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書下載 — 緣起說明

網站維護更新中,下載服務會在近期內恢復。謝謝您的關注!謝謝!






 



   如果有一天允許說話,不要忘記告訴活著的人們:有一個林昭因為太愛他們而被
他們
殺掉。

—— 
林昭





反共就是愛國,愛國必須反共!




李 勇


 x  七零年代以左傾馳名美國學術界的譚若思(Ross Terrill)最近寫了一本叫「一中帝國大夢」的書,把中共統治中國大陸五十四年種種有共產特色的暴政當作是中國帝王傳統,把中共沿襲國際共產黨的種種倒行逆施視為中國的帝國文化。換句話說,他把中共稱為「中國」,把以毛共為首的政權當作「中國」,然後從這個角度來批判中國。因此,他不久前去臺灣訪問有台獨傾向的陳水扁時,與陳一同批評「中國」,並對「中國人」有所非議,符合了台獨份子積極「去中國化」而獨立建國的目標。

 

  譚若思是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的研究員兼教授,專門研究中國問題。七零年代,當舉世為中共政權唱讚歌時,他與費正清一樣歌頌中共這個「新中國」,並吹捧中共在文革中的種種表現。譚若思秉承費正清早年親中共的立場,不斷去北京向中共示好,被中共形容為「中國的好朋友」與「中國人民的好朋友」。直到毛死江囚之後,中共把文革定為浩劫,費正清首先「覺悟」,到了八九民運與六四屠城慘案發生,譚若思才在親共的大夢中清醒過來。不同的是,譚若思並不因此而反共,他把共產當作是「中國」及「中華帝國」,把反共當作反華,這種言行與當前海外若干知識份子思維相似,都犯了「把中共當作中國」的謬誤,因此,他們因反共而變成反華的急先鋒。這種轉變是絕對錯誤的。

 

  認識中共政權本質的人都清楚,中共決非中國,理由是他們承襲了國際共產那一套的馬列制度並「君臨」中國大地,他們的種種作為與從前的蘇聯斯大林同出一轍,與現在的金日成北韓、越共政權、古巴的卡斯楚政權完全相同。都是國際共產主義教廷的「同志加兄弟」。事實上,中共君臨中國大地半個多世紀,一切表現是徹底的去「中國化」。他們以蘇聯為師,並叫出「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他們照搬蘇聯斯大林那一套殘暴手段來統治中國大地,而且變本加厲地對付中國人。因此,他們否定中國傳統,摧殘中華文化,分裂中國文字,破壞中國大地,屠殺中國人民。


今日人人罵台獨份子「去中國化」可惡,其實「去中國化」最徹底的是中共政權。他們為了「去中國化」曾經叫出「工人無祖國」,並以蘇維埃作為他們的國號,把中國的人倫禮道德破壞得蕩然無存,把中國人溫和謙恭的傳統消除得乾乾淨淨。一個如此仇視中國,傷害中國,禍害中國的政權,有什麼資格自稱代表中國?雖然問題不在中共自稱「中國」是一件多麼荒謬的事,而是許多海外華人也誤把中共當作中國而擁戴,因此他們把親共當作愛國,並認為反共就是反華。這種以訛傳訛的觀念漸漸深入人心,若干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反共知識份子(國內也同樣有著這樣一批所謂知識份子),也把中共當作中國,把中共的種種惡行當作是中國的弊端而鄙視之。久而久之,他們批判責罵的對像從中共轉化為中國,然後把「中國」與「中國人」說得一無是處。然而,作為一個熱愛中國的中國人,作為一個「義不帝秦」的中國人,作為一個逃共產災難而遠托異國的中國人,對這種誤把中共當作中國的言行深惡痛絕,而且應該全力澄清,不容中共魚目混珠,也不容海外愚昧華人混淆。

 

