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建国:曼德尔是技术决定论者吗?

共产主义入门网    ——   中文左翼文库 ——   杜建国文集

 

文章发表于先驱劳动民主网  原链接
本文原载于中共中央编译局刊物《国外理论动态》 链接


曼德尔是技术决定论者吗?

杜建国



中央编译局(国内负责翻译、研究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著作的官方机构)出版的《国外理论动态》今年第6期发表了《战后西方左翼关于技术的争论》一文,简要介绍了美国学者尼克.迪尔.维斯福特的新作《数码/马克思:高科技资本主义斗争的周期和循环》,文中迪尔.维斯福特认为曼德尔是技术决定论者。今年第10期《国外理论动态》刊登了这封读者来信,它反映了杜先生对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托洛茨基主义运动革命者曼德尔(Ernest Mandel)有深入了解,而且不带成见。


迪尔.维斯福特完全误解了曼德尔。曼德尔决不是技术决定论者。
同马克思一样,曼德尔认为单纯的技术或经济原因,只能决定资本主义将趋于危机状态。但资本主义「没有绝对无望的处境」(列宁语)。危机不会自动地发展为资本主义的灭亡,它即可能以革命告终,也可能以反革命结束。危机的解决,将完全取决于主观因素,取决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谁能够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对方。曼德尔用20世纪资本主义的历史及托洛茨基对其预测的实例来证明面临危机的资本主义将何去何从。
早在1921年,托洛茨基便指出,从1914年开始,资本主义世界进入了长期危机时期,危机不会地再次恢复为长期繁荣,也不会注定导无产阶级的胜利。如果工人阶级及其领导具有足够的决心和勇气,采取正确的战略和策略,就能够利用危机推翻资本主义。反之,资产阶级将击败工人阶级的抵抗,从而强行恢复资本积累的社会条件。「假如欧洲以至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容忍资本主义为恢复国内的正常秩序而进行种种实验,那么不出20年或30年,欧洲就会牺牲工人2,000万到3,000万……只有牺牲一代工人,以美国这个世界头号强国为首的新的资本主义平衡才能恢复。到那时,欧洲与美国的关系就如同过去西班牙与英国的关系。欧洲文明也将受到这个刚刚复兴的资本主义的束缚而只能苟且偷生。」(注1)历史验证了托洛茨基的预言。只是由于工人阶级的领导(社会党和共产党)的无能和软弱,法西斯才摧毁了整个欧洲工人运动,进而又通过一次世界大屠杀,世界资本主义才确立了以美国霸权为首的新秩序、开始了新一轮的扩张。
曼德尔也认为,随着全面自动化的扩展,资本主义将再次陷入长期危机局面。只有通过工人阶级的革命行动才能使更高级的社会形式代替资本主义。而今天的资本主义所拥有的技术手段,将使其在为摆脱危机而采取的行动中释放出极大的破坏力量,从而有可能使整个人类文明走向自我毁灭。「在今天,『社会主义或野蛮主义』之间的选择,仍然是个十分贴切的问题。」(注2)
迪尔.维斯福特认为曼德尔的第三次技术革命论与苏联官方的「科技革命」同为技术决定论。这「要求人的主观愿望服从技术科学发展的必然性。……势必使生产数据脱离集体控制,而……交给官僚阶级」。在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认识方面,对曼德尔的这种指责也是毫无道理的。
曼德尔对社会主义的构想就是马克思的自由人的联合体制度:「由生产者自己占有其生产数据;生产数据有计划地使用,这种使用不是以谋取利润,而是以直接满足需要为目的;计划的优先级决定于多数决定原则,决定于包含信息、选择、辩论、争执诸方面的自由和政治多元论在内的民主程序;联合的生产者本身管理经济以及由自我管理的民主实体组织的公民管理社会;加速机构臃肿、开支庞大的国家官僚机器的消亡;迅速减少收入不平等和货币与市场经济方面的不平等;彻底缩短工作日,舍此自我管理自我实施就是空想和欺人之谈。」(注3)这里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曼德尔主张生产数据脱离劳动者而交由官僚们控制。

注释
1.《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文件》,中人民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75页。
2.曼德尔《晚期资本主义》,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249页。
3.曼德尔《资本主义发展的长波》,商务印书馆1998年版第18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