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首页       文苑书摘       爱情花园     茉莉舞台       社会万象      心灵智慧     休闲养生        自然科学       人生随笔

                                                                      民间故事
作者 杨大力
  小楠溪有个巴掌大的地方叫洋坑,洋坑村后的靠山脚下砌着一座寺院,
叫洋坑寺。不知哪朝哪代洋坑寺也曾香火鼎盛,引得联近地方的善男信女成
群结队来烧香拜佛,乌烟瘴气地供养寺里十几位光头和尚。

  洋坑寺四面的大片水田,一坡山场,是洋坑村施舍给寺里的产业,所以
讲洋坑村是洋坑寺最大的施主。洋坑村的族长公李有时与洋坑寺住持落难和
尚是酒肉朋友。

  话头先从落难和尚讲起。这落难和尚年轻时是个潦倒秀才,只因所作的
狗屁文章不入考试官的铜钱眼,一身晦气。也是他转板快,赶紧削掉头毛当
了和尚,倒一步步熬到住持的地位。这正应了“有心栽花不发,无意插柳成
荫”的古言书话。落难和尚虽则七十八老,倒还眼不花耳不聋的,手下的小
和尚被他象米棕似地一把撮牢,寺院管理得井井有条,奉献箱里的随缘乐助
也未曾丢失过。

  这年芒种节气,癞蛤蟆跳到荷花叶上吹脬弹琴的时候,落难和尚收了个
小徒弟,俗家名字叫作明海。明海是楠溪上游茗岙人氏,只因人家苦窭,裤
头儿着不牢,家人送他到洋坑寺出家,求条活路。明海父母缠着落难和尚的
大腿讲了—箩担好话,落难和尚总算开了佛口,允他在寺里先做个烧火道人。
这明海十来岁年纪,为人十分灵光,手脚又勤快,每日里挑水烹茶,擦桌扫
地,闲时学着师兄们的模祥,依依呀呀念几句歪经,声音清脆,好象尿打芭
蕉叶,落难和尚见了心底欢喜,就讲:“过几天拣个吉时,教明海削毛落发,
做个真和尚”。整座寺院的人听了都是雀跃。

  明海落发这天,仪式甚是庄重。洋坑寺经堂上点起气死佛灯,几个癞头
和尚敲响了缘木求鱼。只听得—片嗡嗡念咒声音,落难和尚操起破戒刀,把
明海的生人头削得不剩一根卵毛。一削停当,明海的父母出资摆了两桌落发
酒谢师。当下请了洋坑村里的族、保长、落难和尚并合寺僧众,吃了一席荤
素合席。酒菜摆上桌来,无非是四菜一汤:一盆好心,一碟驴肝肺,—道落
汤鸡,一碗温水煮牛肉,外加一盂放生咸鱼汤,各席温了一坛倒胃酒,大家
吃得汤水四溅,津津有味;恨不得通天下的人都来洋坑寺做了和尚,每天有
酒吃。

  大家吃得痛快,不提防漏了一个人,这人在洋坑村里也算有名气的,叫
作泼皮,平日村里娶亲抬死人、砌屋推猪,都要撞去吃酒,这天听得洋坑寺
私自吃了落发酒,心头如何忍得?这面酒阑席散时节,泼皮赶到洋坑寺寻晦
气,要吃落发酒。落难和尚晓得这人是枚生锈钉,碰不得的;只好陷了上千
个不是,托着泼皮下巴皮讲话:“施主要是早点来,连汤带卤还剩一碗,这
下真不凑巧。”

  泼皮不依,白了老和尚一眼讲:“这洋坑寺我有份,他小光头不给我吃
落发酒,还想在洋坑寺吃白馒头?呸,连黄馒头都别想尝!”

  明海小和尚在边厢吓得瑟瑟发抖。最后还是落难和尚替他排了个鬼阵,
叫他到村里赊了一碗狼心,一碗狗肺,半片疽鸡,拼个缺席给泼皮吃,还打
了瓶好作醋下菜。泼皮连牙齿带口舌一扫而光,拍拍肚皮,打着空肚饱嗝走
了。

  明海小和尚夜里思来想去,打算拨条卵毛把自己系死,无奈年纪尚少,
卵皮未表只好解了裤带,寻到山门外;在一株倒拨杨柳上吊死了。

  明海的父母告到官里。官不替他伸冤。为什么?一则千里做官只为财,
明海家是个穷出鸟来的苦窭人家,当官的拿刮捅刀去刮上三年,也刮不出半
个火种星来,有什么神气?二则凶身泼皮是独自人,身上并无分文,平日里
把镬灶泥在脚肚上,到哪里去放个冷屁给你荡口?且又是个穷凶极恶之辈,
一旦猴起来招当官的六斤四切落作便壶也未可知,官里如何敢管?所以只回
话:“这佛门里的事务,我们世间是管不看的。”

  明海父母告官无门,万分悲苦。这落难和尚虽则是得道高僧,酒色财气
四大皆空,毕竟与明海有师徒之情,心底气不过,就写了封鸡毛当令箭告到
平阳十方丛林,十方丛林听到这起事,点起十八个僧兵,由一个和尚王带队
赶到楠溪捉拿凶身。当下把泼皮捉住,捆做一团,雇了只蚱蜢船从南岸落岸,
准备押到平阳开膛破肚,祭奠明海。泼皮此时情知死到临头,上天无路,入
地无门,不禁呜呜大哭,流了一脚盂无情之泪。

  也是泼皮命不该绝,刚巧和尚王雇来的撑船老大是泼皮的远亲,船到绿
嶂的时节,和尚们酒足饭饱在中舱宽心打鼻头铳,老大乘机把泼皮手脚解开,
放他上岸逃命,见泼皮走得远了,才发一声喊,叫道:“不好犯人逃了。”
和尚们梦中惊醒,只叫一声苦,但见一片月黑杀人之夜,举手不见五个指头,
再到哪里去寻粒老鼠屎回来?

  出了这起人命案后,洋坑寺也一日比一日衰颓。据传讲多年以后,洋坑
村有人到杭州弹棉,曾于净慈寺里碰着一个和尚撞钟,侧面看去很象泼皮,
不知真假。(摘自青春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