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ube Radio Collector Supreme -

Mr. Zhou Jiwu


 

拜访中国电子管收音机收藏至尊邹积武先生

自wd_网友在坛子上引发了邹积武先生的收音机收藏消息后,引起了不少网友们的关注。邹先生今年六十岁,是电子计算机电器专业高级工程师,由于知道邹工是在深圳工作及居住的,也觉得他好象没有在这论坛上注册登记发言,在二月中深圳zb支委的踫头会上,支委们提出了和他联系的意见。在出席支委们的一致通过下,决定由解放军之声负责穿针引线的工作,并由解放军之声执笔写了以下的函件,六名资深的爱好者联署:




邹工收信后,很快就和解放军之声联络,说十分欢迎和我们联络交流,并说会很好珍藏这封我们联署给他的信件,日后将会成为广播及收音机收藏史的一份文物。

三月中,wd_及解放军之声先行去了邹府拜访及探路,点击打开连接,于是就有了我们一行十人在三月二十五日到邹工府上拜访。

邹工住在深圳福田区的一个居民新村,环境优美,旺中带静。我们的车子还未进村,邹工和他的公子已在路口热情地迎迓我们的车队。

进入邹工的客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国旗和毛主席像。




接着,在解放军之声的主持及介绍下,邹工与各人握手认识。


邹工与我是港人合照



邹工与河泊合照



邹工与恶霸合照



邹工与zdj合照



邹工与xyz^_^合照



邹工与交响人生合照



邹工与网中人合照



邹工与解放军之声合照



邹工与WD_合照

shwx因有事迟些才到,所以没有参加握手见面礼的拍照

接着,邹工为大家播放了去年深圳电视台访问他的专题节目,其中介绍了邹工的一些珍品,以及他收藏收音机的苦与乐。





主持人让青年学生猜那些木箱是什幺东东!








看来,普及收音机文化是很有必要,电视台人员把「磁棒」误以为是「磁缸」了! 









这个是钢丝录音机,当年毛主席在天安门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用的就是这款录音机,声音发颤的








这半小时的专访,介绍了邹工自小学五年级已爱上了无线电,成长后对这爱好与日俱增,见到过往的电子管收音机已停止生产,而且还受到人为的破坏,也越来越少,在数十年前已开始收藏收音机,至今已有6000多台收音机了,另外还收藏有电子管一万个。

解放军之声在另一帖子中已说了,点击打开连接,邹先生是为了四种人而收藏:

1、为了发明家,通过实物收藏纪念他们;
2、为了制造者,
3、为了收音机爱好者;
4、为了青少年下一代的科教。

邹工告诉我,在东北的时候,已目睹不少收音机被人为破坏、肢解、砸烂,令他非常痛心,所以他见一台就收购一台,是为了拯救及保存这些收音机。钱不够了,还问家人借,幸好他的母亲、弟弟、子女都很支持他。邹工省吃俭用,把收入和积蓄全都花在收音机收藏上去了,至今收音机收藏已花费了他数十万元了。

当女主持人访问邹工的子女说,问他们会如何祝愿父亲呢,他们都说希望父亲能吃得好些和生活得好些,场面很感人,让我差点掉泪,多好的子女啊!这亦从一个侧面,说明了邹工对收音机的爱好及收藏已到了如何痴迷的程度,把吃的、喝的、玩的、穿的、住的都奉献给收音机了。



接着,邹工拿出他珍藏着的周旋78转唱片给我们看






邹工还收藏着上世纪20年代末美国生产的RCA牌可自动翻唱盘的电子管电唱收音机,这个全电子管电唱收音机最初是东北一个收藏家在上世纪50年代花1000多元从一个来中国避难的犹太人手中收购的,这个价格在当时可以购买1万斤大米。邹老又花了1万多元,以同样可以购买1万斤大米的价格,从那名收藏家手中收购了这台收音机唱机。







邹工的另一收藏珍品是这台日本乐声牌(松下)全电子管的第一代彩色电视机,是从上海的一个旧货店花了300多元买回来的。邹工说,前年东莞的一个科技公司来找他,要出20万元买下这台乐声牌(松下)全电子管的第一代彩电,但邹工把他的出价推却了,坚决不卖。





邹工住的房子面积超过100平方米,有4房2厅,但估计活动空间仅有20平方米左右,其它的空间都被收音机占有了。



邹工在东北还有八个收音机仓库,都已堆满了收音机而封了仓门的。在深圳家中的收音机只是他收藏的一小部分而已。













睡房的床两边也有两排铁架,摆放了十几收音机。这应该是收音机爱好者的标准睡房,请同志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据说,未经过这收音机的「木人巷」,还未算见识过收音机!







