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 > ‎

民法第219~270條(債之效力)

最近的公告

  • 【違約金】債權人只要證明有債務不履行之事實而不必證明損害之發生及損害額之多寡即可請求違約金 裁判字號:77年度台上字第2555號案由摘要:給付違約金裁判日期:民國 77 年 12 月 19 日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 第 31 卷 5 期 32 頁相關法條:民法 第 250 條  ( 18.11.22 ) 民法 ...
    張貼者:2016年2月24日 下午7:27建律法律事務所
顯示 1 - 1 篇文章 (共 1 篇)。 檢視更多 »

最近的公告

最近的公告

  • 最高法院42年臺上字第323 號、48年臺上字1750號判例         按債務人所為之無償行為,有害及債權者,債權人得聲請法院撤銷之。債權人依第1 項或第2 項之規定聲請法院撤銷時,得並聲請命受益人或轉得人回復原狀。民法第244 條第1項、第4 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蓋債務人之財產為總債權人之共同擔保,債權之共同擔保減少致害及全體債權人之利益時,債權人自得行使撤銷權,以保全全體債權人之利益。又民法第244 條撤銷權之客體包括債務人之債權行為及物權行為,債權人行使此種撤銷權時,並可同時訴請撤銷債務人之債權及物權行為(最高法院42年臺上字第323 號、48年臺上字1750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張貼者:2016年3月2日 上午7:09建律法律事務所
  • 【民法/撤銷損害債權行為】夫妻財產制VS撤銷詐害債權 【民法/撤銷損害債權行為】夫妻財產制VS撤銷詐害債權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裁判書 -- 民事類【裁判字號】 101,訴,2868【裁判日期】 1010927【裁判案由】 撤銷拋棄行為【裁判全文】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01年度訴字第2868號原   告 台新國際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理人 鍾隆毓訴訟代理人 劉鼎杰被   告 林雅嫻上列當事人間撤銷拋棄行為事件,本院於民國101 年9 ...
    張貼者:2012年10月6日 上午3:14建律法律事務所
顯示 1 - 2 篇文章 (共 2 篇)。 檢視更多 »

最近的公告

  • 民法第247條之1第1款、第3款的解釋(最高法院民事判決一○二年度台上字第二○一七號)         查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之一第一款、第三款規定,依照當事人一 方預定用於同類契約之條款而訂定之契約,為左列各款之約定,按其情形顯失公平者,該部分約定無效:免除或減輕預定契約條 款之當事人之責任者;使他方當事人拋棄權利或限制其行使權利者。所稱「免除或減輕預定契約條款之當事人之責任者」、「使他方當事人拋棄權利或限制其行使權利者」,係指一方預定之該契約條款,為他方所不及知或無磋商變更之餘地,始足當之。所謂「按其情形顯失公平者」,則係指依契約本質所生之主要權利義務,或按法律規定加以綜合判斷,有顯失公平之情形而言。(最高法院民事判決一○二年度台上字第二○一七號)
    張貼者:2016年7月25日 下午11:42建律法律事務所
  • 契約解除權之行使,究仍屬於不違約之一方(最高法院65年台上字第1933號判決)         按契約一經成立,雙方均應受其拘束,除有合法原因外,不能任意解除本件兩造就買賣標的物及其價金已相互表示一致,買賣契約即告成立,所謂「如買受人不買時,定金五千元由出賣人沒收,如出賣人不賣時,應加倍返還定金」云云,其意僅在約定雙方之一方不履行債務時之罰則,而契約解除權之行使,究仍屬於不違約之一方,不因有此約定而異,上訴人如無違約情事,被上訴人單方向上訴人解除契約,能否謂已發生解約之效力,不無疑問,原審僅以兩造有「如出賣人不賣時,應加倍返還定金」之約 ...
    張貼者:2016年7月8日 上午3:58建律法律事務所
  • 無標題的文章         有解除權人,因可歸責於自己之事由,致其所受領之給付物有毀損、滅失或其他情形不能返還者,解除權消滅;因加工或改造,將所受領之給付物變其種類者亦同,民法第二百六十二條亦有明定。而有解除權人因可歸責於自己之事由,致其所受領之給付物有毀損滅失或其他情形不能返還者,解除權消滅,民法第二百六十二條第一項定有明文;上訴人所收回之土地,既有一部分已移轉登記與第三人,不能再返還被上訴人耕作,上訴人之契約解除權亦已消滅;所謂毀損,係指給付物所有價值減少,不獨物之形狀等之變更,給付物設定有第三人之權利者,亦包括在內;如已至不能返還之程度 ...
    張貼者:2016年2月28日 上午10:31建律法律事務所
顯示 1 - 3 篇文章 (共 3 篇)。 檢視更多 »

