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鐘 - 人與人的橋樑?!

科技是否令人與人的關係拉近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許多時,老師們會即時想起以資訊科技去作研究與討論。不過,如果以資訊科技入手,由於同學在初中電腦科已經有了不少先入為主的「教科書思想」;加上,通識教育是一個時事探究的課題,不少社會議題均可以作為切入點。以下便是一個例子。
 
探究方式:
是次調查,主要利用質性方法進行。訪問的對象為平安鐘的使用者和家人,以了解平安鐘能否作為長者與社會的橋樑,助他們更能踏入社會。

訪問對象
平安鐘使用者孫太、謝伯、前平安鐘使用者親人、長者安居服務協會總幹事馬錦華先生以及公共關系經理袁佩儀小姐。
同學研究:
普遍市民對平安鐘的期望
平安鐘所帶來的服務實在有利老人家和有需要人士的生活,它的全天候性、移動性和可靠性,都令社會上的市民開始依賴它,間接令使用者與親人的關系開始疏遠。
    
一般的市民都認為平安鐘的出現可以保障他們獨居的家人在家的安全,如果沒有由平安鐘中心打來的電話,便會覺得親人情況安全十分放心。相比起在從前沒有平安鐘的年代,市民必需以打電話、約會、家訪等等的形式去關心親人是否安全,令親人和親人之間的關系有所維持和進步。
 
但是平安鐘的出現,可能令到上述的活動減少了,因為要知道親人情況的模式由平安鐘服務這個新科技而取代。我們不能否定有很多人依然用上述的模式去關心親人,但是平安鐘的出現或多或少會令上述的活動減少,親人的關系相比起從前疏遠。
 
 
市民對平安鐘的期望會否令家人和老人家的距離更遠?
正面:
平安鐘的出現並沒有損害老人與家人的關系。家人依然的關心她,平安鐘的出現只會起了一個附加的作用,就是令孫太的安全有一個更好的保障,而不會令家人和她疏遠。
“佢地都唔係好得閒,裝左鐘前後同仔女關系差唔多”孫太
 
“佢地個個都出晒去住,不過關系同以前冇變”謝伯
反面:
平安鐘使用者家人周小姐指出平安鐘的出現令家人對父親周伯的關心形式轉換了。由最初每兩天致電給他和每星期帶他到商場用膳,變為每個月才帶他外出用膳和反過來要周伯致電仔女尋求關懷。 
“家人覺得親人已有平安鐘,心裡便有一種感覺,覺得平安鐘服務能夠日夜令老人的情況有保障,每當出事時必有中心職員打電話通知,所以由於太放心的關系,開始興老人減少聯絡,令自已可以休息更多、享受自已家中的家庭樂。”周女士
 
平安鐘會否帶來標纖效應?
長者們申請平安鐘的動機都是為了保平安,在危急時有方法求救,但是同時他們亦害怕當別人知道自已為平安鐘使用者時被標纖為弱勢老人而不會向朋友們多說平安鐘的事情。但孫太也有暗示說使用平安鐘也不光彩,不會向四處張揚自已是平安鐘使用者。
  “唔知丫,我冇同人講,只有我大仔知,講咩姐呢d野?!”孫太
要解除這個誤解,必先由老人的圈子著手。協會可以在每一條屋村找一些老人作平安鐘大使,利用他們向朋友宣講使用平安鐘的好處,並從中消除長者對申請平安鐘的顧慮。有了平安鐘大使後,使用平安鐘達到獨居無懼的訊息在老人與老人之間傳遞,變成一股潮流,再利用人有我有的心態,平安鐘的使用率必定會上升,幫助到更多的老人。
   
當平安鐘成為了老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時,那就不會再有任何的標纖放應,更多的老人家亦樂於使用平安鐘的服務。 
 梅志文老師準備 2007
 
以上研究內容經同學同意,以不記名方式列出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