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禍國 — 1949 ~ 1979

 



       國父建立民國,取消不平等條約、實行憲政之治的願力,原已由於北伐統一,抗戰勝利,而告厥成功。不幸奸匪毛賊,擁兵稱亂,倒行逆施,乃使我們大陸原可望富強的基礎,轉為罪惡困窮;原可望自由安樂的人民,轉為悲苦恐怖;不獨中華民族的生存空間,淪為赤地千里,民族精神文化的領域,更是淪為赤地千里。 

—— 蔣中正
  



解放

  1950年,蘇俄傀儡金日成在斯大林的指示下發動了朝鮮戰爭,中共不顧人民死活,不顧民族存亡,驅趕百多萬血肉之軀(所謂「志願軍」)赴朝鮮與聯合國軍作戰,替斯大林、金日成做炮灰。與此同時,中共借戰爭為掩護,以「鎮壓反革命」為名,對滯留大陸的中華民國政府職員、被俘國軍將士、國民黨黨員及社會各階層人士進行系統全面的大迫害、大清洗、大屠殺,被殺害者數以百萬計!

 



        烈雷: 中共定都北京的真正原因

        劉少奇秘密訪蘇資料


        武宜三: 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 评刘少奇代表中共中央给斯大林的报告

        沈志華: 蘇聯專家在中國 1948—1960 (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 2003)


        楊奎松: 毛澤東與莫斯科的恩恩怨怨 (2005 修訂版)

        陈伯达: 斯大林和中国革命「中国革命走的正是斯大林同志指出的道路...」

        中國失土收復論壇: 中共是怎樣使外蒙獨立合法化的


        中華民國史資料叢稿 ── 拒俄運動、 蒙古「自治運動」始末 (第二歷史檔案館)

        尚文: 國民革命中的外蒙问题 (三民書店)

        我们的外蒙古 (獨立出版社 中華民國二十七年)

        
樊明方: 唐努烏梁海歷史資料彙編 (西北大學出版社 1999)

        彭小明: 關於中共賣國的幾點思考

 


我向你高呼万岁
——为斯大林寿辰所作 

共匪「国务院副总理、文化教育委员会主任、科学院院长,文联主席」郭沫若

我向你高呼万岁!
斯大林元帅
你是全人类的解放者!
今天是你的70寿辰
我向你高呼万岁!
…………
原子弹的威力在你面前只是儿戏
细菌战的威协在你面前只是梦呓
你的光暖使南北两冰洋化为暖流
你的润泽使撒哈拉沙漠化为沃土
你的智慧将使江河改流,山岳奔走
…………
不朽的马克思和你同在
你和马克思一样永远不朽了!
不朽的恩格斯和你同在
你和恩格斯一样永远不朽了!
不朽的列宁和你同在
你和列宁一样永远不朽了!
…………
旧时代的救世主耶稣,
死了一次,据说是复活了一次;
新时代的解放者,你,
死了多少次,也复活了多少次。
耶稣的死是真的,复活是假的;
而你的死是假的,复活却永远是真的。
…………


中共軍人大跳蘇俄舞蹈





      斯大林是我们最伟大的慈父与导师,我谨以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的名义庆祝斯大林同志的七十寿辰,祝福他的健康与长寿!全世界工人阶级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伟大的斯大林万岁!

—— (1949年12月21日 莫斯科 斯大林寿辰庆祝大会)


 
苏联国旗与中共国旗




中共匪黨漢奸本質

  當中共已經有能力奪取整個中國大陸的江山,已經有能力建政、建國,已經有能力將國號從它的「工人階級祖國」──蘇維埃俄國欽定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改成蘇聯社會帝國主義「衛星國」的統一國號模式──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時,劉少奇在建國前夕,毛澤東在建國之後,急急忙忙趕著要去恭恭敬敬朝拜的是誰呢?當然不是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更不是孫中山先生,乃是那個與我中華有著世仇大恨的俄國兩代新沙皇、馬列黨族的兩代新族主和馬列邪教的兩代新教主 ── 死了的列寧和活著的斯大林!


大陸軍民勿為俄寇及朱毛漢奸打仗犧牲!


中華民國總統 蔣中正


    大陸上的全體將士和同胞們:  蘇俄帝國主義者驅使其北韓傀儡,來做他侵略韓國的工具,要他滅亡其自己的祖國,來做他蘇俄的附庸國。美國為了朝鮮大韓民國的獨立和統一,為了太平洋的和平與安全,號召聯合國的五十三個會員國(就是第二次大戰期間與我們中國共同反抗德日軸心的民主國家),派遣陸海空軍,制裁北韓共匪。經過三個月戰爭的結果,北韓共匪為美韓及聯合國軍隊殺傷和被俘的共有三十三萬人之多,韓共幾乎是徹底的被我們聯合國軍隊消滅了。不料蘇俄帝國主義者現在又要命令中國的漢奸——就是朱毛共匪,驅使我們中國人到東北去,作他侵略的工具,參加那侵略韓國的戰爭。

    我們中華民國是聯合國的會員國,凡是中華民國的國民,都不可與聯合國為敵;美國是我們中國的朋友,凡是中國人,都不願和美國打仗的。朱毛共匪今天所謂「抗美助朝」要騙你們到朝鮮去對美國和聯合國五十三個國家打仗,你們究竟是為什麼要去打美國人?要去打韓國呢?要和世界五十三個國家為敵呢?難道你們到韓國去打仗,是為愛護你自己的國家麼?為保護你自己的家鄉麼?為你們自己的本身和你們自己的父母、妻子、兄弟打仗犧牲麼?我再問你們一句話:你們的父母、妻子、兄弟,今天究竟在怎樣一種地方?他們究竟過著怎樣一種生活呢?你們要知道:自去年以來,他們都被俄國人和他的走狗朱毛共匪壓迫剝削得凍餓交迫,逃生無路,在那種黑暗痛苦的情形之下,兩隻淚眼天天盼望著你們趕緊驅除俄寇,打倒朱毛,快快回家鄉去救活他們,保護他們!他們這種急切期望你們的心理,你們知道嗎?我再明白告訴你們一句話:朱毛要送你們到朝鮮去打仗犧牲,不是為了我們中國,也不是為了朝鮮,完全是為了替蘇俄帝國主義做工具,去侵略朝鮮大韓民國。我們中華民族是愛好和平的民族,我們中國人民是反對侵略的人民。凡是中國人都不願意替蘇俄侵略的帝國主義者去打美國和侵略韓國,與全世界民主國家為敵打仗。

    大陸上的戰士同胞們!今天是你們為家庭團聚,為國家獨立,為本身生存,為世界和平,大家起來反抗俄國侵略,推倒漢奸毛朱的時候了!



