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咪日記


【我們摯愛的貓,小咪,已於地球時間2011/9/3晚上結束此次在三次元時空的旅程。謝謝她帶給我們無盡的愛,每一天的快樂,始終都是最美的樣子。】


春來了

張貼者:2015年4月19日 上午10:15Lumi Y.   [ 已更新 2015年4月19日 上午10:18 ]

這幾天不知為何,總覺得身邊有「貓蹤」:抬起頭會覺得彷彿有貓從門前過。偶爾聽到像是吃餅乾喀噠喀噠的聲音。隨手又沾惹上灰色或白色的毛絮。宛如 déjà_vu。

這時,晴草魚寄來剛完成的作品,說好想念親親跟豆豆。

小灰貓站在美麗的粉紅花樹下,金眼灼灼。

一定是親親回來了。

因為春來了。

小鳥啾啾

張貼者:2015年3月31日 下午10:59Lumi Y.   [ 已更新 2015年3月31日 下午11:38 ]

四月第一天,早上從菩薩房間竟傳來響亮的啁啾聲,躡手躡腳在遠處偷看,一對路過小鳥正在陽台上聊天。右邊那位話匣子打開,講得抑揚頓挫音韻不絕,「這個真的是.......哎呀這實在是.....你也知道......」搖頭嘆氣,激動之處竟不亞於論講著前晚政論節目的鄉民。左邊那位不時發出一些「嗯、嗯」的簡短回應。世界好鳥啊。

之後稍微沖洗了陽台,將累積了好久的灰塵都淨空。曇花已重新扶正又添了新土。之前葉片被咬的萬年青,如今在花盆中安座生根。已經種了快一年的迷迭香跟新來的萬壽菊,在被濡濕的空氣中發出清新的味道。是說春天到了,已經沉寂許久的小鳥餐廳,終於又可以重新開幕了嗎?

親親一定很興奮吧。

貓茸

張貼者:2014年3月15日 上午11:27Lumi Y.   [ 已更新 2014年3月15日 上午11:32 ]

這兩天「貓茸」暴紅!忍不住找了一張圖片出來:


親親的貓茸,專治缺親親症。今為絕症,無藥可醫!!喵呼~~

親親與魚

張貼者:2013年12月23日 下午9:02Lumi Y.   [ 已更新 2013年12月25日 上午12:19 ]

夢見小咪星挖出一個超長魚缸,大概像是商店展示玻璃櫃台那樣,而且轉了三折,足足有三櫃那麼長。裡面魚多到塞爆了。不去動還好,一打開就狀況一堆;比目魚多到跳缸、有的魚受傷了要醫治、加了水反而變得一片渾沌,原來也不知道怎麼活的.....

這時候,親親跳到魚缸上,好奇想要撈魚,看起來非常年輕、活潑、健康。

真是今年最棒的聖誕禮物。(大心心心)

(翻得親親極品照一張,聖誕快樂!)

旅立ちの日に

張貼者:2013年9月3日 上午4:22Lumi Y.   [ 已更新 2013年9月3日 上午4:30 ]


天氣一下子變得涼爽舒適,有了秋天的感覺。下午出門買了花與蛋糕,點了香與蠟燭,今天是親親的出發前往另一次元的紀念日,已經要第三年了。

一切都好嗎?

隨即便想到這是只有人類才會使用的客套話。

傍晚帶豆豆去醫院打針,剛好遇到三姊妹與她們的小黑貓,小黑貓Opal 從原本不能走路,到今天已經可以稍微走動了,療程結束,她們開心地與兩位醫生合照,還把我也拉入鏡頭。其中二姊等下就要出發去荷蘭,小黑貓的眼睛裡似乎晃動著困惑與眼淚。大姊則說著考慮去美國的事,「帶她一起去。」離開時她們熱烈揮手幫豆豆加油。

回來時天上的雲呈現出有趣的形狀,像是一把寶劍,又像是一道橋,向上延伸,在底部有個小小的動物像是要出發的樣子。

我們原來是不斷相聚,出發,又分開。我想,一定不要緊的。



新年玫瑰

張貼者:2013年2月16日 上午1:11小咪星球   [ 已更新 2013年2月16日 上午1:12 ]

其實是新年的玫瑰,跟情人節一起慶祝了 ^^

心之簇

張貼者:2012年12月24日 上午12:44小咪星球

親親今年的聖誕禮物:巴西粉晶簇 (Rose Quartz) 
小咪的2012聖誕禮物

時間與沙漏

張貼者:2012年9月2日 下午8:09Lumi Y.   [ 已更新 2012年9月2日 下午10:26 ]

不知不覺,時間再次走到了這一天。

直到現在,我也說不太出那天是怎樣的感受。要說嗎?一些閃碎的片段,始終是金色的,伴隨著下午的陽光,以及親親的呼吸心跳。我們什麼都不能做,只能輪流將貓小小的身體抱在身上,和她一起渡過流過的每一分鐘。迷糊中我又做了夢,夢中像是開啟了某個電視,頻道不斷切換著,上演著無數的時間碎片,最後定格在親親美麗的大特寫。

