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剪輯
「就算貧病或失憶 都爭口氣從旁保護你    頑強地等再過廿個十年 等整個世界換風氣    力竭還是再一起
 這種堅決無人可比    看戰事多悠長 亦決心打到尾 心不死」──「命硬」,側田主唱,黃偉文填詞

這個簡單的網頁,記載了鏗鏘集「同志‧戀人」記錄片在06年7月9日播出後,引發的一連串針對性小眾群體的打壓和我們三位節目受訪者為求公義得到伸張而提出的司法覆核案件。

最新消息

2月19日審訊過後

2月18日聲援暨伸冤行動

「同志‧戀人」司法覆核案已定於2月18-19日兩日上午10時正於高等法院10樓23號庭進行。 

18號早上九時半,我們會有聲援暨伸冤行動。地點是高院對出的香港公園的入口。歡迎支持同志及所有邊緣社群言論自由的朋友參加。聯絡:小曹 90 310 210。

網上行動】希望你可以為2月18-19日的「同志‧戀人」司法覆核案件送上祝福和鼓勵。請把你的心聲直接寫在「祝福同志戀人」留言版上。

聯絡方法:gaylovers.rthk@gmail.com

首頁

「同志‧戀人」大事記

事件分析

節目重溫

祝福同志戀人

廣管局裁決原文

立場書及組織聲明

新聞剪輯更新

一人一句公道話

通識教材

組織連結

08年2月20日凌晨更新

 

 08年2月19日

持續兩天的官司終於完結,時光飛快,廣官局向鏗鏘集「同志‧戀人」發出「強烈勸喻」已有一年多。現在想起,仍然憤憤不平。雖然夏正民法官決定押後裁決,但從他提出的問題、與我方律師的對話和評語,我對裁決結果並不樂觀。

答辯人今日於庭上,先辯稱我只作為節目受訪者之一,並沒有足夠法律利益指控香港電台、政府和廣管局三方簽定的諒解備忘錄違法。其後,答辯人的律師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否認廣管局對「同志‧戀人」的裁決是性傾向歧視。她指出,廣管局的成員來自各行各業,並多次重複強調其中包括了家庭主婦、傳播媒界從業員、社工和銀行家等,以暗示廣管局的裁決具廣泛民意基礎。答辯人引用先例,指稱要確立歧視的存在,需要對照比較,檢驗差異對待(differential treatment)是否由某些受憲法保障的身份所引起。

辯方舉例說明,若將「同志‧戀人」中所談及的同性婚姻換轉為多夫多妻制,並同樣採取香港電台的製作手法,只訪問三位希望爭取多夫多妻制的人,了解她/他們的在生活中所遇到的困難。因為節目涉及具爭議性的公共政策,所以廣管局對這樣的節目仍然會作出相同的裁決,認為「報道內容不公、不完整,偏袒多夫多妻,並產生鼓吹接受多夫多妻制的效果」。辯方因此大擔推論,即使換轉其他具爭議性的題材,廣管局都會「一視同仁」,故此不存在異差對待,絕無「歧視」。事實上,她還未說完,我已經知道她的結論。這個耳熟能詳的類比論證是明光社等人常用的招數,先將同性戀等同其他在社會上仍然背負最多污名、最惹人討厭的例子,然後推論出接受同性戀便等同自動接受其他一切有違「大多數人道德標準」的「倫常歪理」,乘機產製道德恐慌。

正如我方在審訊最尾部份指出,以多夫多妻作對比項並不正確。由於案件爭論的焦點是性傾向歧視,唯一合理的對比項是「異性戀」或「異性婚姻」。辯方反指「異性婚姻」不屬具爭議性的議題,所以「持平原則」並不適用。然而,這正正是歧視所在。歌頌異性戀和異性婚姻的節目無需平衡意見,不需要找個反對異性婚姻或是同志朋友來平衡一下。相反,有關同性戀或是同性婚姻的節目,便要找來「熱心」散布恐同言論的道德搭利班來說一番「反對意見」

近月為了準備官司,拜讀了享負盛名的女性主義哲學家Iris Marion Young的大作Justice and the Politics of Difference(1990)(《公義與異差政治》)。她花了一整個章節專門討論「持平/大公無私」(impartiality)這個倫理學概念。其中一點我感受至深:所謂「持平/大公無私」往往只是把「大眾」/「主流」的成見,包裝成不具面孔、不偏不倚、超脫既有利益衝突的觀點(vantage point),其實只是服務主流的意識型態(i.e.異性戀是唯一可取、道德和自然的性傾向),繼續鞏固既有歧視同志的層級(i.e.同志仍然被看成是道德上必然成疑或次一等的公民)。看上去好像公平公正(因為「持平原則」對任何「具爭議性的議題」均適用),但實情是小眾在「大多數人暴力」的社會機制下必然失利。

「凡具有爭議性的題材都需要有平衡報道」就是最佳例證。我已經在其他地方說過多遍,所謂「具爭議性」雖不必然,但往往令歧視和偏見變得冠冕堂皇的藉口,而且是由一小撮財雄勢大的道德搭理班,一直努力散播和維持「具爭議性」的標籤在小眾身上的效力。認為「同性戀」或「同性婚姻」具爭議性很可能出於道德上的評價。事實上,在審訊過程中,我有權翻閱二十二個投訴「同志‧戀人」的內容。其中一封(06年7月17日寄出)直接轉載「維護家庭聯盟」(明光社的分支)在06年7月發起的投訴範本,有投訴更指「同性戀經常利用金錢引誘年青人做愛」、「引誘其他人變做同性戀」、「節目令人以為同性戀是正常的」及「我有些朋友以往是同性戀者,現在已經改變過來,過正常的異性婚姻生活,還有自己的孩子」。這些毫無根據、缺乏理性的投訴,內容空洞無力,有的只是偏見和無知。但是由仇恨和偏見引發的投訴,卻換上了包裝,轉個頭來指「同志‧戀人」不夠「持平」,原因只是節目中沒有「同性戀經常引誘他人做愛」這類的「平衡意見」

