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件一:毛泽东二月讲话增删

摘抄者:红草               读书笔记——《重读梅斯纳的<毛的中国及其之后>后记》的附件之一

本文第二大节  第三小节  第二点《这是阳谋吗?毛泽东为双百运动做诡辩的政治动机》援引此材料

附件一:《毛的中国及其之后》第二编    11 章《百花:社会主义、官僚主义与自由》.P216—P217.

惟恐未发表的毛泽东227 的讲话被利用来为继续批评党作辩护,6 18 发表了那篇讲话的修订稿,以便表明镇压批评者是有道理的。发表的版本指出,作者对原来的文字记录作了 " 某些补充" 。补充中列举了六条标准以区分可允许的思想和不被允许的思想。这些事后提出的标准十分模糊,足以将每一个批评者从" 人民 " 的队伍中清除出去 —— 而且只能由党来决定某一特定思想是有助于加强还是削弱" 共产党的领导" ,是有利于还是有害于 " 社会主义改造" 。根据当时讲话的磁带录音来判断,(从录音中摘抄的内容当时正在波兰流传),还有其他一些重要的增加和删节。例如,在2 月讲话中毛泽东提出论据说: " 斯大林犯了错误,他将内部的意见分歧当成外部的对抗,造成恐怖统治,成千上万的共产党员遭到清算。 " 这些话在六月公布的版本中被删掉了,因为那时中国共产党正准备将各种当时仍是" 人民内部非对抗性的矛盾" 转化成对抗性的阶级分歧。还删掉了毛泽东的一个警告:使用恐怖手段处理内部的对抗,结果可能使这些对抗转化为 " 象在匈牙利发生的那种民族 - 敌人类型的对抗。" 六月版本提到" 匈牙利事件发生以后,我国有些人感到高兴,他们希望在中国也出现一个那样的事件 ……" 。反右斗争中,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遭到谴责,罪名是他们仿效匈牙利的裴多菲俱乐部,并且希望煽动叛乱以推翻共产党的统治。在二月讲话中毛泽东曾经批评那些反对 " 双百 " 方针的官员并且把他们反对的原因归于" 害怕批评 " 。他说,不必害怕" 双百" 方针会结出毒果,并且说,即使是毒果,有些还可能是有用的。在六月发表的讲话中,他却强调要区分 " 香花和毒草" 。在正式发表的讲话中他的语气显然比原来的讲话更加严厉,而且修订的目的在于使当局有道理借口知识分子的批评已经越轨而加以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