 


 

「志愿軍」戰俘共匪干部的對話


    大部分戰俘是中國農民,堪稱學識淺陋。但因為不再畏懼中共的專政 強權,他們居然也拉開架勢與昔日的首長辯論一番主義。解釋代表很不屑地問一個滿身土氣的戰俘說:你也曉得三民主義?三民主義是哪三民,你知道嗎?這戰俘果然答不出來。但他並不怕,因為他有著實 實在在的理由藐視這位喝過墨水的前首長。他沉思片刻說:怎麼不知 道?第一人民有飯吃。第二人民走路不要路條。第三人民思想有自由 。這三條,你們共匪有嗎?這現場自編的三民主義自然是笑話,但這 笑話所爆發出的震撼力反而令解釋代表難以應對。因為這是戰俘以及 廣大中國人民所經歷苦難的總結,是他發自內心追求。

  ——《志願軍戰俘系列之一:紅色滑鐵盧》 


 「志願軍」官兵紛紛在朝鮮前線起義
















恐怖毛澤東政權的基礎

  


    說毛建國初有「很高威望」的人,不知道毛從井岡山起就一直以血腥恐怖手段來建立權威,筆者小時候看到長輩對鎮反殺人的驚恐之狀畢生難忘 。

    最近四川一些作家說四川鎮反全國殺人最多,殺了五十萬,僅成渝(成都重慶)兩地即殺了二十萬。這一場殺戮將承平已久的成都人完全嚇怕了,我依稀記得幼時皇城埧(現成都天府廣場)開公審大會,才二十多歲的母親第一次見到殺人,嚇得事後幾天都吃不下飯。又聽父母說到,那些朋友幾天前才見過面,突然聽說被鎮壓了,使他們很驚恐。這些都是我童年時最早的記憶。當時鎮反殺人最多的刑場是有「川西第一禪林」之稱的昭覺寺。由於殺人之易就像砸碎砂罐一樣,鎮反殺人被成都人稱為「敲砂罐」,「昭覺寺敲砂罐」隨後成了意指槍斃的地方俗語,伴隨我長大。人人活在恐懼中

  的確,中共政權建立之初享有很高威望,並非憑空而來,但使人民臣服的不是甚麼道德力量。而是空前的恐怖力量。

  —— 蔡詠梅




殺人運動


    殺個人像殺隻雞在農村情況就可怕了,工作組組長就有權力批准逮人或殺人。後來逐步收上去,到土改時殺人權力控制在縣上,但工作組仍可抓捕人。他們只需動過嘴,武裝(即民兵)就去執行。 ....根本無審訊起訴一說,全是根據事先搞好的材料,佈告也是手寫,一批一批押出去斃了就是。把他們從監獄拉出來對上名字、照片,也不脫衣服,也不賞酒飯,立刻五花大綁,插上標子,甩上刑車(不是押上,因為一部刑車要裝二十餘人,四周還有荷槍實彈的解放軍,只能人重人的堆放著),即向成都市郊二十里之遙的迥龍寺磨盤山駛去。到了刑場從車上把他們甩下來,然後由兩個解放軍提著胳膊飛快地跑向指定地點。二十人為一批,犯人齊嶄嶄地跪在地上,一聲哨音預備,二聲哨音瞄準,三聲哨音扣動扳機。被殺的人全打腦袋,子彈均是開花彈,一槍一個,真利索。死者雖屬痛快,但半裁腦殼不見了,有的還沒有腦袋了,人變成了一個木椿椿。解放前有人說,「共產黨來了要開紅山(指大肆殺人)」,誰也不相信,親眼看見了!殺第一批時,我執內勤(外勤是當地農會的武裝,現稱民兵),那沒頭沒腦的屍體一大遍,白的腦花和紅的血水流成一條小河,半匹山的山坡看不到綠草,難聞的血腥味直衝鼻孔,真叫慘不忍睹。
....

    按照共產黨一貫的兩頭小中間大的策略(這個策略適合於一切政治運動中對人的劃分與掌控:如土改,依靠對像為25%、團結對像為55—65%、孤立打擊的為10—15%,凡此類推遲。如果1950年—1952年的民主(應叫殺人)運動階段,當時四川總人口五千多萬人,階級鬥爭的對象約有750萬之巨,再以兩頭小中間大的策略劃分,全省殺、關、管、斗的人應不少於150萬,150萬中殺的人若為25%,那麼關押的人不少於120萬人。 1978年我被關押在四川雷馬坪勞改農場唐家山中隊,馬湖分場一位姓王的管教在一次講話中指著幾棵彎曲的大樹,大言不慚地說:「我們雷馬坪農場先後關押改造了幾十萬人,這幾棵樹子就是吊人吊彎的。」

  —— 鐵流《我所經歷的新中國》



        嚴家偉: 無法無天的痞子運動 —— 「土改」見聞錄

        1951年花桥乡土改运动记实

        毛泽东、张春桥等:「破除资产阶级法权文集」 (這就是毛贼共匪所理解的「共产主义」......)

