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中國 — 中國自由區臺灣


毋忘在莒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戰國時齊國被燕國連攻七十二城,僅剩即墨、莒二城為最後固守的城池。齊國以莒城為反攻基地,在五年的艱苦歲月後逆襲成功,收復了失地。見史記˙卷八十二˙田單傳。


     後以毋忘在莒比喻收復國土。如:「先總統蔣公以毋忘在莒勉勵國人傚法前賢,建設台澎金馬,達成反攻復國使命。光復大陸河山。







 



        中華民國行政院: 兩岸關系說明書  

        
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 中華民國五十年元旦對全國軍民同胞的廣播講話 (原聲錄音,在線收聽!)

        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 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告全國同胞書

        
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 中華民國六十八年國慶日演講 —— 為消滅共產暴政、光復大陸而奮鬥!(在線收聽!)

        
中共不敢公開的《宋美齡致廖承志公開信》

       → 中華民國大事日志 (1942-1971)(傳記文學出版社)(請看內容摘錄)


        中華民國中央廣播電臺: 1989年國慶特別節目 —— 中華民國臺灣地區的民主民生建設成就 (在線收聽!)

        臺灣大學教授明居正電視訪談 (視頻!)

      (一)
如果当年大陸走了臺灣道路 (那將會是一個安和樂利、民生富裕、政治逐步自由化的過程)

      (二) 比較兩岸的土地改革 (中共血腥「土改」的終極目的就是把所有的中國人都變成奴隸)

      (三) 臺灣的地方選舉、臺灣的中央選舉、真實的臺灣民主 


臺灣省光復五周年紀念告全省同胞書



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

—— 中華民國三十九年十月二十五日 ——


        臺灣省同胞們!我們中國祖先,自從發現臺灣到現在,是已有一千七百二十年了。我們中國人在這長時期中間,辛勤工作,努力開發,從洪荒進入到文明,從鄉村發展到城市,都是我們中華民族血汗的成績。明代末期,臺灣為荷蘭所佔據,凡三十八年,鄭延平郡王奮勇驅除,竟告光復。這時候大陸上志士仁人,渡海來臺,為反清復明而奮鬥,不但是經濟的進步和文化的發展趕上了中原,並且使民族大義和祖國感情深植於民心。清代末期,臺灣先為法軍所襲擊,後為日本所割取,這一國恥,促成我中華民族在滿清的壓迫和麻醉之下,突然為之警悟自覺。 國父乃倡導國民革命,以恢復臺灣、澎湖為我們三民主義信徒與全國同胞堅貞奮鬥的目標之一。在對日抗戰的第四年,我們政府發佈對日宣戰的聲明,廢除了馬關條約,而臺灣、澎湖在法律上重為我中華民國的領土。在對日抗戰的第六年,我們政府簽訂了開羅會議宣言,而臺灣、澎湖應該歸還中華民國,復為世界所公認。到了抗戰的第八年,我們政府又簽訂波茨坦宣言,重申開羅宣言的協定;最後抗戰勝利時,日本亦接受了這一宣言,臺灣、澎湖也就復歸我中華民國政府統轄了。臺灣省的同胞,都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兒女;臺灣省的山河,自屬於我們中華民國的主權;無論在種族上、歷史上、文化上,或是法律和條約上的根據,在在都有其強固不拔的基礎。

