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选》是「整容模特」
 

《毛选》是「整容模特」

(原八路军一二九师刘邓司令部参谋刘君2002823日电话整理)

(原载《陈独秀研究动态》20031月号)

 

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由于几十年党内传统教育,有如鲁迅所说的因袭的负担和胡风所说的精神奴役的创伤,所以很喜欢你们的刊物。现在,我唯一的活动就是看书,而你们过去的《动态》和现在的《简报》,我是每期必看,而且每字都看,可见利用率之高。可是我对报刊的要求并不低,必须要有新意,要有讯息。现在报刊多如牛毛,能吸引我的却不多。读了你们的刊物有如呼吸到了新鲜空气,能使脑子开窍。所以,你们的工作是很有意义的,一定要坚持下去,不管条件有多困难,压力有多大,我们大家都会支持你们。研究历史,特别是研究陈独秀的历史,结合陈的思想遗产,对现实大家关心的问题,说点意见,我看是可以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是中国士大夫阶层的优良传统。过去搞自然科学研究的知识分子都能纷纷走上救亡之路,难道现在搞社会科学的知识分子反倒要钻进象牙塔中去?这些人就那么放心让别人去操心国家命运?就不怕七·八年来一次那样的运动。到那时,即使你不关心政治,人家也会说你白专反动学术权威,揪出来批斗,关进牛棚。你写的文章,包括马列主义、党史、胡乔木、第一个历史问题决议,共产国际,等等,我都同意。据我所知,党内高级干部中,不少人对毛泽东和《毛选》从来有看法(你对第一个历史决议的几多几少概括得很好,就是那么一回事)(对第一个历史决议概括为四多四少,是一位教授在中共中央党校讲课时的精辟见解,不是我的创见——唐宝林)。领导民主革命胜利,建立新中国,毛泽东是有大功劳,其它方面,就难说了。他们尤其对毛泽东的人品,实在不敢恭维,用江湖上的话说:不够朋友。几乎所有过去出生入死的战友,都成了他手上的棋子。学斯大林那一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朝为座上客,暮成阶下囚。太让人寒心了!虽然,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还有那位写若干回忆的高级干部,是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他们整起人来也是不得了。但不管是谁,都不能那样搞。如果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这么搞法,谁还信!对《毛选》,过去也是宣传过份,捧得太高。我深知个中原由,它是党内那些技能高超的整容师的杰作,用时下流行话说,它是整容模特。实际上哪有那么多正确和伟大。连毛泽东自己都说:我就那么对?也不一定。我就那么伟大?也没有。是人家那么说。你别看他嘴上那么说,实际上也不是。说明毛主席有时候对那些马屁精还是讨厌的。众所周知,他亲口对斯诺说过,对林彪讲的四个伟大”“很讨厌。可是,有些人现在还不觉悟,还出来理直气壮地辩护,什么为了更好地宣传毛泽东思想呀!什么毛主席也有权利修改自己的文章呀!真是可爱。有的毛着看上去不错,像《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过去也捧得太高。因为他在这个讲话发表后,马上翻脸不认人,从发动反右派运动开始,到他去世,一下子搞了近二十年的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运动,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所以,他的理论虽好,却没有实行过,没有实践,没有实例,为什么给它这么高的评价。写历史也是如此。不管是中共党史,还是其它历史,其生命在于真实二字。你们一定要把握住这一点。你写陈独秀传,更要注意这一点。掺假的历史,不管你有多大的权威保护和炒作,如斯大林的《联共党史》和毛泽东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早晚是要穿绷的。穿绷之日,也就是其生命结束之时。所以,对现在的新党史也不必太苛求,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为现实政治服务。为现实服务也没有错,关键是不要作假,最多是不让说的暂时不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