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Times.com on Foxconn case
 

撤销假扣押 鸿海改求偿一元

林上祚/台北报导

鸿海集团控告大陆上海第一财经的大战,大陆媒体集体猛轰鸿海集团“大鲸鱼欺负小虾米”下,为了不让外界有“财大气粗”欺负弱势的形象,鸿海决定撤销对大陆记者的假扣押,将《第一财经日报》列为共同被告,并且只象徵性求偿一元人民币。

今年六月十五日《第一财经日报》一篇“富士康员工:机器罚你站十二小时”一文,由于认为内容明显恶意,鸿海集团富士康子公司鸿富锦,七月十日控告该报导记者王佑与上海财经编委翁宝二人,并求偿三千万元人民币。这则消息在大陆掀起强烈反弹,传媒及网友纷抱不平,经过大陆媒体连日报导,鸿海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报社同列被告 象徵性求偿

鸿海集团发言人丁祁安表示,为了不要模糊焦点,将撤回对王佑与翁宝二人的财产假扣押,但改弦易辙决定将《第一财经》并列为被告,求偿金额则从三千万人民币,降到象徵性的一元人民币。

丁祁安表示,外界总是以“大鲸鱼对上小虾米”,形容鸿海与媒体的官司,但媒体可以透过版面,对鸿海进行连续的负面报导,相对之下,鸿海除了法律,已经没有其他工具反击,鸿海要的只是八个字“还原真相追求公理”。

丁祁安说,第一财经日报报导内容指称,鸿海“招进来一千人,五百人身体本来就有病”的报导,严重歪曲事实。

由于舆论对鸿海假扣押记者财产极为关注,大陆媒体甚至质疑,鸿海集团不敢控告具有共产党背景的媒体,为了不要模糊鸿海透过法律救济维护公司商誉的目标,决定增列《上海第一财经》为被告。

大陆民气可畏 迅速转圜

鸿海在昨日傍晚九点发表重大讯息,取消对大陆记者财产假扣押以前,早上八点就已发表声明,暗示赔偿金额可能有转圜余地,鸿海声明中强调,“任何事后的赔偿,都只是形式。我们在此郑重声明,赔偿本公司商誉损失的金额不论大小,都将捐助到慈善机构”。

鸿海在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迅速降低对媒体记者求偿金额,除了大陆媒体集体串联,王佑等人透过部落格,形塑悲情气氛,透过大陆网友的人海战术,让绝大部分生产基地多在大陆的鸿海集团,感受到大陆民气的可畏。

有趣的是,鸿海控告记者的理由,居然以“中国人的身体健康”的民族情绪作为诉求,未来这场官司无论输赢,对让鸿海集团上了一个危机处理宝贵且昂贵的一课。

国安人员介入 富士康软化

林克伦/上海三十日电

针对鸿海集团撤销对二名记者的告诉,上海《第一财经日报》卅一日零时二十分发表《关于鸿富锦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起诉本报记者的第三次声明》指出,“本报注意到鸿富锦公司拟撤回财产保全的措施,并追加诉讼主体、变更诉讼请求。对于鸿富锦诉讼立场的改变,本报表示关注。”

声明强调,“鉴于鸿富锦对本报记者的不当诉讼,对其已经造成了经济上的损失和精神上的伤害,本报将继续保留反诉和另行起诉的权利。本报报导是否有所谓‘歪曲事实’和‘不实报导’,鉴于本案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本报坚信,司法自有公断。”

撤销假扣押 鸿海改求偿一元

针对鸿海集团决定撤销二人告诉,翁宝晚间接受本报电话访问时强调,其自始至终对郭台铭先生保持一种敬意,而郭台铭先生能够做到主动调整,并最终完成这种决策,“我对郭台铭先生表示敬意。”

对于整件事情的影响,翁宝在电话中表示,“事情发展已经不是他个人的事情,今天获得这样的结果,是全国新闻同仁共同的胜利,我要对所有媒体业者表示感谢”,不过翁宝也强调,“目前的胜利只是一小步。”

今晚“新浪网”也引述来自深圳最新消息指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目前已经解除之前因富士康起诉,而对第一财经日报两名记者翁宝及王佑个人财产的冻结,同时将诉讼标的由之前的三千万元人民币降为一元人民币,并将列第一财经日报报社列被诉对象。

另据此间消息人士透露,富士康一改先前强硬姿态,主要是目前大陆政治气氛十分诡谲,广东方面不想让上海误以为广东在落井下石,故求偿案经大陆媒体渲染开后,省委书记张德江下令派出大批国安人员深入调查富士康所有的底细,最终让富士康转向。 

Source: ChinaTimes.com

keso's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