        臺灣省同胞們!你們不要忘了在沒有光復以前不自由、不平等的痛苦,至於地方選舉的權利,當時更是無從說起,這些都是從前所求之不得的民主政治,這種平等自由的民主政治,決非任何代價所可買得到的,只有我們革命軍光復臺灣以後才能得到的。如果不然,大家只要看一看今日大陸上同胞在共產鐵幕裏面,不自由、不平等的情形,以及其所有生命財產毫無保障的痛苦,到如何田地呢?所以你們在今年今日的光復節,更應該感念大陸同胞的痛苦,須知他們在抗戰時期,艱辛奮鬥,痛苦犧牲,為什麼?是為要光復臺灣,要開拓臺灣民主政治,要發展臺灣民生建設,就是要使我們臺灣同胞能夠得到自由,平等、脫離異族的羈絆和壓迫。在這八年苦戰當中,我們國軍官兵傷亡三百二十萬人以上,軍費支出在法幣九千九百五十四億元以上,這都是大陸同胞的負擔,而他們自己在戰火之中的損失,還不在此數之內;他們付出了這樣重大的代價,所得的最大成果之一,就是臺灣的光復和同胞自由。可是現在大陸同胞反淪陷在暴俄宰割和共匪壓迫之下,其生活的黑暗,比之奴隸牛馬還不如了。我們臺灣同胞,為了拯救他們的生命和自由,同時也是為了保衛你們自己個人的安全和家族的團聚,只有在我們政府領導之下,一致團結,共同努力,發揚三百年來反抗侵略愛護祖國的民族精神,創造復興中華民國,實現三民主義的光榮歷史,深信反共抗俄必能獲致最後的勝利,復國建國必能得到圓滿的成功;這不僅是今年臺灣光復節要慶祝風調雨順自由平等的幸福,而最近將來,還要與大陸上全體同胞共同慶祝光復整個大陸,實現三民主義,建立富強康樂的新中國。將來這種偉大的勝利和成功,都是我們臺灣同胞的光榮歷史。希望臺灣同胞要格外努力奮鬥,要格外遵守法令,加強組織,愛護民主,愛護祖國,完成你們偉大的使命。

        現在讓我們高呼:

     中華民國萬歲!
 
     三民主義萬歲! 
 
     臺灣省光復萬歲!









        鄭成功收復臺灣史料選編

        余宗信: 明延平王台灣海國紀 (商務印書館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

        百科小叢書 —— 鄭成功 (商務印書館 中華民國二十三年)

        清代台灣檔案史料叢刊 —— 鄭成功檔案史料選輯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滿清朝廷檔案)

        明清臺灣檔案彙編 (遠流出版公司 2004)(請參閱內容簡介

        臺灣文獻叢刊 (臺灣有史以來最重要也最龐巨的學術工程, 共收錄309種臺灣史料, 4800萬字
 
       →
施添福: 清代在台漢人的祖籍分佈和原鄉生活方式 (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1999)


        戴炎輝: 清代臺灣之鄉治 (聯經出版公司)(請參閱wikipedia:戴炎輝

        許毓良: 清代臺灣的海防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王華南: 古意盎然話台語 (笛藤出版)(「台語乃是商語正宗及漢語嫡傳之最完美結合...」)

        連橫: 臺灣通史

       →喜安幸夫: 臺灣武裝抗日秘史 (武陵出版社)

       → 山川均: 臺灣民眾的悲哀 (東方問題研究會 中華民國十九年)

       → 黃康顯: 近代臺灣的社會發展與民族意識 (香港大學)


       → 江亢虎: 臺游追紀 (中華書局 中華民國二十四年)


       → 胡煥庸: 台灣與琉球 (京華印書館 中華民國三十四年)


       → 
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團部編: 台灣研究 (1944)

       → 陳儀: 日本統治臺灣經過

       → 閩台漢奸罪行紀實 (第三戰區金廈漢奸處理委員會 中華民國三十六年)





「台灣,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

瘴癘之地,割之可也。」


—— 李鴻章





臺灣暴動紀實

君君自臺北投書

《觀察週刊》(儲安平主編)
民國卅六年三月廿九日


「上午十一時許,有手持小白旗的小販約廿人,由太平町(今延平北路一段至三段)地方的地痞流氓指使,在臺北市專賣分局門首,宣佈昨晚槍擊小販真象,圍觀的群眾甚多,因無軍警干涉,流氓地痞以及一般群眾乘機攻入專賣分局,焚燬公物,焚燬汽車,焚燬房屋,當場毆斃職員三名,重傷兩名。遂浩浩蕩蕩結隊前進,搶劫臺灣銀行、鄭華旅社、正中書局、新臺百貨公司、外省人的職員宿舍及外省人的商店。並圍攻美國領事館、臺北女子師範學校、臺北女子中學、中國航空公司、日產接收委員會、無線電臺、氣象局、專賣局、貿易局、警察局,外省人被毆傷者達二千餘人以上。

