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館

 叢林中的路徑摸索
學教育普及,普及到氾濫。今日的大學生,多半已經不再以追求知識為目的;大學教育已經成為文憑工具主義的手段。
板橋,我遇到了一群愛讀書的年輕人。他們想讀書,卻摸不著路,於是我帶著他們找路。姑且,不管你認為文憑是什麼?你準備用大學畢業這個身分做什麼?只要你想讀書,想好好了解知識的脈絡,那麼,歡迎你來讀冊館和同學們聊聊,我們一起摸索,一起討論。事實上我也很好奇,我們會摸索出什麼樣的路?會描繪出什麼樣的知識地圖。
 
裝死是錯誤的求生之道
些人以為,遇到熊之類的猛獸,裝死牠就會對你沒興趣,你就可以逃過一劫。但,這是錯誤的,熊沒那麼笨,牠知道你還有呼吸、心跳,牠對生命體的敏銳度比文明進化的人類還高,裝死是完全沒用的。同樣的,在今天的台灣社會,年輕朋友一方面很好命、太好命,另一方面也要面對歹命。質言之就是,你們絕對不能再繼續享受上一代給你們的優渥生活了,而且那也不是理所當然。你們一定要開始靠自己,並且學會怪自己。嘗試把所有的失敗、痛苦、挫折都怪自己。這麼說倒不是要你們學會自虐,而是要你們學會反恭自省、反諸求己。你們這一代剛好嘗到了台灣民主化的果實,學會了如何怪別人,卻剛好沒學會如何怪自己。所以,總是自己的權益擺第一、責任放最後;別人的責任擺第一、權益放最後。在學校上課,總是開學前五週不來,認為那是選課期間,可以不來。其實是選課三週、蹺課兩週,其中一週再想辦法請假,這麼一來就是只有一週蹺課,另外四週大方不來。當老師點名發現曠課多次、報告沒交時,同學就搬出上述的理由,要求老師應該通融。這就是「裝死行為」。這種裝死行為,不能用在今天的社會叢林,不趕快改掉,很容易被吞噬。
 
重拾知識的樂趣
學是很多人在體制內學習的最後一站,大多數的人都在等畢業,也就是等下車。有些人很急,就像火車快到站時,總是會有人忙著拿行李、擠到車門邊,想要趕快下車、趕往下一個行程。但也有人不疾不徐,從頭到尾都靜靜地坐在位子上享受窗外風光,各站特色。到了終點站也不急著走,等旅客差不多走完了,他可以從容地拿起行囊走出月台。沒人跟他擠,也沒人催促他。
 
人認為,要趕快下車才能搶到計程車、或是買到下一班車的票。有人認為,他要去的地方就在那兒,跑不掉,遲早都能到,所以不急著第一個到。如果大學這班車就叫知識列車的話,我會勸各位不要急著下車,因為下一站的門票往往是要問你在知識列車上帶了多少東西出來?你越急著下車,越是擠著搶頭香,你能帶的知識就越少。
 
然是最後一班列車,快慢就沒那麼多差別,認真讀完了,有收穫,反而比早一點下車有意義。若真的急著下車,當時就不應該上車。尤其,大學是最多特權的學習場所;你有很多優質又廉價的知識資源,你可以接觸到來自各界的知識份子,你可以看到全世界最新的知識發展,你也可以接觸到最經典的知識典範...。這些東西多半是出了社會就很少人能觸碰得到的,或是,現實社會根本對這些瑰寶不感興趣;現在不了解它,以後你很可能永遠接觸不到,除非你重回學院。
 
自己的大學生涯有刻骨銘心的知識鍛鍊,一定會讓你在出社會以後抬頭挺胸、自信滿滿、不畏挫折、愈戰愈勇。因為,當人家要拒絕你的應徵時,頂多說沒有缺額,但不能說你程度不好;當人家要接納你時,要殺的是你的銳氣,不是你的傻氣;當人家要培養你時,要用的是你的才氣,而不是他的力氣。而且,刻骨銘心的知識鍛鍊,會讓你戴方帽時比別人還要喜悅,因為,那是流淚流汗換來的,不是混來的。更重要的是,你可以在知識中獲得很多人一輩子也想不到的思想,在神遊中發現自己可以與大師們那麼接近,甚至做夢時夢到自己和馬克思、韋伯、柏拉圖....這些聖哲們對話。去迪士尼樂園,買了機票與門票就能辦到,但是要和這些大師在夢中對話,這門檻恐怕很高,而大學就是一條捷徑。你們,正在這條路上,所以,禁止裝死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