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港口部落makuta’ay是阿美族古老部落之一。據口述傳說,先祖們自sanayasay(沙納亞曬)-火燒島漂洋過海,於秀姑巒溪出海口之奚卜巒島登陸,於cepo’(芝舞蘭舊社)渡過悠悠歲月。

其間,1771年八月波蘭貝納澳斯基伯爵至芝舞蘭(今港口舊社)窺探,謀殖民。1808年日本箱館船師文助等九人,漂著芝舞蘭定居四年,並將當時於島上生活之點滴紀錄於《漂流臺灣芝舞蘭嶋之記》。1877年春,廣東汕頭設招墾局,募潮民來臺墾荒,撥大港口、大庄、客人城八百餘人、卑南五百餘人;七月水尾(瑞穗)大港口(港口)間阿美族人阻開路,設總通事林東涯,吳光亮檄林參將率線槍營進紮大港口彈壓,行抵烏鴉立,中伏敗退,十一月再攻再敗,十二月援軍齊集戡平。後世稱這場戰役為「大港口事件」或「cepo’事件」。

港口部落,擁有秀麗山水與豐富生態資源,雖甚早即與外界接觸,然在地者對地方文化保存自覺甚早,至今地方傳統祭典-七月豐年祭ilisin、五月的海祭misacepo’依然維繫著傳統精神與內涵。

自從1968年台11線通車後,港口部落族人懷抱夢想,離開原鄉,留下老人與孩童守著漸凋敝的家園。至1987年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將石梯坪規畫為「休閒遊憩區」,當時曾帶起在地土地買賣風潮,1997國內第一家賞鯨公司及秀姑巒溪泛舟事業群成立後,港口社區之部份聚落(大港口、石梯坪聚落)逐漸邁向觀光產業方向發展。

在地部份族人為順應大環境之改變,於2000年前後陸續歸鄉,期待創造屬於自己原鄉的傳奇夢,多年來他們汲取地方文化的養份,逐步累積發展出:漂流木藝術工坊;地方文化樂舞劇團;苧麻、藺草傳統編織工坊;海洋文化體驗營、農田耕作體驗營。它是一種在地生活的分享,也是部落核心價值重建的歷程。