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成为世界(TNC的血汗)工厂
 

中国大陆成为世界(TNC的血汗)工厂

刘宇凡

2001/12/7

依附性的发展

  日本的经济不景已持续多年,1997-98年的亚洲危机也重创了许多国家。刻下美国也正式踏入衰退。但是,廿年来中国经济却维持9%的年增长率。事实上,自1979年以来中国经济已增长了六倍。
近来越来越多人谈论中国将成为「世界工厂」。目前中国制造的彩电、洗衣机、冰箱、冷气机、微波炉等产量,居世界前头几名内。据说,1999年中国生产的彩电占世界彩电销售额四成。中国制造的玩具,也占美国入口的七成。像家电业的海尔,不仅成为中国国产家电的龙头大哥,而且在海外都有投资与市场。事实上,也越来越多外国跨国公司把生产转移中国。自九十年代以来,共有719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流入亚洲,当中中国占了四成半。美国通用车厂在上海投资了15亿美元建厂,而摩托罗拉则取消了美国的四万个职位后,转而到中国投资34亿美元,成为中国最大外资。台湾的电子业更大半已跑到大陆。现时四万间台资的总投资额达到600亿美元。日本彩电大企业如松下、东芝、三洋电机、三菱等,已将他们的彩电生产基地移师中国。奥林巴斯关闭了日本的数码相机生产线,搬到大陆。本田的电单车、京都陶瓷等也是这样。日立打算在未来五年把中国的生产从2.5%增至7%,而三菱则打算把中国的生产增至海外生产的25%。据说日本制造业工人在过去十年已减少三百万。看来还会进一步减少,因为都跑到中国去了。据说日本贸易振兴会曾作过调查,有42%日本企业打算把生产线转移大陆呢。照这个趋势中国在未来廿年难道不会像南韩一样成为工业强国吗?
问题是未来发展往往不是现状的简单延续。在全球资本主义时代尤其不是这样。
中国工业过去廿年的确有很大发展,但是仍不脱其为依附性的发展。家电业之所以急速发展,是因为中国把外国成套生产设备搬到中国。中国纺织品今天在全世界都买到,但是中国纺织品出口越多,进口纺织机便也越多,因为国产纺织机始终不及外国。即使贴上「中国制造」的纺织品销到日本,但是制造纺织品的机械可能还是日本的。
如果连轻工业的生产设备尚且如此,那么重工业及高科技就更是如此。大陆的电信业、软件业也有大发展,但核心的技术仍是依靠进口。中国的讯息产业技术专利申请中,大半为外资企业所有。技术转移的确发生,但跨国公司总是把已经快将过时的技术才会愿意转移给你。过去十年中国花了一百亿美元购买外国的软件技术专利,但是就算中国愿意再花多些钱,也买不进最尖端的技术。目前,中国一些支柱产业在生产设备上越来越依赖进口:石油化工装备的80%,轿车业的70%,数控机床、纺织机械、大型工程机械等的70%,都要依靠进口。
其次,中国出口加工区虽然大量吸引外资,但是中国人能从中获得的那部份附加值是很小的。现在世界上五成芭比娃娃都在中国制造。在美国每个售9.99美元,当中的7.99美元是美国境内的运输、销售成本再加上跨国公司的利润,另外一元给香港拿去了作为管理运输费用,台湾、日本等国再分掉65美仙的原料费,中国只拿到最后剩下的35美仙加工费。当年英国成为世界工厂,那是货真价实的,因为资本与技术都在英国资产阶级手。但是中国的「世界工厂」呢,却正相反,只是帝国主义及跨国公司在华的「世界加工工厂」,其所创造的利润大半落在跨国公司手中。靠跨国公司吃剩的残羹,在日益险恶的全球竞争中,真的那么容易成为发达国吗?
中国之所以能比东南亚国家吸引外资,首先是因为中国政府极其优待外资:在税务上减免,便宜的土地,容许外资经营的部门越来越多,甚至是利润保证。但更重要的,是极其便宜的工资。大陆工人的两天薪酬只及日本工人一小时的工资。虽然设立最低工资制,事实上许多外资分判商所付的往往低于法律规定。大陆出口加工区的工资。甚至比印度尼西亚的还要低,更不用同泰国相比了。而工资低微本身又同中共压制独立工会极有关系。由于缺乏工会、集体谈判权等武器,工人对于资本家的种种刻薄剥削都只能忍气吞声。在这方面大陆工人甚至连印度尼西亚工人也大大不如。但是,这恰恰是中国的「竞争力」所在。难怪在全球845个出口加工区的2,700万工人当中,中国工人竟然占六成,即1,800万人。在这些加工区,工人忍受着缺乏职业安全保障、长时间加班、经常受侮辱的待遇。
南华早报(2001年10月30日)报道了大陆的德国商会主席Jorg Wuttke的看法:「东南亚须醒悟,中国正有吞掉所有对外投资之势头。他们有的只是旅游业,农业及原料。若论制造业,我们为甚么要去东南亚而非去中国?……南韩与台湾都已完成从农业到城市经济的过渡。他们工资高,又有工会。但中国有的却是无尽的劳工供应,而且许多年内都如此。」
这位商会主席的心中话本来是:南韩和台湾工人都有自主工会,而大陆工人没有,所以呢,工资才可以被压到那么低。从这段话也可以知道,外资流入本身是以中共高度压制工人阶级为前提的。没有后者就没有前者。而依靠高压贱卖中国劳动力及资源,以博外资青睐,又有何值得骗傲?


