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建国:视自由放任为虚构神话的哈耶克

共产主义入门网    ——   中文左翼文库 ——   杜建国文集

 

本文转自天益马克思
2009-2-19
2-22更新

视自由放任为虚构神话的哈耶克


杜建国


《绿叶》2009年第一期



摘要从早期的掠夺农民、压制工人、贸易保护,到今天的军备扩张、救助银行,资本主义自始至终受惠于国家干预。为了替资本主义辩护,哈耶克无视事实,编制了一套“自由”、“自发”的体系。有一次哈耶克竟赞同自由放任是一个虚构的神话,自己驳倒了自己。[浅薄,执著,无耻,再加上阴狠,哈耶克当之无愧。]

       20世纪资本主义最忠诚最固执的辩护士,鼓吹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旗手,当属弗里德里希·冯·哈耶克。若称哈耶克会赞同“自由放任的理论是个虚构的神话
”,肯定无人相信。谁会自己否定自己呢?但这恰恰是证据确凿的事实。


一、哈耶克思想概述


     哈耶克终其一生,力图为资本主义建立一套完整自洽无懈可击的辩护体系。其所谓的“自由主义”理论,核心内容简单明了:资本主义等同于思想自由与经济繁荣,抛弃甚至仅仅干预资本主义,就必将是奴役与萧条

哈耶克声称,资本主义是自发或自由放任的产物,是自发的化身。自发的资本主义——经济自由——既保证了思想自由,又保证了经济繁荣。资本主义就是道义和效率的化身。只有一种资本主义,只有一种自由,资本主义与自由不分彼此。

哈耶克断言资本主义容不得任何国家干预。如果对资本主义进行干预,不必说剥夺资产阶级的财产、实行全盘计划经济,即使仅仅只是采取贸易保护、福利国家之类的普通干预政策,那么干预的口子一开启,就会不可遏止地扩大到所有领域,直至根本改变资本主义经济结构,随之社会的政治、言论、信仰自由以及经济效率也将丧失。典型实例就是德国。

哈耶克在1944年出版的《通往奴役之路》中断言,纳粹在德国获得统治,就是李斯特和俾斯麦提倡贸易保护——国家干预——的必然结果;纳粹德国已不再是资本主义,而是一种“中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哈耶克警告:英国若模仿瑞典,奉行福利国家和财政干预政策,必将步法西斯德国的后尘。

哈耶克之所以坚决拒斥任何干预,无非是基于如下担心:如果认可干预,也就意味着承认市场与资本家并非无所不能。如果在较小范围内的干预是必需且有效的话,那么为何就不能将之扩大到全部经济领域,也就是说全面取消资本主义呢?为此,哈耶克才咬定任何干预都不可行。

哈耶克的这套理论,经得起历史的推敲吗?



二、资本主义与国家干预


人们常常误以为资本主义根本排斥国家干预,自里根撒切尔掀起新自由主义革命后,尤其如此。其实资产阶级对国家干预是有迎有拒、有取有舍的,标准就是看是否对自己有利,有利的就接受,不利的就拒绝。资本主义就是靠国家干预起家的,由弱变强,由小到大,离不开形形色色的国家干预。资本主义壮大后,依旧如此。下面分别从几个方面简略回顾一下资产阶级推行国家干预的历史。

1.扶持、刺激、救助

英国从蕞尔岛国得以成为第一个工业资本主义强国,国家干预至关重要。比如,制定航海条例,长期禁止其他国家参与英国及其殖民地的航运贸易,直到19世纪中期才取消这一禁令;在确立工业优势之前,一直对印度销往英国的纺织品征收高额关税,直至彻底摧毁印度原有的纺织业;无法通过正常贸易获利,就强迫清朝政府接受鸦片贸易。

在美国,独立后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立即倡导扶植幼稚工业,实行关税保护,以推动资本主义的发展。除了削弱平民民主力量,加强政府干预经济的职能是汉密尔顿等人推动制定新宪法的另一重要原因
[1]。美国南方农业发达,向英国出口工业原料,换回工业品,故主张自由贸易。北方相对工业发达,则要求高关税保护。双方矛盾日益激化,最终导致南北战争。战争结束后,美国长期采用高关税。