中共政權從奪權成功前的「一面倒倒向蘇聯」到今天「四個堅持」、「三個代表」,都以馬列主義的思想掛帥。在共產黨人心中,馬列是他們的祖宗,史毛是他們的爺爺,因此,共幹頭目一個個都把死亡形容是「去見馬克思」,與中國「見列祖列宗於地下」的觀念完全不同。這種政權有什麼資格代表中國,有什麼理由說他是中國!記得七零年代來自臺灣的留學生,在中共挑動下展開保釣運動,他們打著「保衛釣魚台」、「國土不容分裂」的口號反對蔣介石、蔣經國時代的中華民國政府,然後與中共勾結在一起,主張立即「解放臺灣」,消滅中華民國,他們認為盤踞中國大陸的馬列政權就是中國,他們的所作所為,不是親共,也非左傾,而是「熱愛中國」。

 

中共為了統戰需要,也處處以「中國」自居,並把海外反共的人加上「反華」、「反人民」的帽子。他們甚至造謠說臺灣在蔣介石統治下已成為「美國殖民地」,「美蔣勾結分裂中國國土」是賣國行為。那時候,海外有一小撮來自臺灣的留學生被中共的「假民族主義」迷惑,把中共當作中國吹捧。


  畢竟海外華人絕大多數都理智清明,分得清是非善惡,不會被中共所謂的民族主義所迷惑,再加上臺灣的國府當局加强海外工作,及時拆穿中共的假面目,於是召集了絕大多數的知識份子與僑界精英,成立了「反共愛國聯盟」,叫出「反共就是愛國」,「愛國必需反共」的口號,對中共的統戰展開了有力的反擊。

 

  「反共愛國聯盟」的口號是正確的,因為任何一個愛中國、愛中國同胞的中國人,怎麼能夠忍受外寇內賊蹂躪我們的國家?殺害我們的同胞?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痛恨日本鬼子侵華,仇視馬列子孫禍國的原因。

 

  想想看,日本鬼子侵略我們中國,八年來殺害中國人一千多萬,導致上億中國人流離失所、家園破碎。因此,當我們唱「松花江」時,淚流滿面,聽「黃河大合唱」時,悲不自勝。這就是一個愛國的中國人自然流露的愛國感情。

 

  同理,中共「解放」了大陸,五十四年來,殺害中國人上億,餓死中國人四千五百萬,僅一個文化大革命,就使無數中國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直到今天,中國人祇要抓住機會,就千方百計以合法或非法的方式逃去國外,寄居他鄉。目的無他,祇是希望過一個沒有恐懼、不受迫害的自由生活而已。

 

  任何一個去過中國大陸的中國人,都可以從大陸同胞口中聽到中共禍國殃民的種種陋行與暴行。儘管中共封鎖新聞,堅持馬列,偽稱改革,仍然無法掩飾他們荼毒中國的事實,也無法遮蓋他們猙獰的面目。






 

  但是,今日生活在自由地區──美國、臺灣的華人,由於反對台獨份子煽動族群歧視,不滿台獨組織分裂國土,跟在中共偽飾的民族主義後面,搞什麼「反獨促統」與「促進和平統一」,並以為這就是愛國。

 

  中共所謂反獨促統、所謂和平統一,目的不外是想把二千三百萬臺灣的中國人納入共產制度下,讓那群貪得無厭、凶殘成性的馬列子孫統治,過著他們所說的「無產階級幸福生活」。

 

  過去五十多年來,大陸同胞所過的「無產階級幸福生活」是什麼樣子,舉世皆見,何况海峽這邊的臺灣二千三百萬人。因此,一個熱愛中國、關心臺灣的中國人,對中共的「促統」及「和平統一」沒有興趣。他們當然主張中國統一,但却認為中國應統一在三民主義制度下。也就是說,中國未來的統一,必需在實行民族獨立、民權自由和民生幸福的制度下,而不是在馬列的共產制度之下。

 

  台獨份子之所以「去中國化」,也是犯了把中共當作中國的謬誤,他們把中共禍國殃民的種種惡行視為中國人的醜陋,因此,以做中國人為耻。他們並根據中共就是中國的理由,希望臺灣獨立建國,使臺灣二千三百萬人不致被中共「解放」或「共產」。

 

 x  站在逃避中共「解放」、「共產」的立場,臺灣獨立的想法未可厚非,但如因恐共、恨共而否認自己是中國人,甚至把臺灣人與中國人分成兩個「族群」而排斥「中國人」,也就是他們嘴巴裡面的「外省人」,這就是無知幼稚的表現。台獨份子之所以可惡可恨的道理,也就在此。