        陈云文选 (陳賊是中共的奴隸經濟制度的設計師)

        臺灣大學明居正教授電視訪談: 中共發展策略之錯誤

        吉拉斯: 新階級 (老生常談,不過很多人到現在還是不明白

        臺灣大學明居正教授電視訪談: 論中共的階級制度 ── 城鄉戶口與黨員身份都是造成社會不公的根源



反右鬥爭

    在1957年的反右鬥爭,四川省在李井泉屠夫的撻伐下,揪出了十多萬右派(官方公佈的數字是6472人,實際上遠遠超過12萬人),其中被開除公職送勞動教養的約四、五萬人,怎麼解決這些「階級敵人」的吃飯穿衣問題?重修監獄吧,耗時,耗工,且時間不允許;放在城裡工廠吧,要購置設備,且難以管理。最好的辦法是又不花錢又省事又省力,而且地方還要安全,讓他們用自己勞動養活自己。這樣做既合乎「革命人道主義」精神,又節約成本。在一次議事日程的會議上,省公安廳勞動改局一位主事的頭頭嘿嘿一笑說:「這還不好解決,四川有的是荒山荒地,辦它幾個像雷馬坪一樣的農場,沒說四、五萬,就是幾十萬人也能安置得下來。」語畢還神秘地補充一句:」多一個勞動力我們就多一份財富呀!」於是,省勞改局立即派出局辦秘書李志昂和趙功兩位幹員,去到四川偏遠縣份雷波、馬邊、屏山、峨邊,這些屙屎不生蛆的地方進行實地勘察,最後選定了這個漢彝雜居的小涼山---峨邊沙坪勞改農場。這裡地廣人稀,到處是荒山野坡,前有天塹的大渡河,後有無邊無際的原始森林,風雪迷漫,道路崎嶇,與世隔絕,不通魏晉,且四周住戶多是彝胞,風俗各異,情感難容,真是天然的囚牢!自1957年10月起,源源不斷的右派分子(教授.教師、作家、畫家、詩人、記者、工程師、律師、技術員、幹部、軍官)「從四川各地(主要是成渝兩市),在槍桿的押觲下送來到這裡「脫胎換骨,改造思想」。想不到半年後那勘察定調的李、趙兩位先生,也成了右派來此享受大自然美景。應了中國民間一句俗話:「木匠作枷,自作自受。

  —— 鐵流《我所經歷的新中國》




三百一十七万八千四百七十個右派


   按照共匪的講法,「1957年反右運動劃的右派分子共有五十五萬左右」。

   實際上的數目卻是五十五萬的六倍!

   一九五八年五月三日,共匪頭目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宣佈:反右鬥爭取得階段性勝利,定性為右派集團二萬二千零七十一個,右傾集團一萬七千四百三十三個,反黨集團四千一百二十七個;定為右派分子三百十七萬八千四百七十人,列為中右一百四十三萬七千五百六十二人;其中,黨員右派分子二十七萬八千九百三十二人,高等院校教職員工右派分子三萬六千四百二十八人,高等院校學生右派分子二萬零七百四十五人。


       → 一紙蒼涼 ──「右派」杜高的政治檔案 (坦白材料、告密信件、審訊記錄、專案報告、秘密批示...)(請看書評
 

       →
孔令朋: 我的厄運——「反右」與「文革」追記
 

       →
共匪: 政法界右派分子谬论汇集 (這到底是誰的罪證?
 

       →
 
储安平: 储安平文集 (請參閱人民日报: 右派储安平研究资料汇编
 

       → 羅隆基: 我的被捕的經過與反感 (誰說他不是活該?

       → 
章詒和: 劉氏女 (2011)

       → 章詒和: 雲山幾盤,江流幾灣

       → 章詒和: 順長江,水流殘月

       →
茆家升: 卷地風來 —— 右派小人物記事 (遠方出版社)


       →
姚杉爾: 在歷史的漩渦中 —— 中國百名大右派 (朝華出版社 1993)

        蕭克、李銳等: 我所經曆的政治運動

        鄧匪小平: 關於「整风运动」的報告

        牟传珩: 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邓小平极左言论批判


美國《時代周刊》封面


        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 民國五十年元旦對全國軍民同胞的廣播講話!(原聲錄音,在線收聽!)

       → 共匪: 大跃进杂文选 (作家出版社 1958)

       → Alfred Chan: Mao's Crusade (牛津大學出版社新書,分析毛賊東的「大躍進」

       → 彭尼凱恩: 中國的大饑荒 ── 1959-1961 (一個美國学者的客觀分析

       → 高王淩: 人民公社時期中國農民「反行為」調查 (中共黨史出版社2006)(研究中國農民對共匪暴政的自發抵制)

       → 中國大饑荒檔案 ── 1958-1961 (包含《大饑荒檔案》網站上的全部資料,極為重要

       → 李銳: 廬山會議實錄 (增訂本)

       → 李銳: 大躍進親曆記 (上)、(下

       → 李銳: 毛澤東的晚年悲劇  (天天吃紅燒豬肉怎么還會有悲劇???)

       →
毛泽东同志纪念馆: 毛泽东遗物事典 (請參閱:毛澤東在大饑荒時的菜譜

       →
夾邊溝記事 (記述了几千名「右派」被活活餓死在甘肅夾邊溝集中營的歷史,慘不忍睹)

       → 共匪北京市公安局劳改处:《死亡右派份子情况调查》(1963年7月)

 
       → 馮客 (Frank Kikotter): 毛澤東製造的大饑荒 —— 中國最大災難的故事 (2010)


 


毛澤東製造的大饑荒


       一九五九年三月廿五日,毛澤東在上海一個黨內會議上說:「要增加糧食收購三分之一,農民不會造反,餓死一半人不要緊,還有一半人有飯吃劉少奇下湖南農村調查時,給毛的一封信上說:湖南鄉下農民的房子百分之四十被拆掉了



—— Frank Kikotter:《毛澤東製造的大饑荒》






        劉匪少奇: 刘少奇在1964年中共「国庆招待会」的講話 (原声录音,在线收听!)

        郭德宏: 四清運動實錄 (浙江人民出版社 2005)
 
       →
沈志華: 越南战争研究

        共匪军事顾问团「援越抗法实录」(「当事人的回忆」)

       →
 共匪中央对外联络部二局: 越南人物资料

         
 
麥克斯維爾: 印度與華戰爭 (India's China War(毛賊共匪让所有的邻國都成為中國的敵人...)