在德国,李斯特受到汉密尔顿的启发,鼓吹建立关税同盟,实行贸易保护。俾斯麦时代付诸实施。

至于日本,政府与资本家之间的合作更是密切,从明治维新时代至今一贯如此。

罗斯福新政,通常被视作国家干预政策的成功典范。其实直到二战爆发之前,新政并能使美国经济始根本好转。比如,经济景气与否的标志失业人数, 1938年与罗斯福刚当选时的1932年相差无几。直至1940年,欧战规模扩大,军备需求提供了一个庞大的替代市场,美国经济才开始走出低谷,转向繁荣。战争需求,正是比罗斯福新政不知要强大多少倍的干预政策。二战结束后,利用军备扩张刺激经济,已是全球资本主义的常态。

现代技术进步也离不开国家组织。二战后新技术革命的代表成就,如喷气式飞机、核技术、电子计算机、宇航技术等,无一不是战时国家组织的产物。最近的互联网革命,也得益于美国军方的研发。

二战结束后至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财政支出占GDP的比重一直呈上升趋势。即使里根时代以来的美国各届政府,尽管信奉哈耶克弗里德曼的学说,要紧缩财政、减少干预,但也没能扭转这一趋势。被紧缩的是社会福利和基础建设开支,至于军备支出和“公司福利”不降反升。财政支出,对民众有利的就缩减,对资本有利的就扩张

2008年九月金融海啸袭来后,各行各业的资本家为乞求政府“救助”展开了竞赛,没一个脸红的。

2.掠夺农民

资本主义的成长离不开对外掠夺,也离不开对内掠夺,即掠夺前资本主义时代的经济主体——农民。这一掠夺正是依靠国家暴力完成的。下面主要以英国为例来了解这一点。

资本主义是在欧洲中世纪传统经济解体的基础上产生的。中世纪并不存在现代意义上的“明晰产权”、“绝对产权”,当时土地既不是农奴的私产,也不是领主或贵族的私产。贵族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地主,有权让农奴给他服劳役,但是绝对无权将农奴从土地上赶走,类似于黑社会老大,仅仅拥有向农奴收保护费的权利。简单地说,当时农民和贵族共同“占有”土地,共同拥有对土地的权利。

中世纪末期,农奴制逐渐解体。一方面,农奴开始向自由农民转化;另一方面,贵族开始打农民的土地以及原属村社共有的各种公地的主意,这好比黑社会老大不再满足于收取保护费,干脆要将被保护对象的财产掠为己有。圈地运动开始了。贵族开始变为地主,也就是农业资本家。贵族,资本家,地主,当时是三位一体的

圈地运动受到两个阻碍:第一个自然是农民的反抗;第二个来自国王也就是国家政权的阻挠,国王对资本家的掠夺行径并不乐心支持。国王一方面向资本家乱收税,一方面又不积极配合资本家掠夺农民,自然招致资本家的忌恨。为了掠夺农民,先要制服国王;为了制服国王,先要利用农民。

资产阶级——或者说被资产阶级独占的议会——于是摆出为民请命的架势,哄得并依靠农民的支持,推翻了国王。推翻国王后,农民——平等派——要求获得选举权,分享议会权力。资本家要的是兔死狗烹,哪肯分享权力。双方——克伦威尔的独立派与平等派——的争执,以1847年的普特尼辩论而著称。最后克伦威尔将平等派彻底镇压。平等派的失败意义深远,此后英国农民有组织的力量再也未能重新恢复,丧失了自我保护的能力。资产阶级反对君主专制,更反对全民民主,目标是建立由其独享的议会寡头统治,这就是1640年代英国革命的实质。

1688年所谓的“光荣革命”后,资产阶级与国王之间的敌对冲突结束。上制国王,下役平民,议会变成了一个纯粹的资本家地主代表委员会,
[2]资本家得以为所欲为。议会开始通过法令推动圈地。圈地运动,过去是分散的资本家的私人行为,自发行为,是涓涓细流,现在变为大规模的政府行为,合法行为,滚滚洪流。18世纪后期,圈地运动进入高潮。有资料说,从17601820年,共圈占土地700多万英亩,占三个半世纪中全部圈地面积的85%以上。

资产阶级运用独占的议会政权暴力,在摧毁已存在千百年的农民小私有制、将“多数人的小财产转化为少数人的大财产”之后,才建立起现代的资本主义私有制。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是以那种以自己的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的消灭为前提的。(马克思语)

