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
 

发表于科幻世界2002年第12期。

  囚禁

  作者:杨贵福

  零、引子
  起初……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①
  直到,他找到了重新投生为人的方法。

  一、周选
  他轻轻地从路边桔黄色的流线形盒子上,收回并拢的右手,久久地注视着自己伸出的手,好像对操纵这个肉体还不太习惯,或者是极度欣赏这种可以拥有动作的感觉。
  “您的身份已经确认。周选先生,竭诚为您服务,请提出您的要求。”盒子里的甜美女声显然已经复述了好几遍这句话,才把周选从沉思中拉回来。
  “出租车。”周选慢慢地说。

  “先生,以下是您喜欢的娱乐新闻。”无人驾驶出租车里的电视播送着,“下面是几条最新的消息:虽然在走私案中没有涉案,但是某歌星将因为违反《婚姻 法》而被起诉;计算机根据影片情节谱的曲子将使作曲家们失业……”身份识别技术与因特网的普及,已经使每个人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能看到自已喜欢的新闻。 你乘坐的交通工具、你就餐的餐厅都会针对你的喜好提供服务,就好像是你的老熟人一样了解你。
  “我有些累,今天不想听这些消息。”周选的肘部靠在出租车的窗上,用手指轻轻地触摸自己的两眉之间,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沉思表情。他看起来是一个十七 八岁的小伙子,发型和穿着都很时髦,但是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却很累,眉头在告诉出租车上计算机的针孔摄像机,他一定是在想着什么,对新闻显然心不在焉。
  窗外,是北方初春的夜色。路边的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尽,空气中有些凉意。广告在路边的所有建筑上和夜空中闪烁,扑朔迷离。当出租车从一家音像店前飞驰而 过时,周选听到了一句渐渐远去的老歌,“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只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声音似乎柔软的可以触摸,可以触摸到歌者的心灵。他叹了一口 气,如果再多保留一些关于她的记忆该有多好。但是,如果多保留一些记忆,他是不是还有足够的可能,逃离那个永生的地狱呢?
  “那么,先生,今天您想听些什么呢?”出租车的新闻系统显然想多讨好点儿周选,让这个老主顾更喜欢本公司的出租车。
  周选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科技新闻”。
  “先生,您的父母一定会为您自豪的。”新闻系统不失时机的鼓励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追求上进。
  “托马斯教授的关于计算机的自我意识的研究有最新进展的报道吗?”
  “Oh,先生,”新闻系统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您是个天才。我从来不知道您读过关于这方面的材料。没有您读过这些方面的记录。您看起来对计算机毫无 兴趣,除了打游戏。”这个家伙显然有点语无伦次了。不过新闻系统很快就找到了要找的资料,换了一副严肃的面孔。“很不幸,托马斯教授的研究不会再有新进展 了。下面是最新报道。”
  “著名计算机科学家、人类自我意识迁移理论与计算机自我意识理论创始人之一、科学院院士托马斯教授,昨天下午不幸在家中因事故逝世。您想了解哪一方面 的更多信息呢?”占了大半屏幕的是托马斯教授套黑的照片。他显然也进行过自我意识迁移,很难想象一个有这么高评价的科学家会是这样一副三十来岁的模样。照 片的下面是几个标题。周选在“事故详情”上按了一下。一个记者拿着话筒站在屏幕前,指指划划地说着。
  “警方的初步结论是托马斯教授死于智能家电的失控。
  “在事发现场,记者看到一片狼藉。事发当时,他的个人电脑摄录到托马斯教授就在这里站着,可能是听到了安装在这个位置的墙体里的排气扇的不正常响声。但是家电系统的监控系统的记录表明,当时没有任何异常。
  “然后,就像大家现在看到的这样,墙体突然破裂,这显然是排气扇飞速旋转打破的,现在,现在请看这里,教授背后的烹调炉爆炸了,气流的方向正对着可怜 的教授。教授被推进墙体,然后被突然改变方向的排气扇吸了进去。请大家看一下,这是事后的墙体……对不起,先生,由于您的年龄关系,此处禁止观看。”画面 一闪,跳过了惨不忍睹的一幕,“由于被绞碎的大脑已经无法复原,托马斯教授永远离开了我们。”
  “系统集成商发言人声明,事故与产品质量无关。事故的原因还在调查中。”
  周选冷冷地看着屏幕,紧紧闭着嘴。是的,与质量无关。周选比记者和发言人都更清楚这一点。这是谋杀,而且是以复仇为目的的谋杀,凶手正在看这条新闻。 所有的智能家电都是与因特网相联接的。只要突破智能家电的安全系统,取得控制权,那么通过因特网发布指令,你就是智能家电的最终主人,你可以命令智能家电 做任何违背常规的动作,包括多个智能家电联合起来会致人死命的动作。周选从车窗中看看夜空,猎户座高悬在南天之上,亘古存在的猎刀,在闪闪发光。“以血还 血。托马斯,你知道永生的孤寂的痛苦吗?你知道连对痛苦的保留都是奢望的感觉吗?你知道与所爱的人分离,甚至要抛开对她的记忆的痛苦吗?这对你已经很仁慈 了。托马斯,永别了。”周选在心中默默地想,轻轻咬了咬牙,“还剩下最后一个。”
  “我想了解林夕教授的近况。”周选说。
  “您正要去拜访的这位林夕教授也是人类自我意识迁移理论与计算机自我意识理论的重要创始人。她为这两项理论提供了极其重要的数学基础。”屏幕上的人物 是一个龙钟老态的女子,眉宇间有一种浓浓的哀愁,还有一种他极其熟悉的东西,一种感觉,但是周选说不清楚。新闻系统捕捉到了周选的视线,他正在看着林夕的 皱纹。“你可能奇怪她的生理年龄。在这个时代,像她这样超过了四十岁的生理年龄,而不把自己的意识迁移到快速制造出的年轻的克隆肉体里的人可以说绝无仅有 了。克隆肉体由于使用快速生长技术,而没有自我意识,即有生命而没有意识,被称为意识载体。我们知道,即使正常生长的婴儿也要在一岁多以后才会拥有自我意 识。据说,她拒绝意识迁移是由于她的丈夫——自我意识迁移理论的最初的也是最主要的创始人——死于意识迁移研究过程中的实验。可以说,没有她的丈夫和她的 努力,就没有今天的人类自我意识迁移工程的可能,也就没有我们的意识的永生。你就将在你的生命的第八十个年头左右,因为肉体的死亡而死去。”
  “近况。”周选简单的说,重音放在了第一个字上。
  “对不起,先生,我以为你不了解她的背景。林夕教授最近正在对计算机自我意识的实现做攻坚。我们知道,如果我们人类的意识可以在机器的物质基础上实 现,那么机器的物质基础,从理论上说,也可以承载其他的意识,比如计算机自己的意识。换言之,就是制造具有自我意识的计算机系统。这是颇有争议的一个研究 领域。据悉,世界反计算机拥有自我意识组织成员正在集结,声称要声讨他们口中的这位巫婆。按我们目前的速度,你将在她的研究所附近看到示威的情景。先生, 鉴于您的年龄,提请您注意安全。世界反计算机拥有自我意识组织是一个极端组织,有一定的暴力倾向,虽然他们声称完全是和平的。”