        北京與印尼共產黨 (毛賊共匪真是害人蟲)

        1958年7月31日赫鲁晓夫同毛泽东在怀仁堂的第一次会谈記錄 (俄羅斯聯邦總統檔案)

        共匪: 中苏团结万古长青 —— 中国党政代表团访苏纪实 (人民出版社 1961)

        共匪: 九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 (金滿箱,銀滿箱,轉眼乞丐人皆謗; 正嘆他人命不長,那知自己歸來喪

        小山內宏: 中蘇戰爭 (「中蘇如果開戰將會怎樣?」)


        沈志華主編: 中蘇關係史綱 (新華出版社 2007)

        沈志華: 戰後中蘇關係若干問題研究 (人民出版社 2006)

        楊奎松等: 冷戰時期的中共對外關係 (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5)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1949-1966) (這本書已過時,但仍有參考價值

        共匪偽學者: 评《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共匪給此書所做的「消毒」)


       → 泽东:  让死人也过集体生活不好吗?





 


 
 《参考消息》1966.08.31

   【中央社成功基地二十五日电】 总统于二十五日主持大专学生结训典礼。总统在典礼中,对上万精神奋发的暑训师生,欣然致贺。最后,总统很激动,很感慨的说:大陆青年在最近几天,被共匪驱使,组成了一批一批的所谓“红卫队”,到处进行着拳匪式,野兽式的“乱打乱斗”,这就是共匪教育出来用以摧毁我们五千年传统文化,用以危害整个自由人类罪恶的工具!这些青年,已经失去了思想的自由,学术的自由,生活的自由,和一切行动的自由




        中華民國總統蒋中正: 中華民國五十五年國慶日前夕告中共黨人書



       → 
紅歌 —— 紅衛兵“联动”与“血统论”研究资料汇编

       → 穆欣: 劫后長憶 —— 十年動亂紀事 (香港新天出版社 1997)(請參閱:秦城監獄6813號犯人)

       → 王軍: 城記 (三聯書店 2003)(請參閱內容摘錄及書評《城祭》── 共產黨毀滅北京城紀實

 



中華文化


           我們敢於斷言,中華文化是無人可以毀滅的!其最終消滅共匪毛賊者,乃必為我中華文化所表現的「民族獨立的性格與能力」之大義正氣!此中華文化,今天且正在表現其充實光輝於此怯懦的、滅裂的、迷失的世界,而始終鼓舞着億萬人心的民彝天德!


    共匪恐怖中華民族文化,因此它要悍然掀起所謂「文化大革命」的罪惡,五千年根深蒂固的文化,豈是毛賊一手一足愚昧的搖撼,所能改變得了的?今天不是毛賊將毀滅我民族文化,而正是毛賊終必為我民族文化的大義正氣所滅絕!共匪畏懼中華民族文化集大成的孔子,敢於悍然「批孔揚秦」,自炫其浮於暴秦百倍之惡,而攻孔子萬世師表之聖,我們尤其可以斷言,今天不是毛賊將打倒孔子,而是毛賊終必為我民族聖哲孔子的精神所誅殛!所以我們今天的不動如山,正是為的明天的動如火發!


—— 
蔣中正



 

 
       →
聂元梓口述自传
 
       →
林彪言论集

       → 周恩来文革讲话汇编 1966-1976 (看看這位「偉人」的精彩表演)
 

       → 
工農兵批判舊戲文集( 甘肅人民出版社 1975)

       →
康生文革讲话

       → 江青同志十年讲话汇编 1966-1976 
 

       →
匿名: 历史将宣判江青无罪
 

       →
匿名: 秦城冷月 —— 江青传
 
       →
王洪文文集

       → 姚文元同志文集 (兒童切勿下載!)

       → 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的材料 (兒童不宜)


       → 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薄一波罪行录 (請參閱:記者姜維平獲釋,薄熙來罪行再引關注

       → 共匪: 和少年朋友谈谈阶级和阶级斗争(「我们同刘少奇、林彪和邓小平的斗争是十分激烈的!」)
 

       →
文革漫畫 —— 徹底批判劉鄧路線,砸烂苏修的狗头
 

       →
共匪「中央首長關於雲南問題的兩次重要講話」 (1968.5.5)

       → 唐山大地震親歷記唐山大地震漏報始末 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紀念 (當代中國出版社 2006)


       → 
华国锋: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人民出版社 1977)


  


 致「人民日報」編輯部的公開信

林昭


       
要知道,那怕是封建時代最最惡劣至於肆無忌憚的暴君,也還不能不略為顧念到其王朝的根本統治利益而在某許多地方稍惜聲名稍存體面稍稍受一點綱常倫理道德法紀的約束。然則我們今日不談法律,不談人權,不談公義,不談道德,甚至於不談‘盜德’,就說作為堂堂一家儼乎其然的所謂政黨,你們到底還有一點最起碼的原則性嗎?……你們的黨內生活極端專制而且極其黑暗,甚至連封建君臣之間進諫納諫的那麼一點‘民主’程度都不可能有!——都不被容許!證明秘密特務實際上是你們黨內殺人不眨眼的太上皇!你們的黨已經‘乾淨、徹底、全部’地特務化了!由此更證明中國大陸在你們這家魔鬼政黨的妖氛籠罩之下已經淪為如何可怕的不見天日的地獄,因為你們使用著徹頭徹尾的特務恐怖統治!——首先以秘密特務系統監視、控制從而統治全黨。然後更進一步‘以黨治國’,而將這特務化了的黨來監視、控制從而統治全國!說什麼警察國家!世界各國古往今來不論那一代專制王朝都不可能建立起這樣聞所未聞酷虐驚人的恐怖制度血腥統治!而不論世界各國古往今來的哪一名大獨裁者都不可能像你們之陰險毒辣十惡不赦的獨夫黨魁這樣壞事做絕,而且壞到入骨!

        今日的中國大陸在魔鬼政黨的極權恐怖統治下,成了如何一個黑氛迷天、血腥遍地、荒謬絕倫而慘厲無比的地獄!