3.压制劳工

抢劫完农民,还要对付工人。为将劳动力成本压到最低限度,资产阶级充分利用了国家暴力。

发达的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无声的强制保证资本家对工人的统治。超经济的直接的暴力固然还在使用,但只是例外地使用。……在资本主义生产在历史上刚刚产生的时期,情况则不同。新兴的资产阶级为了‘规定’工资,即把工资强制地限制在有利于赚钱的界限内,为了延长工作日并使工人本身处于正常程度的从属状态,就需要并运用了国家权力。”(马克思语)

今日的劳资立法,多以保障最低工资、缩短工时、工人结社等为主。但是资本主义初期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制定最高工资而不制定最低工资,延长工时而非缩短工时,禁止结社,等等。

千百年的农业社会,人类依照自然界规律和自身生理规律来劳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农忙,也有农闲。资本主义则跟自然界规律和生理规律背道而行。工人沦为可供肆意榨取的雇佣奴隶,吃得尽可能少,干得尽可能多,这是新生资产阶级追求的目标。为此,资产阶级动用国家暴力,迫使工人就范。

中世纪后期,雇用工人开始出现,劳工立法随即诞生。1349年英国颁布了第一部劳工立法,规定的劳动时间较以前为长,并在以后逐步延长。这一延长在工业革命早期达到顶峰,超出了人类身体极限,工人除了睡觉,其余时间都在工作。

工资法令只规定了最高工资,对最低工资则没有限制。直至1813年对最高工资的限制才被废除。至于最低工资法的采用,还要往后。

种种恶法,令工人与奴隶无异,许多破产农民宁肯流浪乞讨也不进厂做工。资本家就制定血腥法令,用鞭笞黥面直至砍头来强迫人们接受和适应资本家的奴役。

工人结社,一直属于非法。1825年开始放松限制,直至19世纪后期才完全解禁。

罢工是工人对付老板的有力武器,长期遭法律禁止。允许罢工后,又不许设置罢工纠察线,使罢工难以生效。直至1906年,英国工人才获得了设立罢工纠察线的权利。这一改善在美国更要拖到罗斯福新政时期。

资产阶级宣扬无代表则不纳税,但是对被其剥夺了选举权的英国工人和平民,他们却是横征暴敛。英国长期实行高额消费税,税率达25-30%

[1789年革命后,法国资产阶级与英国一样长期独占政权。奥尔良王朝时代是资产阶级的乐园,全国只有少数富人拥有议会选举权,这一政权以帮助资本家肆意压榨工人——贡斯当所谓的“消极自由”——为天职。1831年与1834年,里昂纺织工人遭到王朝军队的屠杀,仅仅是因为胆敢自行集体与资方就提高工资、改善工作条件等谈判并达成协议。]

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平民获得选举权,主要是19世纪后期的事情。[《共产党宣言》发表时,欧洲没有一个国家的工人拥有选举权。]在此之前,资产阶级不仅垄断了财产,还垄断了国家权力,只有他们拥有议会选举权,工人和平民大众被排除在外,任由他们施暴。在长达数个世纪的历史时期,资产阶级持续通过国家暴力,强行将工人阶级的生存状况压至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契约自由,资产阶级当时根本不屑提及。伴随着工人反抗的增强和工人运动的兴起,资产阶级不得不放弃政治垄断,逐步给与工人选举权。丧失权力垄断的资产阶级,转而开始标榜契约自由,声称国家无权干预劳资契约,以图阻止工人状况的改善,继续使工人保持奴隶状态。

英国的劳资关系法长期被称作《主人与仆役法》,直到1875年才更名为《雇主与工人法》。在此之前,工人若自动离职要受刑事惩罚,而老板解雇工人最多需付经济补偿。这一法律名称的变迁比任何理论都更直接更深刻地反映出历史的真相与实质。

当然,资本家之间的自由竞争,基于市场无形强制的劳资契约自由,也并非无中生有。立足于这一基础之上,资产阶级采用形形色色的国家干预来增进自己的利益。对于资产阶级来说,不同的时间,不同的领域,干预与放任各尽其用,甚至并行不悖。“镀金时代”(即南北战争后)的美国,对外实行国家干预——高关税保护,对内则提倡“契约自由”,放任资本家压榨工人。对契约自由也不是死守教条,劳资之间一旦发生激烈冲突,政府就不再放任不管,就会出动警察甚至军队镇压工人。



