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做的事‎ > ‎

台塑汞污泥

一、在柬埔寨發現台塑汞污泥
      1998年12月中旬,柬埔寨環保署官員察覺到在施亞努市(port of Sihanoukville)附近有一個放置廢棄物處,裡頭不單只是建物廢棄物,而是含有有毒物質,更重要的是,根據運輸紀錄,這批廢棄物是11月30日 從台灣運輸過來。有一位負責把這艘船清除乾淨的碼頭工人,在工作後不到24小時內便死亡,且根據報導他的四肢都翻黑。有清除過這個地區的附近居民都生病, 且兩人死亡。
      綠色陣線協會事發後馬上抵達柬埔寨,並採樣帶回台灣作檢驗,還有一些樣本被新加坡、日本和其它台灣協會帶回檢驗。但所有樣本的汞含量皆超出能埋在掩埋場的 標準量。環保署查驗結果證明台塑汞污泥有害,其汞溶出試驗值為284ppm,超過我國溶出毒性事業廢棄物溶出試驗標準之0.2ppm,且總汞之檢測值為 346ppm,比台塑宣稱之100ppm高出許多。另外,接受世界衛生組織赴柬埔寨採樣之日本醫學博士坂本峰至檢測台塑汞污泥之結果,說明五個採樣樣本僅 一個比國內檢測結果低,其餘四個中有一個總汞量接近4000ppm。
       綠色陣線執行長吳東傑表示,他在當地看到施亞努市充斥著滿地的貌似水泥塊的汞污泥,有灰白色、乳黃色和黑色,令人質疑的是,如果該汞污泥經過嚴謹的固化處 理,怎麼會有許多碎成粉末狀?原先當地人把散落的水泥塊搬回家當建材或睡覺使用,也有人把包裝的袋子拿回家裝米,但在這名清掃碼頭汞污泥粉末的工人死亡 後,當地流言四起,更傳出台灣輸出的是核廢料,因而引發逃亡潮,陸續有人逃往金邊。柬埔寨當局號召軍隊把這些廢棄物重新裝到金屬桶子內,並開始在國際上吶 喊,抗議台灣龍頭企業-台塑企業把危險的汞廢棄物運送到一個貧窮的南亞國家。

二、台塑從否認到被迫處理有毒廢棄物
      儘管裝置廢棄物的塑膠帶外頭印著「南亞塑膠」,而南亞塑膠是台塑集團一員,且台塑亦是公認廢棄物產生者,因為這些廢棄物是由於生產聚氯乙烯(poly- vinyl chloride)而產生。但是台塑企業否認其運輸廢棄物到柬埔寨,且質疑綠色陣線與新加坡的採樣檢驗結果。
      且台塑宣稱已經把廢棄物委託承包商,依台灣的法律,台塑企業並沒有責任對處置廢棄物而造成的損害負責。
針對採樣的問題,綠色陣線執行長吳東傑表示,柬埔寨現場很大,不論是綠陣或是受世界衛生組織之託到場採樣的日本醫學博士坂本峰,採樣方式皆是在現場的某一個小區內採集,況且根據環保署的標準,採集50個樣本中只要有一個樣本驗出含汞量超過標準就有害。
      然而在國際壓力下,台塑企業重新把3,000噸的廢棄物裝進金屬桶內,並在1999年4月9日運回台灣,暫時放置於港區保稅倉庫,直到2000年6月23日運回台塑仁武廠。

三、柬埔寨汞污泥處理過程
       1999年12月3日環保署籌組監督小組,要求自柬埔寨運回之含汞污泥廢棄物需在2000年12月31日前解決。這批汞污泥在2000年6月底,從運回台 塑仁武廠後,台塑以熱回收汞方式,展開無害化處理,並依法經過1年試燒、試運轉後,2001年9月開使處理,經過數度延期後,終於在2002年2月28日 以熱回收汞方式無害化全數處理完畢。這批汞污泥扣除包裝鐵桶,總重量約4107噸,經3套熱回收處理設備,6個月時間處理,回收的汞將近400公斤。
       2000年綠色陣線與許多環保團體呼籲台塑小股東若對台塑經營階層處理汞污泥事件不滿,可於股東會發言,具體要求真相的解釋及因應對策,如果對台塑的環境 表現不滿,可抵制台塑集團股票,督促台塑盡環保及社會責任。綠色陣線的工作人員更自掏腰包,每人花了兩個多月的薪水,以每股六十五元各買了一張台塑股票, 得以在台塑五月份的股東常會上,取得發言權。在台塑股東會上發言的小股東,包括綠黨執行委員潘翰疆、當時綠陣執行長伏嘉捷及專職林昭孜等,當天這三位環保 運動人士不顧台塑公司阻撓,輪番上陣發言,質疑台塑股東會八十八年度年報隱匿汞污泥所衍生的環境成本及訴訟案件。這還是國內環保運動的第一次,甚至可以說 是創造了台灣環保運動的新路線。「我們行動的目的不僅為了凸顯汞污泥問題尚未解決,而且要踏出台灣綠色投資的第一步!」主要負責策劃這次行動的林昭孜如是 說。而對綠陣而言,此次槓上經營之神王永慶,不僅是要再次提醒台塑公司處理汞污泥的社會責任,還要建立起台灣民眾選股投資的意識及標準,也就是所謂的綠色 投資或社會責任投資(Investment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2001年10月高雄地方法院判決負責處理污泥的璟福公司及台塑仁武廠的相關負責人。針對判決結果,璟福公司和檢方均不服而提出上訴。2002年5月綠色 陣線提出聲明,認為此上訴有幾項問題:環境安全與認知不及法律制式條文、環境污染的社會風險責任不明,有利益集中企業,污染卻分散大眾的情形、台塑案挑戰 國際巴爾賽公約,阻礙台灣企業走向國際化的一大步。

