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El Hombre de la Mancha‎ > ‎

2006 - 堂吉诃德之梦幻骑士

上海戏剧学院2006年3月23日至28日毕业大戏
填词:兰亭乐团主唱 王翼昊


Man Of La Mancha (I, Don Quixote)

堂吉诃德:
听我唱 你这冰冷逼迫的世界
你放荡又堕落到底
而骑士的旗帜 当勇敢展开
现在他狠狠向你攻击
我就是我 Don Quixote
主人 De La Mancha
我的宿命铺展我前路
而那命运的狂风
在指引我冲锋
无论他将吹向何处
无论他吹向何处
光荣我将你追逐

桑丘:
我是桑丘 哦 我是桑丘
我会永远追随我的主人
我 大声骄傲地宣布
我是他的朋友 和仆人

堂吉诃德:
异教徒和男巫 所有阴险歹毒
你们懦弱的言行交困
而神圣的责任 当有人担负
然后美德将最终得胜

堂吉诃德: 桑丘:
我就是我 Don Quixote      我是桑丘
主人 De La Mancha       哦 我是桑丘
我的宿命铺展我前路       我会永远追随我的主人
而那命运的狂风         我 大声骄傲地宣布
在指引我冲锋          我是他的朋友
无论他将吹向何处        和仆人

合:
无论他吹向何处
光荣我将你追逐

"Food! Wine! Aldonza!" / It's All The Same

众骡夫:
我为爱而来
我为爱而来
我为阿尔东萨而来

阿尔东萨:
左手右手有多大区别
我不明白该责怪谁
我会跟你 或你的兄弟
都无所谓 都无所谓
我的经验是当灯熄灭
每个男人都一般黑
向我证明 当夜幕降临
管他是谁 管他是谁
所以别跟我谈爱情
我并不傻 两眼眨巴
你会感到物有所值
少说废话 快交钱吧
左手右手有多大区别
我不明白该责怪谁
我会跟你 或你的兄弟
都无所谓 都无所谓
我曾上过太多的床
工作太多 休息太少
我曾爱过太多男人
燃烧的恨 令我伤神
我不喜欢你或你的兄弟
我不喜欢我的生活
但我还是我 我是阿尔东萨
我决定要付出什么

Dulcinea

你总在我梦乡
从未遇见或缠绵但仿佛我心中了解
半祈祷 半歌唱
想你就在我身旁 尽管我们天各一方
Dulcinea... Dulcinea...
我见天堂与你同在 Dulcinea...
你的名字如祈祷似天使歌唱
Dulcinea... Dulcinea...
若我向你打开
不要战栗或退避当我手轻触你发际
感知真实存在
你的温度和生气 迥异幻象消失雾霭
Dulcinea... Dulcinea...
我在寻你梦你唤你 Dulcinea...
从今起世界将得见你的光彩
Dulcinea... Dulcinea...

I Really Like Him

我喜欢他 实在喜欢他
就算剥光了我炖鸡汤 还喜欢他
别问我究竟为什么
因为一两句话没办法说清它
你可红烧我的鼻子 也可清蒸我的肚子
令我冷令我烫 令我哭令我狂
依然我会欢呼 就算不由自主
因为 我喜欢他

Little Bird, Little Bird

众骡夫:
Little Bird... Little Bird...
栖在月桂树上
Little Bird... Little Bird...
可否为我歌唱
我问你可有
她的话来捎
Little Bird... Little Bird...
我多爱她
Little Bird...Little Bird...
我想知道
Little Bird... Little Bird...

(菲尔米娜和另两个女仆上,到井边边洗头边和骡夫们打闹)

众骡夫:
可曾记得 在月桂树下
我们哭泣 我们相爱
在此相识 在此初吻
在残月冰冷的夜我们分开

(阿尔东萨拿着一个水桶,橫过后园到井旁。众赶骡人冲着她唱歌,嘲讽、轻松、语带双关,其中一两个赶骡人挡着路,她推开他们走到井旁,赶骡人配合她的步伐,唱着歌的最后几句。女仆们见状非常生气,下。)

Little Bird... Little Bird...
请你给我安慰
在那月桂树下
请你把她带回
我已等太久
无歌声挽留
Little Bird... Little Bird...
快飞快走
Little Bird... Little Bird...
向她诉求
Little Bird... Little Bird...
Little Bird... Little Bird...

