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人航天征文
 

新浪网,“lenovo联想”杯载人航天科幻小说征文大赛。
附件中《飞出黑洞》是我接龙的前一篇。
《飞出黑洞续》是接龙第二阶段,三等奖,MP3。
《续飞出黑洞续》是接龙第三阶段,一等奖,彩屏手机。

注:
1.征文时每一阶段都有几篇被指定为下一阶段的接龙对象,有人问过我为什么偏偏要续这一篇。原因是因为我觉得这一篇太能忽悠了,已经涉嫌侮辱科学/科幻、误导读者了,正是我最痛恨的写法之一。贴在这里时,感觉还是有必要再解释一下:)
2.征文时还有第四阶段,是结局,因与我的接龙关系不大,不予贴出。

科幻小说接龙大赛第2阶段作品:《飞出黑洞》续
--------------------------------------------------------------------------------
http://www.sina.com.cn 2003年11月18日 10:40 新浪科技
  作者:杨贵福

  “银河三号?”丁伟的脸兴奋得通红,“他们的信号说些什么?搜索全空域,找到他们。”他相信自己的直觉,父亲没有死,他一定还在宇宙中的某个角落里。也许,就在眼前的黑洞附近,或者……黑洞里。他完全没有想到没有,近距离的万有引力使得连光线都不能逃脱,黑洞里,本不会有任何信息逸出。海伦按常规进行搜索,沉浸在兴奋中的丁伟不会注
意到,她专注的大眼睛也在对他进行搜索。还有,海伦向舰载计算机中键入了一些指令。

  强大的信号回波立即出现在屏幕上。任何一个受过基础训练的宇航员都会看得出,那意味着不透明的舷窗外,悬挂着覆盖了半边天空的巨大的舰船。

  “银河三号,一定是它。是父亲他们!”丁伟双手抓住海伦的肩,眼睛紧盯着屏幕,手心满是汗。他注意到与银河三号的通讯信息,刚刚引起他们注意的信号已经传输完毕,在屏幕上微笑的,是父亲,正是仍然年轻的父亲。

  “丁伟,你看到了什么?”海伦问,转回头,她的长发轻轻扫过丁伟滚烫的面颊。

  “父亲。那是……”丁伟指着屏幕,他太激动,甚至不能很好的表达。

  “丁伟…你看父亲的身后…那是深邃的宇宙…”海伦的话很轻,如同她的长发在失重中弥散。

  “是呀,深邃的宇宙。”丁伟变得失神,喃喃地重复。其实他没有看到宇宙,他看到一个缓慢变化的图案,简单而复杂。

  “那里有什么?你仔细看,是不是有一个黑洞?”

  “对,一个黑洞。”

  “告诉我…我们怎么发现黑洞?”

  “透镜效应。”丁伟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说什么,也忘记了自己刚刚强烈地改变飞行计划,冲向黑洞的渴望。

  透镜效应。海斯老师的白发在模糊的记忆里清晰起来。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个透镜的示意图,拿着粉笔的手上满是灰尘,突起的静脉在强烈的阳光的勾勒下如同日落时的山峦。海斯沙哑的声音,“我们无法看到体积为零的黑洞,正如同我们无法看到真正透明的透镜,我们看到的只是透镜生成的像。透镜改变了本来在它之后的物体的形状大小,黑洞的引力改变了光线的路径,也就改变了黑洞之后的星空的模样。这样,没有必要接近,我们就可以发现DH-35462附近的黑洞。”海斯突然转向丁伟,“丁,我下面的话是什么?”

