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叛國 — 1920 ~ 1949

  
 



         共產黨自稱其為「無產階級的前衛」,但中共朱毛卻就是中國歷史上的流寇。東漢末年的「黃巾」,晉末的王彌,唐代的黃巢,北宋末年的方臘,南宋末年的李全,明代末年的李闖、張獻忠,這都是朱毛奸匪的先驅。

      中共匪徒之漢奸的性格,更使其對於祖國懷抱仇恨,對同胞肆意屠殺。在歷史上,外族入主中原,總有一般亂臣賊子幫助他殘害我愛國的同胞。五胡亂華時代石虎的殘暴,元、清兩代的恐怖屠殺,都是歷史的實例。異族征服中國以後,必從武力與文化兩方面來摧殘我中華民族。所以侵略者對於民眾生命財產的壓迫,比任何專制君主都要殘酷,而其對於民族文化思想的箝制,更比任何專制君主為凶狠。今日中共匪徒,是流寇與漢奸以及侵略者工具的結合,其暴虐凶頑,為歷史上空前所未有。

—— 蒋中正




  

中共的本質


      中國共產黨不是中國土生土長的政黨,而是由蘇俄培植成立起來的政黨。這個政黨與蘇俄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所以,祇有從中共與蘇俄的密切關係入手,才有可能認清中國共產黨的性質和面貌。

      概括起來:中國共產黨是蘇俄扶植成立的侵華工具;是全心全意為蘇俄服務的黨;是大量出賣中國領土和主權的黨;是一個毀國害民的黨。毛澤東說:「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主義。」實際上是不僅送來了馬克思主義,還送來了共產黨。


 
泽东的真面目



        → 揭秘: 中共紅軍《綁票手冊

        → 中共建立的第一個紅色中國的真實情況 —— 江西百姓揮舞著大刀長矛追擊紅軍!

        → 中華民國政府: 剿滅萬惡不赦的共產黨匪 (中華民國十九年)(暴動叛國、欺壓脅迫、淫亂狂暴、黑暗專制」...


        →
布熱津斯基: 大失敗 —— 20世紀共產主義的興亡 (中共軍事科學院譯 「有組織的內部發行」)
 
 
       →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 (標準注释版)(建議「中共」正名為「中国斧头帮」,停止打着馬克斯的牌子招搖撞騙…)
 
        →
馬克思主義的破產 (自由書店 中華民國十七年)
 
 
       →
漢娜鄂蘭(漢娜阿倫特): 極權主義的起源 (時報文化出版公司 1995)
 

        → 自由叢書 —— 蘇俄革命慘史 (自由書店 1928)除了盲目盲心的人以外,很少有人不反對共產黨了!
 
        →
艾華民:「中國共產黨」是蘇俄製造的侵華工具
 
 
       → 王健民: 歷史知識 ── 蘇共於一九二〇年八月建立了「中共」
 

        →
陳獨秀: 告全黨同志書 (1929)(極為重要的自供!!)

 
       → 郭恆鈺: 俄共中國革命秘檔(1920~1925)
(台北東大圖書公司 1996)


 


蘇俄共產黨他們曾經有過一句話:『假如把用在中國的宣傳費運動費,和直接對付歐洲應用的軍費比,那是省得多了!』由此可見他們的目的,還在對付歐洲,那裏有誠心幫助我們革命!

其次他們又常把在我國活動所得,當作它們權利勢力看待。國際間同情於他們的很少,並且因爲他們的國家雖大,而文化很落後,種種方面都不進步,所以大家都輕視他們。他們要增高他們的國際地位,便把念頭轉在東方,尤其轉在中國。他們以爲如能抓住中國,歐洲各國凡事便不能不理他們,這就是他們的勝利,就是他們的本領。

史丹林和托羅斯基一班人在爭權的時候,互相跨耀自己的本領,總是以自己對東方政策如何高妙爲辭。而爭着要支配中國的革命。試問表面上說幫助我們革命,而動機却是第三國際幾個人在那裏爭權爭利,在那裏增高蘇俄的國際地位,以對付歐洲,便拿我們的國家命脈民族存亡爲孤注爲工具爲犧牲品而已!

