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微笑是我的午餐

眼泪划破寂寞的曲线 在每个夜晚落成

思念 敷衍是为了隐藏失望的可怜

然后慢慢凝固成颓废的画面

一切似乎只是想表达对现实的抱怨

阅读起从前 原来幸福仅仅是路过的风景

那么就让我继续 继续堕落在回忆里等待

朝着永恒的方向 用至死不渝的决心

继续爱你 继续把自己掩埋在无尽的想念里

默默地念出 永不脱色的我爱你

遗忘 我说我不会爱上你 我热爱温暖

可是我知道我会亲手摧毁它  所以我还是不要了

左手盛装着烟火和寂寞

右手翻涌着回忆和过错

忘记要对上帝说些什么

绝望快过去快过去 希望爬起来爬起来

感情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慢慢老去慢慢坚强慢慢冷酷

我有时体会那种孤独中的滋味与痛楚

像个孩子似的无辜像棵稻草似的无依

这段时间一个人过得好辛苦

偶尔看到一场烟花就像爱情

人有的时候会对自己莫名的残酷

对每一个与自己擦肩的人微笑

却让自己伤痕累累 在黑暗中用酒精麻醉自己

乐此不疲

我们以为这样可以忘记些什么 只是一切都是徒劳

我们折磨自己 日日夜夜 却脱不掉黑暗的色彩

看见的 熄灭了 消失的 记住了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爱,虽然刻骨铭心

却只能擦肩而过

爱情是一场病态 相爱的人相互纠缠

在爱情中总分不清谁会爱谁多一点

一旦有一天 当我们在爱情中 可以清清楚楚地计算

那么 离爱情离开我们的日子 就不远了

于是 转过身去 背对着爱情离开

把自己关在门里 把爱情关在门外

只是 这一转身 往往就是一生 就是一世

不管是如何爱过 不管是谁转过身

最终都会沉在 这郁伤的海中

慢慢地沉溺

慢慢地麻醉守着曾经传过情话的那部电话

听不到它再响起熟悉的声音 也无法再去拨通那个号码

记下的 全是下雨天的心情

学会独自在人群中游走

学会在喧闹中孤独 学会穿越感情的缝隙

寂寞地听着 风吹动窗帘的声音 寂寞地听着

时间 在窗外溜走

而我们自己 已经在时间中苍老

皱纹早就 爬上了心头

象城堡中孤独的女孩

看着每个夜晚的月儿 看着每个世纪的星星

想象谁会手持宝剑 把我们从这心的城堡中救走

总是看别人在舞台上 表演着爱情

总是为别人的爱情 而流着自己的眼泪

而自己 只是舞上 那个没人注意的配角

用孤独 去衬托别人的爱情 演出的 都是别人的表情

明知道 那棵灿丽的爱情树上

开着的 都是别人的爱情之花

结下的 都是别人的爱情之果

酒 成了不可或少的道具

只有在大醉后 才敢表演真正的自己

只愿 把一生都醉在这酒里

忧伤着 这酒的浓郁 

终于明白 爱情 就象是模特身上那件美丽的衣

穿在别人的身上 总是耀眼而美丽

穿在自己的身上 就成了小丑的戏服

爱 绝不是缺了就找 更不是累了就换

生活不是一个人好好的活

是两个人如何一起好好过

声音还在耳边 讯号拉进了天涯的距离

可距离仍然是这样的现实的阻断着 无法触摸到你

只能从均匀的呼吸节奏声中 搜寻那点点暧昧的气息

忽然间 感觉来到了沼泽地

恐惧 害怕朝我袭来 夹杂着那些温暖 凌乱的碎片

才觉得 除了感觉 我没有抓到任何

不知道站在沼泽地的我 还能支撑多久

下降的速度取决与我是否全力挣扎

而前方等着我的 是化身成泥 傻的是 却心欢喜

我没有奢求

只想用力地搂着你

放声地哭

痛快地流一次泪

爱情并不是风筝 放出去还可以收的回来

放出去的是爱情 收回来的总是伤心

只有孤独的 孤单的 孤寂的

在别人不明了的 心情中 去怀伤 去叹息

当我告诉你说这是一首送给你的情歌

你朝我伸了个漂亮的中指

而我却悲伤而又幸福的旋转着翻腾在你的体内

耳边传来了你轻轻的呻吟

当有一天我又幸福的跌到了你的怀里

我宁愿被磕的头破血流

身体就像空空的胃被几个烟圈所包围

逐渐升腾 然后是灰烬

让微风和残叶吹进你的心

带着我给你的悲伤

它会像你眼中的沙子 刺痛你

但会给你清醒

去践踏你的青春吧

毁掉你童年的蜜月

用装点的香水覆盖你的全身

无所畏惧你的一切

因为至少我还记得你的昨天

你的微笑就是我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