经济永远增长?

有人说,不论怎样,中国经济是在增长中呀,而这早晚也会惠及一般人民。问题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基础本身是挺薄弱的。
中国的高速增长首先是建筑在债务之上。各地为了「筑巢引凤」(凤即外资),竞相借债发展基建及其它项目。在外债方面,现时已高达1,700亿美元,同外汇储备差不多。外债同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从1985年的5.2%增加到1999年的15.3%。这还只是官方数字。1998年广东信托公司的破产显示许多隐形外债,确实数字无从知晓。事实上,所有中国的官方数字都是不可靠的,包括经济增长数字。所以,外债数字可能比官方数字高出许多。1998年,美林证券指出未统计外债为300亿美元,按此口径计算的外债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就达到18%,是一个相当高的数字。但不论是正式颁布的还是隐藏起来的外债,中国早晚都要还。但它的还债能力,却因越来越多雄心勃勃的投资计划泡汤,又或因贪污而令公款消失,而备受质疑。
在内债方面,廿年来从48.7亿人民币增至4,000亿,即增长80倍。而这本身又同廿年来中央财力相对缩小很有关系。在1978年,政府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29.5%,但是到了1999年数字下跌为13.3%。这是因为中国的市场化改革令国民收入的分配更多地流入官僚个人、新生资产阶级手中,而较少地流入政府税收。但是,另一方面,无数经济部门仍然需要政府大力投资。尤其自从1997年以来,由于消费疲弱,生产过剩而经济放缓,政府为了刺激经济而采用凯恩斯主义政策,即扩大政府投资和消费,这在在需财,但中央财政收入却在经济比重中逐渐下降。为了维持支出政府只好不断大举内债。
内外债务之重如今已令政府到了借新债还旧债的地步。政府赤字已经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的3%(官方数字较低是因为官员故意不把国债利息支出列入财政支出)。这已超出国际警戒线,欧盟也把超越3%视为财政不稳健的国家,不能加入欧盟。
外债越借得多,越需要增加出口、换取外汇以便还债。再加上进口外国生产设备的需要,结果是中国的增长日益依赖外国市场。近年来,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已经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35-40%,比美国的不足20%还要高一倍。
现在,中国的经济增长,一半要依赖出口及外国资本。这种严重依赖外国资本、技术及外国市场的发展模式,是典型的依附性资本主义模式,也就是中国的巴西化或拉美化。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旦外国市场不再能吸收那么多中国产品,又或国际资金流向改变,那么中国就会大受影响。事实上,九一一事件之后,由于全球经济衰退已经迫在眉睫,所以朱镕基总理最近已经表示经济增长要减少两个百份点。
何况,中国经济的增长,较少是由于劳动生产率的显着提高,较多是由于大量的劳动与资本的投入。这是一种粗放经营而不是集约经营。在中国,每一个单位产出,所消耗的能源要比发达国家高3-10倍。这种状况在改革开放中并无显着改善。在1979-90年之间,生产力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占42%,而资本与劳动占37.7%。到了1991-95期间,生产力增长的贡献率下降为26%,而资本与劳动的贡献率增加到57%。这种靠大量耗费资源的增长模式显然不是可持续的增长。过去中国人常称中国地大物博。其实不然,现在中国的人均耕地不到两亩;国产石油也不足国内使用;淡水资源也有在二三十年内干枯的危机。不扭转这种劳动生产率低下的局面,中国经济增长长远而言难以乐观。
在短期内,由于中国入世剌激外资大量流入,有可能继续有助经济增长。但是,能够维持多久很难说,因为并不是所有流入外资都能创造新的就业机会。相反,那些进行收购合并的外资,则只会减少就业机会。再者,中国企业基本上无法同西方及日本的跨国公司竞争,许多企业都会因此倒闭。官方的英文中国日报最近承认,失业率会上升超过一倍。这意味总失业人数会升至四千万。这还只计及城镇。农村因中国入世而令失业再增加一千万,再加上原来的二亿剩余劳动力,农村失业情况会非常惊人。失业恶化本身又使本已疲弱的国内需求更见疲弱,进一步限制了经济发展。
此外,中国的银行,在1996年的呆坏账就已经达到25%,比东亚危机前的日本(12%),泰国(13%),印度尼西亚(10%),南韩(8%)都高。但这个数字还没有包括近年遍地开花的信托投资公司以及各地政府在香港的窗囗公司,而后二者的呆坏账比率可能更高。由于银行呆坏帐太高,而入世后外国银行直接与中国银行竞争,在资本管制又己大大放宽的情况下,中国发生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也增加而非减少。
退一步说,即使中国经济能无限期继续增长,也不代表不会发生其它社会危机。过去廾年,经济大大增长了,但随着贫富悬的扩大,意味增长的好处主要落在官员及新富手中。中国的坚尼系数,廾年间从世界最低之一(0.2)上升为世界最高之一(0.46)。这种赤裸裸的社会不公本身正是社会动荡的温床。在中外老板一片歌中共之功、颂世界工厂之德的大合唱中,我们应当不难在今天的印度尼西亚、泰国、墨西哥等国(他们有哪一个不曾被大大唱好过?)的民生凋弊及动荡不安中找到未来中国的影子。