—— 胡漢民




 
        → 兩個局外人的對談錄 ── 中共革命探秘 (大陸學者對「中共」邪教組織罪惡歷史的絕妙分析)

 

 
       → 共匪:「歷史的先聲」(中共絕對是一個詐騙集團)(請看:規定「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的《國共雙十協定》)
 

        → 共匪: 1925-1927 中国大革命史 (1930年初版,反應中共的大老板 ── 莫斯科「共產國際」的立場)

 
 
       → 共匪: 1919-1927,苏联《真理报》有关中国革命的文献選編 (請參閱:蘇俄赤化中國陰謀大暴露)
 

        → 電影《渡江偵察記》新編 (巨搞笑)

 

 
       → 陳公博: 共產主義運動在中國 (the Communist Movement in China)
 
        → 盛岳: 莫斯科中山大學和中國革命 (盛岳是中共前「上海局書記」) (另請參考:鄧小平在莫斯科的罪惡活動
 
 
       → 鮑羅廷在中國的有關資料 (鮑羅廷同志於1951年死於西伯利亞的一個勞改營)

 
        瓦·瓦·布柳赫尔: 黄埔军校首席顾问布柳赫尔元帅( 军事科学出版社 1989)




1927年1月23日


        鮑羅廷: 「蔣同志,我們三年共事,你曉得,如果有人壓迫農工,反對CP,我們無論如何要想法打倒他。」

        蔣中正:「我校長教學生,從未到如此嚴重地步,在數百人宴會上,把我一個革命領袖,黨國領袖,讓一個外國顧問當奴隸一般教訓。你不是欺負我個人,你是欺負國民黨,欺負我們中國人,我哪裡可以放過你!


—— 產經新聞 《蔣總統秘錄》




        → 辛灝年:「中山艦事件」歷史真相辨析

        → 中国黄埔军校网: 蒋介石为何要反共

 
        → 國民革命之領袖蔣總司令最近宣言及演講詞 (中華民國十六年三月)

        → 蔣中正、吳稚暉等: 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革命 (中華民國十六年八月)

        → 貝聿: 蘇俄命令中共在中國實行武裝暴動和燒殺政策

        →
中華民國政府: 共產匪徒罪惡之彙編 (中華民國十七年)

        → 中國國民黨浙江省執行委員會: 中國國民黨國民革命和俄國共產黨共產革命的區別 (中華民國十八年五月)

        →
中國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科(中統): 中國共產黨之透視 (中華民國文海出版社)


        → 樊一弓: 恐怖堡壘 ── 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記實




 


談到共產黨在江西所採取的政策,一言蔽之就是赤色恐怖。他們在地方上利用地痞流氓當作幹部,用革命翻身鬥爭清算爲誘餌,鼓動他們對富有的親友鬥爭,殺死了這些親友留下血債,這樣這個地痞便害怕地方人士報復,便只有永遠跟共產黨走,永遠脫離不了共產黨的羈絆。在國軍進剿時,這些地痞穿著便服,拿出手槍威脅老百姓,不准向國軍吐露一點匪情,甚至誰與國軍接近誰便遭殃。我們進入赤區,老百姓不敢和我們多講話,並不是老百姓不歡迎我們,而是老百姓害怕這些流氓匪幹的殘忍殺害。國軍是流動的,不能永遠駐下來保護老百姓,老百姓不能冒身家性命的危險來和國軍合作。匪軍可以殺人放火帶走壯丁,留下殘弱婦孺,國軍不能這樣做,國軍進入赤區探不到一點匪軍消息,匪軍可以留下匪幹,留下兒童做國軍的情報,反而對外宣傳說老百姓厭恨國軍,說老百姓願意與共產黨合作。甚至他們殺死的不穩份子也誣賴是被國軍屠殺的。我在江西行軍時,時常發現被共匪屠殺的僵屍無人收殮,慘不忍睹。至於說到共匪軍事上的戰略戰術,不外是「短打突擊」,在整個戰局上應是居於劣勢,但是在部份戰役中他們會爭取勝利,他們仰仗地形熟、情報靈活、訓練士兵能急行軍、能耐疲勞,在最短期內迅速結集優於國軍某一部份幾倍以上的兵力,很快的解決國軍的小部隊然後脫離戰場,四散奔逃,使國軍找不到還手的主力。這多次的小勝利挽救整個局面的劣勢,他們利用這種戰術使國軍吃虧不少……


蔣鼎文




你想有饭吃吗?
你想种地不交租吗?
你想睡地主老财的小老婆吗?
赶快参加红军。


——  中国工农红军宣  1930年8月1日





       →
蔣中正: 國民政府剿滅赤匪報告案

       →
薛岳: 剿匪紀實 (中華民國文海出版社)

       → 陳誠: 陳誠將軍回憶錄 ── 剿共戰爭 (國史舘 中華民國九十四年初版)

       → 何鍵: 湖南之團防 (中華民國文海出版社

       → 贛粵閩邊區剿匪總司令部參謀處: 赤匪黨政軍殘酷實錄 (中華民國二十一年十二月)

       → 劉湘: 共產黨之錯誤與罪惡 (四川善後督辦署 中華民國二十二年九月)

