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随笔

                   首页 文苑书摘 爱情花园 茉莉舞台 社会万象 心灵智慧 休闲养生 自然科学 人生随笔 


我爱你,以我独有的方式
文/蔡 成
 
  阿宽宰了十三姨心爱的宠物狗,煮了吃光光。事情败露后,阿宽厚颜无耻地向十三姨讲道理:“要知道,十三姨,人们喜欢狗的方式是不同的。”

  这是港产电影《黄飞鸿之狮王争霸》里的一幕。影片我看过三遍了,奇怪自己每次都忽略了阿宽的狡辩。今晚重温旧影,忽然就多出会心一笑。

  我想起了小米。

  小米说过一番话,与阿宽的“爱狗方式不同论”接近。我疑心,小米是偷师阿宽,不经允许私自克隆的。

  小米是我多年同乡兼多年同窗兼多年好友的妹妹。

  小米长得美,却也刁蛮,她哥和我一致同意,小米比全智贤更适合主演《我的野蛮女友》。小米爱买新衣服,爱吃美食,爱玩刺激的游戏,不管兜里有钱没钱都敢逛街。她居然还爱当媒婆!小米不是热衷于给任何人做媒,就爱给我一个人牵线搭桥。

  小米大学一毕业,就揣着她哥哥的“介绍信”来深圳投奔我了。看在“介绍信”的分儿上,我恭恭敬敬请小米睡我刚买的“法兰西宫廷床”,自己窝在沙发里打鼾。

  小米霸占我的床只一周,走了,去一家德国佬开的公司当翻译。工作是小米自己找的,她牛哄哄地说,自己往德国佬面前一站,笑一笑,再笑一笑,光荣的工作就到手了。

  自此,小米踏上了给我介绍女朋友的金光大道。

  Saly是小米推荐给我的1号女友。

  Saly是歌手,在东莞各大歌舞厅跑场,一个晚上要赶三四个地方的演出。小米上班不到一星期,就把Saly吆喝到深圳来了。

  小米如此介绍Saly:“Saly,我的高中同学,好朋友。女,芳龄21岁,身高1.63米,体重92斤。相貌甜美,性格温柔。歌唱得比玉米棒还棒……”

  小米如此介绍我:“我哥的老大,也是我的老大,男……心底比蜗牛还柔软。”

  介绍完毕,小米嘴里蹦出一句:“Saly,做我嫂子吧,我啥都不缺,就缺个好嫂子。”

  我大嘴圆张,Saly杏眼圆睁。有这么当媒婆的吗,不分青红皂白突然袭击,吓掉人家的魂咋办!

  Saly长得漂亮,气质比玉米棒还棒。我开始追求Saly了。恋情刚进展到拉手阶段,小米忽然跳出来喊:“不行,万万不行,赶紧悬崖勒马。”

  我茫然。

  小米摆事实,讲道理:“据可靠情报,追求Saly的大款富豪不少,Saly不止一次接受他们数额惊人的小费了……”小米的思想工作做得很细致,“Saly在校时千真万确是清纯如水,目前人也不坏,可娱乐场是个大染缸。Saly现在大大方方随随便便接受豪们款们数百数千元的小费,往后诱惑节节看涨,她十有八九也拒绝不了……要知道,豪们款们都不是蠢货,才不干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事呢。”

  我好一阵思前想后,又在小米的亲自带领下,偷偷摸摸去实地考察。果真见到Saly笑吟吟地与豪们款们周旋,来者不拒地接受小费,我心酸酸然,撤退了。

  小米安慰我,天涯哪个破角落没芳草哟,你等着,赶明儿我就给你弄个更上一层楼来。

  果不其然,日历才翻过3页,周六,小米一如既往地跑来我家白吃白喝,顺便领个美女来了。

  ……
 
  形势飞流直下三千尺。小米打电话来,向我传达我“失恋”的消息:“阿静要我转告你,她觉得和你性格不合,很难走到一起……”

  小米对我的失恋表示深切慰问,请我到“巴蜀风”饱餐了一顿。碰杯时,小米劲头十足:“老大,你放心,我手上的牌多的是,再介绍一个,说不准就是张王牌。”

  我求饶了:“妹子,求求你了。你千万别再折腾我了,我被你折腾得严重丧失信心了。”

  小米不依,求我:“老大啊,哥啊,亲爱的哥啊,给妹子最后一次面子,好不好?”

  我给了小米最后一次面子,与婷见面了。这次,太阳出来红艳艳,破天荒成功了。

  我与婷开始紧锣密鼓准备婚礼了。照婚纱照那天,小米负责拎裙摆,嘴巴也没闲着,絮絮叨叨给我算总账:“媒婆的功劳大大的,我也不贪心。两双百丽鞋子,两筒安利蛋白粉。前者是安慰我的脚,我一再给老大你跑腿保媒,双脚早抗议了;后者是慰问我的嘴,当红娘不容易哦,口水流失太多,口水中含有丰富的维生素ABCDE啊,要补充一下才成。”

  婷对小米多次为我保媒未遂并不知情。听小米吐出“一再”二字,立刻咬住不放了,软硬兼施,要小米替我忆苦思甜,抖出我的惨痛“罗曼史”。

  或许是为了表功,小米和盘托出了我的老底。身世清白的我懒得阻止小米满嘴跑火车,添油加醋胡说八道。婷却渐渐露出奇怪的表情,忽然捉住小米的胳膊,问:“小米,其实,你很爱老大是吧?”

  小米张口结舌,耳朵根儿转瞬就像煮熟的虾米,红上红。

  到底是女人心,一针见血,只一把,就揪住了小米肚子里翻来覆去的几只“小蛔虫”。

  小米很镇定,深呼吸三下,不看我,不看婷,张嘴就坦白:“是啊,我一直爱老大。老大第一次到我家找我哥玩,我就喜欢上老大了。”

  婷的脸惨白,轻轻问:“那你干吗不想着自己嫁他,却不辞辛苦忙着给他介绍女朋友?”

  小米脑袋一扬,又恢复常态了:“嗨,人贵有自知之明嘛。”小米掰着修长白皙的手指说,“我这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贪吃贪玩,不爱劳动,刁蛮无礼,喜怒无常……我爱老大,可百分百没法给他带来幸福,只能给他的生活添乱。嘿嘿,所以,还不如给他身边安插个好老婆。瞧,多好!省心,放心,安心……”

  发表完长篇大论,小米的声音陡然低了8度,轻轻地,如耳语:“要知道,每个人爱人的方式是不同的。爱一个人,不一定非得占有他。帮助他幸福,看着他幸福,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