【違約金】債權人只要證明有債務不履行之事實而不必證明損害之發生及損害額之多寡即可請求違約金

張貼者:2016年2月24日 下午7:27建律法律事務所

裁判字號:
77年度台上字第2555號
案由摘要:
給付違約金
裁判日期:
民國 77 年 12 月 19 日
資料來源:
司法院公報 第 31 卷 5 期 32 頁
相關法條:
民法 第 250 條  ( 18.11.22 ) 
民法 第 250 條  ( 74.06.03 ) 
要旨:
違約金依其性質可分為制裁性質之違約金與損害賠償性質之違約金。前前
者為對於債務不履行之懲罰,以強制債務之履行為目的。其違約金債權之
發生,以有債務不履行為已足,不以損害之發生為必要。債權人於違約金
外,尚得請求本來之給付或代替給付之損害賠償。後者係以預定債務不履
行之損害賠償總額為目的。除契約當事人另有特別約定,或依其約定不履
行債務之性質不以損害賠償為限者外,通常債權人僅得就本案之給付或違
約金之請求權中擇一行使,既請求違約金,則不得請求本來之給付;請求
本來之給付,則不得請求違約金。


 
    上  訴  人  台穩貿易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蔡  振  慶
    上  訴  人  蔡  朝  南
    右  二  人
                蔡  朝  陽
    訴訟代理人
    上  訴  人  苗栗縣政府
    法定代理人  謝  金  汀
    右  一  人
                葉  文  政    律師
    訴訟代理人
右當事人間請求給付違約金事件,兩造對於中華民國七十七年八月三日台灣高等法院
第二審判決(七十七年度重上字第三七號),各自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除假執行部分外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理  由
本件上訴人苗栗縣政府起訴主張:對造台穩貿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台穩公司)挽北
拾企業有限公司(下稱北拾公司)為連帶保證人,於民國七十三年六月十二日與伊訂
立苗栗縣通霄海埔地公共造產合作開發經營養殖事業契約書,台穩公司依約應於七十
五年六月三十日及七十六年三月一日將分收利益新台幣(下同)二百五十五萬元及一
百萬元繳交與伊,屆期未付,依契約書第十六條約定,應給付伊違約金一千萬元。北
拾公司不得為保證,其法定代理人即對造蔡朝南應自負保證責任等情,求為命對造連
帶給付一千萬元之判決(其中超過七百六十一萬一千八百七十七元部分之請求,業經
第一審判決駁回,未據苗栗縣政府聲明不服)。上訴人台穩公司、蔡朝南則以:因對
造苗栗縣政府之遲延,致耽誤台穩公司之開發,造成台穩公司之重大損失。且對造所
交付之土地,其面積與約定者亦屬不符,經台穩公司請求按比例減少分收利益,竟置
不理,實對造違約在先,台穩公司並未違約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將第一審命台穩公司、蔡朝南連帶給付苗栗縣政府七百六十一萬一千八百七十七
元之判決,就中六百六十萬二千五百零二元部分,予以廢棄,改判駁回苗栗縣政府此
部分之訴,其餘一百萬九千三百七十五元部分,予以維持,駁回台穩公司、蔡朝南此
部分之上訴,係以:台穩公司未如期將前述分收利益繳交苗栗縣政府,即屬違約。苗
栗縣政府依契約書第十六條約定,請求違約金,自無不合。有關分收利益之爭執,已
由苗栗縣政府另案訴請台穩公司如數給付,並加付法定遲延利息,經法院判決苗栗縣
政府勝訴確定,有台灣台北地方法院七十六年度訴字第三九○八號民事判決及判決確