       → 劉東巖: 川滇黔剿匪從佂別記 (重慶中美書店 中華民國二十四年五月)

       → 胡羽高: 共匪西竄記 (中華民國文海出版社)

       →
國民革命戰史 ── 反共勘亂 (三軍大學校長蔣緯國將軍總編著 黎明文化事業公司印行)

       → 中央政治學校研究報告: 收復匪區之土地問題 (正中書局)
                                                                                                                                                                                                                                              

 

中國共產黨蘇俄製造的侵華工具


如果說中共搞武裝暴動,發動武裝鬥爭,中共與國家和人民的矛盾已經發生變化;那麼,中共在中國境內成立「蘇維埃共和國」政權,這就使矛盾進一步變化。在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允許成立另一個國家。這既是常識,更是國際法的通例。而尤其嚴重的是,中共這個政權是以蘇俄政權為背景。從名稱到制度,到性質全部執行蘇俄的一套,並且按照蘇俄的指示行事,隨時向蘇俄請示彙報。這樣一個政權,實質上是蘇俄的傀儡,成了人家的走狗。這個傀儡政權是搶在日本人在東北成立「滿洲國」傀儡政權之前成立的。

     毛澤東成立的這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是繼「烏梁土文人民共和國」及「蒙古人民共和國」之後,蘇俄在中國成立的第三個傀儡政權。


—— 艾華民







       →
高仲謙: 黑牢進出 —— 延安縣長歷險記

       → 陳伯達: 人性·党性·个性 (1947版)(共匪就是這樣逐步滅絕人性的)

       → 毛贼:「毛泽东军事文选」(1927—1972)請看辛灝年教授精彩演講:誰是衛國戰爭的中流砥柱


       → 八路总政宣传部: 抗日战争时期的八路军和新四军 (「抗日先遣队.....向西北......长征......」)

       →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第一厅機密報告: 晉冀魯豫陜甘皖各省不幸事件(1940)(國民黨对共匪太客氣了!)

       →
新四軍事件真相 (中心出版社 中華民國三十年三月)(「新四軍害國害民的鐵證!」)

       → 新四軍的前後 (奮鬥出版社 中華民國三十年)

       → 新四軍叛變後之中國共產黨 (統一出版社 中華民國三十年十月)

       → 中華民國政府: 中共不法行為及破壞抗戰事實紀要

       → 李九思: 中國共產黨與游擊戰 (勝利出版社 中華民國三十年)(中共游擊戰的真相)


       → 李九思: 中國共產黨與敵偽 (勝利出版社 中華民國三十一年)(中共勾結敵偽、破壞抗戰的真相)

       → 共產黨在中國 (華嚴出版社 中華民國三十二年)(說出中國人的良心話:中國不需要共產黨!

       → 謝幼田: 中共壯大之謎 ── 被掩蓋的中國抗日戰爭真相 (節錄)


       → 任新舫: 民國常識通俗小叢書 —— 匪區逃客談話紀實 (國民圖書出版社 中華民國三十三年八月)


                                                                                                                                                                                                                                              




 —— 摘自《司馬璐回憶錄 》

陳雲寫過一本小冊子,叫《怎樣做一個共產黨員》,是早年中共學習的必讀文件。陳雲當年作這項政治報告時,我也坐在下面聽。我的個子矮小,坐在前面的地上。陳雲講完問道:「同志們有甚麼問題嗎?」 

     一位比我年紀略長的同志從我身邊走過去向陳雲遞了一張條子,隨後,陳雲說: 

     「剛才這位同志問,既然共產黨是講平等的,為甚麼我們大家的生活這麼苦,毛主席卻每天吃一隻雞?」 

     當時延安的政治氣氛還比較輕鬆,可以有人敢於這樣提問。接著陳雲回答說: 

    「是的,毛主席每天吃一隻雞,這不是毛主席願意的。毛主席希望和我們大家過一樣的生活,但是同志們想想,毛主席的健康對中國革命多麼重要!所以,毛主席不願吃雞,黨中央的命令一定要毛主席吃雞。和我們每一個革命同志一樣,毛主席吃雞也是一種革命任務。」 

     在我的印象中,當時一般的同志對陳雲都相當敬重,覺得他為人正派,我所見到的陳雲為毛澤東吃雞作解釋的這段話,中共任何文件中都找不到,當年陳雲的風度也使我印象很深,迄今難忘。我也深信我的追述除了簡略以外,絕沒有曲解陳雲的原意。我有時想,陳雲這段「語錄」如果不寫出來,在中共黨史上也許就會失傳了。 



       → 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 ── 戰后中國 (秦孝儀主編, 國民黨中央黨史委員會出版

