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a Little Dream on Media


 

20083月5日星期三

 

 

 

200814日星期五

 

 

 

20071226日星期三

 

 

20071217日星期一

 

 

 

 

2007125日星期三

 

 

20071129日星期二

 

 

 

20071126日星期一

 

 

 

2007113日星期六

 

 

200776日星期五

 

200774日星期三

 

200773日星期二









 

 

 

 

 

 

 


 

 

 

 









200772星期一 

 

200742星期一

 

 

 

2007315星期四

 
20061211星期一

20061201星期五

 

20061127星期一

 

20061109星期四

 

2006111星期三

 

 

20061022星期日

 

 

 

20061020星期五
 

 

 

20061012星期四

 

 

 

2006928星期四

 

 

2006918星期一

 

 

2006911星期一

如果随着iPhoneiPod touch的普及几个人手中就有一部,并随着北京、上海和广州这样的城市开始实施主要街区的全面无线联网,将会发生什么?是否真的会有市民新闻或宣告某些行业的寿终正寝?

 

iPod分布式计算:全世界有那么多iPod,每部iPod都可以看作一台小电脑。我们睡觉的时候不听iPod,而地球总有一半在夜里,如果我们把这成万上亿部iPod连结起来,发挥它们的计算能力,能干成什么事?

 

关于Web 2.0话语权的争夺又有新动向,Google刚刚宣布即将推出KnolKnowledge的缩写),一个自助发布系统,它允许在某一方面拥有专业知识的作者发布自己的个人信息和相关文章,读者可与作者直接交流。不同于人人皆可修改Wikipedia上的条目,Knol以专家作者为中心,每个人围绕着自己熟悉的专门领域发表见解,别人无权随意删除修改,但可以评论。Knol鼓励持不同观点的作者彼此竞争。

 

几天前刚在笔记本上记下这个想法,今天浏览Google时惊讶地发现他们已经弄出来了,当时想的是:我可不可以在搜索引擎中找到某句名言的原始语言版本,并以此为起点去进行搜索。我似乎是在翻译的空当儿想起这个的,Google的“翻译”页面已大体做到了这点,比如:爱就是永远也用不着说对不起......呃,也许还可以更有深度!

 

为什么许多学生并不知道AppleiPod touch已经可以上网,可以干很多事情,并且价格比过去的iPod Video还要低。我跟实习的学生聊起iPod,当说到最新的iPod touchiPhone时,虽然他们用着某种iPod,但却表现一脸的茫然。那么对于这些用着的学生来说,纯粹就是为了时髦、为了酷,而不是功能?

 

得知Google上周推出了短信搜索平台,小小美了一把。因为在2年前自己曾在贸大小天鹅bbs上试过这种服务。只是不同之处在于当时我是收到询问的短信后,手工在Google上搜问题的答案,然后用短信发回提问者。记得有次的问题是问贸大旁边一个叫做“锅吧”的餐馆的具体位置,当时我骑着自行车来回找了几圈才找到,好歹给对方回了。现在的Google短信搜索是免费的,可以搜索店铺、汇率、天气等。

 

保罗·莫里哀走后一年,和朋友在食堂小小的纪念了一下。本意是blend午后的温暖阳光、咖啡的香醇絮叨絮叨,但食堂并不够暖和,太阳也只是匆匆扫了一眼,丢下几缕对面窗户上的反光。从iPod Hi-Fi传出的厚重声音在饭堂里孤独地掷响。

 

苹果中国网站把公司总部所在地Cupertino译作"卡布其诺",实在是太好喝了!哈哈哈!

 

苹果牛顿的梦想在iPhone身上重现。据说取下卡之后iPhone就是一部能上网浏览、听歌、看电影、做笔记、拍照的掌上电脑兼第六代iPod

 

我们老说台式机是台式机、笔记本是笔记本。为什么不能既是台式机又是笔记本呢?这种电脑本身就是一个屏幕,支起来就是桌面电脑,随身携带时又成了笔记本电脑,但与现有笔记本不同的是它拥有了多点触控技术,这令它无需同时配备一个键盘和一个指点设备比如鼠标,而是允许我们使用与生俱来的天然指点设备——手指。

 

需要时,这种小型平板电脑可以在屏幕上任意位置虚拟一个键盘,并且键盘可自由拖动。这就像单反技术一样拉近了人与机器的距离,令我们真正直接与内容互动,不必分心于咄咄逼人、时刻要求手眼一致的第三方指点设备。使用鼠标把我们相当一部分精力浪费在寻找、确认位置及状态的紧张中,常常令人捏了把汗。多点触控屏的出现可以解放人手,宣告了鼠标的死亡。

 