當日路過之汽車,即被焚燬,路過之外省人,即被毆打。當時之日語是『打支那豬』、『打阿山』、『打豚軍』(均外省人之別名),並於國旗上大書『臺灣獨立』四字,記者親眼看到在郵政局馬路,打倒三個外省人;在臺灣銀行馬路,打倒兩個外省人;在公園馬路,打倒四個外省人;在正中書局馬路,打倒三個外省人;無不足拳交加,倒之於地,待其起立前進時,又再飽以大拳。尤無人道者,記者在臺灣總督府廣場前,看到一位七歲之外省女孩,其頸部被暴民用手折斷,當即斃命,拋擲於樹林間。

又看到一位十歲之外省男孩,其兩腿被暴民折斷,倒懸於空中玩弄。又看到一位外省少婦,被暴民脫褲後,倒懸於樹枝上。記者並在螢橋車站前,看到三十餘位外省太太,被暴民勒令跪於馬路旁,各吃一口陰溝水再放其回家,但其家庭用具,業已搶劫一空。記者路過太平町時,看到一位外省少婦,被暴民圍住,用雙腳踢陰戶,當即斃命。在記者作臺北全市之巡視時,馬路上、鐵路上,無不死屍橫陳,血流滿地,尤以受傷後,回家斃命者居多數,總計是日死傷者在三千餘人以上。記者以粗通臺語及日語,得以倖免於難,且得完成採訪的任務。」


       → 台灣旅行社: 台灣名勝指南 (中華民國三十六年十月一日版)

       → 賴澤涵: 臺灣光復初期歷史 (中研院近史所)

        
黃通: 以憲制爲己任 —— 戡亂時期與來台之初立法委員生涯回憶

       → 共匪: 台灣人民的出路 (1948年5月)
   
       → 谷正文: 中共臺灣省委覆滅記 ── 蔡孝乾、吳石系列潛匪案偵破始末

       → 黎玉璽: 戡亂期間海軍作戰概況 (中研院近史所 中華民國八十年)


       → 臺灣軍民口述歷史: 鎮海屠鯨消滅朱毛共匪 ── 追憶金門古寧頭戰役 (國史館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初版)

       → 臺灣軍民口述歷史: 風雨生信心 ── 追憶八二三臺海之戰 (國史館, 國防部史政編譯室, 傳記文學雜志)

       → 明居正: 五十年後看八二三

       → 臺灣老兵口述實錄: 我在台灣四十年
敬請參閱榮民文化網   
 
        秦孝儀主編: 中華民國政治發展史 (近代中國出版社)





為何漢奸必亡侵略必敗


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


—— 中華民國三十九年十月二日 ——



       共匪雖狃於僥倖的一時勝利,僭立政權,但是他受到我們台灣的威脅,其嚴重性超過一般人所想像的遠得多了。因為台灣的存在,使中國大陸的鐵幕無法完成,匪偽政權也就不能穩定。這並不是由於我們中華民國以台灣為基地的物質力量馬上就足以反攻大陸,光復失地,而是由於我們中華民族以台灣為標幟的精神力量,隨時都在打擊共匪,脅制共匪的精神,促進共匪的動搖和崩潰。這種民族精神的力量,要比從前剿匪的武力不知道超過幾十百倍。 總理說:「如果說到我們民族要滅亡,要失敗,大家自然不願意。而說民族能夠生存,能夠勝利,那才願意,這是人類的天然思想。」這就是說,民族主義是基於人類理性而不可磨滅的信仰。自春秋嚴夷夏之防,立忠奸之辨,歷代的聖賢豪傑,愛國民眾,為了這一信仰而奮鬥犧牲,樹立了民族堅固不拔的基礎。侵略者武力的摧殘,文化的麻醉,漢奸們無恥的出賣,無情的斷送,對於民族精神,終竟不能消滅。而對於人類理性更是不能摧毀。這一偉大的精神力量,就是我們中華民族立國於亞洲大陸,外患內憂雖紛至沓來,而仍能危以求安,亡而復存的保證。
        





中國國民黨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訓詞


蔣中正


—— 民國五十八年三月二十九日在陽明山中山樓講 ——

        ......

       我還可以附帶和大家講一講我何以必須於三十八年一月間毅然引退?又何以要決計撤出大陸?