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杀猪

《人民日报》 1
966.10.01 

山西省原平县食品公司屠宰场徒工   杨美玲


 我今年十八岁,1964年8月到屠宰场当徒工 刚到屠宰场当徒工的时候,我不懂得什么叫革命。只是为的赚几个钱,买花衣服穿。可是一进场,做的是洗下水、晒羊皮等杂活,不光穿不成花衣服,倒是尽穿脏衣服。没过三天,我就想打退堂鼓。后来,我学习了毛主席著作,学习了《雷锋日记》,思想上有了震动。当我读到毛主席说的“一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这句话时,直觉得脸上发烧。这时候,我不再想赚钱穿花衣服了,也不嫌脏和臭了,只想要为人民服务,作一个雷锋那样的青年。

  决心好好干下去,我就开始学习杀猪。第一天试杀了两头,都失败了。为

什么?怕得不行。我觉得猪比我厉害,老怕猪咬了我,还怕猪血溅在我脸上。人怕猪,当然就杀不死猪。这时,我又重新学了《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等文章,认识到有了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就会什么都不怕。解放军同敌人作战的时候,那么勇敢,可是自己连猪也不敢杀!不敢杀猪,哪敢杀敌人,又怎能保卫国家?想到这些,勇气就来了,杀起来就有劲了,一杀就成功了。

  我学会了杀猪,有人赞扬我,鼓励我;也有人吹冷风,说什么:“好端端的闺女,怎学了个屠家!”“怎么找对象呀!”等等。当时我受了这些风言风语的影响,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动摇了,又打算改行。爸爸是知道我的病根子的。他问我:“咱家是贫农,贫农应该听谁的话?”我说:“听党和毛主席的话。”爸爸说:“对呀,毛主席教咱们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你为什么不听?你还像个贫农的女儿吗?”爸爸又说:“你是劳动人民的后代,是革命的后代,要敢和一切陈旧的反动的势力作斗争!”听了爸爸的话,我才认识到自己当了旧思想、旧风俗的俘虏;那些反对我、讽刺我的人,是想用资产阶级思想腐蚀我。这办不到!我下决心要把屠宰场当作战场。我要在这个阵地上,为革命而战斗;用毛泽东思想斗倒一切旧思想,学好杀猪技术,做好工作。









 




 


 

中華民國五十五年國慶日前夕告中共黨人書

 

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

 

—— 中華民國五十五年十月九日 ——

 


 

中共黨員和幹部們:

 

  明天是你們的祖國——中華民國開國五十五年的雙十節,這個節日是由國父孫中山先生領導國民革命、推翻滿清帝制、創造中華民國最光榮的歷史節日,我想你們是永不會忘記的。


 

 

一、代共產黨員心裏所想講的話講了出來

 

  我好久沒有和你們見面講話了,今日我們民族存亡絕續、和每一個人生死成敗,都到了命在旦夕的時候。我們都是中國人,都是中華民族的炎黃子孫,而且有很多都是我的學生,還做過我的幹部——尤其你們做幹部的,沒有不知道我是一個如何的三民主義的革命黨員,所以我在這個時候不得不向你們說話,以盡到我對你們應盡的責任。但是我今天講話,首先是要把你們每一個人的心裏想講而口裏不肯講的,都代你們講了出來;是要把你們每一個人的心裏都在打算怎麼辦,而你們彼此之間、當了面又不敢商量的辦法,我亦代你們拿了出來。毛澤東怕你們講出心裏的真話,拿出心裏的打算,所以為了「海瑞上疏」「海瑞罷官」那樣幾齣戲,「紅日」「兵臨城下」「逆風千里」那樣幾部電影,「燕山夜話」和「三家村札記」那樣幾篇文字,就掀起了今日所謂「文化大革命」的瘋狂鬥爭,還要誘騙你們的子弟,組織「紅衛兵」,來打倒你們所謂「資本主義當權派」,打倒你們「修正主義派」。因為毛澤東知道,你們心裏的真話,如講了出來,就必然會發生反毛革命的力量;你們心裏的打算,拿了出來,就將成為反毛革命的行動。今天很明白的事實,就是毛澤東對於你們這一代,從黨政軍領導幹部到黨員團員及其所謂工農兵群眾,根本上都不敢相信,認為都已不可靠了,所以它不得不寄望下一代無知的孩子們,組訓「紅衛兵」來保衛它個人生命,來保衛它獨夫暴政、生殺予奪的淫威特權。我知道你們一身受著說不出來的痛苦,尤其在精神上被其磨折、摧殘、與凌辱的刺激,更甚於肉體所受的痛苦;我自更知道你們心裏的想法和做法,所以我今天,就要代替你們大家講幾句心坎裏「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話。


 

 

二、「文化大革命」的本質與作用

 

  這次毛澤東「文化大革命」的真相,照著它「文化革命小組」所說的,就是要「拿毛澤東思想做方向盤」,要「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要「讀毛的書,聽毛的話,照毛的指示辦事」,來做它救亡掙扎中的萬應靈方。其實就是要用其所謂「毛澤東思想」做招魂牌,對其黨政軍人員來整風——整黨,整政,和整軍。拆穿來說,就是要將你們凡是有知識、有思想、過去有功績、有貢獻的共黨幹部和一般黨員團員,藉此來整肅清除,等待「紅衛兵」來替代你們做它毛澤東的共產黨「接班人」。這是你們雪亮的眼睛都看得很清楚的,而且亦是比別人見得更多的,這豈不就是你們心理所要講而口裏不肯講的話麼?

