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l

唉,电影学院的女生! 


  文/覃 雯

  写过剧本、做过经纪、又是一张大嘴巴的王朔,一站出来总是要被问点娱乐圈儿的坏事、破事、肮脏事。可以说,新闻界从他身上挖娱乐圈的口子,还真找对了人,一是他敢说,二是说了也不怕谁,三是他还能说点真话,不糊弄人。张钰的事,媒体想炒也无话可炒了,王朔这时候站出来正好续上了话,他说:“北京有很多淫媒,学院扩招,以前一个班就是10多个女生,现在300多个。孩子出来哪有戏?就是到夜店。好点的组织party自己认识,不好的就是直接出台了,我见过很多。大多数成了找对象了。淫媒开价,就有无耻的商人,包括香港人,他们就是说谁谁谁走过这条路,她们也都是平常人家的女孩子。这个比演戏容易来钱,大部分人也都沦为这样了。”

  王朔一口一个“孩子”,透露出他对这些天真而无奈的女孩子们的同情。电影一年就那么几部,一大半还得老面孔占着;电视剧,据说即使从现在开始不拍一部片子,央视仓库的集子也得10年才能放完;也有一些图个新鲜,对影视圈完全不懂行的款爷们,被业内骗子骗去了钱,投资个几百万挣了个制片人的名声,最后求爹爹告奶奶也卖不出片子,他们已成惊弓之鸟……有钱有名的人都吃不上一口好食,更何况这些无名气的女孩子,她们连粥的影子都看不到。

  没有粥,得自己去觅食,电影学院的女孩子们面对的现实,并没有因“电影”两个光辉的字而容易了多少。随便去一个剧组租住的酒店看看,乌压压等着的都是抽空递简历的小女生,说好听点,是姹紫嫣红艳争春;说不好听一点,恰似个奴隶市场,导演看了出品人、制作人瞧,完了还得去赶别的剧组的宾馆。但是幸运的花儿就那么两朵。

  高校扩招几年下来,祸病开花结果了。电影学院、戏剧学院、舞蹈学院、音乐学院、民办艺术院校,一个赛一个地招。本科班大得不像样了,还有进修班;进修班挤不下了,就加开高职班、演艺培训班。北京电影学院一位教师透露,近年扩招后,每年招收的本科与高职学生大约400人左右,毕业生中只有管理系的极个别人挂靠在北影等大艺术单位,其他人毕业后的身份倒是相当雅致——自由职业者,工作基本上是跟剧组——影视剧组和广告剧组,如果业务水平高、人缘好、关系多,一年可能接不少单。但不改行就会饿死的还是居多,中国的广告和影视还没多到够管每个毕业生的肚囊。

  剧组跟不了,各种宴会倒很容易去,她们一喊就到。一次参加一场宴会,主人介绍说有很多娱乐圈人士陪同,落座之后发现一个也不认识,细问才知道,除了两位来自院团的歌手之外,其他几位大都是艺术院校的在校生。当晚宾主尽欢,出于好奇,我特意观察到了宴会结束时主人发给娱乐圈美眉的“出场费”——每人一盒据说是外国公司出产的去痘产品,待遇连一个记者的“交通费”也不如。

  大部分还是要去找私企,她们是老板忽悠出广告和投资的仙丹。招几个艺术女生,老板不怕在自己的上帝面前装老大,“今天陪咱们谈生意和吃饭的可有几位表演系的漂亮女生,你们有没有戏和她们交朋友我没把握,这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但是愿不愿意来随你们。”结果这些房产商都哭着、喊着要去吃这种艺术饭局。MM们这种饭局的价一般1000元/顿,生意如有谈成,当然另有提成。又能自食其力,还可结交大款,两厢情愿可以定了归宿,流水无意也无需损伤皮毛。

  若饭局也赶不上,或者不够开支,只好去王朔所说的夜店,把自己那两只娇嫩的小手交给淫媒。因为笑靥如花,身体干净,有点文凭,她们比发廊里的女子贵一点而已。她们没有关之琳、李嘉欣那样耀人的价码,做了也不会让唾沫给淹死。淫媒不敢把大明星怎么样,但把她们当廉价商品的胆量还是有的,她们没有多高贵——发廊女也有漂亮的,也有傍上大款而赎身的。

  谁都想从她们身上捞一把……而这些女孩子,有的只是一点青春和美貌而已。青春如夏日凉风,青春如明日黄花。待到风已逝,花已萎,也只好嫁作商人妇了。再过十年,她也成了不梳云髻,不擦胭脂,趿着拖鞋买菜的欧巴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