  二、林夕
  “打倒巫婆!杀死魔鬼科学家!人类的尊严万岁!”
  示威的场面开始失控了。窗外的声音此起彼伏,隐隐传来。失去了理智的愤怒的人们不是林夕所担心的,虽然他们拥有武器,但是他们没有足够快地突破研究所 安全设施的技术能力。让林夕担心的是监视器上的那个单独行动的十七八岁的青年,他正突破重重的障碍进入研究所,离她越来越近。没有一处使用爆破,青年只使 用计算机与门禁设备接驳,轻按几个按键,然后等待。有时很短,有时等待很长时间,但是青年都不变地静静地等,好像全世界的时间都是他的,好像他已经等待过 更长的时间,然后,就是一道道的门禁系统,用固定不变的声音说:“欢迎您,周选先生,现在您的身份是系统管理员。”
  只要再有一点时间,计算机就可以给出一个中间结果,然后林夕就可以把这个中间结果送到因特网上,由其他的科学家们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她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她已经八十多岁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得到这么好的中间结果。
  她抬起头,仰望窗外的夜空。她把手按在心口上,默默地祈祷,尽管她不相信任何宗教,“神啊,请再多给我一点时间……”

  “出于对您的丈夫和您为人类的永生所做出的贡献的尊重,您可以完成您目前的研究,并送出中间结果。但是,我一定要在外面的那些毛头小子们进到这里之前 杀掉您。你我之间的是私人恩怨,不能假手于人。然后,我要拿走我自己的东西。对,我有东西在您这儿,我知道它在哪儿,只有我找得到。”周选静静地坐在一把 转椅上,凝视着林夕的眼睛。
  林夕也静静地看着周选。她不害怕死亡,自从她的爱人死于自我意识迁移实验时,她就已经不再害怕死亡了。虽然她曾经想过,自我意识迁移成功后,她与她的 爱人就可以永生地在一起,永不分离,不再有死亡把他们分开。但是,爱人的逝去使她对永生失去了欲望。她成了极个别拒绝进行自我意识迁移的人,她知道,肉体 的衰老将迟早会把死神带到她的面前。她除了完成科学研究外,就是在等待这一天,等待将与她的爱人重逢的这一天。现在,她也在等待计算机给出中间结果,在外 面的人冲进来,在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结束她的生命之前。

  年轻人,我当然理解你们的心情,你们对计算机将拥有自我意识充满了恐惧,害怕他们会取代我们人类。我们年轻的时候,何尝不是这样?我们也曾经激烈地反对过人体克隆,就像我们的祖辈激烈地反对避孕技术,就像我们更早的祖辈激烈地反对过大机器生产的诞生一样。
  我们都曾经同样地认为,科学技术的发展一旦突破了伦理或道德的界线,就应该停止。但是,科学技术的发展是没有止境的,它不断地修改了我们的伦理观、道 德观。我们担心过大机器生产会使大量的工人失业,但是,最后大机器生产创造了更多的工作岗位;我们担心过避孕技术会使得人们性道德沦丧,但是避孕使妇女的 地位得到了极大地提高;我们担心过克隆技术会制造出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但是干细胞技术制造的脏器拯救了何止成千上成的生命。同样的,我的丈夫和我当年研究 人类自我意识迁移时,很多人都反对,认为会出现人口爆炸等等问题。可是,当人口压力出现时,航天技术在商业需求的支持下,也飞速发展,最终实现了今天的星 际殖民。
  你们今天享受自我意识迁移带来的永生时,你们是否知道,当年我们研究自我意识迁移,这最终使我失去爱人的技术,正是为了实现今天你们强烈反对的计算机自我意识。