俺虽陷入减肥-失败、再减肥-再失败这一自然规律中,但仍要往这「木人巷」里挤,只求能得道取经下山。







坐在客厅的沙发,收音机就顶在头上。




















欣赏邹工的藏品后,我们去了附近一间火锅店吃涮羊肉,那里的羊肉新鲜好吃。本已是说明了由我们请客的,但邹工却坚持要由他付账,盛情难却,十分多谢邹工的款待。





我们边吃边进行座谈,各人并用了五分钟的时间各自介绍了自已是如何爱上广播及收音机的。我第一次透露了鲜为人知的秘密,俺曾在香港的家居办了一个广播站,向邻居的厨房及厨所广播!呵呵。



各人的回忆及介绍都很精采,但zdj的发言严重超时,说了半个小时,虽然是很长,但各人都听得津津有呆,曾大师说爱上了无线电后改变了他的一生! 

wd_的发言也很精警,说「机会只给予准备好了的人」!

各人的发言都让我获益良多,可惜当时没有录音机把当时的发言纪录下来。



我对邹工除了敬佩还是敬佩,是值得尊重和敬爱的人。邹工今年六十岁,比俺大一岁,是我的大哥了。他说在今年五月退休后,将有更多的时间去料理他的机子,并准备回东北,把库存中的收藏品清点整理。

我衷心祝愿邹工心想事成,早日实现他的愿望,在深圳办起一个电子产品博物馆。在这方面,我相信这论坛、广大网友们包括我自已都有机会为促进这博物馆的早日建成而献上一份心意和力量的。




图片摄影: 网中人,我是港人


附:新闻界采访邹积武先生的报导三篇



老工程师收藏电子管产品5000多台欲建电子博物馆
2005-03-17 来源:南方日报 黄伟

40载倾其所有收藏电子管产品5000多台   
老工程师欲建电子博物馆  

一个年近花甲的电器高级工程师,因为自小热爱电子产品收藏,40多年年,先后从民间收购了电子管产品5000多台(件),收购各种电子管10000余个,其中包括国内外早、中、晚期各类收音机系列、录音机系列、电视机系列,涉及了电子科技发展的每个历程。他前后耗资数十万元,几乎花尽了40多年来所有工资积蓄;在临近退休之际,他欲再穷其精力,创建一个深圳本土的、民间的电子产品博物馆。  

他的名字叫邹积武。    

现场 1904年留声机飘出周璇的声音    

你走进这幺一个房间,你会感受到什幺?一间小小的会客厅,古色古香的家具、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广告画,茶几旁是一台1904年产于美国的“VICTROLA”牌落地式留声机,里面飘出的是周旋的《四季歌》。当记者接到邹先生端上来的一杯热茶时,才从沉思中醒过神来。  

目光所及,都是一台台安安稳稳地躺在收藏架上的收音机、电视机、留声机,体积有大有小,排列错落有序。记者发现,除了一个厨房和会客厅还略有空余之外,其它三个房间都已经堆满了这些古董式的电器。  

邹先生指着一台落地式彩电说,这是一台产于上世纪60年代日本的第一代全电子管组装彩电。“我从上海的一个旧货店买过来,当时花了300多块,去年东莞的一个科技公司来找我谈,要花20万元买它,我怎幺会卖呢,无论出多少我也不会卖。”邹先生说,他前几年在看一部美国电影时,有个镜头是美国总统在二战中讲话,用的是一种钢丝录音机和与其配套的麦克风,当时他已有这种录音机,但是还差这种麦克风,后来,他辗转在一个香港古玩商那里找到了配套的麦克风。  

邹先生还打开一个大橱柜,里面全部是一些专业的电子专业书籍,有很多都已经发黄了。他从里边拿出来一本出版于“民国二十年的”的电子书说,就是凭这本书,他找寻到了一台录放机,从而保证了整个录放机系列的完整。他说,他不仅仅是收集这些产品,还要考证每个产品的来历,研究每个时代不同电子管产品的特点。    

对话 电博馆关乎城市文化底蕴    
对话时间:2005年3月13日  
地点:深圳福田区一寓所  
人物:邹积武,1946年出生,电子计算机电器专业高级工程师。60年代就读于哈尔滨电工学院,先后供职于哈尔滨铁路局电子计算所、科学技术研究所、深圳市住宅局等单位,现供职于深圳市中心图书馆筹建办。    

话题一  

40年所得,为无数电子产品花掉,值不值?  
记者:为收集这些电子产品,你花费数十万元辛苦赚来的资金,你觉得值吗?  

