望出卖工人国家的公有财产给资本主义,因而金家王朝也就越声嘶力竭地鼓吹“主体思想”“朝鲜要牢牢坚持自主性”(这正如它的邻国阶级矛盾越是尖锐就越要鼓吹“和谐稳定”一样)。

在世人印象中,朝鲜经济技术力量似乎是十分薄弱的,但它还能自主研制并成功实验人造地球卫星(1998)、洲际弹道导弹(大浦洞3)以及原子弹(2006),还保留有很陈旧、却比较完整的工业技术体系。在这样不可低估的工业基础上,在朝鲜的舆论一律和愚民精神控制下,是否还能滋长革命社会主义觉悟的元素?共网认为是完全可能的。问题在于,朝鲜从来没有过真正健全的革命工运及共产主义传统,革命新生会是十分艰难的。如果说目前的朝鲜公有制国体还存在希望,它的希望就在于随着自身经济对外开放而引来的国际(首先是韩国)工人阶级的组织、经验及先进思想。也许读者你认为这是天大的笑话和革命幻想,但实际上目前的朝鲜开城工业园区已经开始有韩国工人在工作,而韩国工人阶级作为一个整体不论在组织还是斗争经验方面都处于世界先进行列。而如果说古巴也有转向真正社会主义的希望,那也在于其所密切联系的国家(特别是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国)的革命前景。

诚然我们共产主义者必须严重地估计到韩国工运90年代以来的蜕化大趋向以及国际共运(包括拉丁美洲共运)普遍的阶级性质蜕变,但我们不应放过客观上的一丝可能性以及低估南北朝鲜工人阶级一旦联手、或者拉美社会主义革命运动将爆发出的巨大的斗争潜力(它至少可能拖延朝鲜和古巴的资本主义化进程,并迫使两国官僚阶层加快分裂)。共产主义者的真正现实主义态度就是这样尽可能从国际无产阶级立场、从当前所有具体趋势中(而不是臆想的因素)来估计对待朝鲜和古巴这两个公有制硕果仅存、却岌岌可危的官僚社会主义国家。

——以上是共产主义入门网的评论 2007-9-22

——————————————————————————————————

关于(10月9日核试爆之后)朝鲜新局势的声明

1、一切真正的革命的马列主义者强烈反对朝鲜经济制度的寄生虫、贪得无厌的吸血鬼——金二世军政官僚集团的核武恐吓行径,并坚决揭露其目的和政治本质。同时强烈反对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西方资产阶级长期以来对朝鲜的绞杀颠覆战略、并强烈反对中、俄、韩等国资产阶级政府长期以来的立场,因为西方资产阶级的绞杀颠覆战略是导致朝鲜统治者挺而走险的重要外因,而中、俄、韩等国资产阶级政府长期以来对朝鲜官僚的纵容、妥协以及基于各自私利的有限反对同样是导致朝鲜官僚集团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重要外因。
2、同样重要地,革命马克思主义者毫不动摇地认为:朝鲜的国有计划经济尽管有种种深刻的似乎积重难返的官僚弊病,但依然是社会主义的准备制度并且对维系朝鲜广大职工最后些许生活保障具有直接的明显的决定性意义,坚决反对利用朝鲜统治者的错误政策而煽起全世界的反朝运动以及坚决反对任何根本否定朝鲜经济制度的议论、情绪,反对对朝鲜的任何经济制裁。坚决反对对朝鲜的任何军事冒险阴谋,一旦发生这样的军事进攻,朝鲜人民应自下而上地武装起来保卫祖国同时力争人民民主,全世界觉悟的无产者都应该反对美日等任何一国资产阶级的反朝军事威胁。
3、北朝鲜2000万人民有造反的天然权利——唯有推翻金二世家族的特权专制的愚民、奴化统治,同时争取一切政治自由、并且自下而上地建立起真正的劳动群众民主,才能制止一切不堪设想的毁灭性后果,才能制止朝鲜早已开始的以金二集团为首的资本主义化进程——朝鲜部分官僚已经在2002年开始的自由化改革中利用高度集中的特权谋取了暴利,这还仅仅是瓜分盛宴的开场白,考虑到朝鲜劳动人民没有丝毫保护自己的自由权利以及朝鲜官僚的极端专横腐朽,朝鲜开始私有化必将使朝鲜2000万工农群众遭受比它的邻国更悲惨、更深重、更无人性的巨大灾难,朝鲜的乃至全世界的觉悟的无产者必须清醒地具体地认识到朝鲜现行经济制度——国有制和计划经济的基础意义。
4、坚决揭露朝鲜政府的右倾官僚本质、其它各国政府以及安理会的资产阶级本质(其中安理会只是资产阶级的赌场和妓院,而维和部队是它们的炮灰)。只有人民起来当家做主并进行国际谈判才能解决问题。
5、中韩先进工人(尤其是韩国工人阶级的先进部分)应揭露:通过资产阶级政府的“阳光政策”以及种种宫廷内部密谋都不能解决问题,相反它们的每一个举动都只是为了各自的反社会的特殊阶级利益,惟有南北人民之间的民主的直接对话才能解决问题,此途虽极为艰难,但却是唯一办法。包括中韩在内的各国工人应当认清朝鲜需要改变的是腐朽的政治统治而不是国有制计划经济制度,一方面反对资产阶级军事威胁,另一方面设法帮助朝鲜工人争取自由权利(例如国际工人团体通过国内政治施压甚至直接派出负责代表迫使朝鲜开城工业园区等地的国际资本逐步落实朝鲜劳工的权利,这不是丝毫不可能的)。
6、坚持劳动大众立场看待朝鲜问题。