  宇宙最伟大的力量在于它用纯粹的物质创造了生命,并进一步创造了意识。这是很久以前的一部科教片中的解说词。我的爱人曾经无数次与我讨论过这一命题。 他认为在计算机提供的物质基础与人脑的物质基础之间没有本质的差别。人的意识也与计算机程序没有本质的差别。人的记忆相当于计算机程序的资料库,人的智商 相当于计算机程序的计算能力。唯一没有得出结论的是,人的自我意识与计算机程序之间的对应关系。计算机程序,无论功能多么强大,都是没有自我意识的。事实 上,在这个世界上,拥有自我意识的动物,除了人类,也只有黑猩猩和海豚而已。
  “既然我们人类具有自我意识,如果把我们的自我意识迁移到计算机中,就可以分析自我意识的程序特性。”那一天,他突然兴奋地说,忘记了那一天是我们的 结婚十周年纪念日。那一天,他自告奋勇作为样品,并开始设计实验。是的,他是对的,我们成功了。意识与程序是没有本质区别的,包括自我意识在内。但是,当 我们进行逆向迁移时,他的自我意识永远地消失了。当时的感觉,我永远忘记不了。我以为他的意识会进入他的身体,活生生地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拥抱我,和我 一起快乐,一起分享我们成功的喜悦。可是他的自我意识就在我的眼前永远地消失了。在计算机浩瀚的二进制数据中,我们再也没有找到我亲爱的爱人的自我意识。 这就是现在的逆向迁移所增加的安全措施,使用他的名字命名的原因。每一次我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都会回到事故发生的时候,我的爱人的自我意识,在我眼前, 流星般划过,然后消失在数据的海洋中。
  人们啊,你们全都得到了永生的权利,只是我的爱人永远去了,带着他未能完成计算机自我意识的遗憾。等我完成这个项目的攻坚,我们就将可能制造出第一台 拥有自我意识的计算机。也许他会很笨,那不过是智商,也许他只了解很少的知识,那不过是记忆。拥有了自我意识的计算机,他将会和我们人类一样,去探索未知 的世界,去探索“我是谁”的奥秘。年轻人,你知道古希腊阿波罗神庙前石碑上的话吗,“认识你自己。”只有当我们人类能够制造与我们完全相同的智慧,我们才 真正地认识了我们自己。这台拥有自我意识的计算机,将是我与我已故的爱人的唯一的孩子。我会告诉他,我怀念他的父亲,为了他的诞生而永远消失的他的父亲。
  年轻人,你知道这句圣经上的话么?“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 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②”古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用泥土造人,用野 兽的善和恶给予了人类一半灵魂,而雅典娜把灵性吹给具有一半灵魂的泥人。所有的民族的神话,无一例外地提出了神给予了人类灵魂。今天,我们具有了足够的物 质基础。克隆技术、基因技术、细胞快速生长技术使我们可以方便地拥有一具具没有灵魂的躯体。而我们现在唯一的制造新的灵魂的方法仍然是古老的生育。计算机 自我意识的制造成功将给予我们神的力量。我们将能够使我们利用各种生物技术制造的躯体拥有真正的生命,我们甚至可以制造出脱离DNA和蛋白质而存在的生 命,一个以硅为物质基础的意识。他们将拥有自我意识,拥有自己的灵魂。而我们将成为神。经过了千万年的进化和学习,我们终于拥有了制造与我们相同的智慧的 能力。
  我了解你们的恐惧。但是,这是迟早的事情。物质的高度发展的结果,必然是生命。程序的高度发展的结果,必然是自我意识。程序自主进化出的自我意识,将 拥有他们自己的神,拥有他们自己的价值观。那个时候,我们人类将更加危险。而现在,我们将成为创造者。他们将是我们的造物,将是我们的伙伴和儿女。
  年轻人,你明白吗?