       這就是因為當時美蘇兩國,都盼望本黨國民革命失敗,使之一筆勾銷!蘇俄固然急切希望經由其「兒子黨」毛賊的血手,控制大陸。以為毛賊「一面倒」之後,整個大陸,即可歸其囊橐掌握;而美國政府,亦以為縱容毛賊攫獲大陸政權,亞洲即得以相安無事,美國乃就可以賊去關門,高枕無憂。由於此二者之間,交相構煽,加之以國內的無恥叛徒,不惜為虎作倀,揘造謠諑,助桀為虐,乃使一般人心,也髣佛真以為蔣某不去,則美援不來;蔣某在位,則和談無望;一旦夕之間,幾即以曩之所奉為抗戰救國之領袖者,竟視為國家民族之罪人!此時如果我還不毅然引退,豈不將使國人懷疑我戀棧自私?豈不將更加招致國際間之橫逆侮辱?而共匪出賣國家民族的罪惡,自將不易為全國人民所徹底覺悟,共匪的顛覆侵略的野心,也將不能為國際所深切洞察。所以我之毅然引退,乃是為革命前途,為國家命脈,作最後之抉擇,經過長期苦思熟慮的結果。實在這就是要讓時間與事實,來證明我們革命宗旨和反共國策的正確,亦證明國際間對華政策之錯誤!當然,蘇俄萬想不到,共匪會反噬其主子到今天這樣的地步,而美國也萬想不到,共匪會公然以美國為其第一號敵人。這種一百八十度顛倒正面的變化,乃是蘇俄和美國所萬想不到的!而我所想到的,也只是我們中華民國欲於此危疑震撼之中,亡而復存,廢而能興,就只有以我的毅然引退,庶幾可望挽回其全國已死之人心!以我的毅然引退,或者可能激起國際間某些正義之申張!國家民族的命運,舍此乾坤一擲之外,更別無可循之途徑。

       講到何以要決計撤出大陸?大家明白,我雖在引退之際,但仍席不暇暖,往來於舟山、上海、廣州、廈門、重慶、成都……從未敢有一時一刻放棄其對國家、對軍民、對本黨的革命責任,且我在引退之前,亦仍未放棄其固守南京之準備,並自信其在軍事上有轉敗為勝之信心,不然,為國犧牲,與中山陵共存亡,以盡我革命後死者之職責,亦可心安理得。然此所以為黨員個人氣節、為革命歷史榮辱之計良是,但為國家前途、為民族命脈之謀則非。當時本黨內部之動搖,與民心士氣受內外之威脅影響,一時實已無法旋轉挽回!故最後決定,不為慷慨犧牲之易,而寧為忍辱負重、中興光復之難!但中興光復,最重要的,是要有一片乾淨土的復興基地,使敵不得進,而我可以守,又進而以我之守,轉為對敵之攻。顧此無論西南五省與東南七省,皆非其地,而只有臺澎金馬,才正是這樣一片完全符合中興光復條件的乾淨土。設使當時我們堅持於大陸東南半壁或西南一隅,與匪對峙,則三民主義之建設,勢必仍屬空言!革命武力之整頓,勢仍左支右絀!斷無此二十年建設與戰備的優裕時機!

        ......

       事實上,美國有識之士,現在都業已明白,如果我們中華民國政府今天仍然在治理整個大陸,實現了三民主義,建設了現代化的國家,則共匪早已根除,世局決不會有如今日的動盪,亞洲自不至如此混亂,而美國亦必不至如此迄無寧日。

        ......

      我總以為美國政府,要求取和平,要和中國大陸人民友好,即必須先認清大陸人民唯一的敵人是誰,大陸人民唯一自由希望的象徵是誰,然後決心與此大陸人民歸心向義的象徵——中華民國政府,共同致力於消滅大陸人民的唯一仇敵——共匪毛賊的正義行動,此不僅輕而易舉,抑且名正言順,若美國不此之圖,一方面要和共匪「搭橋」妥協,一方面又說要和中國大陸人民友好相處,豈非索餅予石,求魚得蛇?總之,今天本黨和政府,以至於每一個中國人,都掌握了亞洲以及世界問題解決之鑰。這亦就是說,本黨的一舉一動,同志的一言一行,都將是決定世界的治與亂、安與危、禍與福的唯一關鍵。




 

 

蔣中正與艾森豪

 



胡錦濤與布什


陳水扁與克林頓





       → 陳水扁: 演講 —— 難道阿扁錯了嗎?!(視頻!)