  海斯下面会说,“同学们,更深刻的原理不要求你们掌握,因为没有足够的基础知识,你们无法更深刻地理解这些比喻的含义。”下面呢,还有下面。

  丁伟不愿意想,他的头有点儿疼。海斯嘶哑着说,“你们是宇航员,不是科学家。”海斯那天接着讲了更多的不是知识,而是告诫。他说,许多人在自己的领域成功后,总以为任何领域自己都有发言权。有经验的宇航员,在他离权力约束很远的地方,在他过于相信自己的直觉,而不是科学的时候,他的危险远超出一个没有经验而及时报告情况的实习生。

  海伦轻轻抚平丁伟的身体,让他保持一个类似于躺倒的姿势,“指令,模拟结束。”银河三号的信号消失了。“我是随船心理医生海伦。暂时取消船长丁伟指挥权,通知母舰,紧急事件,代码35720。”35720。这是对心理医生特别授权的代码。事实上,这是防止宇航员在心理问题时违反科学,甚至威胁到乘员和飞船时,取消船长操作权的代码。当年,银河三号发来的信号中最后的35720,并不是速度,那是心理医生在无力阻止时向总部发出的报告信号。自人类寻找到远程星际航行的技术后,就发现人类的心理远远比飞船本身薄弱,尤其是在孤独或没有权力约束的时候。从那时起,所有的飞船中都配有资深的心理医生,如同大航海时代,所有的船上都有牧师一样。

  “丁伟,对不起,职责和科学,远比感情重要。你应该明白。”海伦轻声说,甚至不希望丁伟听到,然后又用悠长的声音问,“告诉我…海斯如何评价银河三号的失事…”

  海斯的白发,从星空里超新星一样一闪而现。他是这样说的吗,“如果作为一个跟你父亲一样志在探索的航天人的话,我却反而羡慕老朋友,因为这种实地探索的机会是多么的可遇不可求”。不,海斯摇摇头,“年轻人,你用感情改变了你的记忆。我是一个理论科学家,实验技能很差,亲临黑洞,没有任何意义。”

  海斯的声音在狭小的飞船里回荡,“你的父亲作为随船科学家,他没有能力阻止船长和宇航员的心理问题,他很清醒,正是由于他的清醒,坠入黑洞对他是一个多么漫长而恐怖的过程。”丁伟的眼前是蓝色的黑洞伴星,无数的物质被黑洞吸引,闪着最后的喘息,永远沉没下去,像海伦金色的长发。

  长发。海伦调皮地说,“它扯得我的头发好痛。”那是万有引力,风是万有引力。“你再对着风扇跑过去试试。”海伦向前走了两步,摇着头,“这不是进入黑洞,这只是失重。”丁伟说,“不,停下来!”海伦没有听到,她还在向前走,风扇的护罩无声地消失,金发和美丽的面孔一齐被风扇锋利的叶片削成碎片,消散在星空里。碎片在黑暗的宇宙深处,汇成父亲严肃的面孔,“小子,记住:在宇宙之中,只有科学可以依靠。直觉会带来成就感,但它不可靠,需要用科学的方法由实践检验。但是,作为船员,飞船和船上的生命,都不属于你个人,不能供你实验。”父亲的面孔又变得温柔,不,那不是父亲,那是母亲的吻,“睡吧,我的孩子。”

  海伦拥着丁伟,轻轻地哭泣。动力的操纵杆被刚刚狂暴中的丁伟砸坏,即使没坏,没有恢复正常状态的船长丁伟也无法把她带回母舰。请求支援的信号已经发出了,母舰可能也正乱成一团吧。

