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建国:略谈一下——工人政权与资产阶级争权的合作以及无产阶级对此的态度

共产主义入门网    ——   中文左翼文库 ——   杜建国文集

 

文章原发于天益马克思  链接

也略谈一下——工人政权与资产阶级争权的合作以及无产阶级对此的态度


杜建国
2007-2-8

 



关于拉巴洛条约及苏德军事合作,这方面的情况我也是知之甚少,苏德拉巴洛条约,1922年4月签订。苏德之间德秘密军事协定,具体情况不详,可能是拉巴洛条约的秘密附加条款。1926年双方更进一步签订苏德友好中立条约。苏德军事合作可能随之加强。

这无可厚非。一个孤立的工人国家,受到主要帝国主义国家的包围,被迫与另外一个受排挤、受压制的帝国主义国家不仅进行经济合作、甚至进行军事合作,完全可以理解。苏俄与凡尔赛体系下的德国,同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弃儿。军事领先的德国受到诸多限制,比较落后的苏联,则渴望得到先进军事思想和先进技术以增强自卫的能力,这使双方的合作具有极强的互补性。

拉巴洛条约后,双方不仅经济合作,包括军事合作都是卓有成效的,尽管后者我掌握的资料并不多,但是仍旧敢下此结论。比如,双方合作研制新式坦克飞机;德国军官在苏联进行训练并训练苏联军官,像后来的坦克专家古德里安,伞兵专家斯图登特等等都曾在苏联训练过。三十年代以后——斯大林对军队清洗之前,苏军的装备、训练、战略战术思想即便不能说是青出于蓝、后来居上,说居世界最优秀之列也是毫不过分的。此时德军从苏军那里也学到了不少先进的东西。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双方当时以及后来,都对此不愿提及。战后英美方面也是不愿提及此事。

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苏德关系逐渐变冷,但是苏德双方的军事合作并没有立即停止,大概到1936年还在进行当中。

1939年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以后的合作众所周知,兹不赘述。



工人国家与帝国主义国家的合作有两种情况:第一,和平状态,第二,战前军事结盟或战时军事结盟,被迫与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结盟来预防或反对另外的帝国主义国家的进攻。

对于健康的工人政权来说,均不能因这种合作或结盟而让结盟国家的无产阶级放弃对本国资产阶级的斗争。官僚篡夺权力之前,或者说在列宁托洛茨基时代,这一点是毫不含糊的。1918年布列斯特条约签订之前,德军兵临彼得格勒城下,列宁“授权托洛茨基同志与英法帝国主义强盗谈判以反抗德国帝国主义强盗”(具体出处忘了,谁知道赶紧告诉我),这句话形象生动了说明了原则为何。

当时,“苏维埃国际政策的基本路线决定于这样一个事实,即苏维埃政府同帝国主义者在商业、外交或军事方面进行这种或那种交易的时候——这当然是不可避免的——绝不能限制或削弱各该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的斗争,因为归根结底,工人国家本身的安全只能由世界革命的发展来保证”(后详见《被背叛的革命》第八章第一节“从世界革命持现状”,大陆中文版第136——137页。PDF我下载不了,那位老兄有普通电子版赶紧贴出来)。



后来斯大林官僚集团则反其道而行之,官僚拿世界革命、各国工人运动与资产阶级做交易:若是该国资产阶级与我结盟,那么该国无产阶级就不能反对该国资产阶级。“革命像铜矿或锰矿一样被出卖了”(托洛茨基的话,出处也忘了,谁知道赶紧告诉我)。

早在1928年,托洛茨基就指出,官僚的一国社会主义理论的真实含义是:
“新的理论宣称:只要不遭到外来干涉,就可以在民族国家的基础上建设社会主义。从而可以而且必须得出的结论(不管纲领草案如何说得天花乱坠),就是应当实行和外国资产阶级妥协乃至勾结的政策,以便避免干涉,因为这样做就保证了社会主义顺利建成,也就是说,可以保证主要历史发展问题的解决。因此,共产国际各个支部的主要任务是辅助性的;它们的使命是保护苏联不遭干涉,而不是为夺取政权而斗争。当然,这不是主观意图的问题,而是政治思想的客观逻辑的问题。”

