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Evita‎ > ‎

2006 - 別為我哭泣阿根廷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form Evita 邁克 word to word 翻译


別為我哭泣阿根廷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我必定要讓它發生,我必定要改變
不能一生一世落拓
眼白白看著窗外,在陽光照射之外

所以我選了自由
東奔西跑嘗試每一樣新的事物
但沒有什么使我動容
我從來不作這種期待

別為我哭泣阿根廷
事實是我沒有離開過你
所有狂野的日子
瘋癲的生活
我都遵守我的諾言
你就不要保持距離罷

摘自邁克《遵守我的諾言》一文

遵守我的諾言
林邁克

偶爾看到鍾拜雅絲(Joan Baez)即將在巴黎演唱的消息,心裏不禁七上八落。假裝不知道么?道行實在不夠,甚至恐怕再修煉半輩子,也未必煉得一副鐵石心腸。卜戴倫(Bob Dylan)倒從來不撩這種煩惱,與他擦肩而過沒有十回也有八次,眉毛動都沒動──在風中吹的任得它在風中吹,千萬勿企圖捕捉。我要看的卜戴倫是六十年代初的卜戴倫,在紐約格林威治村,下雪的晚上,和某個已經遠去了的人……

但拜雅絲不同,她像個從小認識的老朋友,而且在三藩市的時候,有過一次刻骨銘心的接觸。還有沒有人記得夏菲繆克(Harvey Milk)?一個在出櫃尚未成為時尚前,把粉紅色三角驕傲地別在襟上的政客,首位公開同志身份的議員。平權運動雖然暖過身,社區卻未成氣候,虧他振臂一 呼,把散沙砌成堡壘。名叫丹韋特(Dan White)的同僚嫉基如仇,一向視他如眼中釘,某個風和日麗的早晨,他如常在市政廳上班,惡向膽邊生的對頭竟然失驚無神拔鎗發射,繆克中彈身亡。殺人兇手意猶未盡,一不做二不休,跑進鄰近辦公室,順手了結支持同志的市長。

匯聚成時代的痛

更離譜的是,后來兇案開庭,明明蓄意殺人的韋特竟獲輕判,裁決公佈當日舉城震怒,市民自動自發上街遊行抗議,群情洶湧不受控制,迅速演變成動亂。第二晚,市政廳前舉行燭光晚會, 呼籲大家節哀順變化悲憤為力量,拜雅絲用她的歌聲安撫哀傷。應該唱了〈我們必會克服〉罷?但我只記得〈別為我哭泣阿根廷〉:“別為我哭泣阿根廷,事實是我沒有離開過你,所有狂野的日子,瘋癲的生活,我都遵守我的諾言,你就不要保持距離罷……”或者是聲音的殷切,或者是燭光的搖曳,甚至是冷風中燃燒的蜡的氣味,伊維黛貝薩的心事魔術般化作城市的悲情。安慰再誠懇也完全不管用,眼淚汨汨的流,匯聚成一個時代的痛。

多少年了,她還唱這首歌嗎?她還遵守她的諾言?

去票房問,票老早賣光了。一陣釋然──是買不到票,不是不去買。真窩囊,鴕鳥一樣把頭插進沙堆裏,騙得了誰?分明是害怕和昨天的自己對質,然而打個照面落得人歌俱老,也確實不是味道。還是靜靜在心底再聽一遍回憶的留聲機罷:“我必定要讓它發生,我必定要改變,不能一生一世落拓,眼白白看著窗外,在陽光照射之 外。所以我選了自由,東奔西跑嘗試每一樣新的事物,但沒有什么使我動容,我從來不作這種期待。別為我哭泣阿根廷,事實是我沒有離開過你……”

2006年5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