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我的Google主页 欢迎光临 

      
 
 
 

最新公告

  • 中国梦之1995年·我想当一个小老板 毕业10年的时候我和电子科技大学的老同学聚会过一次,只有一两个像我这样跳出体制外。而我命运的改变,则是无意中在1995年这个正确的时刻,选择来到了广州。 受访口述/丁磊 我相信,有时候人在关键时刻走对了一步,会影响一辈子的命运。 1995年,我辞掉宁波邮电局的工作,乘飞机到了广州。我记得当时的机票要一千多,远比我在宁波邮电局一个月的工资高。此前,Sybase就主动找过我, 要我去做工程师,因为自1993年毕业后我在国企呆的两年时间里,业务上虽然很清闲,但我没停过学习,我在unix和数据库方面很突出,而既懂电信业务也 懂操作系统的人,在华南地区并不多。我决定离开体制内的国有企业的时候,家里对我的 决定并没有太热烈的反映 ...
    发布者:ChingYang Chao,发布时间:2008年12月11日 上午8:22
  • 中国梦之1994年·我想采访胡锦涛 在台湾的时候,台湾地区的领导人我采访过很多次,我们可以一起吃饭,打球。但是在大陆,要采访最高级别的领导人要困难很多。但是我比较幸运,现任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国家主席胡锦涛我都采访过了。虽然不能说是荣耀,但是确实是我事业的一个高峰。因为他们确实太难采访到了。 受访口述/林洸耀 整理/欧阳斌 1994年我第一次被路透社从 台湾派到大陆的时候,邓小平已经很老了。国外也有很多人在说,邓之后的中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我觉得这将会是我在大陆遇到的最大的新闻,到时候肯定是几天 几夜没法睡觉的,所以我不得不提前做准备。我甚至开始戒烟,以前我抽了18年的烟,每天3包,但是说戒就戒了。1997年邓小平去世,我连续工作了36个 ...
    发布者:ChingYang Chao,发布时间:2008年12月11日 上午8:21
  • 中国梦之1993年·我终于信心爆棚 回想起来,那是个美好的1993,那一年,我从迷茫走到了开朗,从封闭循环走到了开放自由,从洗茶杯的闷闷不乐走到了讲台上的信心爆棚……这么多的个人转变,还真就是因为4月21日捡到了那张纸。 文/老雕 大概由于武侠小说的毒深入骨髓,我深深相信,命运这东西,会因为某日你捡到一张纸,而彻底转变——就仿佛张无忌在猿猴肚子里刨出来《九阳真经》——1993年,19岁的我,期待着改变自己命运的《九阳真经》。 那一年,我在表哥开的字画商店打杂……确实够杂:洗茶杯和造假字画。洗茶杯是因为日本鬼子游客"扎店"第一步,要先喝点乌龙茶,喝完后 ...
    发布者:ChingYang Chao,发布时间:2008年12月11日 上午8:20
  • 中国梦之1992年·开个书店有书看 我 的结论是:寻求一个公正、自由、机会均等、以达到通过制度,人民能选择精英有效地治理社会,是我的梦,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梦。这梦,在1978年,如决堤 的洪水,冲开了紧闭的大门。虽然自始至终有人试图关上,但终将是黄粱一梦。虽然胸中常积郁到难以承受,我仍然相信,这梦离我们并不遥远。    文/刘苏里说清楚“我的中国梦”,很难。但有一点我清楚,我的中国梦,就是有一天,我能做中国梦! 一有过 ...
    发布者:ChingYang Chao,发布时间:2008年12月11日 上午8:18
  • 中国梦之1991年·我要去海边,我要闯深圳 那个时候,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还像标本一样的,被牢牢钉在墙上,贴上身份的标签。而深圳是如此的耀眼——它的门是开着的,梦想就摆在台阶上,每个人都可以进来拿。    文/蓝艺 一 我是东北人,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听大人说起过,在遥远的地方,有大海,海边的生活没有冬天。这让我无限向往,尤其在那些漫漫无期的零下二三十度的日子 里,黑洞洞的夜还没谢幕,我们就已经踩着积雪“咯吱咯吱”上学了。风是那么的凛冽,嗷嗷叫着,拿刀刮我们的脸,拿针刺我们的骨。赶上风雪大的时候,简直就 ...
    发布者:ChingYang Chao,发布时间:2008年12月11日 上午8:17
显示第 1 - 5 个帖子(共 19 个)。 查看详情 »
 

子页面 (2): 杂谈 中国梦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