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路見不平一聲吼 風風火火闖九州

山東人悍而不刁 重貴輕富

 
和山東人打交道,其最高指導原則,就是表現出你實在、心誠的一面,以取得他對你的信任,並建立起日積月累的情誼。


1999年,中央電視台年度大戲《水滸傳》風靡整個大陸,後來台灣也有電視台播出。電視劇中,梁山泊一百零八條好漢,把山東人義氣、厚道的形象,展示在大眾面前。而主題曲《好漢歌》,也一度是KTV的熱門點唱歌曲。歌詞中「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風風火火闖九州」,街頭巷尾的百姓皆朗朗上口,「該出手時就出手」,更成為熱燒了幾年的流行語。

長久以來,山東好漢的形象一直鮮明,在人們印象中,粗獷、豪放、剛烈、節儉、好客、勤勞、坦直、淳樸、忠孝、仁義,如此等等加在一起,就是山東人。

這麼一乍聽,一定很多人覺得山東人怎麼好像跟東北人差不多?話說從清代起,山東大地湧出兩股人流,一股向西,跨過黃河,往北湧出山海關;另一股往東,乘桴湧出海岸,渡海登上遼東半島。兩股人流皆消失在茫茫的關東大地。據不完全統計,自清迄民國初期,「闖關東」的山東人達1300至1400萬。每七個東北人中,便有一個是山東人或其後裔。

這麼說來,東北人的性格和山東人相似也有其道理。不過,細較起來還是有些區別。「孔孟之鄉,禮儀之邦」,最早「禮儀之邦」的稱號指的是齊魯之地,也就是現在的山東。

在大漢的外表下,山東人多了一份溫文爾雅,講究禮貌,總是笑臉迎人,「不笑不說話」。有學者評價:山東人粗獷剛烈,然並非好勇鬥狠的暴徒、恣肆凶橫的蠻夫;當他們自以為受到不公正待遇時,才會伸出老拳與之較量;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想想那武松的形象不正似如此。清代有一位大臣上書嘉慶皇帝就曾說到:「山東民情,悍而不刁」。而打扮,山東人也相對樸實,不像東北姑娘經常花枝招展的。


體制中求發展 血液中沒有太多商業基因

說起山東最知名的企業,莫若以家電聞名的「海爾集團」。在分析海爾的成功之道時,有人認為:山東文化在海爾的體現是「孔孟之道 + 市場經濟 + 團隊意識」。孔孟之道講忠孝節義,對上級服從,對父母孝敬,對政府忠誠,對兄弟講義氣,是梁山英雄排座次,長幼有序,即所謂梁山式的團隊精神。再加之,山東人富與貴之間的界線很清楚,強調名份,重貴輕富,山東的企業家政治化、官僚化傾向多,是把企業當官來做。而廣東人則是認富不認貴,把官當生意來做的。

海爾老總張瑞敏的管理是水泊梁山式的,人們認這位大哥,員工團隊意識強,好管理得多。而且從一開始,張瑞敏的決策態度就是跑馬拉松賽,所以開頭看似跑百米的廣東企業領先,但長期來說是海爾取勝了。可以說,是山東這片特有的生存土壤和張瑞敏的決策機制,造就了今日的海爾。

但是,山東的民營經濟卻很不發達,聞名中外的海爾集團,也是個國有企業。這或許還是跟山東人與生俱來的性格特質有關。山東人更願意在現有的體制下發展,即便如被逼上梁山的水滸好漢,領頭的宋江,最後還是接受了朝廷的招安。

山東人的性格基因中,基本上沒有什麼很強的商業頭腦,似乎更偏向「當官」、「重貴而非富」的價值取向。山東人很團結,不愛自己行動,強調鄰里關係。做生意也不出遠門,這就與浙江商人有很大的不同;賺了錢也不輕易花,而是「攢錢過日子」,不像浙商是再投資,小錢掙大錢。感覺上,在如今市場經濟的大潮下,山東人似乎是進取不足。

 
說話開門見山 好交朋友樂於助人

一個有趣的比方說,山東人是頭大尾小的青頭蘿蔔,壓秤(表示實心、有份量),還耐擱,皮辣,心甜,其味地道。

和山東人打交道,其最高指導原則,就是表現出你實在、心誠的一面,以取得他對你的信任。山東也是屬於那種「講人情,再辦事」的地方,不過他們講的「人情」是實實在在、日積月累的,並不是像有的北京人見一次面就稱呼「哥兒們」的虛浮的交情,或是像東北人因豪爽地喝上一杯酒而建立起來的「速食人情」。

山東人不善言詞,同時也不喜歡人說話兜圈子。有人開玩笑說,濟南這地方的叫賣比起其他地方來沒什麼風味,「粽子來──熱呼的;包子來──肉丸的」,難聽詞也不美,但就是直接了當。任何委娩言詞,都容易被山東人視為「囉唆」而不耐煩,就更別提那些虛與委蛇的說話套路了。

山東快書《武松打虎》裡有一段:「閒言碎語不要講,單表一表好漢武二郎,武二郎本領強……」,一上來就切入正題,沒有什麼鋪墊或是伏筆。所以說,單刀直入、開門見山、句句都是大實話,這是與山東人談話互動的最佳策略。

山東人非常好交朋友,喜歡熱鬧,經常有山東人的老婆抱怨自己的老公是「朋友第一、老婆第二」。你要是有什麼事找山東人幫忙,他們會非常高興,並不會覺得麻煩,反而認為是你信得過他,很有面子。一般說來,山東人的人緣都很好,他們處理起人際關係來都比較潤滑。