........................(一) 接收復員與重建

........................(二) 馬歇爾調停

........................(三) 蘇俄侵掠東北、蘇俄侵略外蒙新疆與我國對對蘇俄的控訴

........................(四) 與中共和談的教訓、中共破壞行憲與全面叛亂



       鐵流: 見證歷史 ── 我見到和參予的中華民國全民普


       → 張九如: 和談覆轍在中國 ── 三次國共共存的真相與惡果 (中華民國文海出版社)


       → 雷震远神父: 內在的敵人 中共不是中國人,中共不是人,中共是活阎王!」…

       → 共黨暴行與人民呼聲 (1945年12月)(「襲擊國軍、破壞交通、發動內戰、殘害人民」…

       → 共軍暴行實錄 (1946)(「欺騙脅迫、橫徵暴斂、清算鬥爭、慘殺無辜、販賣毒品、破壞宗教、剝奪自由」…

       →
蘇北共黨「解放區」真相 (蘇北流亡難民通訊處 1946年3月)(「心弦的淚雨!痛苦的呻吟!悲慘的呼聲!」…

       → 收復區之真象 (建國出版社)

       →
共匪禍國殃民實錄 (國防部新聞局 1947年9月)(「禍國罪證、殃民實錄、匪區寫實」…

       → 共匪暴行實錄 (建國出版社 1947年11月)(「燒殺、姦淫、酷刑、鬥爭、荼毒、浩劫」…

       → 總動員與戡亂建國運動 (時代出版社 中華民國三十六年八月)

       → 叛亂與戡亂 (建國出版社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國軍路過香港北上剿匪受到市民熱烈歡迎



Chinese Civil War 1945-1950  Defenders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國民政府的新聞發佈政策,此後一直沒有什麼重大改變,(國民政府)遇事保持沉默的態度使共產黨佔了很多便宜。共產黨不停地撒謊,侮辱,他們認為只要謊撒得大,繼續的時間長,人們便會相信那是事實。


—— 雷震遠神父《內在的敵人》


                                                                                                                                                                                              
                                                  

 
和平絕望 奮鬥到底


我們承認過去東北和華北屢次的失敗,我們預料當前局勢,也許更要惡化,但是我們決不氣餒,更絕不失望。要知道,我們過去的失敗,並不是匪軍實力怎樣堅強,而是我們政治的缺點,經濟的恐慌,內部組織的鬆懈,使共黨匪徒有隙可乘;所以他能從容不迫的在我們前方軍隊與後方民眾中間,埋伏間諜,散播失敗主義的毒素,以瓦解士氣和人心,所以國家擁有優勢的兵力,反招較嚴重的挫折。中正對於過去政治、經濟的缺陷和剿匪軍事的失敗,以致我們同胞遭受共匪的蹂躪和殘殺,墜入共產主義的鐵幕,來過這種黑暗地獄的活罪,這是我個人德薄能鮮,應該負其重大的責任。因為我對共產黨的陰謀暴行,認識特為深切,所以我對國家的危難與人民所受的災禍,愧疚尤其沈痛。但是我決不動搖我救國救民的信念,確信我們必能從共產鐵幕之中,拯救我全國同胞,重登自由康樂的境域。


—— 蔣中正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四月二十七日




       →
辛灝年: 中共是怎樣發動內戰、打敗國民黨的?

       → 白先勇: 養虎貽患 ── 父親的憾恨 (1946年春夏間第一次國共四平街會戰之前因后果及其重大影響)

       → 陳誠: 陳誠將軍回憶錄 ── 剿共戰爭 (國史舘 中華民國九十四年初版)

       → 楊奎松: 戰后中共奪取東北始末1946年國共四平之戰及其幕後 (請參閱:蘇軍暴虐瀋陽記實

       → 1948 長春 —— 未能寄出的家信與照片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03)(國軍官兵的未能寄出的家書...)


       → 南方周末: 中共最重要的臥底 —— 遼沈戰役中的衛立煌

       →
張正隆: 雪白血红

 
       → 共匪
沈阳军区: 围困长春 —— 一个特殊类型的战役 (1987)


       →
馮亦魯: 徐蚌戰役見聞錄 (春秋雜志出版社 中華民國五十二年香港初版)

       → 孫元良將軍談五十六年前蕭縣突圍秘辛

       → 共匪: 淮海戰役綜述 (共匪歷史資料 1989年4月版)

       → 黎玉璽: 戡亂期間海軍作戰概況 (中研院近史所 中華民國八十年)

       → 陳孝威: 為什麼失去大陸 (中華民國文海出版社)

       → 胡志偉: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 論國民黨為什麼敗走台灣 (中國人真的没有选择共产党!)