  接近黑洞,没有对接设备的小型探测船,昏睡的船长,无助的助手兼心理医生,更不用说没完成的原订探测任务。现在,只有等待。

 
续《飞出黑洞续》
接龙第三阶段

作者:杨贵福

  绝望的海伦无奈地看着表明探测船在逐渐接近黑洞的数字,看着那些逐渐增大的速度值。丁伟也将从沉睡和疯狂中醒来,等待他的将是怎么的内疚?
  银河三号的灾难又要重演?父子两代人的梦想、人类探索未知的领域的梦想,带给人类的难道首先永远都是血祭吗?但是,人类是不会绝望的,在无所凭恃的太空中,我们还能够依靠的只有科学。
  海斯颤抖的手准确地在白板上画出草图,正在走向死亡的恒星,狰狞的黑洞,没有动力控制的探测船,待命的母舰,鲁莽但是勇敢的青年,还有可爱的女儿牵着父亲的心。
  海斯无法忘记年轻时哲学老师的声音,“如果我们顺应自然昭示的规律,我们必将走向自由王国。”他敬畏星空,并按星空的规则去征服星空。
  所有的人都看着海斯,或者说在看着海伦和丁伟。设计目的决定,小型探测船不具备对接能力,正常的返航程序是靠自身动力飞入母舰的港口,就像飞机降落在航空母舰上,而不是舰空母舰迎向飞机。在这种速度和引力环境下,为得到捕获小型探测船的机动性,母舰将耗掉大量的动力,然后在新的援救到来前,与小型探测船一起被吸进黑洞,成为绚烂的火焰。
  所以第一个被否定的方案就是母舰主动接近,然后吞下小型探测船。
  “让母舰直接用船体去推动小型探测船脱离危险”,海斯开始写下第一个方程,“按这个计算的话……”
  “那只会让母舰把目标撞碎。”科学的面前,只有实践才是权威。一个年轻人站起来打断海斯。“按现在的速度,如果推动的力量过小,使目标停下来就需要太长时间,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进入黑洞;如果加大推力使目标在短时间内停止、转向,推动的力量就会使目标或母舰船体破裂。”冲量定律这铁的规律在所有人的心中描绘出黑色的爆炸。
  海斯在方程上加了一个负号。“很对。但是如果我们推动的方向不是背离黑洞,而是指向两颗星的引力合力呢?”
  一个宏大的场面在白板上最基本的公式里演绎着。
  无形的黑洞和耀眼的蓝色恒星,都变成了无穷小的质点,它们的合力像金色的缆绳,拖着小型探测船冲向冷漠的星空。在小型探测船之后,母舰紧紧贴着它,它们的身后是在遥远的寒光中逐渐消散的等离子燃料的痕迹。三条力的作用线精确地指向了一个点,在那一点上,黑洞与恒星对母舰与小型探测船的吸引力的合力为零。
  母舰对小型探测船的推力没有大到起破坏作用,但是由于作用时间足够长,当它们通过黑洞与恒星的连线,到达另一侧时,它们的速度可能已大到足够摆脱死亡之吻的引力,可以飞向自由的星空。正如我们长久地推动被橡皮筋拴紧的石子(如果我们足够快),会使它更快,在几个并非简谐振荡的反复后,石子就会冲破束缚。
  不是阻止,而是顺应。
  “他们将沿着这样的一条轨迹前进,这条线上的每一个点到黑洞和恒星的距离平方之比是定值,这个比值应该等于……”海斯的笔悬在白板一大串公式的最后。
  “等于它们质量之比。”万有引力定律告诉刚才发言的小伙子,他的眼睛里满是希望和兴奋。
  “那么重要的是精确的轨迹。如果他们偏离预定轨迹,无论更接近黑洞还是恒星,都可能会由于动力不足而前功尽弃。”海斯在最后的轨迹函数上画了一个圈。

  小型探测船上,丁伟盯着海斯计算出的轨迹公式,手指轻轻在屏幕上画着圈。
  “这需要极其熟练的操作。”海伦说,面带忧色,“母舰上没有这样的人。”
  即使最优秀的设计最后也需要有人来操作完成。科学在苍茫的星空里为他们划下了清晰的逃生之路,可是这路要求他们不得有半步的差错,而最优秀的操作者丁伟却被困在失去了动力的探测船里等待援救。
  “我来操作,我的每一次机动飞行测验都是最优秀的。”丁伟坚定地说,海伦很清楚他无数次轻而易举地掠过小行星表面,这些被明确标明为危险的动作只是对别的宇航员才算是危险的。他显然想在此处远程控制母舰的动作,由于它们的距离很近,信号的延迟完全可以忽略。
  “可是,我们甚至没有手动操作接口。”海伦的眼睛瞥过狼籍的舱室。她不得不提醒丁伟,尽管这会让他不好受。复杂的机动操作不是通过幸存的几个开关能完成的。
  “别忘了,我们的路线是预定的。”
  “也就是说,”海伦点点头,她的金发立即飞扬起来,“我们只需要设定在什么情况下做出哪些预定的动作。”
  “最优秀的赛车手和最优秀的程序员。”丁伟和海伦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计划批准。远程操作授权已完成。”蓄势待发的母舰像一头宠然大物,在越来越亮的蓝光辉映下,像晚霞下的城市。
  丁伟的灵活操作由海伦的手指通过键盘注入母舰的计算机中。母舰的动力装置在真空中发出无声的巨大吼叫,缓慢地转向,小型探测船的影子清晰地印在淡蓝色的船体上,在一片星光里闪着智慧的光彩。
  在宇宙之中,只有科学可以依靠。
  不可见的力线缠绕着两艘飞船,如同硬弓上绷紧的弦;母舰紧紧压住探测船,像逝去的父亲紧紧拥住少年时的丁伟,力线的方向准确的指向黑洞与恒星的二力平衡点,如同直指苍穹的利箭。
  海伦轻击键盘,母舰喷吐出长长的火焰,万千星光瞬时为之暗淡。