 

  海峽兩岸經過五十四年的分裂,兩岸人民都產生了很大的變化。中國大陸的人,在中共以馬列意識形態統治下,經歷中共的「革命」洗禮、「解放」劫難與「共產」摧殘,中國文化傳統已經所剩無幾。尤其文化大革命之後,中國的倫理道德更是蕩然無存,今日的中國大陸之所以出現一片男盜女娼的風氣與巧取豪奪的潮流,均與中共對中國的破壞有關。反觀臺灣,在蔣氏父子統治下,既曾有文化復興運動,也曾經鼓勵「讀經」風氣,五十四年來,國府在臺灣不但提倡倫理道德教育,也美化中國傳統風俗習慣,使得臺灣不但經濟起飛,而且社會詳和,臺灣人過著富裕而有人情味的生活。若非台獨份子為了達到政治目的而離間族群感情,臺灣不會有今天的亂像,也不會讓台獨的分離意識高漲。

 

  有一個例子可以說明。多年前,臺灣民間組織與大陸民間組織交流,在台北舉辦一個「家譜」聯展,祇有二千三百萬中國人的臺灣,從民間搜集到了大批「家譜」,其中竟有保存了千年之久的版本,而且數量不少。相反,有十三億中國人的大陸,祇找到幾本數百年的家譜,問他們祖宗留傳下來的家譜何在?他們都說已毀於文化大革命的「破四舊」了,現在可以找到幾本歷史不太悠久的家譜,還是從偏遠地區的鄉間找到的孤本。單從此處,就可以看到中共禍國之深重。這樣的政權憑什麼可以代表中國?有什麼資格自以為是中國?因此,我們可以肯定的說,一個真愛中國的中國人,豈可以不反對禍國殃民的中共政權,豈可把這個政權當作中國?



 


 

 x 三年前,萬人傑新聞文化基金會頒獎給美國《國家評論》雜誌的編輯諾林傑,對他主持正義的反共立場表示贊許,公開表揚。諾林傑在領獎後發表講話說﹕我愛中國,我愛中國人,但是我反對禍害中國和中國人的國際共產黨人。因此,你們不要相信中共及其同路人對我的攻擊,他們罵我是「反華分子」,那是不正確的。在此,我要告訴大家,我祇是一個能明辨是非、分得清善惡的反共新聞工作者,我反對禍害世界長達一個世紀的共產制度,僅此而已。

 

 x x 美國學者譚若思,是一個立場東倒西歪、思想左右動搖的知識份子。七零年代,他誤把中共當作中國而親近,現在則誤把中國當作共產黨而排斥,並把中共政權形容為「中帝國」。其實,中共種種倒行逆施,與國際共產制度下的國家酷似,也就是前蘇聯、赤柬與今日北韓政權的翻版。中國歷代王朝雖也專制獨裁,但其殘暴方式與統治手段則與中共大大相徑庭,完全不同。

 

  可以這樣說,中共統治中國大地五十四年與中國歷代王朝有別,歷代王朝從未在短短半個世紀中,關起門來屠殺了上億中國人。為了討好他的「社會主義祖國」 ──蘇聯,他把大批糧食運去蘇聯與其它所謂「同志加兄弟」的國家,使中國人餓死達四千五百萬之眾。這樣的政權這麼會是中國的代表,這批馬列子孫還有什麼資格做中國人?

 

我完全同意歷史學者辛灝年教授的大作《誰是新中國》中所說,中共政權不够資格稱為新中國,他祇是中國從一九一一年走向共和、實行民主進程中的一股逆流。因為新中國就是國父孫中山先生創建的中華民國。

 

今日中共所說的「一中」,與他們自稱的「中國」,根本就是中華民國。凡是愛中國的中國人,應該毫無疑問地反對異族(馬列黨族)在中國大地上所建立的馬列政權。

 

以,反共就是愛國,愛國必需反共。這是今日理智清明的中國人應該有的認知,也是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中國人的共識。




 



希望蒼天有眼、驅逐馬列、光我中華,讓歷史見證一切。


希望大陸同胞有一天能明白誰才是真正的新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