 
       →
司徒雷登駐華報告,1946-1949 (江蘇人民出版社 1988)


       → 馬歇爾: 美國特使馬歇爾出使中國報告書

       → 美國國務院: 美國與中國之關係——特別著重1944年至1949年之一時期 (中美關係白皮書)

       → 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 世界共產主義戰略戰術報告書 (美國新聞處 1948)






       → 錢理群: 1948,天地玄黃 (研究某些中國知識分子在1948-49年的境遇及其心理變化)

       → 謝泳: 失去的年代 ── 中國自由知識分子的命运 (和共匪合作是没有好下场的

       → 王彬彬: 往事何堪哀 (關於早期的共黨知識分子)(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複哀後人也!)

       → 共匪: 儲安平「觀察」言論選 (「解放」的滋味很好吧?)

       → 陳獨秀: 陳獨秀最後對於民主政治的見解 (自由中國社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 孔令朋: 天津往事 —— 從北上接收到中共入城 (香港天地圖書)

       → 錢鐘書: 圍城 (上海晨光出版社 1947年初版)

       → 烈雷: 中共定都北京的真正原因

       → 于衡: 在那個風雨飄搖的時候 —— 大陸逃難與赴台之初的見聞 (傳記文學出版社 中華民國六十二年)


                                                                                                                                                                                                                                            



毛澤東欠中國人民的血債



「人海」戰。那是慘絕人寰,將人命視為草芥的一種最野蠻而無人性的「戰術」,也即是毛澤東在生被碎屍萬段不足以懲其惡,死後挖墳鞭屍不足以贖其罪的一宗最大罪惡,是他所欠中國良善人民最重要的一筆血債。

—— 張贛萍


中共「四野」突擊隊在進攻錦州前宣誓「打倒反動派」
—— 注意他們的蘇制波波沙沖鋒槍

中共軍隊中的蘇聯炮手
 
                                       


「 蘇聯的援助是人民解放軍力量壯大的一個極其重要的因素。蘇軍指揮部把繳獲原日本關東軍的武器和軍事技術裝備轉交給人民解放軍(火炮、迫擊炮和火箭筒37000餘門,坦克600輛,飛機861架,機槍約12000挺,汽車2000餘輛等等)。爾後,蘇聯又向人民解放軍提供了40億美圓的美式武器,以及大量蘇制武器和軍事技術裝備。」


——《蘇聯軍事百科全書 1976版 軍事歷史卷「中國人民解放戰爭」條目

                                                                                                                                                                                     


       蘇聯紅軍不僅在暗中協助中共在東北建立根據地,而且為進入東北的及在華北的中共軍隊先後提供了足夠裝備幾十萬人的武器彈藥,從而使這支過去因為裝備落後、彈藥缺乏,主要靠游擊戰取勝的部隊,迅速成長起來,從而極大地縮短了中共中央原先預計的徹底戰勝國民黨的時間表。

       有關戰後蘇聯遠東軍向中共東北民主聯軍提供的日本關東軍武器數量,步槍約為70萬支,機槍約為12000─14000挺,各種炮約4000門,坦克約600輛,汽車約2000 多輛,另有彈藥庫679座,800餘架飛機和炮艇若干。同時已知1948年前後蘇軍將絕大部分日本關東軍武器提供給中共軍隊以後,還曾向東北的中共軍隊提供過一定數量的蘇聯製造和捷克制造的武器裝備。據毛澤東與米高揚1949年2月初的談話,為了宣傳的目的,東北野戰軍1948年11月入關前將蘇制武器均留在了關外。

—— 楊奎松《毛澤東與莫斯科的恩恩怨怨》
 



共匪軍總司令朱德恭祝主子斯大林萬壽無疆







紀錄片《九評共產黨》 評中國共产党是怎樣起家的(一)

 


 紀錄片《九評共產黨》 評中國共产党殺人歷史(一)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國慶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

 

——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十月九日於臺北 ——

 


 

