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由說明



我們是跨性別倡議站。近期受理一件任職於警察的原生男性,依性別認同和性別表達人格權自主欲留長髮,卻遭92210日警署督字第0920028116號函發《警察人員儀容禮節及環境內務重點要求事項規定》行政命令規範。
其中爭議的性別差別對待,內文如下:

一、 儀容:(頭髮不染色(白髮染黑者除外),經常修剪梳理,保持整潔。男警不燙髮,不留鬢毛,髮長前不覆額,兩側及後頸自髮根斜上剪薄,其斜長不少於一公分。女警不編辮,穿著制服時髮長不過肩,過肩時應梳髻,並採用黑色髮飾。但執行特定勤(任)務人員(如刑事警察人員等),得由各警察機關依任務需要自行規定。


事主已自行體制內申訴一年皆仍未果,受到極大性別焦慮和職場壓力。儘管男女警短長髮符合社會大多數人的習以為常(部份有異議的人也會遭受龐大壓力),但對某些人卻造成極大的焦慮、壓力和自我感壓抑。當無法以自己性別感受自在而活時、長期對內心和生命影響;而當選擇以自己性別方式而活時,卻需付出的相應代價。

《警察人員儀容》主責單位為內政部警政署。

《警察人員儀容》一事又應證了:對跨性別的壓迫往往不是因為法律位階、而是來自效力低的行政權行政命令。其中我國體制內公務人員經常嚴重缺乏人權和法治觀念,往往受因於性別慣常文化、約定成俗和想像的「社會共識」,在行政權互引文號的結構中、具體地壓迫著人民權益。

任職公務人員,理應是最能保障從業人員權益的職務。然而,我國
任職公務人員,因文化慣習和制度,往往對多元性別(LGBT)是最大壓迫。

內政部警政署
92《警察人員儀容》中涉及因性別區隔的差別待遇,違反如下國際公約和國內法律:

(一)
《警察人員儀容》其中因男性和女性的差別規範,係以基於性別而作的區別來達到警察形象儀容要求的目的,並不符合CEDAW公約第1條與全公約的精神要旨,「在本公約中,對"婦女的歧視"一詞指基於性別而作的任何區別、排斥或限制,[..]」

我們認為,為達到警察形象要求的儀容規定目的,不需以性別差異的規範亦可達到。而勤務需求應以
勤務需要為準,不應以無關勤務之性別區分做硬性規定。《重點要求事項》應予性別區分中立化的方向刪除或修改,使符合CEDAW的平等權概念。

(二)該
《警察人員儀容》中以性別差異來定立的細節性與技術性規範,對於跨性別群體的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和性別表達(gender expression)權利,已造成重大限制。任何人都有從事我國警察人員的權利,其《重點要求事項》中基於不同性別的差異限制,已嚴重妨礙公民享有經濟就業方面的人權和基本自由。違反性別認同作為人格權受《憲法》第22條「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見釋字第六六六號解釋協同意見書 - 林錫堯陳敏、吳采模《跨性別族群之性別自主決定權─兼論國家規制法律性別之界限》(2012)見解),亦違反CEDAW公約第28號一般性意見第18點,「交叉性是理解第二條所載締約國一般義務範圍的根本概念。以性和性別為由對婦女的歧視與影響婦女的一些其他因素息息相關,如種族、族裔、宗教或信仰、健康狀況、年齡、階級、種姓、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等。以性或性別為由的歧視對這類群體婦女的影響程度或方式不同於對男子的影響。締約國必須從法律上承認這些交叉形式的歧視以及對相關婦女的綜合負面影響,並禁止這類歧視。」

(三)雖警察從業人員係屬人民與國家的特別權力關係,然而在《性別工作平等法》第7條,「雇主對求職者或受僱者之招募、甄試、進用、分發、配置、考績或陞遷等,不得因性別或性傾向而有差別待遇。但工作性質僅適合特定性別者,不在此限。」依據本法第2條略以「
…本法於公務人員、教育人員及軍職人員,亦適用之。」警察人員亦受《性別工作平等法》所保障。

