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共識的共識>> 星島日報 2011-06-16

不可能共識的共識
簡仲威@Roundtable
星島日報 2011-06-16
 

春夏交替,選取教材與編定新學年人手與課時等工作,是學校行政的重點工序,但本年度工作卻可以點到即止。上月中,教育局與教科書商就課本、教材和學材分拆定價未有具體共識,暫時雙方只同意2012新學年的全新版教科書分拆。當中涉及全部教科書的5%,其餘的95%現版教科書的處理則未有共識。

 
同步,教育局向全港學校發出指示,一、教師不可接受及不應向出版社索取課本的教師用書及教材和學材;二、教師不可接受課本出版社及課本零售商的任何捐贈或其他形式的利益,例如投映機、電視機、電腦硬件、電腦軟件、贊助學校活動、在學校刊物刊登廣告、贈送花籃、獎學金、獎品等,以免增加出版社出版課本的成本及學校在選擇課本時受以上利益影響。(教育局通函67/2011)
 
政策影響恒常機制

筆者先後跟幾位不同的副校長、科組主任、科任老師討論,雖然身分各異,但他們都異口同聲表示既然當局明確發出指引,學校即日起嚴格執行,將出版社送到學校的課本及教材退回,並遵照局方建議,教師運用其專業知識,自行編訂教學材料,以切合學生的需要。

 
眼前值得大家關注的有兩點。第一,為了協助書價回落的政策推行,使恆常操作的機制受到莫大的影響。一方面,分拆方案事在必行,書商與教育局僵持不下;另一邊廂,學校老師須要嚴格遵守教育局的指示,不得接受及索取出版社的免費教材。那麼,教師憑甚麼來比較坊間不同的學習材料,以決定新學年適合學生使用的教科書呢?來年的書單內容,教師團隊憑甚麼專業眼光擬定呢?

第二,文件指教師可以運用其專業知識,自行編訂教學材料,切合學生的需要。弔詭的是,局方一向都要求出版社的教科書送審,以確認其適用與否。為何突然又將編訂學習材料之權「校本管理」呢?

 
自編教材存在難度

一向筆者都歡迎與緊守自行製作既合適校情,又能減輕家長負擔的自編教材有其教學效能。然而,尚有不足半年開始的新學年,學校如何一時三刻製作合適各級各科使用的學習素材?其次,來年是新舊學制的一年,不少學校就教師人手、課程、課時與課室編排已十分緊張,同步又如何有能力發展校本教材?再者,各家各校的自編教材,不同教師對課程與內容之間,哪一家才拿捏得最準確?

 
可用資源遭受剝削

在課本、教材和學材分拆定價政策上,早在拙文(《舊酒新瓶?電子教材的偽革命》,《星島日報》,2011-3-11)指出,教育當局為了解決教科書市場的單一化壟斷,藉着「電子學習」的引入讓市場競爭,以減低書本和教材價格,豈不是將教育、教育政策與商業、自由市場連接起來?既然如此,局方、出版社雙方根本未就分拆定價的政策操作達到共識,就貿然發出行政指引要求學校配合政策,以催逼市場的妥協。

 
由是,不少同工暗渡陳倉,以借閱、租用的方式取得出版社的教科書與教材,以作為選擇教材的依據或來年教師用書之用。有不少同工扭盡六壬,逐一會見出版社市務人員以求直接取得教科書與教材,選擇合適學生需要的東西。

目前的混亂情況,苦了不單單是教師,而是學生的學習利益,過往教師可運用的資源一下子被行政制度化剝削,這種捨本的手段,以為可以逼使市場妥協就範,但單以選書用書來看,它就像最低工資般的計錯數,好心做壞事呢。

 
註︰小題為星島日報所加 簡仲威:中學通識科科主任、RoundtablePionners成員、中國歷史教育學會理事、通識網站www.libered.info創辦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