邹积武:爱好方面,没有值不值的问题。记得上小学时我从学校两千多人里选拔出来,去参加市里的无线电通讯 培训班,那时自己就会组装普通收音机了。上大学时,我报考的也是电器专业,那时为收集一根电子管,自己宁愿一个星期不吃红烧肉。参加工作后,除了平常的家庭开支外,积蓄全花在这上面了。  

记者:40多年来坚持不懈地收集这些东西,你的亲人反对过吗?  

邹积武:没有,家里人都极力支持,我父亲也是一个业余收藏家,但他只收藏瓷器,收了20多年。在哈尔滨时,我母亲把她自己的房子借给我,用做存放这些电子管产品的仓库,因为这些老式的产品体积大,所占空间不小。我家兄弟八个,我是老大,弟弟们都给我帮忙,如果打听到那里有这些东西,就会告诉我或者先掏钱买下来,还经常帮我整理这些器件,孩子们也非常支持。  

记者:你主要是通过哪些途径来收集到这些产品的?  

邹积武:我以前每到一个城市出差,都要到那些旧货市场、古董店、地摊上去转,看到自己还没有的类型,就马上掏钱买下来,然后再托运回去,像上海、武汉、兰州这些大城市都跑遍了。假期时候,就到农村和下边的县城去找。我还尽力去收集各个年代出版的电子书籍,从这些书籍里找出一类类电子管产品的进化链条。    

话题二  

如此多的产品如何妥善保存?  

记者:作为个人,你是怎样妥善保管好这些不同年代的电子产品的呢?  

邹积武:这个应该得益于我的专业背景,我大学学电器学了5年,后来又先后到哈尔滨工业大学、山东大学进修自动控制、电子计算机、彩电这些专业,学到了丰富的专业知识。我把这些电器收集来后,用自己掌握的知识去妥善保管,对于一些坏了的,我自己动手把它修好。你看到的,我这里20年代产的留声机都还能正常放唱片。  

记者:能说说收藏经历中最难忘的一件事吗?  

邹积武: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为了收藏到前苏联产的一种十三管收音机,四处打听得知,上世纪50年代东北的一些建筑工人援建蒙古首都乌兰巴托时,曾带回不少这种类型的收音机。我为找到这些工人,转遍了整个长春,他们大都老了,退休了,最后终于找到一个工人的子女,买到了一台。    

话题三  为什幺想建民间博物馆  

记者:是什幺时候有建一个民间博物馆这个想法的。  

邹积武:这个应该是在最近几年,因为我也快要到退休的年龄了,可以将更多的精力用在这个方面。  

记者:为什幺会想到在深圳呢?你的这幺多东西可是从东北运过来的啊。  

邹积武:我自1988年调入深圳到现在17年,我对这个城市已经很有感情了,已经离不开她。现在还有人说深圳这个城市的文化底蕴不足,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我现在把自己所藏拿出来办成一个民间的博物馆,也算是一个普通市民对这个城市的贡献。为了搬运这些东西,我通过火车从东北到深圳运了七趟,每次都是自己亲自点货搬运,没出一点差错。  

记者:你最想让博物馆留给参观者什幺印象?  

邹积武:我想告诉人们电子科学技术发展的里程和特点,告诉人们现代科学技术是怎样一步步走过来的。另外,深圳的电子产业很发达,我想提供这幺一个平台给一些高新技术企业提供一些实物,供他们用于研究。  

记者:要建这个博物馆的话,你的困难和阻力是什幺?  

邹积武:我现在年纪也有点大了,尽管前期工作已经做了不少,困难还是很多,首当其冲的还是资金的问题,比如说要选个好地方,还要请人维护、管理等等,都需要花不少钱。我希望有企业或者民间人士来提供一些帮助,一起把这个博物馆建起来。


**********


收藏痴人岁月留声
2005年04月02日 深圳晚报

深圳有位高级工程师,痴迷收藏电子管收音机,近半个世纪收藏了5000余台各式收音机,堪称电子管收音机的中国“收藏大王”。

接到报料,记者昨天来到他家采访时发现,各种电子收音机竟堆满了他那4房2厅的房子,就连他的床下都塞进12台电子管收音机。这5000余台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时代的收音机,记录了上个世纪世界通讯产品的发展历史。而这位高工在近半个世纪里克俭节用,倾其所有,只为圆个梦想——退休后能在电子博物馆里展出自己的毕生珍藏。