自 國父領導國民革命創造中華民國以來,每逢國慶日的前夕,我全國同胞都是歡欣鼓舞來慶祝這神聖莊嚴的紀念日。但在今日國慶日的前夕,我陷在匪區的同胞,卻只有悲憤沉痛來紀念今年的雙十節了。回想三十八年前的十月十日,武昌起義全國響應,革除了二千年的君主國體,推翻了二百六十年的滿清專制,纔有中華民國的誕生。而中華民國成立以後,我革命志士,愛國同胞,又在第二次革命討袁護法、和北伐抗戰諸役之中,奮鬥犧牲,纔保障了中華民國的國體國號,更確定了中華民國的國旗、國歌。綜計這三十八年革命建國的歷史,已使中華民國成為我全國同胞共同生活最高的組織,和民族精神無上的象徵;而中華民國的國體、國號、國旗和國歌,在我全國同胞的生活與情感上,思想與行動上,都有其深固不拔、永久不磨的根柢。乃今日中共匪黨嘯聚了一些民族敗類、無恥漢奸和賣身投靠份子,扮演了所謂「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在不到十天的短時間內,執行了共產國際預定的計畫,宣佈了蘇維埃極權主義的國體,廢除了中華民國的國號,採用了俄國式的紅旗,改變了我四億五千萬國民同聲誦唱的國歌。我淪陷匪區的同胞,久在黑暗鐵幕之下,本已不堪受其暴力的迫害,而今日又是目不能見國旗,耳不能聽國歌,其喪家亡國之痛,更不知如何忍受了。我後方和海外的同胞,在此國際風雲緊急,國家危機嚴重的時期,軫念中華民國締造的艱難,必感救亡圖存責任的重大。中正雖以在野之身,仍當從我全國同胞之後,竭盡我國民革命的天職,繼續為剿共救國革命建國而奮鬥。際此中華民國國慶的雙十節,謹掬我悲痛悃忱,為全國同胞特進一言。

 中共匪黨的武裝叛亂,不是為了爭奪政權而顛覆我國的政府,而是受了俄國的驅使,來滅亡我們的國家,所以他採取的手段,就是俄國併吞東歐各國的手段。四年以來俄國策動東歐各國的共黨,第一步在所謂「新民主主義」之下,提出「聯合政府」的口號,以欺騙民眾;第二步在所謂「人民民主專政」之下,成立他極權主義的所謂「中央人民政府」的組織,以控制民眾而達成他歸降俄國的目的。中共匪黨知道他要帶領中國人民降附俄國,不僅要遭受人民的反抗,並且要引起他匪黨內都的叛離,所以他早就進行了克服國家思想和民族感情的鬥爭。最近七年以來,匪黨發動了他嚴厲的整風運動,接著又實行了他殘暴的三查運動。這些運動,直接是對自由生活家庭倫理和國民道德的清算,間接就是對國家思想和民族感情的打擊,到了共產國際情報局斥責狄托主義之後,中共匪黨纔推行了「四個學習計畫」,正面向民族主義宣戰。今年四月初,他更進一步發表了他在三次大戰中替俄國打仗的宣言,七月初他又提出了向俄國一邊倒的謬論,信誓旦旦的為俄國利益而服務了。

 但是,中華民國的國體是人民自由權利的保障,中華民國的國旗是國民革命的象徵,中華民國的國號是凝結人民的愛國感情,中華民國的國歌是代表三民主義建國的宗旨,中華民國國慶的雙十節,紀念我中華民族對於民主共和締造艱難的歷史。這一切都是我革命先烈和殉國軍民無量數血淚之所凝結而成的史詩,亦即為我四億五千萬同胞民族感與祖國愛寄託的所在。只要有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插在我們中國領土之上,那就是我黃帝子孫獨立自由的標識。所以袁世凱不敢公開改用中華帝國的年號,汪精衛也不敢改換青天白日的國旗,他們雖都受了帝國主義的操持,仍懍然不敢對我民族精神輕於觸犯。今日中共匪黨竟對我中華民國,從實質到形式,肆意侮辱,完全改變了。由此可見中共匪黨殘民快意,賣國求榮的罪行,非袁汪諸賊所可比擬;也可見俄國侵略主義的狂妄凶頑,肆無忌憚,更在日本軍閥之上了。