从第三世界的「反帝典范」变成
与第三世界比贱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曾经大大鼓舞了第三世界、特别是亚洲各国的反帝的民族独立运动和革命运动。五十多年后的今天,历史竟然开了一个大玩笑。中国竟然成为一个率先讨好外资及美帝的大国,并为此而同其它发展中国家比贱,而这种恶性竞争引起了彼此的磨擦。
中国正在同其它发展中国家为争夺外资流入及出口份额而竞相降低关税,提高给外资的税务优惠,进一步压制劳动人权及工会自由。1995年中国为剌激出口而把人民币贬值,本身正是促成亚洲金融危机的远因之一。现在,中国以巨大让步来换取加入世贸,这一事实正标志了新一轮的割颈竞争已经开始。1999年中共为求入世,竟然在同美国谈判时,在入世承诺上作出比印度所作的还要大得多的让步。印度为了同中国竞争,只好在其后向美国进一步开放市场。今年,当中国愿意把中国农业支持从10%降为8%,以换取美国同意中国入世时,印度便立即发表声明,表示关注中国没有坚持发展中国家的应有权利。今后这种恶性竞争还会加剧。
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800美元,属于低度发展中国家。但是由于中国有13亿人口,所以其经济总量还是举足轻重的。13亿乘以任何数字都是惊人的。因此,中国何去何从无疑对亚洲以至全世界都有重大影响。现在世贸、世银、跨国公司纷纷力促中国农业减少自给自足的粮食生产,增加进口粮食及增加出口经济作物。中国一直维持95%以上的粮食自给率,但是内外资本主义势力都正在施加压力,要中国政府降低自给率,甚至最好降到80%。但是,要知道,那种出口导向模式尤其不适合中国农业。在粮食的世界市场上,平均每年有2亿吨供应,但那也只够四成中国人口食用。即使中国有足够外汇,世界市场也无法供应全部13亿人口的需要。事实上,即使中国只要多进口一两成粮食,就会立即引起世界粮价上升。1996年,当中国进口了比往年多的粮食,即进口了2500万吨,就已经引起其它粮食进口国不满,因为那已占世界市场供应量的10%,从而引起粮价上升。正是那一年,李鹏总理要出面安抚其它国家,保证维持95%的自给率,亦即进口不超过5%(大约等于2500万吨)。但是,现在中国加入世贸,将很有可能进一步降低中国的自给率,从而引起发展中国家的恶性竞争。
此外,中国这种同其它发展中国家比贱的发展模式,也正在促使亚洲发达地区,即香港、台湾和日本的工业及其它资本加快外移,使三地失业率再提高。
这种发展模式,对于世界一切劳动人民都是死路一条,唯一出路就是各地和中国劳动人民联合起来,制止这种割颈竞争。怎样制止呢?是不是回到自给经济去呢?不是的。过去廾年亚洲各国和中国的经济交往已经达到密不可分的程度,所以我们决不是要回到自给经济去。相反,我们追求各国密切的交往。但是这种经济一体化只应建筑在劳动待遇竞相上调的基础上,而不是像现在那样建筑在劳动待遇竞相下调之上。换言之,就是经济整合必须立足在各地劳动人民的政治自由的基础上,必须以劳动待遇向最高水平逐渐看齐为前提。中国以至其它发展中国家的劳动人民越能提高待遇,反过来就越能减少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恶性竞争,同时也越能减少发达地区的资本外移的速度。所以,亚洲各地劳动人民必须互相支持彼此的劳权运动。我们更要认识到,在资本主义下面是不可能真正实现上述目标的。只有在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下才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