上千老式收音机登堂入室做主人今年59岁的邹积武,是深圳中心图书馆筹建办的高级工程师。他有个常人不能理解的怪嗜好——收藏电子管收音机。老邹家的客厅摆设,仿佛定格在上个世纪。在这里,你既能欣赏到从1904年美国造“victory”手摇式留声机里,缓缓淌出的周璇的名曲《四季歌》,也能见识到1920年日本松下生产的落地式收音电唱两用机;这里还有人类录音技术发明之初的钢丝录音机,1949年,毛泽东主席在开国大典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的声音,就是录制在这样的机器上的;你还能看到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地下党报务员李侠使用的电子管电报机;而1959年,汉口无线电厂生产的第一台东方红802电子管收音机;“文革”时期生产的收音机:“红灯”、“红星”、“工农兵”;还有标有“抓革命、促生产”等口号和语录的收音机,都是老邹藏品中最疼爱的宝贝。

老邹住在红荔村一套4房2厅的房子里,按说,一个人住这幺大的房子应该很宽裕了。可进到他家记者才发现,老邹并不是这套房子的主人,而上千台百年老款电子管收音机占据了房间的各个角落。客厅通往各房间的过道上就有成排的铁架子,上面摆放着的都是各个年代的电子管收音机。两排铁架中间狭窄得只供一人侧身通行,铁架从底通到顶共有六七排,每排里外两层放的都是收音机。几间房的窗玻璃都被铁架子封死,老邹带着记者在昏暗、憋闷的信道内钻进钻出,兴奋地介绍着这些宝贝。记者看到这些老式收音机中有北京无线电厂、武汉无线电厂、上海无线电厂生产的,也有美国、德国和日本等国生产的,老邹说,他的收藏从单管到13只管的收音机应有尽有。这些弥足珍贵的老式收音机,就像他的老伴,陪他一起度过日日夜夜。

踏进老邹的家,犹如进入一个富矿,简陋的居室里竟藏有1000余台电子管收音机,10000余只电子管。而在他的家乡哈尔滨,亲友们还帮他收藏了4000余台电子管收音机,这些藏品中有电子管收音机系列、电视机系列、电子管录音机系列、电唱机系列等,其中99%的藏品都是上个世纪的产物。

在单位人称“大碗面”

为收藏舍得一掷千金老邹是从小学5年级开始喜欢上收音机的,一晃40多年过去了,如今他这一嗜好,不仅没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泯灭,反而愈加沉迷。每到一地出差,别人拎回的是当地的风味特产,而老邹则必定抬回来几个老式收音机。深圳的几个大型旧货市场的老板都认识他,他在充满霉气和灰尘的旧货中穿行寻觅,就像要捉耗子的猫那样执着。他家附近的几个收购垃圾的也都认识他,因为老邹从他们手上买过不少电子管收音机和唱片。小区的保安员也都知道老邹的这一嗜好。

一次,有位保安员从旧书摊上为他带回一本1965年出版的电子管收音机图集。老邹见到这本破烂不堪的旧书,真是喜出望外。他说,这本图集资料全面,里面收录了300多个外国电子管收音机的电路图,对认识、维修各式电子管收音机很有帮助。

17年前,他来到深圳工作,家里的收藏工作并未终止,亲属们继续帮他收购旧机。老邹说,这些收音机过去堆在老家的一间仓库,而现在都已整理上架,很成规模了。

儿子每月给他1000元生活费,再加上高工每月不菲的工资收入,临近退休的老邹本应过上舒舒服服的日子,但现在的银行存款所剩无几。在他家,记者看到厚厚一沓汇款存根,约有十几万元。

这些都是老邹寄回老家用于偿还亲友们为他垫付的收藏费用。老邹说,这些年来他花在收集、整理、维修这些老式收音机上的费用,足有几十万元。

在单位,老邹是个出了名的“抠门人”。同事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大碗面”,因为他每天中午从不去食堂吃饭,总泡碗方便面,上街买碗6元的桂林米粉就算是改善生活了。老邹的60多元的皮鞋已经穿了几年舍不得扔,老邹的市话通是花20元买来的二手货。那些老式收音机一个最便宜的50元,最贵的要数百上千元,收藏5000多台收音机几乎耗尽了他的全部积蓄。

