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喜可贺的学生民主运动


新 苗 社
(1986年12月29日)


共产主义入门网 主页 

 

           —— 共网·中文左翼资料库

   

                             —— 中国托派史文库

 

 

本文出自《从官僚社会主义到官僚资本主义的中国》

 

 

可喜可贺的学生民主运动


新 苗 社
(1986年12月29日)



  由本月初开始的国内各大城市的大学生争取自由、民主以及其它改革的运动,一直在扩大而且深化,这是个可喜的现象。凡是真心期望中国迅速进步而又不想借欺压民众以自肥的人士,都应该为此欢呼庆贺,并且尽力支持。

  在中国现代史上,学生运动屡次担任了伟大的进步运动的先锋角色。这次的学生示威行动,表明新一代的青年仍旧继承着这个优良光荣的传统,并不满足于仅仅埋头读书,更不是人人只“向钱看”,而敢于站起来要求人权、自由、民主,敢于担负起促进全面改革的伟大历史任务。

  全面改革,使中国赶上现代世界的先进水平,这是不可抗拒的潮流。八年以来,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领导集团在这个方向上做了不少的工作,成绩是有的,而且仍在继续努力。但是,各种障碍仍旧很大,最大的阻力恰恰存在于中共党政机关里面。当权派的政策始终不够彻底,不够大胆,尤其是不肯完全放开对民众的诸多束缚和压制,不让民众享有充分的自由和民主权利。这样,改革所必须依靠的主要力量——民众的积极参与——就被严重地削弱了。如果改革始终以这样的方式进行,就一定进展很慢,付出的代价很大,甚至有时有反复,不知要多少年代以后才能够达到中国与世界先进国家并驾齐驱的目标。正是因为不满意实行改革的迟缓和不足,大学生才起来集会、示威等等。学生的要求既符中国现代化改革的客观要求,又代表了广大民众的利益和内心愿望。

  政府当局宣布承认示威是合法的权利,这比起过去时常对群众运动施行强力镇压,自然是个进步。但是高压的手段并未完全放弃。所以上海学生要求严惩殴打学生的犯罪分子,如实报导学生运动情况和给予新闻报导自由,是十分合理而且切中时弊的。

  上海高校学生联合小组向政府所提出的第四项要求——公开个人在单位的档案——值得特别注意。个人档案是几十年来中共政府扼杀个人自由权利,对每个公民施行无所不至的束缚的一个主要工具,是专制统治的明显表现之一。现在上海学生正式要求把这只躲在黑暗角落里伺机伤害人民的恶兽揪出到光天化日之下,体现了保障人权的一项重大具体改革的第一步要求。这要求既显出学生的勇敢,又显出他们的智慧。

  学生民主运动的深入化发展得很快。上海学生的四项要求消息才传来两天,我们又知道了北京大学出现大字报要求实行多党制,获得阅读者广泛赞同。废除一党专政制度,让人民享有组织政党和政治竞争的自由,正是中国民主改革的关键性的要求。只有实行了这种改革,所谓社会主义民主或人民民主专政,才不再是讽剌性的反语。

  中共当然有权认为只有它自己才有能力领导中国实现现代化的改革等等。但是按照民主原则,它无权强迫中国人民接受它领导,只可以同其它党派站在平等的法律地位上作政治性的竞争。通过这种平等竞争而得到的领导权,才是真正的领导权。在一党专政制度下的所谓领导权,其实是专制统治权。多党制并不是资产阶级的民主制特有的性质,而是一切民主制共通的性质。

  中共当局正在利用一切手段宣传一种观点:现有的安定团结的局面得来不易,更是现代化改革所必需的条件,大家要避免急躁和过激的行动,以免破坏安定团结,所以游行示威之类的行动应该尽量避免。我们认为:安定团结倘若建立在自由和民主的基础上,自然是人人拥护的大好事;但是对于好比锁链和奴隶的手脚之间那样的安定团结的关系,人民必须起来反对,也一定会起来反对。至于示威不是万灵药,要考虑时机是否适当和种种条件是否成熟,这是群众运动内部应当注意和仔细考虑的,但不该成为政府高压的借口。

  大字报特别受到当局的嫌忌和压制。不少人把任何贴大字报的行动都当作是文革时期毛林四人帮所使用那种大字报迫害行动一样的东西。这观点若不是了解错误,就是故意歪曲。文革时期许多大字报之所以成为迫害手段,是因为那并不是真正自由平等的。只有毛林四人帮承认为革命派的,才有权自由贴大字报,而且达到不受限制、神圣不可侵犯的程度,内容则任意歪曲诬蔑,完全不负责任。那些被任意宣布为反革命派的,却连一点答辩的自由都没有,他们倘若胆敢也贴大字报,马上被撕毁干净,而且这行为本身就成为一种罪状。今天学生民众贴大字报,显然完全不是迫害手段,而是被压迫者在缺乏一般的言论自由情况之下的一种正当呼声。所以,我们认为:应该要求有充分的言论和出版自由,包括贴大字报的自由在内;倘若有人像文革时期那样,利用大字报来进行迫害,则依法惩罚。当民众普遍享有言论出版的自由的时候,文革式的大字报迫害手段是无法得逞的。

  在官方的传播媒介中,一直有许多关于“坏分子”或“非法分子”利用学生示威进行破坏社会秩序之类的说法。我们认为,除了要警惕和反对官方把学生运动的领导者当作坏分子,同学生群众分割开,然后加以打击之外,还需要强调反对中共以身份定罪的习惯做法,坚决要求对任何人都只能以行为定罪。这就是说,反对先给某人戴上“坏分子”或“非法分子”的帽子,然后推断他的行为是犯罪行为。应该反过来:只有某人的行为已被判定真正是违反刑法,他才算有罪,才可加以处罚,然后才可以被称为非法分子。只有这样,人权才有保障,才实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在大学生的大字报中,拥护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的问题也被涉及了。这本是在今天中国深入探讨任何重大政治问题所不可避免的发展。我们认为:这问题的内容,首先是何谓社会主义,然后才是谁优谁劣的问题。一般人把社会主义了解为中国、苏联、朝鲜、越南等国的现实情况。至于资本主义,则以美国、日本、英国、香港等作为代表。按照这样的了解,恐怕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里都认为资本主义胜过社会主义。其实,中苏等国现存的制度并不能算是社会主义:不但还没有真正发展达到社会主义的程度,而且在许多重大方面根本与社会主义原则背道而驰,真真正正是比典型的资本主义更落后,更坏。这些方面包括了人权、自由、民主的欠缺。所以我们一贯要求自由民主,而反对一党专政等等,同时坚决拥护社会主义。我们认为社会主义应该是一种人民享有比先进资本主义国家更自由,更民主的权利,同时物质和精神生活都更丰富的制度。这样的制度,我们认为是值得拥护的。我们同时反对强迫人们拥护社会主义。我们主张让人民自由讨论哪种制度值得拥护的问题。

  争取自由和民主是任重道远的任务。中国人民在过去已经奋斗了一百多年,今后恐怕还要奋斗许多年。目前的学生运动既是过去的继续,又是一个新阶段的开始。道路不会是平坦笔直的。但我们相信人民的奋斗总有一天能够成功,自由民主终归会实现。让我们继承无数先烈的遗志,充分吸收各个时期和世界各国的丰富经验,奋斗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