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印象                       首页


 

Yesterday no further more
--Hangzhou impression

When I was young, I'd listened to the radio
waiting for the introduction of Chinese cities
When they described the beauty of Hangzhou
It made me smile...

Those were such happy times and not so long ago
How I wondered how beautiful Hangzhou was
But when I see the Hangzhou
I come to know that all they told is bull-shit
Every shalala every wo'wo
still fuck

Every fuck-a-fu-a-fuck that they're lying
so misunderstanding

大话杭州
--杭州印象

曾经有一幅很美的画面在我脑海里,但是我没有去证实,等到了亲眼目睹的时候我后悔莫及,天真的幻想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可以让我回到童年,我会对报纸、电视说:“杭州哪有那么美”。如果非要让我多说一句,我会说——操,还有完没完,别忽悠人了!

 

敝人不才,猪年伊始,空降杭州;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到了之后,想起外教在北戴河时说的一句话:“刚子,中国学生介绍某个城市时经常说: it is a very very....very beartiful place I have ever seen,可以我去了中国的许多城市后才发现,他们的话有点类似‘新闻联播’——报喜不报忧!”老外太有才了,中国人自己糊弄自己几千年的话在他那里就忽悠了一年就out of date了。
杭州其实挺好,只是外边把她形容的太美了、太吸引人了,这种美只能存活在童话中、存活在昨天的我的脑海中。西湖不也就是一个大死水塘子嘛,没有颐和园里的昆明湖好看;老的雷峰塔也就剩下几块土砖了,比不上北海的白塔;西溪湿地就是大雨滂沱后的木樨园;断桥是连着的,没有北京的过街天桥高;杭州的红绿灯特别多,小汽车也少不到哪去。

游中国,忆启功。我们北师大的启功先生不仅仅把北京的地铁口、饭店、宾馆、楼盘题上他的名字,连远在千里之外的雷峰塔、西溪湿地他都没有放过,我记得在广州好像也看到了几处“启功题”。没办法,人家书法写好嘛,否则先生去世的时候,江、胡就不会送来挽联悼念;作为北师大人,我以有启功这样的名师为荣。

杭州的大学校园很美,一进浙江工业大学正门,抬头就是一群群迎风招展的文胸、内裤,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随行的分公司同志解释说:新校址风水不好,破破霉运的。开玩笑了......

浙江工业大学的图书馆盖的很气派,外表像是个小size白宫,进门之后简直就是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大堂,每层都设有雅致的交流区:椅子是实木的、电脑是“触屏的”,阅览室的灯无论白天黑夜,永远都是24小时开着,你要是本低于50块钱的书,人家都不让你上架!这样的图书馆盖一个要多少钱?我觉得怎么也得1000万。1000万?那是个零头!人家馆长告诉我,*个亿,这还是前期投入!你还别担心有没有读者。你得研究校长的心理,人家根本不在乎有没有人借阅。图书馆图的就是个显摆。所以,我国高校的口号就是,不盖最合适的,就盖最大、最贵的。

杭州的出租车很好,清一色现代、桑3000、中华,也多多少少夹杂几个jetta。

梅家坞采摘龙井的茶农&自称百年老楼的“礼耕堂”

原雷峰塔塔基——就剩下几块砖头子了

西湖很大吧——站在雷峰塔上鸟瞰

跟“表哥”在一起时间久了,见到光屁股之类的景象总忍不住TP,不过,还是动作慢了点

苏堤之上——两家人,走我的路,让他们挤去吧

小风偷偷地吹起来了,很惬意的哦...我此时正骑着和前面一样的小折叠车,5元/时,很便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