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哇龟
 

发表于《科幻世界》2004年12期

爪哇龟

作者:杨贵福

  收到那封邮件的时候,于涛刚从造梦机里醒过来,从美丽凉爽的爱琴海回到又湿又热的现实世界,忍受贴在身上全是汗的衣服。造梦机是他乱七八糟的家里最奢侈的电器,每天晚上让他能在梦里过上像点儿人样的日子。
  为了到计算机上看那封邮件,于涛趟过了地板上摊开的《富爷爷》《谁动了你的可乐》们,踩着铺了满满一地没写完的稿子,心想,如果还是编辑要求改稿的信,他下次就不带稿子直接拎片儿刀去。
  不是编辑的信,是律师的。
  这封罕见的尊称他为“先生”而不是“涛子”或者直接用“还钱”作称呼的信里声称远在爪哇他有个远房叔叔于勒,这个叔叔靠贩卖爪哇龟发了大财。同一封信还声称,他的这个叔叔刚刚远赴天国去了,需要他这个唯一的亲属去料理后事并继承遗产。
  于涛从来没听说过自己有个叔叔,但是爪哇龟他是知道的,套一句俗话说,地球人都知道。爪哇龟是近年来科学家用DNA还是什么技术培养出来的新品种宠 物。这种东西智商高得惊人,据说有个老板威胁程序员如果再讲条件再罢工就辞退他们雇佣一批爪哇龟,吓得程序员们不仅立即复工,甚至不敢告诉工会。(什么, 你竟然不知道工会是什么?去问问你家的爪哇龟吧。)
  一个贩卖爪哇龟发了大财的叔叔……而且很合时宜地死了。于涛毫不犹豫地决定去继承遗产。
  临出门前编辑不合时宜地又来了封要求改稿子的信,于涛哈哈哈大笑三声,批阅道,“1.你可以随便改,但不要让我改。2.要按我原来的字数付钱,或者按 两个版本中字数多的那版吧。3.我去继承爪哇巨富的遗产了,这种小事以后不必打扰我。”然后雄赳赳地摔上门,带着那封信的打印件,离开欠了两个月租金的房 间去了爪哇。
  到了爪哇,于涛免不了先昏天黑地的哭上三天,表示对留下巨额遗产的叔叔的热爱和对他老人家的怀念。哭完了,于涛感觉已经人至义尽,去找律师谈正事儿。
  双方落座后,律师先生很专业地整理一下本来就够笔挺的领带,点头微笑道,“于先生,在这次会谈中,我不代表自己而是代表本律师事务所。我将向您传达的 是您去世的叔叔的遗愿。无论您喜悦或悲伤或愤怒,恳请您不要因为这些影响对本律师事务所的印象。”末了诚恳地注视着于涛的眼睛,“好吗?”
  “嗯,”于涛把气息压得尽量地低,让声音沉稳得像个大款的样子,“好。你说吧。”
  “首先”,律师把手掌平伸,介绍在于涛侧面沙发上悠闲爬行的一只爪哇龟,“这是您的叔叔生前最钟爱的一只爪哇龟,名叫比尔。”
  “我会好好对待它的。”于涛摆摆手,绅士地靠在沙发靠背上,第一次感到了自己的力量和责任。
  “我的委托人,也就是您的叔叔,可计算资产折价,共有123456789876543210美元。”律师停了一下,结果让于涛尽量压低的喘气声听起来还是挺明显。
  律师郑重地端着遗嘱的文本,“这些遗产全部由比尔及比尔的亲属继承。”
  “什么?”于涛一下子跳了起来,绅士风度完全没了,只剩了大款风度,“那我呢?”
  “您叔叔的遗愿,他所有的优秀品格全部由您继承。列表如下:爱国、善良、诚恳……”
  没等律师读完列表,于涛就问候了他的叔叔、他叔叔的母亲及历代祖先,完全不顾及性别和血缘方面的禁忌。
  比尔在旁边的沙发上依然爬来爬去。按严厉的《动物福利法》,如果于涛杀了它,自己的下半生就只能在牢里度过了,用车撞死人也不过才判二缓三。于涛开始后悔当初在报纸上写文章狠狠地谴责过反对《动物福利法》的科学家。
  最后,于涛疲惫地陷在沙发里,开始想怎么再拖两个月房租,还有哪些杂志社能投稿。
  “于先生,我很理解您的心情。”律师对着心不在焉的于涛说,抽出了另一份文档,“但是您也不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鄙事务所为您设计了几套方案,如果您满意,可以事后付款。”
  一百多个问号写在了于涛的脸上。
  “您叔叔出于对比尔的喜爱,不仅把遗产留给了比尔本身,甚至把遗产留给了比尔的亲属……”
  “不用废话了,我都能背下来了。”
  “我们可以做文章的地方,就在‘比尔的亲属’这几个字上。您看……”

