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五 期‎ > ‎

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的關係:寫在季淳教授演講之後

張貼者:2011年8月7日 下午11:54空大發報員   [ 已更新 2012年4月10日 下午7:25 ]
文/溫子欣(教學發展中心主任)
         621日,本校教務處教學發展中心榮幸邀請國立政治大學政大書院國際發展書院總導師,演講中針對「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進行了精彩的析辨。季淳教授從實務取向分析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的區別。季淳教授認為,博雅教育難以給予一個僵化的定義,博雅教育強調師生間的互相學習,是一門讓學生能夠安身立命、修身養性的學問,是一種春風化雨、如沐春風、如清風拂面的教育觀、教育形式與教育實踐的總和。那麼,它跟通識教育有什麼不同呢?
 

依據教育部國語字典對於通識教育的定義,通識教育是:「一種求博求通的教育。其目標是透過廣泛的傳授,教導學生生活於現代社會所需的各門知識,以拓寬心靈、視野和知識領域,而培育出一個能全面觀照現代知識的發展,且能在現代社會善知自處的現代人使學生了解自身與社會環境之間的互動關連,培養了解生活的現代知識分子。其設置理念源於西方大學教育理念,其課程設計則不限科系、使之能與各科系專業課程相對而成。亦稱為『通才教育』。」但由季淳教授的演講可知,季教授對於兩者差異的比較,重視於實務面作比較,而非從定義面作文字分析。誠然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都會談到全人教育或廣博教育的概念,但其實際實施方式卻有不同。如季教授所述,在美國的博雅教育實踐方式,是一校而非一系,是一校而非一個中心,也就是說,在美國社會普遍認同博雅教育精神與實際作法之下,博雅教育以一種大學的形式而存在,這樣的大學在大學階段不重視專業技術與專業知識的積累,而重視做人道理、安身立命的態度與精神的培養,而所謂的專業知識與技能,則移至於研究所階段再行傳授與學習。與台灣目前推行的通識教育相較,雖然通識教育的教師與專家強調通識教育的重要性與優位性,但是在實際執行上,大學依舊以學系專業課程為主軸,重視專業教育,學生多亦將學系必修課程作為學習最重點,學系選修課程次之,校定必選修再次之,而通識教育課程就屬於校定必須修習一定學分數。美國文理大學的博雅教育,其博雅兩字本身就涵貫了該大學的整體屬性,它不以一個學程或是以一個開課中心的形式而存在,而是以一個截然不同的教育觀打造的教育模式而存在。在實踐上,通識教育常有「補其不足」的功能意義,例如理工大學透過通識教育以補學生「人文素養」之不足,文科大學透過通識教育中的科普課程以補學生「科技素養」之不足,因而強調培育「通才」。但是美國博雅教育觀則不以「補其不足」這樣的觀念與精神作為中心,基本上,它更強調:先學會做人,再學習專精知識,而做人的知識與態度顯然比專業知識技能更加重要,更加根本,因此以博雅教育為「大學」,專業學系的專業課程為「小學」,這與台灣高等教育界與一般社會的基本思維則明顯有其差異。

目前台灣大學入學時多已對專業學習充滿期待,學生選系,當紅科系:醫學系、法律系、國貿系等成為兵家必爭之地,而美國博雅教育思維,大學階段並不學習技術科目,例如不學統計技術,此與台灣高等教育理學院與商學院普設統計科系顯有不同。值得注意的是,美國並非所有高等教育都依循博雅教育路線,因此亦有許多專業教育名校,這些名校也多屬台灣民眾所熟知的一流大學,例如麻省理工學院與哈佛大學等等。
 
另外,就其字面定義,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也有所差異,通識教育較重視「通才」這樣的概念,而博雅教育則重視「自由」的概念,這與其歷史發展背景有明顯的關係。
 

總之,誠如季淳教授的觀察,目前台灣高等教育的主流形式,依然是以學系專業教育為主軸,以大學指定必修與通識教育為輔。若以現行的台灣高等教育現況而言,在通識教育課程中,應可多融入博雅教育的精神,偏重於態度與習慣的養成而非專業知識的傳授,在課程中多偏重日常生活的感知與因應,而非知識的記誦,在課程開設方面,也可以嘗試開設偏向思考與態度,以及拓展視野的課程,使通識教育也可部分具備博雅教育之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