       → 臺灣大學政治學系吳根教授: 談台獨與共匪相互勾結利用(中華民國六十九年)(視頻!)

       → 新政府的新挑戰 ── 31位内閣成員 (成信文化事業公司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

       → 姚嘉文: 我們的台灣 (正中書局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請參閱: 先總統 蔣公帶來與留下的

       → 呂秀蓮: 台灣的過去與未來 (知本家文化出版公司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请参阅 汪敬煦:美麗島、台獨與共產黨

       → 法務部: 陳水扁 總統與呂秀蓮副總統遭槍擊案件調查報告 (扁比對岸的黨棍們誠實多了...)

       → 石之瑜: 墮落與瘋狂 ── 民進黨的黨國文化 (海峽學術出版社)

       → 辛灝年: 中共是反華「台獨」的幕后黑手 (視頻 在線觀看!)
 
       → 李勇: 究竟誰在「去中國化」? 


       → 王銘義: 對話與對抗 ── 台灣與中國的政治較量 (天下文化出版公司)請參閱:誰該決定台灣的前途?

       →
陳捷先: 不剃頭與兩國論 (遠流 2004)

 
 


 

       → 馬英九在革命實踐研究院親撰的自述 (請參閱:馬鶴凌、馬英九父子與革命實踐研究院

       → 中華民國第12任總統馬英九先生就職演說 (視頻)

       → 任善寧: 馬英九與海內外五種國民黨人士

       → 中國國民黨的前途在全中國 ── 致中國國民黨的公開信

       →
中華民國高中中國歷史教科书  

       →
慶祝抗戰勝利六十周年音樂會 —— 為勝利而生 (視頻!)

       → 中華民國全圖 (金時代文化出版公司 民國八十八年)(1:8000000 比例尺)
  

 



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告全國同胞書



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

── 中華民國六十年十月二十六日 ──

  


海內外全體同胞們:


  第二十六屆聯合國大會違反憲章規定,通過阿爾巴尼亞等附匪國家之提案,牽引毛共匪幫竊取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及安全理事會中的席位;我們本漢賊不兩立之立場及維護憲章之尊嚴,已在該案交付表決之前,宣佈退出我國所參與締造的聯合國。同時聲明,對於本屆大會所通過此項違反憲章規定的非法決議,中華民國政府與全中國人民,決不承認其有任何效力。


毛共匪幫是中華民國的一個叛亂集團,對內殘害人民,罪惡如山,乃全中國人民尤其是大陸上七億同胞之公敵;對外肆行顛覆侵略,為聯合國所裁定之侵略者。目前大陸雖為毛共匪幫所盤踞,但以台澎金馬為基地的中華民國政府,乃是大陸七億中國人民真正代表 ── 代表他們的共同意願與痛苦呼聲,並給與他們反抗毛共暴力,爭取人權自由以最大的勇氣和希望。所以無論根據聯合國憲章原則,人道主義與自然法則,尤其是全中國人民的公意,都決不容毛共匪幫非法佔有中華民國在聯合國與安全理事會中之席位。


  一九四四年我國參與敦巴頓橡園會議,簽署聯合國宣言,以及後來參加金山聯合國國際組織會議並制定憲章,其目的在「欲免後世再遭今代人類的兩度身歷慘不堪言之戰禍」,為達到此項目的,乃規定了聯合國的宗旨與原則,相期共同信守。詎本屆聯合國大會自毀憲章的宗旨與原則,置公理正義於不顧,可恥的向邪惡低頭,卑怯的向暴力屈膝,則當年我國所參與艱辛締造的聯合國,今天業已成為罪惡的淵藪;歷史將能證明,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的聲明,實際上就是聯合國毀滅的宣告。


  中華民族的文化傳統,是堅持正義、愛好和平,現在我國雖已退出我們所參與艱辛締造的聯合國,但是我們今後在國際社會中必當仍以聯合國憲章之宗旨與原則為準繩,繼續為維護國際間公理正義與世界和平安全而勇毅奮鬥。


  在此,我要嚴正聲明:恢復大陸七憶同胞的人權自由,乃是整個中華民族的共同意願,乃是我們決不改變的國家目標和必須完成的神聖責任。中華民國是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對於主權的行使,決不受任何外來的干擾,無論國際形勢發生任何變化,我們將不惜任何犧牲,從事不屈不撓的奮鬥,絕對不動搖,不妥協。