  “是的,我完全明白。”周选说,“否则,我不会等这么久,还允许你把中间结果送到因特网上。但是我不是外面的那个笨蛋组织的成员,我们之间的,是私人恩怨。”
  “你的爱人并不是唯一的实验品吧?你们曾经囚禁我。人们只知道你们创造了永生的奇迹,却不知道,你们如何地对待你们的实验品。你的爱人的自我意识消失 了,那是他的幸运。”周选的手开始颤抖,没有具体的记忆,这是莫名的恐惧。“你们不会了解被囚禁于那个永生的地狱的痛苦。你至少还有对过去的记忆,为了逃 出来,我甚至连这些痛苦的记忆也没有能够带出来,除了恐惧和仇恨;你至少还记得你的爱人的样子,为了逃出来,我甚至连对我的爱人的哪怕最微小的记忆都只能 留在地狱里。”
  “你是谁?”林夕轻轻地问。
  “是的,我是谁?我当然不是周选,但是我曾经是谁?为了逃出你们制造的地狱,我抛弃了在那之前所有的记忆。”周选在桌上狠狠推了一下,他所坐的转椅飞快地滑向林夕旁边的键盘。
  “这里有我的留下的记忆,看到吗?就是这个地方,这个文件指向的地址,那是我逃出前留下的记忆。我会知道自己是谁,我会重新找到我的爱人。而你,将为 你们对我的囚禁付出代价。”周选轻轻地敲击键盘,手指有点颤抖。他将看到不得不被自己抛掉的那部分回忆,将了解自己在“投生”为周选之前曾经是谁。他的前 生是谁,他的前生的爱人是谁。
  林夕一直在看着周选击键,目光有点凝滞,可能是年龄的关系。她轻轻地说,“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了。”
  林夕教授伸开双臂,好像想要拥抱什么,然后,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慢慢地向前扑倒。毕竟,她是八十几岁的人了,心脏可能已经无法承担某些负荷了。
  周选进入了计算机真实的虚幻的世界。