  方案一、亲属
  “亲属,泛指有血统或婚姻关系的人。而从达尔文开始,科学家们就证明了现在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起源于原始海洋中最初的单细胞生命,包括你我在内,也包括这只比尔在内。
  “或者说,世界上每个人,无疑地,也包括阁下您,都是这只爪哇龟比尔的亲属,也就是说……”
  于涛粗暴地打断他,“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是我叔叔那点儿钱的继承人!”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么多人来分,于涛就觉得刚才还让他差点喘不过气来的巨额遗产就变成了“那点儿钱”。
  “是的。确切的说,有继承资格的也包括人类以外的生命,比如您指甲缝里无法胜数的细菌,只要它向本事处所或法院要求主张这项权利。”律师说道。于涛恨恨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指甲。
  “当然,它们不受《动物福利法》保护。”律师谨慎地指出。于涛把同样的眼神转移为看着律师。

  方案二、儿子
  “理解这个方案,首先要明白几个事实。
  “第一,在所有亲属中,如果直系亲属存在的话,其他继承者是没有继承权的。爪哇龟比尔到目前为止没有子嗣。第二,法律上所说的亲属不一定需要有血缘关系。”
  于涛一脸迷惑和不耐烦。
  “很简单,如果您愿意成为比尔法律上的儿子,本事处所可以替您办理过继或领养手续。”律师最后说。
  于涛忍不住问候了律师的母亲和祖先,同样没有顾及性别和血缘。律师只是礼貌地复述了关于恳请于先生不要因为这些商业行为影响对事务所的印象,并请于涛慎重考虑这个方案。
  “给我一只烟。”于涛托着脸,皱着眉头,老半天不再说话。他突然想起一件事,“这只……比尔没有儿子,它几岁了?”
  “据本事处所的准确资料,比尔今年七岁。”
  于涛想起了“千年王八万年龟”的说法,小心地问道,“它还能活多少年?”
  “对于您还需要多久才能继承比尔遗产这个问题,我们无法回答。据调查,从第一只爪哇龟从实验室里被繁殖出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只死亡。”
  于涛撇撇嘴,律师在这条上打了个叉。

  方案三、夫妻
  “亲属关系也可以建立在婚姻之上。
  “在许多国家,允许人类与动物合法结为夫妇。不过比尔也是雄性。您可以考虑你们双方中的一方做变性手术,不过针对人类的手术应该会更成熟一些。
  “或者,您可以选择去荷兰,那里允许同性之间建立婚姻关系。但如果您以后定居在天主教国家,请注意,离婚是非法的,但是您可以拥有情人。”
  “这个……可以考虑。”于涛挠挠头发,幻想在爱琴海的豪华别墅里和美女们一起,旁边爬着他毫无怨言的合法同性妻子比尔。
  “但是婚姻的建立,需要双方的同意。”律师打断于涛的梦。
  爪哇龟冷冷地看了一眼他们两个,摇了摇头。如果声带改造过的话,比尔也许会发出嘲笑声。

  方案四、本身
  律师没有说话,把一份文档递给于涛。爪哇龟在沙发上爬来爬去,但是毕意海拔太低,只能看到文档空荡荡的背面。
  正如大多数法律文档,这份也很隐晦而严密,但是能看懂。
  说白了,就是借助思维转移仪,把于涛的思想转到爪哇龟的体内。比尔的思想当然就被清空了,但是按目前立法,这方面还是空白,不算谋杀。如果人道一点, 也可以选择把爪哇龟比尔的思想迁移到光盘上安全地保存起来,然后放到一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不运行,让比尔的思想永远无梦地沉睡。法律将公正地根据体型长相 血型直到DNA,认定具有于涛思想的爪哇龟是巨富叔叔于勒的唯一合法遗产继承者。
  看完文档之后,于涛没说话,又仔细看看比尔,这时比尔也在困惑地看着他。
  “那么,请您在这里签字声明自愿接受思维转移。”
  于涛郑重写下自己将价值不菲的名字。律师按了一个钮,墙壁里露出了一套看来不怎么新的思维转移仪。于涛又看了一眼遗产折算成的数字,义无返顾地向仪器走去。

  思维转移完毕。
  律师温柔地对沙发上爬来爬去的爪哇龟说,“比尔先生,或者说于涛先生,因为会面没有结束,我要及时地补充一下遗嘱里的话。这里,对,就是您正看着的这行字,我刚才忘记读了……全部资产的使用权由爪哇龟比尔的监护人所有。”
  律师把眼睛瞪得溜圆的爪哇龟扔进盒子,提起来,补充了一句,“在我的委托人于勒的继承人于涛先生要求对比尔的监护权之前,我仍然是比尔的监护人。”
  盒子上写着,“出租会写小说的爪哇龟。”
  于涛原来的身体结结巴巴地开始说话,比尔的思想正在努力适应新的身体,“既然得到了人类的身体,我将按合同分期付给你们酬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