托洛茨基此时对官僚的批判还是相当克制的,后来的事实证明,不仅客观逻辑使然,官僚的主观意图也越来越如此。

当然,官僚以牺牲无产阶级的利益与资产阶级做交易也是有个过程的。斯大林当权后,至少在1935年苏法友好条约之前,也就是人民阵线政策之前,并没有明目张胆地宣布这一点为原则(中国是例外,20年代官僚就让中国无产阶级去充当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苦力了)。

拉巴洛条约时期,苏德两国之间只是一般合作,并没有达到结盟的程度。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大战阴影再次笼罩欧洲。各帝国主义国家迫切需要重新结盟以自保,苏联也是如此。在此之前,帝国主义国家与苏联结盟,既无必要也无可能。此时与某一帝国主义国家结盟提到了苏联的外交日程表上。另外,德国工人运动被摧毁以后,世界革命的思想再次受到沉重打击,官僚拿工人阶级与帝国主义做交易的阻力在共产国际内部所遭到的阻力随之变小。

苏联先是试图与法英合作来遏制纳粹德国,成果是1935年的苏法互助条约,斯大林——赖伐尔条约。与此同时,共产国际的政策从其极左的、宗派主义的“第三阶段”时期,突变为极右的、阶级合作的“人民阵线”时期。反法西斯而不反资本主义,与热爱民主与和平的那部分资产阶级联合起来,反对不爱和平与民主的那部分资产阶级。我既然要与法西斯之外的帝国主义国家结盟,那么无产阶级你们就不要给我添乱子、惹麻烦。人民阵线葬送了西班牙革命和法国的准革命。

     与英法结盟不成后,1939年斯大林又突然与德国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共产国际又来了个急转弯(详见李星《世纪午夜:「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台前幕后》)。1941年,苏德开战,共产国际转而支持英美阵营。斯大林葬送了世界革命,他最后换得的只是冷战——一个团结的资本主义世界的包围。



那么,当一个孤立的工人政权与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结盟时,无产阶级该如何行动呢?

或者说该工人政权应该如何要求其他国家的无产阶级才是正确的呢?

前面论及列托时代时其实已经给出了答案,现在再重申一下。托洛茨基在《战争与第四国际》中对此给予了明确的答复:

“43、在当前的形势下,苏联同某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结盟,或是在发生战争时同某一个帝国主义集团结盟反对另外一个集团,这决不能认为是不会有的。在形势所迫的情况下,这样一种暂时的结盟十有八九是难以避免的,而且还不会因此而不再是对苏联和对世界革命的最大的危险。

即使苏联被迫同某些帝国主义者结成军事同盟来反对另外一些帝国主义者,国际无产阶级也不会拒绝保卫苏联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国际无产阶级甚至更需要保证自己在政治上完全不依赖于苏维埃外交,从而也不信赖于第三国际的官僚机构。

44、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中,国际无产阶级仍旧是工人阶级国家的坚决而忠忱的保卫者,但决不会成为苏联的帝国主义联盟的成员。一个同苏联结盟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必须充分地和完全地保持它对本国帝国主义政府的不可调和的敌忾。在这个意义上讲,他的政策和同苏联作战的国家的无产阶级的政策,是没有什么差异的。

但在实际行动的性质上,可能由于具体的战争形势而产生许多差异。譬如说,在苏联和日本之间发生战争时,假如美国的无产阶级阻挠美国的军火运送到苏联,那就是可笑的和犯罪的了。但是,同苏联作战的国家的无产阶级,就义不容辞地可以采取罢工和怠工以及诸如此类的行动。

45、无产阶级对苏联的帝国主义盟国的不可调和的反对活动,必须一方面根据国际阶级政策,另一方面根据该国的帝国主义目的,来揭发这个“盟国”的背叛的性质,揭发它在苏联进行资本主义颠覆的投机活动。因此,在“结盟的”和在敌对的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政党的政策,应当以对资产阶级实行革命的推翻和夺取政权为目的。只有这样才能建立同苏联的真正的联盟,才能把第一个工人国家从灾难中拯救出来。”

作者补注:

斯大林和德国共产主义运动 [专著] : 国家党的起源的研究 / (美)路特·费歇尔(R.Fischer)著 ; 何式谷译  
出版项  北京 : 商务印书馆, 1964  

拉巴洛条约,对德共的影响到底如何,记得此书中有所论及。文库里面有此书。(共网转注:文库是指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