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笑多文章的批评
 

对笑多文章的批评

从自发走向自觉

2002年12月3日

 

首先,我是从读笑多先生过去的文章,学习了不少社会主义的知识,也对现实增加了解读能力。但是,这篇批评刘宇凡先生的文章,却不能令我信服。理由如下:

 

1、通观刘先生的各种文章,可以知道刘先生的观点是:政治对经济关系有决定作用[有人可能把这点理解成了违反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我认为应该辨证地看,经济制度不是自然产生的,它是在一定的政治制度下人为选择的结果,而且主要是官方的选择,对它怎么有利,它就怎么选择。那种认为官方实行的政治制度必然地由生产力或经济基础自动决定的观点,是机械论的观点。尤其是一种新的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的产生更不是那么“自然地”顺利,官方一般思维是从历史上找参考,修修补补,用起来再说。中国的改革也不是在官方的主导下“补资本主义的课”吗?],在改革前,名义上实行的是计划经济,但实际上,普通群众没有经济决定权,因此,他们是被动的,与其说是计划经济,不如说是官僚资本经济(从后来将“全民所有”改成“国有”就更清楚地突出了这一点)。所以,邓大人一上台,人民的那点可怜的利益保障便被剥夺了,政治上更无地位,经济上成了雇佣劳动者。因此,政治上没有地位,经济上便没有保障,这是毛泽东早就告戒大家的,“政治是统帅,是灵魂”,就是指这个意思。因此,刘先生特别总结和强调了这一点,这是社会主义重新振兴必须注意的关键一点,我们过去做的不够,虽然我们在经济关系上官方左了又左,那些经验,正的方面是实行了“公有制”,工人和干部有了程度不同的经济保障;反的方面,就是过于集中,统得太死,生产力(活的或死的)得不到充分利用,经济发展不快,生活改善不快。

 

2、基于以上认识,刘先生就不能不质疑“一党执政”的问题,它显然对造成普通群众政治地位的剥夺和经济利益的丧失有直接关系,就要探讨是实行“党内民主”呢还是实行“多党制”?哪一种方式更能保证劳动人民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利益?我就根据对他的文章的理解谈以下几点:(1)马克思主义没有说无产阶级一定要建立一个党,在共同目标一致的情况下,实现的路径不可能只有一条,否则,就是宿命论,是机械进化论。既然存在这样的可能,无产阶级为什么不能有几个党?不同的党实行不同的政策,这些政策之间肯定在效果上有差别,在充分民主的条件下,可以反过来让这些结果来教育人民,增强人民的分辨力和政治选择能力,这是实现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解放和进步的重要的条件。(2)刘先生说的“多党制”并不是指现存的资本主义全民多党制,这里,还是实行的无产阶级多党制,还是要在宪法上写上社会主义的旗子,还是要对资产阶级实行专政。(3)刘先生说要把社会主义与民主自由结合起来,这与走向资本主义不是一回事,社会主义如果与民主自由无缘,那还叫社会主义吗?而且从现实性上讲,现在的民主自由是多了还是少了?(4)笑多先生说共产党最不怕群众,这话可以作不同的理解,如果从“运动群众”的角度讲,共产党的确很在行;但如果从给予群众真正的民主这个角度讲,共产党现在是怕群众的,要不,组建那么庞大的公安和武警干什么?组建“特种部队”干什么?不都是对着国内百姓的吗?在这一点上,笑多先生似乎忘记了自己在一直讨论的问题,是不是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头脑发热?还是为了赌气?现在,凡是站在社会主义旗子下的人,要互相学习,认真对待对方的观点。社会主义这条路怎么走,的确很费脑筋,在我们的目标在现实的压迫下渐行渐远的时候,还是要冷静地处理分歧为好。

 

2002年1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