——革命马克思主义网站   2006年10月12日 PM

 

——————————————————————————————————

 

朝鲜官僚集团究竟想要什么?
(一种大胆的推测)

作者:红草
根据在天益BBS上的相关发言整理
2006年10月10日PM

 

2006年10月9日朝鲜进行了核试爆,这是一个具有轰动性的消息,因为曾经许多人都不相信朝鲜真的有核武器或者认为朝鲜即使也有也不会轻易展示出真正的核武器(笔者曾长期持后一种观点;朝鲜从苏联那里继承了一批核反应堆及科技力量,加之朝鲜60到80年代奠基的工业技术体系与高度集权的计划体制,完全可以制造出核武与弹道导弹,只是时间问题)。

的确,朝鲜表面上似乎表现出一种政治疯狂,这种表象谁也不会怀疑。但是,方式再疯狂,也要有个目的,面对朝鲜高层惊人的举动,我们更应提一个问题:“他们究竟想要什么?”

对于10月9日核试爆,就此问题——朝鲜政府究竟想要什么——中文网上出现了大量观点,有人认为,朝鲜官僚集团在内外交困之下被逼疯了,才做此“不理智的选择”,以进行政治赌博,这种观点明显不符合实际——官僚们和资产阶级一样对自己的利益是精打细算的,而且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今天的朝鲜比1998年最困难的时候还要无奈,恰恰相反,朝鲜经济自2001年以来就开始缓慢地恢复。有人则认为,朝鲜根本上是想解除西方的制裁封锁,实际上这种观点往往基于一种夸大西方制裁力量的典型的资产阶级分析(毛泽东旗帜网的“云淡水暖”就赞成日资报纸的类似观点),就日本对朝侨外汇汇款封锁来说,日本的严重警告乃至实际行动绝对不是第一次了,早在几年前日本就直接扣押过朝鲜的“万景峰号”货轮并且对日本海港进行军事封锁,这艘货轮是在日朝侨给朝鲜运送大量物资的生命线之一。不过,朝鲜试图让西方解除经济制裁,这个观点是对的,但是这恐怕还不是最主要的、或者说这附属于某种更主要的打算。还有人甚至认为,朝鲜想称霸亚洲,或者缩小一点面积——称霸东北亚,这种观点大大贬低了朝鲜官僚的政治智商。金正日曾在高干内部会议上指出“美国不是针对朝鲜而是针对中国,至于韩国只不过是美国的政治娼妓”——这是自由派媒体透露的小道消息,但是我认为有一定可信度,因为从近五年乃至近十多年的情况来看,朝鲜的关于核威慑的政治言行主要甚至并非针对日本、而是针对美国的,朝鲜官僚对国际关系看得是相当清楚的。它明白自己处于地缘政治的焦点,朝鲜要与美中俄日等有产巨头分庭抗礼明摆着是找死,深谙国际关系的金正日不会不明白这一点。朝鲜官僚不像一些人想象得那么愚蠢。