三、削足亦难适履:哈耶克理论不堪验证


1.自发的扩展秩序乃无稽之谈

资本主义的历史就是资产阶级运用国家权力维护和增进自身利益的历史,这是不容置疑和显而易见的事实。但是这一点,尤其是资产阶级当年对工人农民的暴行,却是其辩护士们所不愿意让世人铭记的。删改涂饰历史成为资本主义生存的必要条件。《资本论》早已道破天机:
对‘神圣的所有权’进行最无耻的凌辱,对人身施加最粗暴的暴力,只要这是为建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所需要的,政治经济学家就会以斯多噶派的平静的心情来加以观察。

将文中的“政治经济学家”替换成哈耶克,完全合适。哈耶克所鼓吹的“自由宪章”、“自发原理”,无非就是过去那些资本主义的庸俗辩护套话的现代版本而已[对哈耶克的驳斥,马克思早就预先捎带完成了。]

约翰·格雷,一度是哈耶克的追随者,后来发现英国资本主义作为“自发扩展秩序”的典范,纯属无稽之谈:

19世纪中期在英国发展起来的自由市场不仅是偶然的事情。与新右派宣传的虚假历史正相反,它并未产生于一个长期的未经计划的进化过程。它是靠权力的政治手腕产生出来的人工制品。……像哈耶克这样的理论家们建立了各冠冕堂皇的理论来说明市场经济是缓慢进化而来的,在这进化过程中,政府没起什么作用,他们这种说法不仅是把个别的实例生硬地加以普遍化,而且还曲解了这个实例本身。
[3]

哈耶克标榜自己是托克维尔的思想的传承者,但是对于英国,托克维尔却另有评价:
我不知道过去有哪几个国家的贵族政体像英国的贵族政体那样自由……但是,也不难看到,英国的立法常为富人的福利牺牲穷人的福利,使大多数权利为少数几个人所专有。结果,今天的英国集极富与极穷于一身,其穷人的悲惨处境与其国力和荣誉形成鲜明的对比。
[4]

18世纪后期任英国首相的老威廉·皮特曾宣称,作为私人财产,农民的破茅屋是其自由的保障,因为“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哈耶克们对这段话的引用可谓是不厌其烦,以证明英国资本主义的自发与尊重私有财产的特征。事实如何呢?在资产阶级眼中,只有他自己的财产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穷鬼们的就另当别论。破茅屋,风雨尚且无阻,又怎能奈何拥有国家暴力的资本家地主呢?老皮特讲“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时候,他正在帮着资本家明火执仗地强占农民的土地!

今日哈耶克的中国门徒,正在热炒什么1819世纪之交的“苏格兰启蒙主义”。这一“启蒙”的真相又如何呢?当时的苏格兰资本家,为了圈占土地,竟然干出连农民老太婆带茅舍一起付之一炬的暴行。
[5]

即使是自发与追逐私利的原则,哈耶克也不能贯彻始终。比如,工人若是团结起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哈耶克就指责这是一种[危害“普遍利益”[6]]“群体性自私”[7]。工会绝对是自发的产物,哈耶克却恨之入骨。哈耶克及玛格丽特·撒切尔有时也会扮演工人权益捍卫者的角色,比如在镇压英国的工会的同时,却支持波兰团结工会。

2.无法自圆其说的“法西斯观”

哈耶克断言,纳粹制度作为一种“中产阶级的社会主义”之所以在德国得势,是李斯特和俾斯麦提倡贸易保护——国家干预——的必然结果,而英美之所以与德国不同,则是一直坚持自由放任、拒绝国家干预的缘故。

如前所述,李斯特的思想来源于汉密尔顿,而汉密尔顿又深受英国重商主义的影响,果真如哈耶克所言,美英早就应该先德国而成为法西斯国家了。《通往奴役之路》刚出版,美国经济学家A·H·汉森立即就指出了这一矛盾
[8]

哈耶克将纳粹与社会主义混为一谈,更是混淆黑白。尽管纳粹权力强大,但它自始至终没有触动资本家的财产,德国依旧是不折不扣的资本主义,跟社会主义沾不上边(除了纳粹党的名称以外)。纳粹靠资本家的资助才得以上台,上台后与资本家全面合作,种种经济干预,完全是为了维护资本的利益。
[9]摧毁共产党、社会党和工会,这样的干预不正是德国资产阶级以及哈耶克梦寐以求的吗?由资产阶级的头面人物沙赫特与克虏伯担任帝国经济部长、制定干预政策,难道会危害资本家吗?哈耶克称德国的战时经济管制为社会主义,按此逻辑,英国就更是社会主义国家了,因为英国早在1940年就实行了全面经济管制,而德国直到1943年斯大林格勒战役失败后才开始。