接下來呢?我問。上下一課,她說。

當我回到現實中,滿屋子都是如同小貓眼眸一般,純粹的金光。

那天晚上親親平和的離開。由於是週末,我們打電話連絡好週一再進行其他。整個週末親親都安靜地在有菩薩的房間裡,我們開了很強的冷氣,在裡面放愛爾蘭豎琴的音樂,在她身邊放了各種漂亮的東西,空氣中飄撒芬芳。每次進去時,都覺得她仍在最愛的地方睡著晒太陽,一如往常平靜又溫暖。

週一時進行了火化儀式。然後大家去吃飯。有點重現了很久以前,有次我們去東京一家豆腐店吃飯時的場景︰也是一家人剛做完法事來到豆腐店,牌位就放在飯桌旁邊,生者與死者再同桌再吃一次飯。我們都對如此泰然的氛圍印象深刻。

然而底下的情感,只能自己咀嚼。

後來部落格就不再寫了,網站也放著不弄。我有點後悔弄這些花了太多跟貓相處的時間。反正將來我會有無限的時間,去鋪排圖片跟文字。當時我確實這麼想,後來我還是什麼也沒有弄。過去與未來 ,原來不盡然成為記憶與歷史。回想起來,當下的我,既懼怕過去,又耽溺未來。迷失在貓眼中。

將生命以時間的形式,試圖去了解或者掩蔽,或許這正是一個人類獨有的問題。

然而有一個我珍藏多年的時刻,一直無法動筆完成︰那也是某一個下午,親親一樣是坐在我身上,我們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彼此看著。無盡的愛從小貓金色的眼眸中不斷送過來,隨時間不斷滴落,我從深浸在被愛的喜悅中,突然感到終將失去的恐懼,每一秒鐘都是有去無回,我知道自己必須全部接住,然而我能夠嗎?我奮力的回以凝視,想把所有的愛都收在記憶裡,但是親親的愛不斷湧過來,就像沙漏上層的沙不斷往下,彷彿永遠沒有結束的時候,但一切都指向某個結束的時刻。我忍不住哭起來了。

那些黃金般澄淨的細砂,通過了最細的部份,落到了沙漏的另一端。我撥弄著手上的小沙漏,將它又倒轉過來。下一課,下一刻是什麼呢?

其實我可以借用一個所知的人類哲學的語彙來試著回答,不過目前似乎仍只觸及了這個永恆答案的字面,就暫時還是放在心底吧。我還有很多......時間。

旅行一週年快樂,親親!

鑲銀邊的雲

張貼者:2011年9月15日 上午3:33Lumi Y.   [ 小咪星球 已於 2011年9月25日 上午9:12 更新 ]



為了辦十分鐘的公事,坐上單程近兩小時的車。車子駛離台北,我向來討厭這樣的行程。然而以前是不願意和親親分離太久,現在一切都不復相同,一想到淚水便蓄滿了眼眶。時間也好什麼也好,都不再重要。有一點像在作一個清醒夢。一如往常,在晃動的車上我就忍不住睡了,只是睡與醒沒有太大的分別。

回程時下了點雨,又再醒來時雨方停歇,突然覺得眼前一大塊銀灰色的雲中帶有好多層次,一層一層的,漸漸從表層的灰轉向底層的白,像極了親親美麗的銀灰毛。旁邊飄來一些細細的深灰雲絲,有如背脊上泛著藍光的小貓冬毛。背後襯著雨過天青優雅的淡藍色天空,一些些光從雲層間灑落下來。

難以想像的美,讓我怔怔地看了好一會兒。那是否親親?聽起來更像是夢遊者的噫語。然而在這個地球上,又還有什麼可以給我如此感受?我拿起手機嘗試拍了幾張,車子繼續向前,天色變換,雲朵依然美麗,就只是雲了。我感覺好上許多。就像是羅傑安說的,被注射了止痛針,舒服一陣,然後痛會回來。但在沒有痛的狀態底下,讓我能夠充分去感受那樣的明晰、豐富、輕盈又柔軟。雖然痛會回來,但我還記得那個美。在某個靈光閃爍的瞬間,我又能觸及她。

即便形式不同,但在任何一個次元裡,美不會消失。


惡水

張貼者:2011年8月30日 上午7:16Lumi Y.   [ 已更新 2011年8月30日 上午7:25 ]

八月26日的一個夢:親親想去很遠的地方玩,她自己離開了房子,我在二樓做家事,發現她正陷入一條湍急的水道。水裡夾著泥沙,流速很快,一個小小的貓試圖逆行而上,困難可想而知。我惶急地飛奔而下,將她一把抱出這個情境,心裡想著這下得幫貓洗澡才行了。然後從夢中醒來,小咪正在另一個房間安睡。

此為補記,數日後,我們果真身陷惡水之中。

1-10 of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