几十年低调收藏只为圆个展览梦

收藏电子管收音机,可不像收藏名人字画和古董瓷器,有着巨大的升值空间。但从这些经年陈物如今发出的荧荧暖光,传出的咿呀唱腔中,你能找到恍如隔世,正与前人相对的感觉。一些企业家看中他的藏品,希望能够重金转让,但都被他谢绝了。他说自己好比是在沙漠中寻找一粒粒金子的人,现在这些“金子”多到可以堆成一座金字塔了。老邹说的金字塔就是他多年以来希望成就的一个梦想——能在深圳未来的电子博物馆中,展出自己的这些藏品,让更多的人能与他分享人类通讯发展史上留下来的这些珍宝。

明年老邹就要退休了,他想该是给这些沉默了近半个世纪的藏品揭开面纱的时候了。他说,这些曾传播过整整一个世纪的人类喜怒哀乐的机器本身,也凝聚着制造者的心血、功夫和手艺,很耐人寻味。老邹说,收音机的历史并不长,从1904年英国物理学家发明世界上第一只电子二极管至今不足百年,半导体的问世仅有50年。中国在20世纪60年代,才研制出1只晶体管的“单管收音机“和三四只晶体管的“来复式收音机”。这些“老古董”随着新产品的不断推出,早已被人们废弃了,保存到现在的已相当不容易了。作为科技发展的见证,它们具有很高的史料文物价值。

不过,让老邹高兴的是,最近,单位领导知道了此事后马上表示,在适当时候,会为他举办一个藏品展览。就在记者到他家采访时,还听到老邹用手机兴奋地在跟朋友通报这一好消息呢。


**********



邹积武: 5000多种收录机尽藏家中
2005年04月03日  来源:晶报

位于华强北附近的红荔村,住着一位酷爱收藏的老工程师,他12岁爱上电子管产品,47年来,耗资数十万收藏了5000余台电子管产品,囊括了10多个国家,各个时期的收音机系列,电视机系列,录音机系列……17年前,他带着1000多件宝贝来到深圳,渴望有一天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属于深圳的“电子管博物馆”。

人物档案

邹积武:1946年出生,电子计算机电器专业高级工程师。上世纪60年代就读于哈尔滨电工学院,先后供职于哈尔滨铁路局电子计算所、科学技术研究院。1988年来深圳,现供职于深圳市中心图书馆筹建办。

1个多小时细数家珍

踏进老邹家的客厅,记者仿佛置身于历史博物馆,1904年的留声机、上世纪20年代的日本全电子管彩电、上世纪30年代的国产收音机、上世纪40年代的钢丝录音机……老邹说:“这部1904年美国生产的victory手摇式留声机是我所有的收藏品中历史最悠久的,它是我妈妈1957年从一个日本人手中用1500块钱换来的。现在还能播呢!”老邹放入一张黑胶唱片,留声机里立即传出了梅兰芳的《打渔杀家》。老邹打开一个陈旧的木箱,告诉记者:“这个是钢丝录音机,当年毛主席在天安门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用的就是这款录音机,声音发颤的。”随后,老邹又从书柜顶层小心翼翼地取下一木箱式的收音机,“这是上世纪30年代我国长春生产的收音机,调台指示盘上是东北地图,是上世纪70年代从一个老收藏家那里用60块钱买来的。”老邹说这都是他认为最珍贵的宝贝。

“这是前苏联红五星收音机、荷兰的飞利浦自动调台收音机、还有中国的飞乐、大上海、熊猫、红灯,都是当时国内最好的收音机品牌……”老邹滔滔不绝一口气讲了一个多小时。

  三间房挤满铁架子

老邹1个人住着4房2厅,房子面积超过100平方米,但活动空间仅有20平方米左右,因为屋子的四分之三都用来摆放他的收藏品了。记者发现,老邹家有三个房间里的家具是拥挤的铁架子,上面整齐地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电子管产品,铁架中间的缝隙仅够一个人穿过,转身都非常困难。睡房的床两边也有两排铁架,摆放了十几台熊猫牌收音机。记者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床底下、沙发底下、书柜顶层都堆满了收藏品,老邹笑着说:“目前我整理好的成品有5360台,你现在看到的仅有1000多台,占20%,还有4000台放在我弟弟家。”