 

  我今天率直的,誠摯的,要告訴中共黨人,你們當初加入共產黨,後來為共產黨做工作,也可能是誠心誠意相信其「馬列主義」,參加所謂「階級鬥爭」和「社會革命」的。殊不知自從三十年代以來,經過了大陸這十七年的所謂無產階級革命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三面紅旗的鬥爭失敗之後,到了今天,所謂「馬列主義」,就變成了「毛澤東主義」;所謂「階級鬥爭」就變成了毛澤東在黨內排除異己,互相傾軋的權力鬥爭;所謂「社會革命」,就變成了殘害人民、斫喪民族、荼毒社會的毛澤東思想的「文化大革命」。這些東西,就是毛澤東三十年代以來以無產階級革命為名,所用以誘惑、逼迫、鬥爭、清算、控制、屠殺;和亡國滅種的欺詐手段的代名詞。到現在,你們大家都明白,所謂毛澤東主義,早已在「反修正」「反人性」「反科學」「反傳統文化」的前提之下,喪失了它馬列主義理論的來源;所謂毛澤東思想,亦已在「反毛」「反黨」「反共產主義」的浪潮之下,更走到了盡頭絕路。它自己亦就揭開了它「馬列主義」的外衣,暴露出它黃巢、李闖、流寇和亡清義和團拳匪的本來面目與野蠻手段,抹煞了你們共產黨內「行政」的和「軍隊」的組織,撤銷了你們「宣傳」的「文化」的和「教育」的系統,根本上乃是要摧毀中國文化,掃除知識份子,破壞現代文明,並想以其「人民戰爭」的法寶,來統制亞洲和世界人類,效法其二十年前希特勒的所為,這就是它毛澤東「文化大革命」和「紅衛兵造反」的本質與作用。


 

 

三、毛澤東鬥爭的伎倆

 

  說到毛澤東鬥爭的伎倆,那就是:它對外鬥爭的方法,是先寄生而後反噬;對內鬥爭的手段,是先利用而後謀陷。它對外是反覆無常,對內是忘情負義,而其對國家則是一個蟊賊,對革命乃是一個敗類。

 

  總括起來,它的鬥爭伎倆就是「欺詐」兩個字,它是無言不詐,無行不欺,亦是無人不欺,無事不詐的。你們大家固然都是被欺詐過的人,我們國民黨亦曾經為其所欺詐過的,不過我與你們所差的一點,就是我是首先發現它欺詐的兇狠伎倆最早的一個人。而你們今日被它所欺詐、所迫害的程度,竟遭到如此之慘,就是因為你們不願及時聽信我的話,而偏要跟從它,認為它是你們共產主義精誠無偽的一個領導者!這是難怪的,不僅是你們受它欺詐,就連那老奸巨猾的史達林亦都受它「一面倒」的甘言所欺詐了!而且它今日還在指著史達林的靈牌,要來欺詐國際的共產黨人。


 

 

四、毛澤東對你黨內鬥爭的經過

 

  毛澤東對你黨內鬥爭的經過,更是你們共產黨人,三十徐年來所目睹身經的血淋淋的教訓。它在兩湖秋收暴動失敗之後,逃上了井崗山,投靠王佐、袁文才,那兩位收留的,救援它的「戰友」後來的結果,究竟如何?這件事,你們老幹部都是很明白的。在贛南所謂「中央蘇區」裏,以朱毛聯合領導為名,而為了它個人的權力,不惜作血腥的鬥爭,比如富田事件,紅七軍事件,與「寧都兵暴」,就創造了恐怖屠殺的最高記錄。那幾處萬人塚裏,被指為AB團、改組派和社會民主黨的白骨冤魂,豈不都是你們共產黨的幹部和同志?後來我們國民革命軍收復了贛南,毛澤東倚靠它唯一「親密戰友」彭德懷的武裝保護,西向流竄,又在「遵義會議」與「毛兒蓋會議」兩次鬥爭中,分裂了你們的陣營,乃篡取了它領導的地位。到了陝北,它投靠當地土共劉子丹,又用借刀殺人的手段,先利用了高崗,除掉了劉子丹,然後抬出「高崗路線」又來打擊「王明路線」,乃就突出其所謂「毛澤東思想」,公然取得了你們共產黨的領導權。這些都是毛澤東對你黨內鬥爭——先利用其乙的親密戰友來鬥倒其甲的戰友,又利用其丙的戰友來鬥倒其乙的戰友,如此甲、乙、丙、丁循環不息的鬥爭,直到其黨內所有親密戰友鬥完,而只留下它成為唯一的寡人不止。這樣不斷的欺詐伎倆、和殘忍手段,乃使你們共黨內部互相殘殺,以填滿它個人私慾,達到它個人目的,這是三十年來血跡斑斑的紀錄。

 

  毛澤東親密的「戰友」,在延安時期,自然是高崗了。但是十六年來,最早一次權力鬥爭的犧牲品,就是高崗。

 

  毛澤東的「親密戰友」,自井崗山,古田會議,富田事件,以及贛南失敗後之流竄途中,與延安的盤據時期,三十年來,第一個應該算是彭德懷,第二個應該是羅瑞卿了。但是在臺海戰爭失敗之後,彭向毛澤東盡其忠告,毛乃認為是與它權力鬥爭,結果就被它整肅了。現在你們彭德懷同志,不知究竟在那裏?羅瑞卿同志的下落,究竟如何呢?我亦很想念你們這兩位同志,如果尚在人世,我想總有一天,還會有同他們相見共事的機會!

 

  在你們黨內,毛澤東的高級幹部,尤其在北方區,第一個應該數得上是劉少奇了,劉少奇對於北方的工運,及其助手彭真,對於北方的學運,都是毛澤東的大力支持者;毛澤東之有今日,對你們的黨政來說,劉、彭兩人,乃是數一數二最有「功」的幹部。但是毛澤東第三次權力鬥爭的目標——所謂資本主義的當權派,指的究竟是誰!還不是劉少奇和彭真麼?這是人人所知道的,如今彭真是被毛澤東鬥垮了,而劉少奇在他精神的凌遲之下,我想他比彭真的有形打擊還要厲害難堪吧!

