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角印象


       

      Iris几日前还在伤感,为身在春天却未能春游。看到树上新芽的时候,我不免也有这样的感叹。很多时候,抬头望天才发现你等的那个春天已经过去。于是昨日建群请客的时候,大家便一起商议去上海郊区的朱家角春游的事情。宛如赵传所唱: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西装革履包藏不住一颗怀想大自然的心,说是叛逆心理也罢,说是矫情也罢,割舍不下的是远方的山水。

       春梦让人乏困,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是八点半,离约好的十点还差一个半小时。于是在自我安慰中又睡去,睡梦中接到Iris电话,一看表:9:59分!赶快起床,迅速搞定一切,不致于过于内疚。 还好到的时间他们也没有发出任何批评的言行,让我内疚减轻不少。

       离朱家角越近,心也越跳得厉害。仿佛古时娶亲的新郎,就要揭开盖头一般紧张。一到朱家角,想象中的宁静和朴实立刻远去,浓重的商业气息迎面而来。心里不禁微颤,过度开发褪去古镇的原本。在这样偏僻的地方,居然有KFC。不过因为是中午的缘故,大家第一件事情想的就是进去填饱肚子。想想先哲“存在必合理”的论断,并不是无聊的感叹。

      吃完饭,买了门票,进去小镇的时候已经一点了。弯过两道弯,放生桥映入眼帘,桥上桥下熙熙攘攘,完全非那种淳朴小镇的印象。当地居民卖力的向经过的游客兜售放生用的小鱼。居然发现有武大郎卖烧饼,后面跟一女子,想想该是潘金莲。男的的确是很矮,女子长得也还不错。连忙跟他们几个说,可惜一下不见踪影。 翻过放生桥,走在南大街上,满街的朱家角蛋黄粽子、红烧蹄膀和自制糕点,飘着一股说不清的味道。

     通往马家花园 的道路,柳树、流水、小桥、青瓦白房,看上去破破的木船穿梭着,和着对岸茶楼飘来的古镇小调,韵味十足的江南水乡。看到很多老外也在此,不过在导游的带领下,象是跑步。心想这导游也够狠,带着来看风景的人跑步。于是我和子宽鼓励Chun和Iris几个经常在国外混的去做翻译,断了导游的财路。

       又买了票,进马家花园--课植园。这是古代大户人家的房子,据说是商人。古镇之所以出名,除了得天独厚的位置,还有一个因素,便是有名人居住,周庄有个沈万三,而朱家角也是课植园园主马文卿。一进园,顿感与世无争的宁静,安静的只听到鸟叫声和沙沙的树叶声,与园外热闹非凡的繁华街市形成对比鲜明。若大的宅院,游人稀少,我们慢悠悠的走进一间间古代人生活的居室,全木质结构的两层小楼,底楼厅堂,二楼卧房,那浓重而又远古的陈木味道,一尘不染精雕细刻的家具陈设,房内光线昏暗,仿佛眼前再现着古人生活的情景。走出古宅,进入到后花园。想象中,当时的马文卿一定是手托古书,走在绿树成茵,花团锦簇的小道上,吟诗诵词,坐在鲤鱼成群的河塘边,随手一幅笔墨书画。读书之余,便和家眷们一同体会耕作之乐趣。房子、戏台、小桥。流水、假山等应有尽有。在里面走的时候,大家就感叹,这么大的房子如何去使唤佣人。

       出来之后大家雇了船家到城隍庙,然后找清代邮局,之后去了王昶的故居。王昶是这个小镇最显赫的人物,在其纪念馆,记录着他的生平,展列其故宅摆设,朝服顶带,字画手迹。此人曾被御封“钦定第一”,官至刑部右侍郎,授一品。斯人已故,风节犹存。据记载,朱家角自明以来共出进士十六人,举人四十余人,学风鼎盛,文脉传承,其厚积薄发,集钟灵毓秀于一身,故王昶出,也就不足为奇了。

       大约四点的时候,驱车回府,然后睡去,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