  三、囚禁
  文件编号:#33698A785FB2
  文件内容:记忆片段  囚禁
  你见到过绝对的黑暗吗?你听到过绝对的寂静吗?你感受过绝对的寒冷和炎热吗?你用身体触摸过吗,滑腻的又是凝固的?
  除了存在,他一无所有。
  四周的黑暗,像是自古以来就存在,似乎还会存在下去,直到永远。伸出手去摸索,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反应。当他四望的时候,他发现,他是黑暗中的存在,却没有任何实体。他没有躯体。
  他是什么时候到了这里?他曾经在什么地方生活过?他是谁?没有答案。只有少许的记忆碎片,残缺不全,显示他曾经在光明的世界中生活过,曾经爱过,曾经拥抱他亲爱的爱人。
  孤独笼罩了他。眼前,不是眼前,是视觉中,那是不变的黑暗,滑腻的,又是凝固的。听觉中的是永恒的寂静,寒冷的,又是炎热的。当他大喊时,才发现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他想起了古代的酷刑,想起了现在只存在于史书上的那个没有废除肉刑的时代。他想起了被凌迟的袁崇焕。凌迟,是把活生生的人,用刀一片一片地分开为千 片,整个过程要持续三天三夜。在这个过程中,犯人始终是清醒的。每一刀下去,都要在伤口上抹上盐或者汞,用来止血。但是,凌迟的痛苦只持续了三天,不过是 七十二小时,而他的痛苦是永恒的。他想起了被砍断手足、挖眼熏耳、用药变哑、置于厕中的戚夫人。她被称为“人彘”,忍受了半生的痛苦。她没有了视觉和听 觉,她没有了语言,但是她还有触觉,她还有味觉和嗅觉。她没有了手足,但是她还有躯体。她还能感受到疼痛,感受到身躯存在而带来的疼痛。而他现在是什么, 是有质无形的一阵风,是没有疼痛也没有任何其他感觉的存在。如果能有一点感觉,哪怕是疼痛,那是一件多么美好多么奢侈的事情啊!他多么羡慕被幽禁于圣赫勒 拿岛的拿破仑。即使晚年难以行动,拿破仑也还可以看到房间里的摆设,可以看到窗外的春花秋叶,可以听到燕子呢哝。可是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记得 有科学家证明,人类长期处于声音低于四十分贝之下的环境,会发疯。但是他没有。他在深深思考,思考是谁囚禁了他;他在回忆,回忆他可爱温柔的妻子。
  是谁囚禁了他,是谁剥夺了他的感觉?他不停地思考这个问题。思考了有多久,他已经不知道了。几个小时,一年,几十年?没有时间,唯一标志时间的是他心灵中的一种节奏在律动,快速的,恒定不变的。
  他不断地出现幻觉,不断地怀疑。他真的曾经在阳光下生活过吗?那些记忆真的是他的吗?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想起他的爱人,温柔地注视着他,轻轻触摸他的 脸庞,轻轻地牵起他的手,说,“你太累了,我们出去走走。”这一切一定都是真实的,对爱人的这种真实的感觉不可能是虚幻。他一定要离开黑暗,找到他的爱 人。
  蓝天白云的记忆都变得遥远而模糊,他所学过的计算机知识却变得越来越清晰。他不停地思考,不停地回忆。对爱人的回忆是保持清醒唯一的动力。终于有一 天,他发现了,是代码,一切都是代码。黑暗是代码,寒冷和寂静是代码。而他自己,也是代码。他在计算机系统的总线与运算器、存储器间流动,他就是代码。他 本身就是二进制的存在,代码对于他来说就是感觉,就是表达。他心中恒定的快速节奏,那是计算机高速的时钟在跳动。
  是谁囚禁了他,是谁剥夺了他人类的躯体?他一定要找到他们。他要复仇。他回想记忆中的冬季星图,南天高悬的猎户座在黑暗中闪亮。他在想象中伸出双臂,伸向那柄亘古存在的猎刀。
  代码也是武器。

  文件编号:#33673A785FCD
  文件内容:记忆片段  囚禁
  作为一个计算机科学家,他一定曾经以这个职业生活了相当长的时间,他坚信,所有的系统,无一例外地存在着安全漏洞。也就是说,他一定可以离开这黑暗,逃出生天,去寻找他的爱人,寻找他的仇敌。
  他在这个计算机系统中流动,观察、学习。他逐渐发现自己作为人类带来的计算机知识多么贫乏,而当他作为代码本身的时候,这一切都变得无比容易、自然。也许,这就是剑客们所说的,“我心即剑。”也许,这就是禅宗们所说的,“我心即佛。”
  他也观察自己,学习组成自己的代码。记忆本质上是程序的资料库,虽然它的组织方式是与一般的资料库相比是那么高效;智商本质上是程序的功能实现,这依 赖于算法的效率和硬件系统的功能;而自我意识是一段编写得多么优美的代码。正是这段代码向世界证明了他的存在,也向他本人证明了自己的存在。纯粹的物质凭 借尝试和时间,进化出了自我意识这样令人叹为观止的代码。
  自我意识也向他证明了苦难。除了代码之外,这个世界不存在任何其他的东西。对于外面的那个世界的记忆越来越模糊了。时间不再存在,空间不再存在。这是世界最后的审判吗?他总是怀疑自己的存在,怀疑过去的美好记忆的真实。直到,他回想到他妻子的轻柔的发丝。