 

  在文化宣傳上,毛澤東的高級幹部,第一個應該數得上是陸定一,第二個是週揚,自三十年代至六十年代,陸定一、週揚兩人領導你們共產黨的文化宣傳工作,其「貢獻」不可謂不大,但到今天卻都被毛澤東「打垮、打臭」了。

 

  這些事件,已經說明了毛澤東不擇手段的欺詐和它反覆無常的鬥爭伎倆,亦就證明了它這個流寇慣賊的鬥爭伎倆,就是它要利用你的時候,就可把你捧上第二把交椅,等到你利用價值一旦完了之後,就可把你下放到邊疆勞改,或拘禁下獄,乃至活埋了你,亦所在多有!這就是他對外先寄生而後反噬,對內先利用而後謀陷的惡毒手段。總括一句話,它對黨外是欺詐,對黨內亦是欺詐。


 

 

五、對大陸上知識份子和退役軍人的懷念

 

  因此,我更關心大陸上一般知識份子和退役軍人,以及舊日幹部,你們為了共產黨,為了解放軍,流汗流血,出死入生,留下一條生命,如今年老退役,不僅無田可耕,無家可歸,一切生活,毫無保障,而且亦無人可靠。你們被毛澤東利用價值完了之後,現在不僅要被其遺棄,且要指使他的「紅衛兵」孩子們,來侮辱你們,打擊你們了。這就是毛澤東對待你們退役官兵的主意,這樣一來,他對於你們的生活和出路,都可不再負其任何責任了。

 

  我同樣關心一般身陷匪區的知識份子,你們在毛澤東摧毀中國文化,和清算「三十年代文藝傳統」的大鬥爭之下,由個別整肅到集體殘害,二千一百年前暴秦「焚書坑儒」的歷史慘劇,竟變本加厲重演於二十世紀的今日。眼看著中國大陸就要變做原始的山林與禽獸的淵藪,並將使大陸一般青少年,就是我們民族的幼苗,被毛澤東思想的塞聰、閉明、誘騙、驅策,成為既無知識,又無靈魂,失去了人性的洪水猛獸,以貽患我民族,為禍於世界,這是萬惡的毛澤東對我中國文化最大的一種罪惡,亦是我們民族空前絕後的一種浩劫!

 

 


六、你對毛澤東還存著希望嗎?

 

  倘若你們共產黨人還要相信毛澤東是馬列主義的正統,還希望它能實現你們所理想的社會革命的話,那你們的子弟「紅衛兵」都要清算到你的頭上來了,你們家屬亦都要被它打鬥了,如此你們這一代都沒有下場,下一代還有下場的希望嗎?

 

  ——你們有把握不再成為毛澤東整肅的對象嗎?

  ——你們能更親於劉子丹、高崗、彭德懷、羅瑞卿、彭真、陸定一、劉少奇等幹部,對毛澤東「親密戰友」的關係嗎?

  ——你們不怕成為「兒子造老子的反」的「紅衛兵」,打鬥的紅心活靶子嗎?

  ——你們能想像「大造其反,一反到底」的廣大群眾,對你們仇恨、敵對、憤怒的結果嗎?

  ——你們今天對這反覆無常、叛國殃民,「率獸而食人肉,罪不容於死」的毛澤東僵屍,還有什麼感情的包袱嗎?

  ——你們今天每一個人心裏所打算的是什麼?

  ——你們彼此之間,當面想要商量、所應該商量的是什麼?

 

 

七、你們心裏懷疑的十個問題

 

  我想在你們心底,除開對毛澤東長期以來倒行逆施,牛鬼蛇神的罪孽,正日夜盤梗胸中,而迷惘不明之外,至少每一個人口裏雖不好說,而心裏卻都在懷疑的:

 

  一、何以毛澤東會以搞獨立王國的罪名,迫害大有「功」於毛的高崗?又何以一向對毛「忠貞不貳」最親密戰友的彭德懷,被鬥爭罷撤,竟不知其下落所在?

 

  二、怎麼也意想不到毛會以「修正主義」的帽子,清算了它的親信彭真?也意想不到毛會以「莫須有」的罪名,逮捕了之三十年來軍事幹部、情報領導者羅瑞卿?有大功於毛的,尚且如此,然則失掉利用價值的又將如何?

 

  三、跟毛澤東搞三十年代「文藝運動」的陸定一、吳冷西、週揚、陳沂、陳其通、吳晗、鄧拓……他們且都不免於被整被鬥的惡運!並且還殃及了遍佈於大陸各省的大專學校校長、教授,和黨委、書記,以及宣傳、文化部長!公然有這麼多數以千計的高級智識份子(幾乎是全部的文化幹部)共同一致的決心反毛?毛要反對這麼多的智識份子?這樣搞下去,共產黨的組織,還能不垮麼?毛澤東還能存在多久呢?

 

  四、為什麼毛澤東會「異想居然天開」的,要以「文化大革命」的幌子,整肅黨內這麼多無辜而有「功」的文武幹部?毛澤東自己則啞口不言,而擁毛的卻無時無地無不在喊著要「打倒資本主義的當權派」?毛澤東自己是不是「當權派」?它不是「當權派」,誰是「當權派」?

 

  五、什麼是「毛澤東主義」?毛說它是正統的「馬列主義者」,那麼它何以不去神化「馬列主義」?卻要私心自用的來神化它「毛澤東主義」,以取代「馬列主義」?

 

  六、照共產黨的黨章規定,全國代表大會是五年召開一次的,可是毛澤東一拖就拖到十年以上,甚至中央全會和常會亦不敢按時舉行了,這不是犯了共產黨的黨章?這不是置所有黨的成員權利與意見於不顧,卻實施了它的個人的集權與控制,利用「黨中央」名義,來作為它藉口整肅黨員、實際排除異己,陷害幹部的工具?

 

  七、毛澤東過去既經瘋狂的大搞其「人民公社」「大躍進」和「總路線」的反科學、反人性的三面紅旗,大陸人民已經搞到了不知死所的地步,卻萬不料最近它又要迫使無知無識的青少年子弟,組成「紅衛兵」來對人民家家戶戶的搜括汙辱,乃至其黨政軍幹部,都要被他亂打亂殺,推行其恐怖的、死亡的、空前絕後的第二個「大躍進」,難道真是逃避不了毛澤東所擺佈的,不惜犧牲一半人民,發動世界核子戰爭,將在其「共產主義廢墟上」再來建立「毛澤東主義」麼?這就是他所謂第二次解放運動的開始嗎?

 

  八、很奇怪的毛澤東怎麼會反臉無情的,用「反修正主義」的口實,來排斥所有的共產兄弟國家,分化整個的共產國際,使自己陷於孑然孤立,四面楚歌,重重圍困之中?

 

  九、是誰搞的「亞非會議」?是誰搞的印尼政變?對非洲冷戰,對印度熱戰,有什麼結果?難道搞「外交」,搞「革命」,就為的是要把它自己的黨搞垮,搞臭,搞亡?

