肢體碰撞與暴力抗爭迷思 星島日報 2011-03-13

肢體碰撞與暴力抗爭迷思

 

簡仲威@Roundtable
2011-03-13
 星島日報 

 

日前,特首曾蔭權出席辛亥革命日一百周年活動時,懷疑遇社民連三名青年襲擊事件驚動中港。多名立法會議員、教育團體以至國務院港澳辦均聲明「嚴重關 注」事件,譴責暴力示威,違反了香港作為一個文明社會的核心價值。由於案件仍在重案組查辦中,誰是誰非不宜討論。作為一個中學教育工作者,筆者比較關心有 十多個中、小學教育團體指近年香港出現一股暴力抗爭的歪風,呼籲大家為下一代樹立良好榜樣。

 

到底甚麼是暴力抗爭?如何是良好榜樣?從電視畫面上,曾特首進入歷史博物館前的一刻的確遇到示威者的攔截,當中涉及了示威人士與保安人員的肢體碰撞或衝突。但我們是否可以這麼容易肯定這就是「暴力」?然後,很快總結為社會出現暴力抗爭,影響文明城市的聲譽。

 

不公義政策致市民反感
當日三位代表了社會不同階層的社民連八十後青年,有碩士生、廚房工人,他們走到特首跟前高呼其無資格講革命,結果一番肢體活動後,釀成事件。筆者昨日在某 收費電視討論特首懷疑遇襲時指事件僅屬大眾市民在公共政策的暴力下而作出的反動而已。作為一個普通市民,當制訂政策者不知道一碟粟米斑塊飯價值如何時而貿 然推出《財政預算案》,終逼使手無寸鐵的市民在通脹猛於虎的暴力下,走上抗爭之路,表達索求。

 

與其說議會抗爭文化延伸到公眾活動之上,倒不如說是一系列不公平、不公義的公共政策引起市民反感終致事件,大眾市民「直接行動」以公民社會的力量改 變事實。大家不妨參考一九九九年西雅圖、○○年布拉格、五年香港會展反世貿示威,一群又一群對於世界一體化的經濟、政治權力結合的產物不滿者或受害者進 行有組織、有系統抗議、示威,以圖令會議不能成功完成。而香港從六年起,香港人對天星、皇后碼頭的保育、高鐵財政撥款,社會大眾亦表現了「直接行動」的 舉措。因此,這是對公共政策的暴力反動而已。

 

與此同時,教育界同工擔心學生對「暴力抗爭」文化延伸到校園時,筆者認為同工們應該擔心學生的思考與理性之間的謬誤才是。從《預算案》推出,特首懷 疑遇襲到公布《預算案》修訂前後不過數天。不少學生對事件的看法是「大眾市民不滿《預算案》導致特首被襲,便馬上修訂《預算案》派錢,平息民怨。」從這個 邏輯來看,肢體碰撞是財政政策突變的主要原因,那麼學生學習通識時是否應該考慮事件反映了政府的管理水平、威信如何?公共政策是否合乎大眾預期?往後的政 府的新政策如何開展呢?而不是抱直斥激進行為影響下一代或我點教學生呢?

 

事件的終結,尚取態於特首、重案組的進一步行動。若事件從紀念辛亥革命活動開始,那麼亦應以它來結束。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作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逼,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毛澤東,一九二七,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

 

簡仲威RoundtablePioneers成員、中學通識科科主任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