想想吧,苹果没有展示的是一种你可以像缩放照片一样用钳状手势去放大与缩小的虚拟键盘,它当然可以有尺寸及布局的记忆功能,并与16:916:10的宽屏幕正好适合。

 

苹果去掉其名称中“电脑”二字之后已经更新了笔记本系列,并将取消或更新换代Mac mini桌面电脑,同时还将新一代的iMac系列最小屏幕设为20英寸。这就为sub category留出了空间。

 

一种具有小型触摸屏(但不至于小到iPhone那样)、具有多种联网能力的亚笔记本/Tablet PC,可采用SSD存储单元,虚拟键盘技术可适应用户的多方需求,比如左撇子、讲俄语的小女孩可使用自己设定的Cyrillic键盘及左向页面布局而与此同时一个讲英语的大高个完全可以使用同一款电脑,只需改变虚拟键盘。这对于小语种学生来讲非常体贴,因为不用再去费心背过那些字符在母语键盘上的对应位置。即使是对同一个用户来讲,他也可以随心所欲地在适合单指走天下的小键盘和适合指法的全尺寸键盘之间切换。过去制约笔记本计算机体积缩小的一个主要因素就是要把全尺寸并具有舒适键间距、键程及回馈力度的键盘和指点设备塞入一个方盒子。再加上冷式阴极背光板、光驱、硬盘等发热装置,超便携计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令人神往。

 

苹果已经在多个方面为自己的技术申请了专利或正在进行试用,如多点触控屏、背壳触控、边缘触控、节省空间的光驱收纳设计、感应/无线充电技术以及采用ZFS等。

 

我国好像还没有自己的手机盲区地图对不对?

 

在新开张的大望路新世界商城惊讶地看到,保罗莫里哀服饰品牌登陆北京。看到Paul Mauriat的名字打在其他服装品牌中间,感觉是既亲切又怪怪的。(短短的一个多月之后,保罗莫里哀再次离开了北京,这次是他的服饰品牌。如果没有弄错,旁边没有变的是他当年经纪人Valentin Coupeau的品牌,中文名叫华伦天奴,他曾拄着拐棍出现在门口,饱受肝癌折磨的他于2003年先走一步)

 

有种预感,保罗莫里哀乐队今年该来了吧。上次是0212月。即便今年来,也已经时隔五年。如果还能跟Gilles那个大高个儿握手,他是否还会惊讶地记起我们deja vu。(后来才知道,乐队指挥已经再度易主,并于2005年在日本和韩国巡演)

 

很期待苹果即将推出的是什么!(好吧,看来stock option调查够让他们忙活一阵了)

 

如果每天人们在约定的时刻和地点对准同样的场景拍照,然后把照片上传共享,大家就可以得到一个Time-lapsing movie对不对?

 

如果Google采用像Digg那样的排序方式会怎样?为什么要让一小部分人来决定世界上大多数人能看到什么呢甚至为什么要排序呢

 

成天掠过报纸上的obituary,却在当中看到保罗的名字。曾经想过保罗离去会怎样,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快。 

 

nano虽然五彩缤纷,但我觉得就凭一点足以让许多女生裹足:它抛弃了不锈钢背壳,这样包里还得另外带个镜子。而把它当镜子照是再自然不过的showing off

 

周六下午去参加了北Pod组织的活动。真没劲。而且后来外面下了雨,又冷又湿,还要赶去朋友家吃饭。直呼上当。现场尽是些我们不懂也不想懂的苹果软件什么的推介。我们想要的就是个iPod的聚会。关于iPod的,不是Mac。今天去了Google大楼,可保安说不允许参观。只好回到冷冷的秋风中。我希望Google能在一楼大厅设个参观室,Google迷可以在那里留个影。一个Google崇拜者的心情可想而知。

 

下一代iPod 也许可以在屏幕上方像iMac一样安一个摄像头,这样就可以拿着手感超好的iPod拍自己了。像素不用太高,足够在iPod上察看就可,最好还可以拍视频,好好利用iPod的大硬盘。这样一个袖珍版的苹果电脑更可爱。

 

我喜欢Google Pages的更少拘束。这儿我可自由选择我喜欢的字体、蛋黄色彩,可以自己设定页与页之间的关系。喜欢它尊重我原汁原味。

 

太阳就像一大口Absolut Vodka(注:瑞典产一种伏特加酒。上次我作为全球仅存成功社会主义的见证人,去庆祝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失败十五周年之际,在平平的酒台上有那么一瓶。后来我的脸红得跟太阳一样),暖暖的痒痒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已经挂在那里好久了。

 

很显然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对于什么是美,有着根本不同的看法。我觉得iPod挺漂亮,可是周围的许多人不以为然。

 

终有一天,突破时空的限制,人们可于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地点,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在两个地方同时思考,可以同时犯下两个错误,或者同时喜欢上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