 

  十、北越不是說是「我們的兄弟國家」?毛澤東既要控制北越,又時時聲言要以實力行動與北越誓共生死成敗,並肩作戰,但北越共黨和人民一年餘來受到了無比的戰禍慘劇,為什麼又總是說空口白話,而沒有實際的行動,這不是明明對兄弟國家又作其厚顏無恥、不顧他人生死存亡、最殘酷的欺詐手段麼?如果他自己無力援越,那為什麼又不準其他共產兄弟黨來援越?又為何不準北越自己與對方直接來談和?難道北越的悲慘、失敗、毀滅,還會是毛澤東共產黨的勝利成功?這個理由究竟為什麼?這個原因究竟在那裏?大家為什麼不向他問個明白呢?

 

  總括這以上十個問題,乃是你們共產黨內所應該早日解決的,我想你們共產黨幹部,亦必人人都在打算,想要來解決,而卻都想不通,亦都無法解決。我想連毛澤東自己對這十個問題,究竟如何來打算,來解決,也是莫明其妙!今天的毛澤東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是啞巴?還是傀儡?我想毛澤東自己也說不出其所以然罷!你能說得出其所以然嗎?你們共產黨在這種情形之下,你們的毛澤東又在這種莫明其妙之中,你們一般黨員與幹部是不是長此拖延下去,而冒著這種無限期的危險,陷入這種無比的磨折之中,而不及早設法解決?

 

  難道你們還想陪著毛澤東到底,來為它殉葬麼?我相信你們凡是一個真正的革命黨員或社會主義者,決不至於如此。實在說,我今日關懷你們的生命和前途,乃無異關切我們國家生命、和革命前途一樣的迫切!我今日誠懇的告訴你們,你們大家現在彼此所應該商量的第一件事,我以為莫過於是如何自救以救國的切身大事了!我更知道你們所要研究的這件大事,就是你們過去從事過的「三民主義——救國家、救民族、救社會、救群眾的國民革命」一條寬闊平坦擺在你們面前的大道,這是你們唯一可走的路子,亦是唯一可通的路子。我想你們今後總不會再相信毛澤東思想的共產主義,是一個可以實現救國救民的主義了!在北伐時期,你們在國民革命的事業上做過不少工作,在抗戰時期,你們又在三民主義的旗幟下,亦出過若干力量。只要你們大家幡然憬悟,齊心努力,突破「毛澤東思想」欺詐的騙局,推翻它的專制淫威,你們就可與我共同一致向救國、救民、救自己的最高目標前進,來完成我們國父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國民革命的共同大業。


 

 

八、三民主義國民革命的目的

 

  你們應該早已知道我們三民主義的國民革命的目的,是要保衛民族文化;我們保衛民族文化的目的,實際上就是要保衛民族的生命,要保衛國家的獨立,保衛社會的安寧,保衛人民的自由康樂,亦就是要保衛你們每一個人的獨立人格,每一個家庭的團圓安樂,每一個人的學術自由,擇業自由,每一個農民,可以自己耕自己的土地,自己享有自己的收穫。你們的子弟都有受教育的權利,亦有思想和信仰的自由,這就是今日臺灣成為一個三民主義模範省的事實。中華民族文化的涵養,和三民主義的寬大淵博,保證你們這一代和下一代免於毛澤東式義和團拳匪之亂,原始反動暴力的恐怖與威脅,一律受到中華民國憲法的保障。


 

 

九、對共產黨軍政幹部的三項聲明

 

  我今日要鄭重向你們共產黨員與軍政幹部聲明:

 

  第一、在我們國軍大舉反攻之際,只要你們不與國軍為敵,不加抵抗而接應國軍,就可以論功行賞,獲得國軍的番號,享受國軍同等的待遇。

 

  第二、如其你們先行起義,只要你們奉行中華民國政府法令,和我在民國五十一年雙十節對共軍將士、共黨幹部、及其黨員團員的「十條約章」實施,那我們就立即承認你們的軍事與政治地位,以排、連、營、團、師、軍長以及各地區司令委任,並按其功績,晉升官級;同時賦予你們所光復地區行政長官之權,如你們沿海一帶軍隊要請求國軍援助,則我們可於六小時之內,立即派到大軍馳援,與你們並肩作戰。

 

  第三、我以為今日無論為國家生存,為民族生命,為人民生活,即使為個人求自由,全國軍民皆在同一命運之中所以我們彼此只有一條心,就是要推倒這個國家的蟊賊,民族的敗類,奸猾狡詐的專制魔王——毛澤東!我們亦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實現中華民國的國父孫中山先生所創造的自由、平等、博愛的三民主義新中國!我常說:「不是敵人,便是同志」,只要你們誠信相孚,不與我國民革命軍為敵,則你們共產黨團員每一個人都是我們的同志,對你們必如過去戰友一樣,一視同仁,決無彼此厚薄之分。一俟毛賊推倒之後,我們就主張召集中華民國第二屆國民大會,由全國人民選舉其代表,重修憲法,不分階級,不論黨派,凡是中華民國國民,人人有選舉權與被選舉權,以重建我們自由、平等、統一、獨立的三民主義新中國,來完成我們國民革命的共同大業之初衷!

 

 


十、全國反毛的力量聯合起來

 

  我希望大陸上一切反毛的力量,與海內外一切愛國同胞,聯合起來,把握時機,採取行動,對準唯一的目標,就是殘暴專制與黷武好戰瘋狂冒險的國賊——毛澤東,給無情的打擊者以無情的打擊。我深信國軍登陸,義旗西指之日,就能解除同胞的痛苦,縮短民族的災難,獲致迅速的成功。中華民國從此「盡文明國的義務,以享文明國的權利」,與一切愛好自由崇尚正義的各國,分擔和平的責任,使人類免於全球核子戰爭大屠殺的浩劫,一齊向大同世界,邁步行進。

 


 
 

 

 
 



希望蒼天有眼、驅逐馬列、光我中華,讓歷史見證一切。


希望大陸同胞有一天能明白誰才是真正的新中國

 

free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