四、在台灣的台塑汞污泥
      在台灣的調查局試圖找出廢棄物如何運到柬埔寨的同時,更發現背後是一連串的騙局。廢棄物的傾倒不只在台灣境外的柬埔寨,在台灣境內亦有,而非法棄置汞污泥 的運泰公司老闆也被拘捕。1月3日時國大代表劉銘龍聲稱至少有100,000噸的汞污泥廢棄物被傾倒在台灣境內的掩埋場與建地。此時屏東新園赤山巖的居民 開始懷疑兩年前被傾倒在磚窯場邊的廢棄物是不是同一批,在當地的鴨寮與魚池附近也發現一些死掉的動物。
       終於在四百位居民於1999年4月4日向環保署抗議後,環保署終於被迫進行檢驗,也證實在屏東赤山巖地區被傾倒超過5,000噸的汞污泥。環保署2002 年8月清理出被偷埋在赤山巖地下的8200多公噸汞污泥,貯存在800多個太空包中,再放入三百七十多個貨櫃中貯存在原地等候處理。另三萬八千噸含有重金 屬的廢棄物則委託固化處理。2003年8月屏東縣政府與台塑公司達成高等行政法庭外和解,這批汞污泥由只有熱處理設備、技術的台塑公司仁武廠協助處理。

五、汞對人體的危害
      排放到水裡的汞化合物被微生物吸收,在其體內經過化學作用變成甲基汞,食用這些微生物的魚在體內會逐漸積聚甲基汞,再經由食物鍊累積在人體內。
      甲基汞既不容易被降解,又不能快速排泄。它在人體內的半衰期是 70 天,也就是說,即使停止攝入甲基汞,由生理排泄把 50% 體內的甲基汞排出,也需要 70 天的時間。甲基汞在脂肪組織中的溶解度比在水中的汞溶解度大上 100 倍,也比金屬汞和無機汞更容易溶解在脂肪中,因而會比較迅速地滲入細胞中。另外,它還能通過血腦屏障破壞神經細胞。因此,甲基汞是汞化合物中最危險的一 種,它的毒性比無機汞大 200 倍。舉世聞名的日本水俁病,就是甲基汞中毒的結果。
      汞很容易通過胃腸道被人體吸收,甚至能通過呼吸道、食道、皮膚等途徑進入人體,然後在肝、腎、脾和骨髓中聚集,引起神經系統的疾病,造成急性或慢性汞中 毒。它是一種累積性的毒素,即使長期性地少量吸入,還是會累積在人體中,最後造成損害。即使每立方米的空氣中我的含量只有幾微克,長期接觸也會出現中 18:16:2418:16:3418:16:35,例如神經痛、牙齦痛、消化障礙、睡眠不好、記憶力衰退、乏力等。又由於我的蒸氣具有無色、無臭、無 味、無刺激性的特點,不容易被人們注意,更增加了汞的危險性。
      汞積聚在人體內,為什麼會引起中毒呢?這是由於人體中需要一些具有重要生理活性的酵素(酶),有一些酶的活性中心是巰基,而我能與這些酶蛋白的巰基結合成硫醇鹽,進而抑制了一系列含巰基的酶的生理功能,而影響了正常細胞代謝的重要催化作用。
      由於我汞的劇毒,即使在室溫下,還是要小心,避免吸入其蒸氣。它的蒸氣比金屬的危害更大,根據計算,一湯匙的汞在一周內,可以使一間相當大的房間的蒸氣達到飽和,使人無法在裡面安全工作。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柬埔寨汞污泥處理過程

12月中旬在柬埔寨發現汞污泥

49運回台灣

6月從高雄港運到台塑仁武廠

9月開始進行熱回收處理

228處理完畢

綠色陣線的行動

到柬埔寨現場採樣

 

發起綠色小股東

 

5月針對上訴提出疑問


參考資料:
1. T. J. Wu, Director of Green Formosa Front, 2008,〈The Mercury-Laced Waste that Formosa Plastics Sent to Cambodia -- There's More Where That Came From!〉,綠色陣線網站,http://www.gff.org.tw/index.php/english-version/97
2. 謝蕙蓮,1998,〈綠陣批台塑態度傲慢〉,聯合晚報
3. 謝莉慧,1998,〈吳東傑:台灣形象被倒光〉,自立晚報
4. 環保署,2002,〈台塑汞污染事件 期以無害化處理落幕〉,環境資訊中心,http://e-info.org.tw/taxonomy/term/28046
5. 鍾麗華、陳中興,2006,〈清除汞污泥 環署給台塑9千萬〉,自由時報,http://www.libertytimes.com/2003/new/aug/19/today-life1.htm
6. 陳靜雲,2000,〈綠色陣線體制內顛覆 台塑股東大會挑戰王永慶〉,新新聞,http://www.new7.com.tw/journal/weekly/old/690/690-104.html
7. 蘇明德,2008,〈汞的自述〉,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http://web1.nsc.gov.tw/ct.aspx?xItem=10133&ctNode=40&mp=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