----------------
附件:

http://www.sina.com.cn 2003年11月02日 12:02 新浪科技
 
  作者:宋斌(江西)

  序:

  他和她看着窗外的点点繁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脸上写满了“失望”两个字。

 
  “就这样结束了?难道就不能再向前一点……”

  然而这事儿并不由他俩做主,现在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呆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等待地面指挥中心的下一步指示……

  续:

  “黑洞,这一定就是曾经吞噬了亲爱的父亲他们的黑洞。”丁伟紧紧地盯着航窗外的大屏幕,此时高清晰度的探测仪正对准着这一区域的一颗编号为DH-35462的星球。这是一颗极其美丽的蓝色巨星,它无比庞大,质量有太阳的六十多倍。亮晶晶的蓝色上似乎没有一点污点,球边上还镶了一层好看的“金边”,“金边"上冒着熊熊火焰,而它的附近,一个光芒四射的圆环,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旋转着,圆环中央什么也看不见,黑黑的,好象一个无底深洞一般,那景象犹如美丽的月环食,更壮观的是,这个飞速旋转的圆环,以其疯狂的吸引力产生的高热,使得附近蓝星的物质不断迅速的成为炽热的等离子体(即完全电离了的原子和自由电子的混合体)而被它吞噬,远远看去,仿佛射出一支支亮闪闪的光箭……

  然而,这一茫茫航程中难得一见的宇宙壮丽奇景没有引起丁伟太多的惊叹,此刻的他,正沉浸在一段心酸的回忆中:公元2246年,一个航天事业发展到一个新纪元的时代。随着对宇宙射线的开发,科学家们从中找到了接近光速的能量,这也就使得人类飞出银河系的梦想成为了可能。当时以丁伟的父亲丁大力为首的一批航天员肩负着探索银河系外世界的光荣使命,乘着以新能源为动力的银河三号飞船踏上了飞出银河系的航天征途。然而,就在所有人翘首期待着这批航天勇士能够给人类探索宇宙带来更多惊喜的发现时,“银河三号”竟然就在这一区域神秘的失踪了,只是在失踪前发回了一封中微子电报--飞船意外加速,瞬时速度:35720……这一航天意外在当时震惊了全球,只到今天,人们还在提出关于“银河三号”神秘失踪的种种推测,这当中,以丁伟老师海斯的分析最为有力:想让已经接近光速的“银河三号”飞船再加速,只有遭遇了原来只在理论上存在的黑洞,并因为黑洞的巨大吸引力才能达到。而那串未完的数字无疑将是一个惊人的速度,甚至,超过了光速。而丁大力他们无疑是被黑洞所吞噬了……

  这些年来,丁伟没有一天不在深深地思念着亲爱的父亲,这也促使他热爱上了父亲所从事的航天事业,长大后的丁伟毅然选择了宇宙航天,他渴望有一天能够完成父亲未竞的事业,同时在他心中还埋藏着一个更深的愿望:“有一天亲手揭开父亲他们的失踪之谜。”仿佛冥冥中自有天意想补偿丁伟的一番苦心,这次他作为宇宙航天学校的优秀学员,被派出执行又一次飞出银河系的使命时,竟然真的在父亲当年失踪的区域附近发现了这个神秘的黑洞。这无疑更加验证了海斯老师分析的准确。