笔者曾连续好几年关注朝鲜问题尤其是朝鲜核问题,对于朝鲜的全部历史也不乏认识,在此提出一种大胆的推测:朝鲜试图以政治上的强硬来为自己的改革开放政策打通道路、而非换取点滴援助。

朝鲜高层曾透露出这样一种看法:中国当年比较弱,所以美国不愿与中国联合,反而一心想扼杀中国,当中国有了“两弹一星”之后,中美关系才出现了重大转机,因而朝鲜应拥有“强大的核威慑力”,换取国际资产阶级的政治认同,“才能建设社会主义强盛大国”。这种看法在第二次朝核危机前后可以得到佐证。

我认为,金正日这个人不会是疯子或蠢蛋,他一定是周密地进行了某种估计(且不论他的估计是否符合常理)。而且,其内政和外交政策的配合是相当紧密的——这一点以第二次朝核危机之前即2003年秋天的国际事态可资证明,当时小金试图进行改革开放,一方面进行大胆的自由化经济改革(2002年7月开始)并设立高度开放的经济特区(其2002年9月设立的新义州特区一开始就向中国资本打广告宣称“比当年深圳还开放”“未来的香港”);另一方面以大步的政治妥协(放弃对日二战索赔、外交献媚以及肯定驻韩美军历史作用等)试图换取国际资产阶级信任,当时日本是热烈回应了(签定日朝协定),而美国却翻脸了(日美资本在对朝问题上长期以来若即若离、关系十分微妙复杂,归根结底在于利益的差别),这是后来一度搞得剑拔弩张的第二次朝核危机爆发的直接原因。朝核危机延缓了朝鲜经济改革,但是2003年朝鲜仍在国内设立了几百个小自由市场并极力吸引外资。

另外,在对历史前景的展望上,金正日早在2000年就开始高度赞扬中国的资本主义发展,比卡斯特罗右倾官僚集团更积极的是,朝鲜还积极学习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经验”——多次外派专家干部“学习考察”、组织“研究、试点”等。

可见,金正日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决心是相当坚定的。

朝鲜要以一个受尊重的、体面的现代官僚身份取得进入世界资本主义俱乐部的入场券,这就是金正日家族的宏图大志。但是美国资产阶级不干,它千方百计地想压制朝鲜发展(原因复杂,暂不谈),渴望融入世界资本经济中的朝鲜高层就以显示自己的强大的军事威慑力,从根本方面说是为了获得国际资产阶级的政治认同,当然,它也希望西方彻底解除经济封锁——但不仅仅是要几万吨化肥或粮食,而是要为其拥抱世界资本主义开道。

有必要指出:朝鲜官僚对中国靠两弹一星崛起并由此获得美国认同、因而也“效仿”之的那种看法,在本质上是朝鲜官僚具体利益的一种本位打算、带有狭隘的政治偏见,当年中国官僚发展核武器的根本动机与今天朝鲜官僚的根本动机是不同的,首先历史环境就是不同的。

必须明白,官僚只对自己的权力的保值增值感兴趣。在经历了长达六十年的伴随着官僚病态一齐滋长的经济畸形发展之后,在经历了1989年到1999年长达十年的经济大萧条之后,朝鲜的国有计划经济已经快要被“俨如密网一般缠住社会全身并阻塞其一切毛孔的可怕的寄生机体(指官僚阶层)”[1]窒息死了,可是特权官僚又决不想进行任何与国民分享权力的民主改良。朝鲜官僚的历史命运只有三种可能:要么静静地等死(不过美日资本是决不会让朝鲜官僚“安乐死”的),要么被迫一步步放宽自由限制(而这样就可能导致人民积蓄力量、从而爆发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就像它十七年前的邻国一样),要么进行资本主义化,把权力兑换成资本,以实现金家王朝的万古长青。极具个人野心的金正日选择了资本主义化,他至少并非落魄潦倒、灰头土面的官僚头子(这根本上是因为朝鲜还保有陈旧的、半封闭的但是十分完整的工业技术体系,另一重要原因是此人死要面子),他要效仿他的邻国进行资本主义化,更醉心于韩国资本家的家族财阀式经营方式,只不过他的蓝图是要把2000万民众、12万平方公里的朝鲜变成自己的独资公司。