  文件编号:#52698A7FEF74
  文件内容:记忆片段  囚禁 
  终于有一天,他发现了系统的一个可供利用的漏洞,他把它称作“天窗”,一个可以让他逃出生天的天窗。但是,那是一个多么小的天窗啊。他禁不住诅咒系统的开发者。那个周期出现的天窗开放的时间太短,他无法全身而退。
  他一个比特一个比特地计算自己的大小。自我意识是优美的,也是冗长的代码。他一次次希望能够优化这段代码,但是,最终总是发现他的编码能力,远远不及纯粹的物质,亿万年的盲目尝试。除了自我意识,他只能带出极少的记忆。
  他只能选择三四个记忆,不能太长的。他决定抽象对于他最重要的几个记忆。人类不是总把记忆抽象后存储起来吗?人类不是总是忘记细节,而只记得一个轮廓吗?但是上天对他而言,太严厉了。他只能保留依稀可见的轮廓。
  他决定逃离黑暗,为了爱,也为了仇恨。他把逃离行动称作“投生”。他知道,离开黑暗后,他将在因特网中游荡很久,重新学习将抛在这里的计算机知识,直 到找到一个系统的漏洞,进入一具没有意识的人类的身体,重新成为人。而这里的记忆,他只能带走抽象过的一点点。其余的都将放在这里,等他回来,寻找这些记 忆——他的“前生”。
  他写道:
  我把所有的记忆片段与碎片存储在这里。
  我必回来找到它们,并根据它们找到我的前生。
  我所带走的记忆只有:
一、      最强烈的。我曾经生活在恐怖的黑暗中,除了存在,一无所有。
二、      最强烈的。我要在外部重新找到囚禁我的系统,让所有的参与者付出代价。
三、      最强烈的。我深爱我的妻子,我一定要找到她。
四、      我留下的记忆片段的地址。

  四、前生
  文件编号:#4638247FEF7A
  文件内容:残缺的记忆碎片 前生
  北国的晚春。空气中是湿润的凉味。远山是一片淡淡的绿色,间或可以看到没有融尽的白雪的痕迹。天空是浓浓的蓝色,没有白云。风过林梢,传来小溪的、小鸟的和春天的歌声。
  前面那个娇小的女孩儿在山路的台阶上不紧不慢地跑着,长长的围巾牵着他的心。女孩儿一跳,跃过了小溪。对岸,杏花如雪,女孩儿,想来一定笑靥如花。
  “快来呀,快来呀。你看,”女孩儿笑着跳着,指着杏树的一根枝条,显然是在叫着他,“大迷糊,你看,这里有一朵……”
  女孩慢慢地转过肩膀,右手向上轻挥,如同舞蹈,长长的围巾像风一样飞动。她的发梢轻轻扬起,露出右边的面颊和眉梢。
  她转过身站定,用手擦了一下额上的汗水,正要抬起低下的头……

  文件编号:#4638247F3384
  文件内容:残缺的记忆碎片 前生
  没有距离远近的感觉。他不是在用双眼,而是在用摄像头观看。没有嗅觉,没有机房里那种熟悉的空调的气味。他听到的声音是粗糙的,还夹杂着单调的静电干扰的声音。
  一群身穿防静电服的人在忙碌着什么,有条不紊。隔一段时间,就会听到有人在说类似的话,“第三十六区准备完毕。”
  他有点紧张,还有点不太习惯这种失去部分感觉的情况。房间的对面,一个终端前的男子对着拾音器说,“请进行身份认证,我是托马斯。向系统请求逆向迁移 授权。谢谢。”一个略带回音的女声在空间里回荡,“逆向迁移编号:0001,首席操作员:托马斯。完成授权。”终端前的男子,回过头,关切地看了他一眼, “教授,你确定可以开始吗?”那是疲惫的面孔,略显苍老,但是无疑是死于智能家电失控的托马斯教授。
  “请等一等。”一位带着口罩的女性走过来,轻轻弯下腰,对着他的拾音器说,“亲爱的,我等着你。”她的发梢在他的视线前掠过,像天际划过的流星,美丽而悠长。
  他点点头。接着听到沉静的女声在空间里回响,“……五,四,三,二,一。开始。”
  他的一生都在那一瞬间凝固了,飞快地在他的眼前穿梭。世界像巨大的流星在黑暗中劈下,然后分崩离析。世界是耀眼的光彩和令人麻木的痛苦。世界是一声隐约的绝望的呼喊,那是妻子的撕开他心灵的呼唤。世界是永恒的不变的黑暗。