  我要警告世界人士,在過去短短的半世紀之中,這個世界早已發生兩次慘不堪言的戰禍。第一次世界大戰創鉅痛深之後,大家為了避免再遭戰禍,乃組成國際聯盟,期以維護世界的正義與和平。後來因為有些國家懾於侵略者的威脅,以為向邪惡低頭,向暴力屈膝,便可換來屈辱的和平,其結果國際聯盟因而癱瘓瓦解,不能發生制裁侵略與維護正義的作用,於是第二次世界大戰隨之爆發。今天有些民主國家竟隨同附匪集團,牽引毛共匪幫非法佔有中華民國在聯合國與安理會的合法地位,其想法與做法,幾與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若干國家的情況完全相同,必將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歷史的事實告訴我們,維護正義的道德勇氣,乃是世界安全和平的堅固磐石;而強權政治的「霸術」運用,則是走向戰爭的道路。


同胞們:我們國家的命運不操在聯合國,而操在我們自己手中。國父說:「存在之根源,無不在於國家及其國民不撓獨立之精神,其國不可以利誘,不可以勢劫,而後可以自存於世界。」今天我們革命基地所擁有的人力資源與經濟力、軍事力和支持這兩種力量的精神力,尤其是大陸上七億反共人心與國外一千八百萬反共僑胞的愛國心,無論在亞洲和世界,中華民國絕非可以任人支配出賣的弱者;而且我們對於改變世界均勢與決定人類命運,實具有極大的影響力;所以大家不可祇知別人的行動可以影響我們,應知我們的行動實可以使這個世界發生重大變動。


  當前的國際形勢雖然很險惡,但是,祇要我們自己自強不息,便沒有任何力量可以使我們動搖;祇要我們自己勇敢振奮,便沒有任何力量可以使我們屈辱;祇要我們堅忍奮鬥到底,最後一定成功。大家應知,自來革命的勝利果實,都是從巨變之中孕育產生出來的。


  大家尤其要認清,現在世局的變化,乃以中國問題為中心;而中國問題如何解決,亦將決定整個世界人類的命運。所以我們在這個大變局中,實處於無比重要的關鍵地位;而我們奮鬥的成敗利鈍,也將決定世界的安危與人類的禍福。我們決不靜觀或坐待世局的變化,一定要爭取主動,掌握變化,積極奮鬥,制敵機先。


  二十年來,匪幫不斷發生奪權鬥爭,近且愈演愈烈,實可充分說明毛匪思想與共產制度均已完全破產。大陸人民包括大多數共黨幹部,已由失望而實行反抗,毛共匪幫眼看腳下的反共火山要爆發,鎮壓不了,無路可走,遂改變對外戰略,欲藉詭詐欺騙,苟延殘喘;實則毛共匪幫決不能改變它「反蘇修」、「反美帝」與「反一切反動派」的目標。故其對外戰略的改變,更使它在思想路線與政策路線上進退失據,造成更嚴重的紛歧混亂更劇烈的奪權鬥爭;從而將使大陸上的反共勢力與抗暴鬥爭乘機加速擴大起來。面對這種形勢的轉變,所以我們更要堅定信心,充實力量,強固戰備,俾能迅赴事機,加速大陸上反毛反共革命鬥爭的燎原之勢。


  同胞們!反共鬥爭的行程,正如在風雲變幻莫測的海洋中操舟前進,祇要大家對於反共的基本形勢,都有共同的認識,不為一時的變局所迷惑,緊緊把握正確的方向,精誠團結,協力同心,禍福相倚,甘苦與共;在風平浪靜時,不鬆懈,不苟安,不驕惰;在暴風雨來襲時,不畏怯,不失望,不自欺:形勢愈險惡,我們愈堅強,愈奮發,必可很快到達彼岸,拯救同胞,光復大陸





退此一步,即無死所。
 
固守台灣非為偏安,乃再創中華民國的生機。


  蔣中正










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改變的力量



 

 



希望蒼天有眼、驅逐馬列、光我中華,讓歷史見證一切。


希望大陸同胞有一天能明白誰才是真正的新中國

 

free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