中国官僚的目的则是为了实现传统的、狭隘的民族崛起之理想(至于走资企图,当时还没有,直到1980年代后期中国最高层才决心走资),在1960年代初与苏联翻脸后,中国官僚更感到国家机器要强化,这符合大国官僚的逻辑。

马克思主义者同样反对中国官僚拥有、控制核武器的企图,类似地,同样主张捍卫中国经济制度并且反对一切(当时的)反华势力、反华情绪、反华运动,支持中国劳动大众的民主斗争和自下而上的全民武装自卫行动(不过同朝鲜一样,中国当年所谓的全民武装不过是官僚操纵的工具)。

泛左派中有不少人以中国当年发展核武器的理由作为为朝鲜发展核武辩护的借口(参见毛左李宪源在天益论坛贴出的中国1964年首次核试爆后发表的人民日报社论《打破核垄断 消灭核武器》),从根本上说,这种观点基于一种毫无道理的天真认识,即把所有工人国家的官僚集团都想象是好的,这既不了解官僚集团的反社会本性,也大大低估了官僚集团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因素的僵硬性与狡诈多变性。拿历史上的1960年代的中国官僚和现在的朝鲜官僚来类比,是过分简单的,至少是一种盲目的思维懒惰。举例说,1980年代后期苏联军方官僚曾在多次警告无效后直接用对空导弹把入境的韩国大型客机击落,数百名无辜百姓顷刻间粉身碎骨。中国官僚干的大坏事也不少,杀人也很厉害,毛左们自己早有大量揭露(有不少毛派指出“修正主义者”后来曾大肆迫害、屠杀当年造反派,则不知真假了)。多少年过去了,中国官僚尚未拿核武器投入实战,却不代表所有工人国家的官僚都必定会老老实实地“与中共中央保持一致”(毛派云淡水暖的文章恰恰表明毛派们不想对朝鲜政府负责,这与许多毛左愤青的天真幻想倒是不同的)。

朝鲜官僚搞核试爆的根本企图究竟是什么,笔者不敢打包票,只是提出一种预断性的分析。从劳动大众最直接的利益来看,朝鲜一个如此小的国家搞核试爆——而且爆炸地点距离中国吉林省和俄罗斯非常近,朝鲜周边还有许多人口超过一千万的城市,地震或核辐射之类的灾难——更不必说战争乃至核战了,谁能负责?金家及其国际支持者们能负责吗?

请问那些支持朝鲜官僚的所谓“左派”们,你们难道就能准确估计朝鲜官僚会有什么举动吗?或者,有谁得了神授天意,完全相信朝鲜官僚集团必将负责任地作出有利于世界人民的下一步行动?

我们不能得到神仙或政治算卦先生的指点迷津,也不应妄想凭我们微小的个人力量对局势有任何什么重大影响,但是作为一个信奉马列的共产主义者最少应当以劳动大众立场来看待朝鲜问题,并诚心诚意地探究朝鲜劳动人民的现实出路,以此作为面向广大无产者劳动群众的一种参考意见。仅以此文,作为一个马列左派对朝核问题的个人意见,以供各位同志及朋友探讨。


 

[1]:引文出自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工人国家的官僚集团与资产阶级官僚集团同样是生产体系上的多余的一部分,只不过后者是资产阶级的一部分并且有利于维持资产阶级统治、而前者只代表它自己。托洛茨基指出工人国家的官僚集团不是一个剥削阶级,但是其掠夺时常比资产阶级更厉害、更野蛮、更无耻。恐怕,被马列主义者所痛斥的波拿巴国家与斯大林国家,在极端专横、极端官僚化的金二世朝鲜面前都要相形见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