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常識 — 心理學

 





政治宣傳與群眾心理學


 蔣中正

  聽信謠言也許是一般社會的習性。共黨利用這一社會弱點,乃以傳佈謠言來誇大他的力量,打擊政府的威信,動搖國際觀感,製造社會恐慌,瓦解反共心理,這是共黨在宣傳戰中,最重要的一種戰法。例如抗戰期間,他時常散佈謠言,說國民政府與日本秘密進行和談。更進一步,他又利用這種謠言,作為他對國際宣傳的資料,使盟國人士相信我們國民政府內部有投降派,要對日妥協,乃是為了要對共黨發動「內戰」的原故。

    對群眾的宣傳要簡單,要反覆,才能發生影響。共黨的宣傳戰,更進一步,慣用「假邏輯」,製造一種簡單的口號,反覆鼓吹,來欺騙群眾。即如共黨及其外衛團體所宣傳的「反共即是法西斯」,就是一個假邏輯。事實上,共產主義和法西斯都是反對民主政治的。我們三民主義國民革命的目的,是建設中國為民主國家。所以我們反共,亦反對法西斯。但是共黨為了破壞我們剿匪戡亂的政策,乃提出「反共即是法西斯」的口號,使一般人誤信共黨要民主,要自由,甚至誤信他是民主黨派,和土地改革派,反而指我們的反共是獨裁、是法西斯。

    我們如對於某一問題,發表意見,提出兩個以上的解決方法,這是討論,而不是宣傳。對於群眾的宣傳,一個問題,只給他一個答案,才能發生影響。共黨對於這一要訣,可以說是發展到了極限。他的宣傳,常為狂妄的武斷,且帶有猛烈的威脅性。他要屈服你的意志時,他就在中外的社會上,發動無數的報刊、無數的會議、無數的討論、無數的耳語,無形的來攻擊你,但在表面上,他好像是勸告你,而實際是威脅你。他一面與你和談,而另一面對你威脅,這種威脅的宣傳戰,最顯著的實例,就是民國十四年至十五年之間,本黨中央在廣州時,一般黨員幾於沒有人敢說一句反共的話,而本黨中央到後來也就幾於完全被他控制。又如三十五年至三十七年之間,一般政治和社會人士,幾於沒有人敢反對和談,也沒有人敢提戡亂動員了。由此可見共黨的威脅宣傳,在社會政治上的影響如何了。

    共黨的宣傳戰法,不僅是無惡不作,而且是無中生有。尤其是他虛構事實,捏造偽證,至於指鹿為馬,張冠李戴,更是他認為宣傳的道德。共黨的外貌宣傳,是與其實際行為完全相反的。最顯明的是他自己剝奪民眾的自由,而對政府要求一切政治自由。他所侵佔的地區以內,完全是黑暗和控制,而對外宣傳他政治的民主和光明。他所謂「人民」,就是搾壓人民的共黨本身。他所謂「解放」,就是奴役。他所謂「和平」,乃是戰爭的另一方式。他所謂「共存」,就是由他單獨統制的變相。所以他所扮演的笑容,亦就是他最猙獰的另一面目。這是我們自由世界,對俄共卑劣的宣傳戰法,應該徹底認識,而且必須予以隨時戳穿和反擊,那才可打破他一切宣傳的邪惡伎倆,而不為其挑撥離間的詭謀所乘,亦不為其威脅利誘的詐術所動。




 → 弗洛姆

       →
健全的社會

       →
為自己的人

       → 逃避自由

       → The Fear of Freedom

       → 占有還是生存

       → 生命之愛

       → 愛的藝術

       → 馬克思論人

       → 弗洛伊德的使命 ── 對弗洛伊德的個性和影響的分析

         ... 

       → 艾未未採訪五毛

 

free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