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之境


      《淮南子·天文训》云:“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乙,则清明风至。”

  不觉春暖花开,清明已在眼前。

  其实从心底里,我是特别喜欢清明这种感觉的。当然,并非“雨纷纷、欲断魂”的清明,而是单纯的“清明”这个词本身。对于纷纷之雨,即使是贵如油的春雨,也总有一朵阴云在空中,有一丝压抑在心头。《岁时百问》说:“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想来我心中所喜欢的就是这种“清明”吧。

  清明是个节气。当此时,春风浩荡,阳光明媚,天空多了湛蓝与高远的空灵,山野添了翠绿与姹紫嫣红的新鲜,湖泊透了澄澈靓丽的明净,空气渗着清新和芬芳。更重要的,是万物于心都有了蓬勃与舒脱生长的释放。“清明前后,种瓜种豆”,因为新绿,因为生长,因为播种,一轮新的希望在诸多如我辈被束缚禁锢在尘世奔忙的轨道里的心灵,又燃起无尽的期待与梦想。杂尘滤去,清明便如水空澄。

  清明又是个节日,是祭祖扫墓和踏青郊游的日子。新绿再来,携带酒食果品,点燃香火纸钱,上坟培土插柳。在这万物复苏的日子洒酒清祭,览山川青翠,满眼新意,缅怀追思,告慰先祖,清明与酒便有了不解之缘。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很喜欢读韩文公的这首诗,朗朗上口而外,满城花飞,东风拂柳,宫院重重,轻烟如雾,唐时清明寒食的景况如在眼前。相传春秋时,介子推曾割股啖君,后晋文公焚山寻恩,介子推宁愿烧死也不下山受封,惹世人多少感叹,从此寒食祭奠成为习俗。“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这是后人的意象,但就清明本身,又添了政治的内涵,有了另一番境地。或者与老子的“大同”有一比吧。不过最契合的莫过于陶潜先生的《桃花源记》。芳草鲜美,桃林缤纷,良田美池桑竹,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往来种作,怡然自乐。我相信这绝对是陶潜先生对理想的清明之境的想象。清明时节清明世界,世上还有比这更美好的境地么。

  清明踏青,是与清明之境的最好交融。试想,鸟语花香,山水灵动,人处此境,满目清明,内外澄澈。这种空澄通透,鲜嫩新润,如麦苗翠青拔节,如蝉蜕壳新生,如沐阳光清风,畅开心扉,淋漓呼吸,灵动心思,轻盈无碍的境地,给人多少逸飞的遐思和酣畅的自在?

  说到踏青,境界最高者自然算书圣右军老先生了。“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清流激湍,映带左右,仰观俯察,游目骋怀……如此等等,文采、书艺、群贤、美景齐聚,怪不得老先生自己都感叹“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空怅惘,羡煞多少后来人,我辈是难以企及了。

  不过,论语中有一段踏青的描述,倒颇平近。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是曾皙的理想生活。时光过去了数千年,依然让我神往,我的理想也不过如此,不知是世间人生大道本来相通,还是我辈根本就没有进步。惭愧之余,默读夫子的喟叹:“吾与点也!”也算一丝安慰吧。

  耳边蓦然响起韩晓的歌:“我想去桂林呀,我想去桂林,可是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可是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桂林山水甲天下,那是怎样的清明境地啊。比较惨的是,我没钱也没时间。看来,对于清明之境,在一段可以想象的时间之内,只能是慢慢想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