纳粹的群众基础的确是“中产阶级”,或者说形形色色的小资产阶级,但是政权性质并不必然由其群众基础或选民基础的社会属性所决定。现代条件下,不可能产生一种全新独立的小资产阶级社会经济体制。事实上,为打消资本家的担心,希特勒上台后就抛弃了小资产阶级群众,对拥有群众基础的冲锋队领袖恩斯特·罗姆以及前纳粹二号人物格利戈尔·施特拉塞进行了血腥清洗。

哈耶克向来以财产所有权作为评判社会性质的标准,但一涉及纳粹,却弃而不用。法西斯明明是资本主义的孽种,哈耶克却反咬一口,将法西斯归罪于为社会主义,来为资本主义开脱。

至于哈耶克关于英国瑞典若推行福利国家政策将会法西斯化的预言,更是早已被历史所驳倒。

3.资本高于自由——哈耶克的选择

哈耶克称资本主义是自由的保障。那么当自由与资本主义发生冲突时,当人类欲行使其抛弃资本主义的自由的时候——哈耶克们所谓的“当民主妨碍自由的时候”,哈耶克会选择什么呢?牺牲人类的自由来保全资本主义!名为“自由至上主义”,实为资本至上主义,财产至上主义。在《自由宪章》、《法律、立法与自由》等著作中,哈耶克的选择是:攻击普选权,诋毁民主,仇视工会。

事实上哈耶克的选择绝非孤立,自有同道。哈耶克的老师和同志路德维希·冯·米瑟斯是墨索里尼的崇拜者,对其摧毁工人运动、捍卫资本主义的业绩高度赞赏。1934年,奥地利法西斯多尔富斯在墨索里尼的支持下发动政变,屠杀工人,取缔国内第一大党社会民主党,米瑟斯正是其支持者。哈耶克最敬仰的政治家丘吉尔,是墨索里尼的朋友,并对希特勒异常敬服。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朋友葡萄牙法西斯萨拉查,哈耶克视其为知音。哈耶克公开为智利刽子手皮诺切特大唱赞歌,皮诺切特则是墨索里尼和希特勒的同志佛朗哥的朋友。另外,作为种族主义者,哈耶克对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是公开肯定的。
被逐条驳倒后,哈耶克只剩最后一道防线:苏联官僚统治的出现,不正是用计划经济取代资本主义的必然结果吗?这道防线仍旧不堪一击。从理论上说,哈耶克从来没有详细论证过计划经济为何就必然导致官僚统治。从历史上看,这种概括只不过是一种简陋的经济决定论,与官僚统治的形成过程根本不相符合,无法在其认定的因和果之间用具体的历史事实连接起来。苏联全面推行计划经济始自1929年,官僚统治在此之前就已建立起来了。计划经济完全可以采取另一种方式,完全能够与民主自由结合起来。笔者就此已有专文,兹不赘述
[10]



四、自我否定:哈耶克鼓吹国家干预


且不论其政治实践,哈耶克的理论为何破绽百出?原因在于,世间原本就不存在着这样一种逻辑:少数人凭借占有财产奴役多数人的资本主义,是天然合理的。

其实不劳笔者费神,对哈耶克最有力的批判,就来自哈耶克本人。为宣扬其理论,哈耶克与其同道们组建了朝圣山学社。哈耶克曾将1951年学社会议的论文汇集成书出版,命名为《资本主义与历史学家》。汉密尔顿,以其为美国资本主义的成长奠立基础和对民主的公开仇视而深得哈耶克们的尊崇。学社成员、美国历史学家刘易斯·哈克尔,在其论文《美国知识分子的反资本主义成见》中一面为汉密尔顿的反民主思想进行辩护,一面痛责批评者们无视汉密尔顿所提倡的经济干预政策的历史功绩。

哈克尔首先指出,要明白经济史的真相,就必须“始终关注国家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不管是起阻碍作用,还是其促进作用。从这一点看,自由放任的理论是个虚构的神话。国家消极的行动——也即拒绝采取某些政策——对经济活动的影响,与其采取干预措施是一样巨大。