定證明書足憑,自應受其拘束,台穩公司猶主張應按土地面積減少分收利益以為對抗
,顯非可取。契約書第二條訂明:「施工前乙方(即台穩公司)錯過之時間,甲方(
即苗栗縣政府)不負責任」,可見對於訂約前之時間,台穩公司未能進行開發,不能
令苗栗縣政府負責。又苗栗縣政府於簽約前,即向有關單位洽商,並再三催促台穩公
司提出進出海岸人員名冊,乃台穩公司遲至七十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始行提出,其遲
延責任非在苗栗縣政府。至於苗栗縣政府有無驗收工程,對台穩公司養殖事業並無影
響,僅生五百萬元保證金是否發還之問題,殊無任由台穩公司執為不付分收利益之藉
口。兩造所訂違約金,既未表明為懲罰性質,自應認係損害賠償總額之預定。依社會
經濟及苗栗縣政府所受損害等客觀事實觀之,台穩公司未付分收利益,苗栗縣政府所
受損害祇是預期之利息而已。苗栗縣政府已訴請台穩公司給付分收利益及法定遲延利
息(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則其再請求違約金一千萬元,自嫌過高,應予核減為七
十五年六月三十日應付之分收利益二百五十五萬元部分,計至原審言詞辯論終結之日
(七十七年七月十九日),以二年一個月為遲延期間;七十六年三月一日應付之分收
利益一百萬元部分,以一年五個月為遲延期間,均按年息百分之十五計算,共一百萬
九千三百七十五元。北拾公司既非以保證為業務,其章程又未訂明以保證為業務,依
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一項規定,自不得為任何保證人。蔡朝南為北拾公司之負責人,違
反上開規定,以北拾公司為台穩公司之連帶保證人,依同條第二項規定,應自負保證
責任。從而苗栗縣政府請求台穩公司、蔡朝南連帶給付違約金,於一百萬九千三百七
十五元範圍內,尚無不合,應予准許,逾此數額之請求,則非正當,不應准許云云,
為其判斷之基礎。
查違約金依其性質可分為制裁性質之違約金與損害賠償性質之違約金。前者為對於債
務不履行之懲罰,以強制債務之履行為目的。其違約金債權之發生,以有債務不履行
為已足,不以損害之發生為必要。債權人於違約金外,尚得請求本來之給付或代替給
付之損害賠償,後者係以預定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總額為目的。除契約當事人另有
特別約定,或依其約定不履行債務之性質不以損害賠償為限者外,通常債權人僅得就
本案之給付或違約金之請求權中擇一行使,既請求違約金,則不得請求本來之給付;
請求本來之給付,則不得請求違約金。原審既認定兩造約定之違約金為損害賠償總額
之預定,台穩公司未如期給付分收利益為違約,及苗栗縣政府已另案就本來之給付(
分收利益),請求台穩公司如數給付並加付法定遲延利息,經法院判決苗栗縣政府勝
訴確定,且未說明另有前述例外之情形,則苗栗縣政府能否再請求違約金,即非無疑
。又苗栗縣政府主張台穩公司違約,除未如期給付分收利益外,尚包括違約轉租之情
形(見原審卷九七頁)。原審就違約轉租部分,恝置不論,僅就分收利益部分加以斟
酌,而核減其違約金數額,亦難謂洽。兩造上訴,各自指摘原判決於己不利部分為不
當,求予廢棄,均非無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兩造上訴均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
七十八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1-1 of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