然而《性別工作平等法》主責機關行政院勞工委員會,於派員於102年8月5日保障事件審查會時,表示:「該重點要求事項之規定,對於男、女員警儀容部分,均有不同之要求,並未針對特定性別有特定要求,與性別工作平等法第7條規定無違」。我們無法理解何謂『有男、女儀容部份不同之要求』之事實(de facto)但又『並未因性別而有差別待遇』之說辭,明顯邏輯矛盾。事實是,《警察人員儀容》即以性別區分進行細節和技術性規範,但並未說明其規範內容與警察作為國家形象需求、目的和手段的合理性與比例原則。而如執勤實務需要,長髮需髻起,係因執勤實務明確需要;但顯然長短髮與男女身份亦無關。規範內容的合理共識應以勤務需求為準。

而在內政部電子回函中,反覆出現「業已尊重不同性別,並考量多數員警之人格特質而訂定,並未違反平等原則」(101年6月)、「符合社會一般共同觀點」(警政署102年7月)與「其中髮式依性別之不同而作規範,符合社會一般共同觀感」(102年11月),足再顯示內政部是僅以「多數」「社會共同觀感」威權與國家治理角度、而非以法治、人權和人民權益角度,其思維和行政權堪稱是我國所有部會中最侵害踐踏跨性別人權的部會。

我們嚴正抗議內政部警政署以「多數」「社會共識」說辭,缺乏人權、法治和CEDAW精神,阻斷了人民權益和社會對話的空間!
持續不當行政規範限制多元性別人民!

我們認為,警察形象需求、勤務需求和從業國民權益之間,應有合理性和比例原則平衡點,並不必以性別差異規範即可達到。而規範界線合理性的協商,應依循有部會、專家和相關民間團體發言機會的委員會或部會會議,達程序民主之實。呼籲內政部警政署深切思索多元性別、人權、法治和CEDAW公約,召開跨部會和民間參與的會議,即刻修正
《警察人員儀容》對性別區隔和多元性別的不當規範。


《警察人員儀容》一事,包括如下議題:

(1) CEDAW公約平等權
(2) 對跨性別性別認同和性別表達作為人格權的限制
(3) 警察從業人員處境中的性別平等(包括女性從業人員)和多元性別(包括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與跨性別)
(4) 內政部公務人員普遍嚴重缺乏法治和人權概念,僅以公務官僚回覆對人民權益的踏害
(5) 在警察從業人員其它議題亦同,體制內申訴制度經常不暢通和官僚,
當事人多半只能摸摸鼻子、或得到潦草與不合理的回覆。而警察從業人員亦沒有對體制的訴訟權。
(6) 學生、警察、軍人和公務人員,因隸屬人民和國家「特別權力關係」,皆曾或多或少受到髮式規範對人格的威權規訓。呼籲
學生、軍警等特別權力關係,亦能朝往民主、法治和人權方向邁進。


我們訴求如下:

一、內政部警政署承認「多數」「社會共同觀感」說辭違背人權實屬無效,即刻重新進行《警察人員儀容》修正會議。
二、行政院勞工委員會派員解釋「均有不同之要求,並未針對特定性別有特定要求」之說,邏輯自相矛盾,實屬無效。
三、委請行政院性別平等處協助CEDAW法條檢視,將《警察人員儀容》列管,並對內政部警政署進行糾正。
四、
委請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和法務部,協助進行《警察人員儀容》法律原則解釋,推促內政部警政署往符合人權和法治的方向進行修正。
五、認識社會職場中實際存在的性別轉換和性別表達多樣,相互學習彼此如何相處,在互不委曲、勝任職務和待人接物下邁向雙贏。


共同連署聲援團體和人士.....陸續洽詢中。欲參與聲援或撰寫聲援稿,請聯繫我們:transpunk201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