与英国相比,后发的美国亟需国家干预:“美国早期面临的难题是一个新兴的、不发达的国家通常必须解决的难题”,因此需要“实行保护性关税”等干预政策。

汉密尔顿的功绩正在于提出了一整套干预政策:“在拒绝汉密尔顿反民主、反多元主义的理念的同时,他们也一并反对汉密尔顿政治经济纲领的核心内容——健全的货币体系、中央银行、新生共和国的信誉、扶持幼稚产业……也就是说,在那个受到强国(法国、西班牙和英国)持续威胁的世界上,一个新兴的、不发达的国家将要采取的公共政策。从政治角度看,对于这些追求平等的历史学家来说,汉密尔顿主义是邪恶的;正是基于这种道德判断,他们对汉密尔顿所取得的非凡的经济成就视而不见”。[11]

自由放任的理论是个虚构的神话”!“保护性关税”!“扶持幼稚产业”!总之,国家干预万岁!白纸黑字,尽管并非直接出自哈耶克笔下,但显然是他所赞同的,并且用来反击“知识分子”对资本主义的批判。

哈耶克认可了“自由放任的理论是个虚构的神话”,终于忠实于历史了,但是却背叛,不,驳倒了他自己的理论




五、结语


上世纪70年代末新自由主义革命兴起后,哈耶克逐渐走红。在中国,公开奉哈耶克为宗师的“自由主义”思潮,于上世纪90年代“浮出水面”,现已成为社会意识的主流。哈耶克在中国也被奉为圣人,远比在西方受宠。

[哈耶克作品的优点就是立场观点鲜明坚定——为资本主义辩护贯彻始终。除此之外,乏善可陈。辩护充斥,却缺乏分析
[12];有论无史,论多史少,概念如山积。之所以如此,第一,哈耶克本人浅薄无学;第二,如前所述,辩护立场使其不敢正视历史。其著作“体系”,貌似高深,其实大多是一些套话而已,虽然并不晦涩,但是却乏味,罗嗦,重复。

如此语言乏味、学识浅薄、文章拖沓之辈——且不论其对历史的无耻涂饰,中国所谓的“学界”竟将其奉为圣人,甚至要求世人须沐浴熏香顶礼膜拜之。徒增笑料耳!]

横行30年的结局是全球危机,哈耶克所谓的经济学说已声誉扫地。但是哈耶克与皮诺切特志同道合的基础,其毫不掩饰一贯坚持的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以维护资本一己之私的立场和决心,将会加倍受到资产阶级的青睐。陷入严重危机的资本主义,只有综合依靠凯恩斯、哈耶克、丘吉尔、罗斯福、希特勒、皮诺切特的特长和力量,才能挽救自己[200810月初,距爆发金融海啸仅仅半个月,美国政府就已开始在国内部署作战部队,以准备镇压因“经济崩溃”而引发的“国内骚乱”。哈耶克演砸了,皮诺切特来救场。]

(责任编辑:齐澧)

 



附言:本文发表于《绿叶》2009年第一期,现略作补充。[ ]内内容以及注释第15689条为补充部分。

 

 



注释

[1] 详见拙文《美国宪法——反民主的产物》,《香港传真》2003年第38期。

[2] 巴林顿·摩尔:《民主与专制的社会起源》,华夏出版社1987年版第13页。

[3] 约翰·格雷:《伪黎明——全球资本主义的幻想》,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89页。

[4] 阿历克西·德·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商务印书馆1988年版第267页,。

[5]《资本论》第一卷第24章第二节,人民出版1972年版第798页。

[6] 哈耶克:《经济、科学与政治:哈耶克思想精萃》,江苏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417页。

[7] 哈耶克:《法律、立法与自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0年版第三卷第十五章。

[8]A·H·汉森:《经济政策和充分就业》,上海人民出版社1959年版。

[9] 纳粹上台的背景与过程,参阅拙文《唯议会主义的悖论——社会民主党的自我毁灭》,《香港传真》2007年第84期。

[10] 详见拙文《论俄国革命——从兴起、蜕化到垮台》,《香港传真》2007年第8788期。

[11] 刘易斯·哈克尔:《美国知识分子的反资本主义成见》,哈耶克编:《资本主义与历史学家》,吉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4758页。

[12] 汤姆·博托莫尔曾指出这一点。博托莫尔:《现代资本主义理论对马克思、韦伯、熊彼特、哈耶克的比较研究》,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