 中共匪黨這次在北平揭幕的戲劇,完全出於俄國侵略主義者的導演,下面兩點就是充分的證明:第一、從他們所製造的理論上看,毛匪澤東在七月初間把匪黨的專制主義和賣國行徑歸納成一個「公式」,就是「工人階級經過共產黨領導的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與國際人民民主力量團結一致」。於是所謂「人民政協」,製造了他所謂「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和「人民政協共同綱領」,其所依據的原則,也就是「實行人民民主專政」和「聯合蘇俄和人民民主國家」,仍舊是毛匪所提那一套的「公式」。要知道他所謂「人民民主專政」,就是共產匪黨的專政,而其所謂「人民民主國家」,就是共產國際鐵幕之內,實行獨裁,降附俄國的一些國家。我們認清了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共黨匪徒扮演「人民政協」所製造的政體,就是「學習」極權主義的專政,去做俄國的附庸;更可以瞭解他們所謂「工人階級領導」,就是「共產黨領導」,而與真正的勞動民眾,毫無關涉。他們所謂「人民民主專政」,就是共產黨獨裁,而與民主政治背道而馳。四年以來,莫斯科使用這詭辯的理論,和模稜兩可的名詞,掩飾了併吞東歐各國的侵略行動。毛匪澤東今日的「公式」,不過是沿襲莫斯科侵略東歐製造傀儡的手法,來執行他滅亡我們國家,奴役我們人民的命令。第二、從他們所採取的程序上來看,本月一日毛匪澤東在其所謂「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成立時,宣佈了一個「公告」,所謂「政務院總理兼外交部長」周恩來,甫徑發表,立刻把所謂「公告」分送各國領事館。到了第二日,俄國政府外交次長葛羅米柯就發表聲明,表示「承認」毛匪的偽組織了。十八年前,土肥原製造偽滿洲國,東京與長春之間,還有正式文件往來;今日俄國製造北平偽組織,莫斯科與北平之間,卻只憑電臺的新聞廣播,其表演更是匆忙草率,而一切都是預定的計劃,尤為顯明的事實。俄國侵略主義者企圖使用這簡短單調的戲劇,無非要在外交上混亂民主國家的耳目,在軍事上急劇準備三次大戰的戰場。而朱毛匪首們要把我四億五千萬同胞,供與俄國當砲灰,要把我一千二百萬方公里錦繡的河山,獻給俄國作戰場,要把我中華民國國民寶貴的生命財產與豐富的資源,作為他們共匪賣身投靠的抵押品;這比袁世凱承認二十一條以助長他的帝制自為,汪精衛簽訂「日支關係調整要綱」以促成他的傀儡組織,更加寡廉鮮恥,更是喪心病狂。

 同胞們!俄國如果征服了我們整個中國,無異如虎添翼,世界人類必將永無和平之時。而朱毛匪首如果斷送了我們整個中國,為虎作倀,把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禁錮於鐵幕之內,替俄國做奴隸牛馬,我中華民族必將永無翻身之日。俄國侵略主義的發展,固然是整個世界人類安危禍福的關頭,而我中國不幸,正首當其衝,中華民國領土主權為其所毀損,國體、國號為其所廢棄,而國旗變色,國歌無聲,我四億五千萬同胞永為無聲無色的亡國之民。際此存亡生死之交,我全國同胞救國自救之道,祇有徹底剿共,堅決抗俄。凡是淪陷區的同胞,祇有自動團結,嚴防奸匪的破壞,埋頭苦幹,保持可用的力量,堅持等待我國軍的救援,準備接應我國軍的反攻。中正負責保證,無論今後戰局如何艱危,環境如何險惡,而我國軍必將在短期間內完成相當的準備,發動積極的反攻,以告慰於我淪陷區內同胞,而決不致有片刻的貽誤。凡是我大後方自由區的同胞,更應提高警覺,一致奮起,須知「覆巢之下,決無完卵」;只有團結一致,共同奮鬥。此時正是我們同胞同舟共濟之會,必須共礪同仇敵愾之心,拼命才能保命,毀家才能保家,擁護政府,奉行法令,再接再厲,剿滅共匪,不屈不撓,反抗暴俄,勿貪一時的苟安,勿計個人的利害。生為自由之人,死在自由之土,決不甘心做異族的奴隸。只要俄國的傀儡奸匪朱毛一日盤踞中華民國寸土,我們即一日不能放棄反抗侵略的責任。

 中正在此必須指出,俄國侵略主義者承認中共匪黨偽組織,不僅破壞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並且撕毀了美英蘇三國雅爾達協定。不僅是對國際法的損害,並且是對聯合國憲章的背棄。俄國這一次的舉動,除了德國納粹主義者之毀棄凡爾賽和約,義大利法西斯主義者之違反國際聯盟公約,日本軍閥之破壞九國公約以外,再沒有任何事件可與倫比。今日北平偽組織完全是九一八以後日本帝國主義者一手製造偽滿洲國的歷史的重演。誰都知道,偽滿的成立乃是中國對日本軍閥侵略軍事直接應戰的前奏,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序幕。四年以來,中共匪黨武裝叛亂全面發展,已使中國的危機比之於九一八至七七事變六年之間更加嚴重了。今日俄國,不顧一切公開導演他傀儡劇於北平,不但使共匪叛亂暴露其侵略戰爭的本質,亦且是俄國已不惜其本身以國際戰爭的戎首自居了。率直的說:今日偽「人民共和國」的成立與俄國及其附庸的承認,就是俄國對中國直接從事侵略戰爭的信號。這是洞若觀火的事實!縱令世界各國瞠目無睹,掩耳不聞,而實際上第三次世界大戰是從此開始了。中國從不願藉世界人類共同的戰禍來解決中共問題。即至今日,我們仍竭盡其所有的力量,阻遏共匪的赤燄;務使西太平洋與東南亞洲不為其所延燒。但是世界民主各國如不及時為集體安全而努力,則莫斯科黷武主義者製造三次大戰的野心,決不會有何止境。今日他在遠東製造世界戰爭,已經到了圖窮匕見的階段了。