Golden Helmet Of Mambrino

堂吉诃德:
哦芒布里诺的金头盔啊
你有多么辉煌的过去
太久你未得到荣耀啊
但我们最终还是相遇
芒布里诺的金头盔啊
没有冠冕可比拟
你和我呀 到永远啊
我们创造丰功伟绩

剃头匠:
我看见一根筋被搭错在另一根筋上

桑丘:
如果他说是一顶头盔 最好你要把头点

剃头匠:
但若他发现并不是黄金 如何又冒险

桑丘:
至少他会用得到它 当他胡茬长满脸

(桑丘和剃头匠走近堂吉诃德。他跪在地上,示意神父为他加冕。正要加冕的時候,他想起信物,从外衣內袋拿出抹布,交给桑丘,叫他在加冕仪式完成前,帮他把抹布系在头盔上。桑丘照做,把头盔交回神父。神父完成加冕仪式。众赶骡人惊讶不已。剃头匠难以置信,桑丘则恭敬候命。)

堂吉诃德:
哦芒布里诺的金头盔啊
你有世界难忘的过去
现在 Don Quixote De La Mancha
给你至高无上的荣誉
芒布里诺的金头盔啊
没有冠冕可比拟
你和我呀 到永远啊
我们创造丰功伟绩

堂吉诃德: 其他人:
芒布里诺的金头盔啊       芒布里诺的金头盔啊
没有冠冕可比拟         没有冠冕可比拟
你和我呀 到永远啊       你和他呀 会做到啊
我们创造丰功伟绩        一同创造伟绩

"It is the mission..." / The Impossible Dream (The Quest)

堂吉诃德:
是每一个骑士的使命,义务和权利,荣耀和梦想!

去梦 无法实现的梦
去敌 无法战胜的敌
去受 无法承受的痛苦
去闯 喝退勇士的路
去纠 难以纠改的错
去爱 纯洁神圣的爱
去拼 当你双手都疲惫
去摘 那颗最远的星
这是我的心 要追逐星
无论将有多难 无论多遥远
为正义而战 永不犹豫彷徨
随时准备去下地狱 为了盼望天堂
倘若我 忠于我的志向
那神圣的信仰
我的心 会变平静安详
当我闭上双眼
然世界 因之而改变
而他 会因此被毁灭
燃尽他最后一丝火焰
去摘 那颗最远的星

Knight Of The Woeful Countenance

嘿 瞧你张苦瓜脸
勇敢的美名四处传
无论走向何方
人们都会知道
你是悲容骑士
为了正义而战
哦 向前进!
嘿 有一天你若被打倒
感谢上帝我看不到
你会亮出宝剑
举起长矛
你是悲容骑士
为了理想而战
哦 向前进!

Man Of La Mancha (Reprise)

光荣的号角现在正向我吹响
听吧 号角正向我吹响
无论我骑上战马将要奔向何方
我的朋友总守候在我身旁
我就是我 Don Quixote
主人 De La Mancha
我的宿命铺展我前路
而那命运的狂风
在指引我冲锋
无论他将吹向何处

Finale Ultimo

去梦 无法实现的梦
去敌 无法战胜的敌
去受 无法承受的痛苦
去闯 喝退勇士的路

(其他的犯人一个个的加进来,他们的目光追随着塞万提斯。)

去纠 难以纠改的错
去爱 纯洁神圣的爱
去拼 当你双手都疲惫
去摘 那颗最远的星
去摘 那颗最远的星
不管他 离我们多遥远
奋斗 充满信心去生活
去触摸 遥不可及星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