有人用馬斯洛(Maslow)的需求層級理論(Hierarchy of Need Theory)來說明山東人的性格,認為山東人是停留在「尊重的需求」這個層次上,而沒有進一步往上到「自我實現的需求」。山東人對自己儉約,對他人、特別是親朋鄰里極其熱情慷慨,為的是什麼?是為了贏得他人、尤其是親朋鄰里的尊重。他們最怕被親朋鄰里瞧不起,倘若「不夠意思」而遭親朋鄰里指責、冷落、疏遠,那將是莫大的不幸,「這臉往哪兒擱!」。

有一則故事,生動地描寫了山東人這種舌根子硬、卻又是與人為善、希冀得到他人尊重的性格。話說一個外地人路過山東某地,碰上大雪天,向一位老者請問什麼地方能找到旅館,老者搖頭不答。那人又向老者求宿,老者說:「你張口就找旅館,俺當你嫌惡俺家裡骯髒,容不得你這個貴客!」於是,老者把客人安置在客房裡,臉色冷冷地往裡院去了,客人不敢再興求食之想,就餓著肚子睡了。沒多久,老者轉來,一看客人上了床,勃然大怒,罵道:「你怎地這麼看不起人?當俺一頓飯也管不起你?」客人抬頭一看,竟然擺下好幾樣菜,有酒有肉。大雪數日不停,老者天天酒肉招待。一日雪停了,客人不敢不告而別,留在客房裡等老者出來。老者一出來,看客人沒走,生氣地說:「怎麼,你想叫俺養你一輩子麼?」客人表示連日打擾,於心不安,想付給老者飯錢,老者大聲嚷著:「你從哪點兒看俺像個賣飯的?」客人急忙收回錢來,向老者道謝,老者更火了,「謝啥?幾頓飯也不能把俺吃窮嘍!」


隨時惦記著山東朋友 滿足他被尊重的需求

一如前頭說的山東人屬於馬斯洛理論「尊重的需求」層級,被人愛、尊重,愛、尊重別人,乃是山東人追求的最高層次。

所以說,和山東人交朋友的一個秘訣是,你得時時刻刻惦記著他。比如,經常找他一塊吃飯或者聚會;每逢節日,還務必得獻上「佳節的問候」,可以是打電話、登門拜訪,甚至送上一點小禮物。「問候」的重點倒不在禮品的貴重與否,主要是讓山東人覺得你很重視他,還有可別忘了,有「禮儀之邦」稱號的山東,禮數本來就多。

山東人還特別孝順,同樣是老婆抱怨山東老公「父母第一,老婆第二」。大家小時後就熟知的《二十四孝》故事中,山東人就占了10位。所以說,要是向你的山東朋友問候起他家裡的高堂大人,這樣他們會非常的窩心。連他們的父母,你都關心,那麼他們的被人愛、被尊重之感就更加強烈了。

攀老鄉也是拉近與山東人距離的一種好方式。山東人家庭觀念強,又有歷史地理上的優越感,現今的經濟發展也還不賴,如此延伸成濃厚的鄉土情懷,「誰不說俺家鄉好」,也挺順理成章的。要是能扯出多少代以前你也是山東老鄉,那「血濃於水」的山東人還能不與你成為朋友嗎!


比膽量圖痛快 喝酒程度不亞於東北人

喝酒,是山東人待客的主題,是表達情誼的一種重要方式。說喝酒,大家第一反應可能是東北人比較厲害,但只須想想現今東北人許多是「闖關東」的山東人的後裔,那麼可以想見山東人能喝的程度絕對不亞於東北人。在青島,就有一種酒精濃度高達70度的白酒,叫「瑯琊台」,這比大家所熟知的68度「五糧液」還要高,後勁極強,許多自認是高手的酒場英雄,經常在海喝一頓準備起身走人時,就「啪」的一聲倒下了。

山東人把在酒桌上的事叫做「賭豪氣」,也就是說比的不是酒量,而是比酒膽,是圖一份痛快。山東人看重的是喝酒時的面子問題,不僅是表現自己的誠意,也是傳達尊重對方的「酒外之意」。

要是你到山東人的家裡吃飯,即便是身體有恙的主人,酒也是肯定不會少喝的。筵席將散,主人跑到廁所狂吐一陣後,再出來送客時,還會滿紅著臉謙虛地說:「抱歉,可能今天酒沒有讓你們喝夠,下次再補上。」

有一個笑話還說,山東某地的一個小幹部不勝酒量,但每回吃飯應酬,又不好意思不喝,於是他總是在上冷菜時就喝趴了,從來就沒吃過熱菜。

不過,不善喝酒的朋友們也不須過於「害怕」。子曰:「唯酒無量,不及亂。」孔子曾列舉了四種不吃的東西和三個不吃東西的場合,而只有酒可以放開喝,但還是有個限度。遇上凡事講求「禮」的山東人,跟他說上這句聖人之言,或許就不會太為難你了。

山東──孔孟之鄉,禮儀之邦。在大漢的外表下,山東人多了一份溫文爾雅。圖為孔子雕像。
 
水滸傳108條好漢,幾乎就是山東人的代表形象。這些上梁山造反的山東好漢,最後還是接受朝廷的招安。
 
 
海爾,不僅是山東最有名的企業,也是大陸最有名的家電品牌品牌。有人分析海爾的成功之道,就在於孔孟之道、市場經濟、團隊意識的有機結合。
 
泰山的挑夫。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