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毛左派时期的文章(30)
(2003.秋——2005.6.其中2005年上半年处于由毛到托的转变时期)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红草文集

2009-全集     2008-全集     2007-全集     2006-全集     2005-全集

毛左派红草-全集   朝鲜派红草-全集 (2002.后期.——2003.秋.——2005.6.夏.  ※朝鲜派与毛派兼容)
少年红草-全集 (1998——2002)

 

 

这一时期红草发表了大量言论文章,属于典型的激进毛左。

本网将陆续设法集齐散落于网上的文章。

以下是毛左派时期的文章(2003.秋——2005.6.其中2005年上半年处于一个困惑和激进转变时期,反映这一转变的文章统统收录于此。)

 

退出论坛斗争总声明
红草   2005年6月27日

大学革命宪法
红草   2004年9月4日制定 2005年6月6日修改 “自我改造”的自订文本

论马克思主义革命左派队伍的培训
红草   2005年5月30日   对辩论带有非常典型的、明显的迷信
另外,此文是当时我思想急剧变化的一个切面

纪录片《新中国阅兵式》之批判
红草   2005年5月21日  毛左派立场的红草 对国防-军队的思想观点

《左派民族主义反日总声明》提纲
红草   2005年4月12日  清理出的一个提纲

4月11日晚,我在班上发表革命左派民族反日讲演
红草   2005年4月11日   当时中国一些大城市发生反日群众运动

也谈个人修养的阶级性问题
红草   2005年3月20日

论个人修养——读(主席)《给江青的信》后记
红草    2005年3月20日

[诗歌] 真理的先驱
红草   2005年3月12日凌晨 实际上是读御用文人李显荣《托洛茨基评传》的感想

读[法]K·S·卡罗尔《毛泽东的中国》后记:毛主义需要大胆地批判总结——历史交给新左派的任务
红草   2005年3月11日 发于毛泽东旗帜网  文章已带有思想裂变的趋向

现代修正主义国家需不需要马列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
红草    2005年3月  站在旗帜鲜明的毛左派立场抨击毛右派代表人物毛继东的“左转论”
这也是当时一篇较有影响力的毛圈子内部左右争论文章
同时转载了毛右派的一篇针锋相对的批判文章

无产阶级的革命与前途——读《国家与革命》后记
红草  2005年3月12日   当年8月13日补充并删改(对于修改做有严谨仔细的说明)

我们为了什么决心革命?——从最近一例斗争想到的
红草   2005年3月1日   涉及毛泽东旗帜网当时一个争论,实则是对“思想革命”的一个看法

[读书笔记]托派第四国际对中国(1949革命、文革及现代中国)的评价
红草   2005年2月20日  当时初读法国托派分子皮埃尔·弗朗克《第四国际》以及托洛茨基的一些著作的笔记

对1979年中越战争的评论
红草  2005年1月13日  只有几句话 但作为一个思想标记也立此存照

批判——中修政权可耻地拿海啸赈灾做营私的政治资本
红草   2005年1月8日凌晨   对当时中国政府援助亚太地区海啸受灾地区的评论

[献词] 向毛主席九鞠躬
红草    2004年12月26日    毛的诞辰日在寒风中默立并鞠躬  当时的红草极为“虔诚”
收录时加有今日红草的编按(2008年12月收入)

声援郑州四君·纪念毛泽东·抨击“邓江资产阶级当局”
红草   2004年12月24日   对当时自己所写的诗词《满江红·人民怀念毛主席》的解析

[诗词] 满江红·人民怀念毛主席
红草   2004年12月22日  纪念毛诞辰 同时声援郑州毛派四君

联想吞并IBM全球PC业务的实质是什么?
红草  2004年12月9日  原发于毛泽东旗帜网   典型的“强国左派”观点

空白页

深忧中国信息产业的殖民化——评IT业二三事
红草   2004年11月28日   典型的“强国左派”观点

小驳韩德强《重新认识中国历史》
红草    2004年11月25日  在毛泽东旗帜网“追求真理”版的一个回帖

反驳韩德强先生的“历史运动论”
红草   2004年11月17日  发表于毛泽东旗帜网上

[诗词] 瘟神回
红草   2004年11月7日  时事讽刺诗

读《马丁·伊登》之震撼
红草   2004年8月3日   2005年8月13日略作补充(有明确标记)

坚决反对新的修正主义狂徒
红草   2004年7月26日   发表于主人公论坛的一个跟帖

做一个革命学生
红草日记   2004年2月9日

空白页

批判“三个有利于”
作者署名:红草   2003年11月20日   非常早期的一篇短文
当时我刚刚从“左翼保皇派”转向激进毛左派 

记(现实生活中)第一次反有神论之遭遇战
红草日记   2003年10月3日   对家里请来的一个风水先生当面抨击

坚守革命的净地
作者署名:西南朔
2003年9月30日日记  后发表于时代朝鲜论坛
本文是第一次思想转变初期的文章 政治观点仍属于“左翼保皇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