 中正領導中國國民革命,與共黨匪徒相持,至今歷二十五年;深知蘇俄侵略遠東的政策,與帝俄時代毫無二致。而中共為莫斯科第三國際的間諜,不是中國國內的政黨。蘇俄之併吞外蒙,掠奪新疆,窺伺東北,完全是帝俄時代侵略行為的延長;而民國十四年以來,中共匪黨對我中國國民黨之內在滲透、外來侵侮,對北伐之事前阻撓和中途分化,對抗戰之表面參加而實際破壞,都是國際侵略主義的陰謀策畫。抗戰結束以後,共匪更在莫斯科侵略主義者策畫之下,企圖以全面武裝叛亂,顛覆我政府,劫取我領土主權。所以我們歷年剿匪戰爭的意義,直接的固為剷除共匪的叛亂,間接的就是反抗俄國的侵略。

 而反共抗俄,實為我中華民國存亡、三民主義成敗的決定關頭。中正秉承 國父遺志,領導國民革命,自不能不引為我畢生最大的責任。但是這一深切的認識與嚴正的立場,每不為國際與國內所理解。尤其是我戰時盟友的美國,在最近四年間,就有一些人士認定中共的匪黨是農民民主和土地改革的政黨,認定中共所謂「聯合政府」是民主政治的要求,並且否認了中國共產黨與莫斯科之間有主奴的關係。這一誤解,竟使美國對華政策與我們政府的戡亂政策,至今還在互相扞格之中。但是我們同胞可以相信,美國是講公理重信義的國家,而且今日是領導民主,反抗強權的世界領袖,只要我們中央政府剿匪戰事一日不停止,東北領土主權一日不恢復,美國即一日不能背棄其國際信義,諉卸其政治責任,決不是見利忘義,背道棄信的國家所可比擬,至於國內一些自命為自由民主主義的人們,更直接間接幫助共匪,在政府區域發展其反內戰的運動;政府為剿匪而動員,特別是征兵征糧,到處遭受這一運動的阻礙。最近幾個月來,這些民族的敗類,無恥的漢奸,更利用「和平」的美名,粉飾其媚共投俄的罪行,反共鬥爭的陣管,因而動搖,而士氣民心亦為之頹喪。但是我們中國的反共鬥爭雖在此內外交謫之中,遭受了一時的挫敗,只要我們不顧一切的犧牲,百折不回,奮鬥到底,對於遠東安全,世界和平,自有其重大的貢獻和決定性的意義。同胞們!今日侵略強權已不能掩飾其原形,賣國奸賊已不能隱蔽其醜態;共匪倉皇的公告與莫斯科匆促的承認,惟一的效果就是對於中共匪徒之為俄國侵略中國領土主權,危害遠東安全和平的工具,提出了最後的證明!而我們反共戰爭,並且是世界反侵略、反共產鬥爭的前哨,也就大白於天下了。

 同胞們!自中共匪黨偽組織成立,而俄國及其附庸國家予以承認,而國際危機益形迫切,世界和平亦從此絕望了。一個世界不能一半奴隸,而一半仍能保持其自由;也不能一半是戰爭的毒燄,而一半還有和平的福音。我們的反共戰爭,還有廣大的自由領域為其根據,還有億萬的愛國民眾一致擁護,而在匪區之內,更有無數民眾迫切的希望和策應。故今日我們決不承認是根本失敗了,而且我們確信最後必能完成光榮的勝利!我深信公理勝過強權,正義就是力量。我們深信為爭取中華民國獨立而戰,為保障人民自由而戰,為國際正義世界和平而戰,其戰爭必得到最後的勝利!凡不願做俄國的奴隸牛馬,而自認為黃帝子孫的中國國民,都要共同一致,同心一德,在青天白日國旗之下,國民革命大義之前,竭盡一切可用的力量,堅持反極權主義暴政的鬥爭,以恢復我們中華民國的領土,保障我們中華民國的主權,歸還我們民主自由,保持我們光榮歷史;使中華民國的國體、國號、國歌以及雙十節的國慶,與天地並存、日月爭光!惟有如此,方能上慰我創造中華民國的 國父和為中華民國而犧牲的軍民先烈在天之靈!


   中華民國萬歲! 

   三民主義萬歲!





希望蒼天有眼、驅逐馬列、光我中華,讓歷史見證一切。


希望大陸同胞有一天能明白誰才是真正的新中國

 

free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