只要同性戀或同性婚姻被放在「具爭議性」的特殊框架中去思考,這類「狗話」便不會被質疑,反而變成主流社會未能接受「三名同志在電視螢光幕上,坦然自在地講述生活中面對的歧視、分享對婚姻的盼望」的「合理」理由,並以此限制一切有關同志的言論和表達自由。法官在今天的審訊中,似乎看不出同性戀一直在文化和社會上被排斥的事實,只不斷重複廣管局和大眾有權制定規則,規定哪些節目或片集內容應該怎製作(如要遵守「持平原則」)和何時播出(合家欣賞時段)。

作為一名年長的男性法官,夏正民認為他不是合適的人選,評論廣管局裁決和「同志‧戀人」的「好」與「壞」。換言之,他不關心廣管局在道德含意上「應該」還是「不應該」規管哪些內容,也不管廣管局所界定的「具爭議性議題」是否過於保守,他只關注廣管局的裁決是否合法。然而,放棄評論道德含義上的「好與壞」,卻變成放棄評論裁決是否合理,亦即是否基於歧視性的偏見、錯誤的假設(i.e.青少年和兒童看完「同志‧戀人」會變成同性戀)和裁決是否限制同志受憲法保障的表達和言論自由。

經過這場官司,我對香港的司法制度有了新的體會。法庭是保障人權的地方,但不一定是最好的地方。司法覆核可以挑戰的範圍其實很狹窄,只有兩個基礎(grounds):不合法(illegality)和不合理(unresonableness)。而法庭一般都會傾向限制司法權過渡介入行政權力(i.e.廣管局制定和執行節目標準的權力)。法官在審結時說,今次的案件涉及複雜和重要的法律觀點,需要心小考慮各方的理據和先例,所以押後三至四個星期才宣佈裁決。雖然如此,我們對裁決並不樂觀。官司總有輸贏,但千萬不可輸掉信心和信念。如果真的輸了,便待心情平靜後,再繼續上路。只要我們還在,就有改變的希望。你願意跟我們走在一起嗎?

小曹

 

08年2月18日

今日是第一天司法覆核審訊,我們三位節目受訪者昨晚只睡了兩三句鐘,便一早起床準備開庭前到法院門前,跟香港彩虹的張錦雄、香港性學會的李偉儀、獨立媒體的林藹雲、中大學生報的曾昭偉、八樓的彩鳳和民間電台的阿牛,在高院前門的小水池旁上演「擊鼓鳴冤」伸訴暨聲援行動,喻意我們對一切打壓性小眾的事件會奮力反抗,絕不手軟。無論管司結果如何,我們都會爭取到底

十時正,夏正民法官準時從法官通道緩緩走入法庭。我方大律師Paul Harris首先陳辭,指出廣管局超越了法例賦予的權限,非法跟香港電台和政府簽署諒解備忘錄。作為法定組織,廣管局的行為受到相關法例的約束,凡超越法例准許和授權的行為都是非法行為。因此,要求法庭頒令,宣佈由三方簽定的備忘錄無效。另外,由於香港電台是政府部門,並非法例授權廣管局規管的持牌機構,因此早前向香港電台發出的「強烈勸喻」應屬無效。

其次,即使暫且不理廣管局對香港電台是否擁有管轄權,今次對鏗鏘集「同志‧戀人」的裁決,明顯偏離局方所定的「業務守則」,而局方所列出的理據極不合理,顯示他們自己對同志也有偏見。「守則」列明所謂「持平」不應理解為相反意見在同一節目內各佔一半時間,至於選擇多角度還是單一角度特寫,全視乎節目的題材、性質和持牌人的專業決定。

在全日充滿艱深英文法律用語的審訊中,最令我們感到精神一振莫過於在庭上播放英文版的「同志‧戀人」。在這麼一個「莊嚴」的地方,電視播出Connie跟阿力溫馨的對話、小曹微笑中滲出跟男友的甜蜜關係和ken仔在06年國際不再恐同日高唱側田的「命硬」。那一刻,我們都既感動又傷感。感動是我們堅守信念,一直無限量投入同志平權運動;傷感的是,如此一齣講述同志生活經驗的紀錄片,竟然惹來非議和打壓,最後還要為這短短三十分鐘的內容對駁公堂

看畢英文版的「同志‧戀人」後,夏正民法官認為這是一齣基本人道片集(basic humanity programme),內容講述同志在生活中面對的因難和他們如何努力改善自己的處境。雖然他同情,但夏正民法官認為今次司法覆核的關鍵不是廣管局決定的好與壞,而是它在作出這個決定時有沒有違法(illegality)。他向我方的大狀表示,看不到廣管局的裁決,跟受憲法保障的權利遭到侵害有甚麼明顯的連結。根據法例,廣管局有權制定規則,限制某類型的內容在哪些段時間播出。我們同意法例的確賦予廣管局權力,制定節目標準,但我們所挑戰的不是廣管局是否有權,也不是節目標準是否違憲,而是廣管局在行使法定權力、理解和運用節目標準時,不合法(因為裁決性傾向歧視)和不合理(裁決基於偏見和錯誤的假設)

審訊明天九時三十分繼續,由答辯人廣管局的代表律師陳辭。

小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