  “又在想你父亲了吗?”海斯老师的女儿,同时也是他这次航行的助手海伦静静地凝望着丁伟的眼睛,“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可是在没有得到地面指挥中心的进一步指示之前,我们是不能轻举妄动的,还记得我父亲临行时告诉你的吗,航天,容不得一丝感情用事。”

  丁伟轻轻地拍拍海伦的手,“我明白,我只是想更接近那个黑洞,我想依靠我们飞船现在的系统,在离黑洞一万星里的地方还是可以摆脱它的引力区的。海伦,相信我,此时的我决没有任何私情,我只是想更接近它,观察它,要知道,黑洞对于我们航天人来说太神秘了……”

  “可惜,我们无法钻进这个神秘的家伙的肚子里,否则就可以一咕脑把它的秘密掏出来了。”丁伟眉宇间深藏的心事和忧伤还是逃不出海伦的眼睛,她有意想说番话让气氛轻松点。

  “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钻进它的肚子呢。”丁伟突然冒出的一番话让海伦睁大了惊讶的眼睛:“你疯了,如果我们靠近它的话,高温会让我们象那颗蓝星上的物质一样瞬间就成为等离子体的。”

  “你错了,海伦,事实上黑洞本身是不会发热的,它的高热是因为它强大的吸引力所产生的摩擦所造成的,你看,那颗蓝星是固定不动的,这就和黑洞强大的吸力产生了摩擦,可是,如果我们这艘已经达到亚光速的飞船主动向它靠近,你猜结果会是怎样?”

  “怎么样?”海伦深深的被丁伟的话吸引了,美丽的眼睛里写满了渴求答案的企盼。丁伟微笑着站起,“来,海伦,我们来作这样一个简单的试验你就明白了。”说完,丁伟随手打开了飞船内置换空气的强力风扇,“来,我们可以假设这就是黑洞,现在,海伦你站在它前面不动。”

  海伦依言站在风扇的前面,风扇的吸力仿佛一直看不见的手,扯散了海伦一头的长发。“什么感觉?”“它抓得我头发好痛。”海伦调皮的吐吐舌头。“你再对着风扇跑过去试试。”“呵呵,我的头发不痛了,噢,我明白了,只要我们的飞船以亚光速主动向黑洞靠近,同时它的耐压舱壳能经受的住炽热的等离子体的炙烤和碰撞的话,是完全可以安全的进入黑洞的。”丁伟为这个美丽姑娘的聪慧和细心所倾倒,想不到她在理解自己的推测的同时还迅捷考虑到了炽热的等离子体对飞船的伤害,看样子,这个助手在今后的探险征途中将给自己带来不小的助力。

  “就是这样,海伦,你相信吗,我现在有个很强烈的预感,如果“银河三号”当年真的是被黑洞吞噬的话,,那么我父亲他们现在一定还活在人世,也许他们还在黑洞里探测着这个宇宙中最大的秘密,也许,他们还在等待着后来者的救援。”

  “等等,为什么你,还有我父亲,一直认为黑洞是这个宇宙中最大的秘密。”海伦忍不住问起一个埋藏已久的问题。

  “因为只有黑洞才能产生超越光速的速度,而关于超越光速的科学预言为我们描绘的是一幕幕无法想象的奇迹,如果能揭开的话,将革命性的改变我们现在对时与空的理解。”这句话是丁伟的老师海斯在一次与他讨论黑洞时说的,丁伟还记得海斯老师说这句话时眼神流露出的兴奋和激动,“孩子,你知道吗,如果你父亲真的是遭遇了黑洞而永远离开了我们的话,作为他最要好的朋友,我为他而沉痛,可是如果作为一个跟你父亲一样志在探索的航天人的话,我却反而羡慕老朋友,因为这种实地探索的机会是多么的可遇不可求……”

  “嘀嘀”,就在这时候,飞船上的中微子通讯接受机突然急促的响起,海伦微笑着转身向接收机屏幕中望去“我想,地面指挥中心在接到我们发现黑洞的消息后,有新的指示了。”

  “天!”海伦忽然失声惊叫道,“不是地面指挥中心,是银河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