曾3年没吃过红烧肉

“12岁那年,我用5块钱装了一台矿石收音机。”老邹说,那是1958年他在同学爸爸的指导下,用5块钱的原材料组装的。但为了这5块钱,他用了1年时间把作业本翻来覆去地写,省下了5块钱。大学时代的他,一个月仅有23元生活费,扣除每月15元的伙食费,仅剩7元钱支持日常生活。为了组装一台80元的电视机,他3年不吃最爱吃的红烧肉,出门不坐车。现在任职市中心图书馆筹建办的老邹月收入好几千,儿子每月也给1000元的生活费,但他还过着和过去一样的生活。为了省几块钱他每天自己带饭上单位吃,用他的话来讲,下馆子一斤饺子一支啤酒就是最奢侈的了。翻开老邹的汇款单记录本,记者吓了一跳,从去年8月份至今年3月,老邹为收藏品支付的钱高达数万元。老邹告诉记者:“为了收藏电子管产品我花钱从不手软,从1958年至今,我为此花出的钱不下数十万,但我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三四百块。几十年来,我的家人默默支持我的事业,为此我弟弟已经帮我垫付了无数的钱,我现在只能每月慢慢地还他。”

高价收购不为所动

老邹告诉记者,近年来不少人出高价收购他的宝贝。“去年,东莞的一个科技公司开出20万高价,收购上世纪60年代日本产的落地式全电子管组装彩电,我没答应。刚才和你说的那个上世纪30年代国产收音机,曾经有一个日本人出价1.5万元想从我手里买走,我不愿意,因为这是历史的一个见证,也说明了中国的电子技术在上世纪30年代是处于领先水平的。”老邹说:“过去,我只把收藏当成一种爱好,当收集到一定规模时,我发现人类太伟大了,在只有电和金属的情况下生产出如此先进的电子产品。我现在的收集都是链条式的,我不希望缺少了其中一个让系列链条断了,所以几十年来我没卖过一台。”

申报吉尼斯为深争光

老邹说,他想建一个电子管产品博物馆,把他的系列收藏展示给后人,让后人知道上个世纪电子管产品的辉煌历史。老邹说:“目前我还没收集完电脑系列的产品。等哪天我收集完了,我就会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全世界最多电子管产品的收藏家。深圳将拥有全世界最大最完整的电子管产品博物馆。” (记者 罗秋芳)


**********


收藏发烧友运回古董收音机
2005年07月26日 南方都市报

深圳一位收藏电子管类产品40多年的老工程师,近日从东北运回一台重达100多公斤、80“高龄”的古董级收音机。老工程师称,这是中国乃至世界现存的最古老、最大、功能最全的落地式电子管电唱收音机。他称已整理出5000多台古董收音机、录音机等,未整理出来的收藏品则还有8个仓库。他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在深圳开一个电子博物馆。

  近日,记者在福田区红荔村见到了邹积武老人和他刚刚从东北运回深圳的巨型古董收音机。59岁的邹老早年就读于哈尔滨电工学院,现在市中心图书馆工作。邹老指着刚运回的“宝贝”说,这是上世纪20年代末美国生产的RCA牌可自动翻唱盘的电子管电唱收音机,体重100多公斤,长0.85米,宽0.48米,高1.15米。记者看到,这个“庞然大物”外表木板光滑,闪烁着古铜色的光泽。

  邹老介绍,这个全电子管电唱收音机最初是东北一个收藏家在上世纪50年代花1000多元从一个来中国避难的犹太人手中收购的,这个价格在当时可以购买1万斤大米。上世纪80年代初,邹老又花了1万多元,以同样可以购买1万斤大米的价格,从那名收藏家手中收购了这台收音机。“我们俩都说,是用1万斤大米收购了这台收音机。”邹老笑着说。

  邹老称,查遍了所有资料,坚信这是中国乃至世界现存的最古老、最大、功能最全的落地式电子管电唱收音机!邹老说,40多年来,花费数十万元收藏了各类电子管类产品,其中以原始的电子管收音机为主。目前,他已整理出的收藏品有国内外各类收音机、录音机、电视机等5000多台,现在运了2000多台来深。此外,他在东北还有8个仓库的藏品没整理出来。至今他还未还清欠账。邹老笑着说:“我相信我是世界上民间收藏电子管收音机最多的人,比国内一些电子博物馆收藏的都多。我要申报世界吉尼斯纪录。”

  邹老介绍,收藏的一台上世纪60年代日本产的落地式全电子管组装彩电,在全国可能就这一台,是现在彩色电视机的鼻祖,东莞某公司曾开价20万元。“我发现那个时代太伟大了。我想在深圳开个电子博物馆,给后代留下历史的脚印。”邹老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