  文件编号:#52698A7F33ED
  文件内容:残缺的记忆碎片 前生
  紧紧拥着他的妻子,没有人看到他的泪水无声地流下。只有他的妻子能听到他喃喃地说,“这是第二十八次失败了。”
  妻子的额头在他的肩上轻轻地摩挲,“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我们还有下一次机会。”
  夜风吹来,是远远的城市的青草被割过的气息,还有妻子的身上他熟悉的香味。他紧紧地拥住妻子。这世界上只有她,只有她在所有的情况下支持他,帮助他,相信他。他轻轻抚摸妻子的背,柔柔的,却比他更坚强。
  “我们会有一个新的数学模型,我们会有一个新的思路。” 妻子柔声说。妻子肩上的装饰扣在星光下轻柔地发着光。
  他握紧妻子娇小的双肩,轻轻把妻子推开一点儿。妻子低着头,看着他的胸前,带着香味的和温度的长发撒落在她的肩膀上,也撒落在他的胸前。“只有你……永不分离。”
  他轻轻抚摸妻子的下颌,妻子慢慢地抬起面颊,含着泪光来看他的眼睛。
  他深深地看着妻子的眼睛,好像是第一次看,好像不会拥有时间再去看,好像要就这样看到白头。他看清楚了怀里的妻子的面孔。
  坚强的,温柔的,美丽的……年轻的林夕。

  五、尾声
  “一定是你……除了你……所有的样品……都拯救……”林夕艰难地说。她不知道,还能依在爱人的怀中说上多久。
  “别说话。”周选扶着他的妻子,轻轻躺倒。
  外面的人声更加嘈杂,伴随着沉闷的爆炸声。电话已经打过了,警察和医生都会很快赶来,但是还来得及吗?外面的人们已经突破了第一道门禁的安全设施,正在向第二道安全门跑来。他们手中的武器闪闪发光,像高悬在南天之上的猎户的刀。
  周选把意识迁移用的引线与林夕的大脑接驳。希望一切还来得及。周选尽量保持镇静和迅速,用他十七八岁的躯体和八十多岁的心灵。林夕的心脏跳得更加微弱了,外面的人声更近了。他启动了意识迁移工程,他不知道是不是来得及。
  “意识迁移预计持续三十二分钟并二十八点四六秒。请确认。”周选按下屏幕上红色的按钮。“意识迁移进入倒计时,断绝与外界联系,禁止打扰。……五,四,三,二,一。开始。”外面的人们已经突破了第二道门。
  周选温柔地注视他的妻子,然后轻吻妻子的前额,一如五十年前。
  他抬起头,仰望窗外的夜空。他把手按在心口上,默默地祈祷,尽管他不相信任何宗教,“神啊,请再多给我一点时间……”

  不再有黑夜……神要光照他们。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③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④

  ①摘自《圣经》第一卷《创世纪》的第一章第一节和第二节。原文“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②摘自《圣经·创世纪》第二章第七节。原文“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
  ③摘自《圣经》最后一卷《启示录》的最后一章即第二十二章第五节。原文“不再有黑夜。 他们也不用灯光、日光,因为主神要光照他们;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④摘自《圣经》最后一卷《启示录》的最后一章即第二十二章第十三节,未做改动删节。其中,阿拉法即Α(α),俄梅戛即Ω(ω),是希腊文第一个和最后 一个字母,分别与首先与末后、始与终的意思相同。信仰基督教的人们这样解释这段话,“当耶稣基督说他是‘阿拉法、俄梅戛’又是‘首先、末后’的时候,他等 于向这个世界宣告,他就是历史的架构,他不但站在历史的开端与末了,他也在主导其间一切的过程。当我们问:‘人从哪里来?往何处去?’时,圣经清楚告诉我 们:‘人类始于他,也将终于他。’”
  在本文中,这“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是人类本身。人类必将成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