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民主改革,反对冒牌“改革”

共产主义入门网    ——   中文左翼文库 ——   刘宇凡文集

 

本文出自《从官僚社会主义到官僚资本主义的中国》

 

深化民主改革,反对冒牌“改革”


刘宇凡
1993年8月



  “一收就死,一放就乱”,这句话不仅适用于实行命令经济的时代,而且更适用于实行市场改革的时代,尤其适用于目前。

  为什么中共总是难以避免重蹈覆辙?就以今次过热为例,其实人们早就知道,今天中国的基础设施,要支持国民生产总值每年增长8至9个百分点而又不发生问题,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但是,邓小平还要一味加速,使国民生产总值今年上半年增长高达14%,造成经济混乱。人人都懂的道理,为什么最后还是人人违反,非碰破脑袋不可呢?

  中共的理论家总是把原因归咎于非常次要的因素。归因于官僚“急于求成”、“盲目攀比”等纯粹心理因素,当然无法服人。现在中共也不得不承认,官僚腐败是一个重要因素。但是,在谈到腐败如何产生的时候,他们又往往归咎于经济体制的不完善。流行意见认为,官员的种种不正当行为,从投资饥饿到消费饥饿,从软预算约束到倒买倒卖,都是因为目前处于新旧交替时期,一方面旧的指令经济已经失效,另方面新的市场经济又未建立,形成无数漏洞,才会让官僚混水摸鱼。为什么出现官倒?因为有双轨制;为什么出现投资饥饿?因为产权边界没有界定清楚;为什么出现官股、关系股?因为有关法规不全。

  其实这完全是倒果为因。根本不是经济体制的漏洞造成官僚腐败,而是相反,是官僚腐败造成经济体制一定有漏洞。即使本来没有,也要创造一个。大家知道,现在不论是哪一种经济体制,都是由不受人民监督的中共一手建立的。但是,不管是搞“计划经济”还是搞“市场经济”,官僚都是首先根据其特权利益来搞,所以才会造成种种畸变、种种漏洞。民众有云:歪嘴和尚念歪经。在“计划经济”时期,正如托洛茨基所说的,手握分配物资权力的官僚,是永远不会忘记自己那一份的。现在到了“市场经济”时期了,情况又如何呢?人们本来预期官僚会以仲裁人身份建立一个公开、公平的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但是,实际上官僚并不安份守纪,而是假公济私,以权谋私,权钱交易。搞“改革”,总是在未立法前先大搞一番,尔后才慢慢制订法律,实际上是故意设立一个无法无天的时期,方便官僚大贪特贪。好了,到了法律已经定了,那又怎样?不是一样有法不依吗?不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吗?不是亮起绿灯快快走,亮起红灯绕道走吗?官僚实际上是一身而多任,既立法又执法,既建立资本主义,又首先充当资本家。“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在开张“。这句顺口溜其实对于人民并不那么适用,对于官僚却十分贴切。即使是从前国民党也望尘莫及。有人打了一个比喻:好比一场球赛,一个人既定下赛则,又充当球证,而且还经常跑进场内踢球,结果只有他才是赢家,而他还以此是富有中国特色为荣呢。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根本不是正常的市场经济,而是官办、官营、官僚垄断的“市场经济”,那里没有法治和公平竞争,只有强买强卖、封锁市场、欺市霸市、内幕交易、权钱交易、官商勾结、强索回扣、无法无天、为所欲为。

  如果读者觉得上述所谈太抽象,我们可以作些具体介绍。今次经济过热,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信贷失控。为什么失控?主要不是中央政府要在宏观上实行扩张性的货币及信贷政策,而是两个原因。一个是银行本身直接或间接办起各种公司,大肆进行种种金融及货币投机,拿国家的钱冒险,负盈不负亏(虽然这是明文禁止的)。第二个是所谓“倒逼机制”。地方政府官员和企业厂长,总是用种种方法逼使专业银行增加贷款,而专业银行又同样逼使中央银行增加贷款,最后不得不使信贷超出预算。这些方法包括:一、企业之间相互提价,造成对方资金出现缺口,迫使银行贷款;二、企业用种种方法掏空企业资金,逼使政府增加补贴,结果政府迫得要向银行透支;三、地方政府要增加投资,也用威迫利诱的方式去逼专业银行贷款;四、专业银行自己也手脚绝不干净。他们往往先把资金贷给次要的方面,留下生产和建设的硬缺口,尤其留下农副产品收购的硬缺口,结果到了农副产品上市时,专业银行再无钱贷给商业部门收购产品,结果逼得大打白条,但白条太多引起不满时,为了稳定农民,中央银行不得不大印钞票以满足专业银行的额外需求。有个官员说,国家资金反正都是无偿使用(!)不用白不用(!)。可见,真正吃大锅饭的,正正是这些臭官僚。

  从上述例子不难看出,经济体制当然是一个因素(市场化给官僚的营私舞弊提供比从前的命令经济大得多多的渠道),但是,最根本原因是官僚腐败,因为问题首先不在经济体制的设计,而是在于,即使有了制度,官僚可以有法不依,违法不究。就算是今天闯出了乱子,朱镕基这位“改革派”,连起诉那些贪官污吏这样起码的振作一下钢纪的姿态也没有呢!而官僚腐败,又是一党专政的政治制度所一手造成的。要扫除腐败,扫除贪官污吏,首先需要的就是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政治,置官吏于人民的直接监督下。这样才能对症下药。那些改革家却一味把精力放在设计更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方面,放在这样一种“深化改革”方面,好听点是天真和枉费心机,说得不好听,那就是帮着中共转移人民的视线,帮着它欺骗人民。

  经济学家吴敬琏最近谈到金融改革也承认腐败之严重:“在金融系统,现在是中央银行不像中央银行,商业银行不像商业银行……中央银行是国家的货币当局,不能够对发行的货币有任何特殊的营利动机(!),可现在的中央银行还在搞投资经营,怎么能搞好宏观调控呢?另外专业银行本来应该是企业,但有许多行政职能,最突出表现在金融市场融资的时候,资金的价格,即利息规定太低。其结果就是审批经济,审批的主观性很大……我们问了国营企业,能拿到这么低息的贷款吗?没有一个人说拿过。现在这种情况,腐败不蔓延才怪呢?”(《当代月刊》──第28期)怎样办呢?不少经济学家的答案都是:深化改革,要使专业银行成为名副其实的商业银行,自负盈亏,要使中央银行独立于政府之外,不受官员支配等等。

  稍有头脑的读者一定会问:即使假定能按他们的理想去做中央银行独立了,商业银行像个企业了,在没有民主监督的情况下,又有谁能保证他们不会照样拿国家的钱大贪特贪?这样的“深化改革”根本就是换汤不换药!

  我们完全支持深化改革,但是,现在中国人民所须要的,首先就是要深化民主改革,要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政府。建立一种符合人民利益的经济体制,当然重要。但是,要知道,一天仍然保持一党专政,人民不仅不能公开讨论改革的得失,就是连有关的资料,有关的学问及中外书刊,都无法自由获得,而传媒永远只会按当权者的需要来搞“宣传”,肆意压制各种非主流意见,在这个情况下,一种真正符合人民利益的经济体制就一天都不会探索得到,更遑论建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